小事记

By Yun at 2023-12-08 15:24 • 98次点击
Yun

我去听左小诅咒的live。这是我第一次听live。好多年前,我还在上小学,我姐姐给我听左小祖咒。我想,这也能叫唱歌吗?很奇怪,我觉着很怪的东西,总会被我反复琢磨。我觉着这是一种后知后觉的喜爱。后来她结婚生子,左小诅咒四个字她二十年没说过了吧。我现在还在听他。
观众不够嗨,没有跳起来。我想一直举着手跳,怕手挡住后面人的照相机,只能跳一会儿把手放下一会儿。抒情的歌曲大家一起唱,但我一首也不会唱。当我觉着词很好,就流泪。
我们买了一张专辑,和他合影。我感觉很别扭,一个出现在舞台和屏幕的人,突然充满细节地出现在我身边。我们一起合了一张别扭的影。


我是上高中的时候看一个叫边境风云的电影,听到了左小诅咒第一首歌忧伤的老板,歌词不知道说的啥,但旋律很难忘,上大学系统听他的歌,爱死了,导致很长时间不能接受其他作者的歌词…

anchoran at 2023-12-08 17:37
1

借我那把枪吧,或者借我五毛钱~

Varg at 2023-12-08 19:04
2

2000年左右买过 走失的主人 庙会之旅
某年的西湖音乐节看过其现场
早期相当LoFi 后期相当HiFi

uqinzen at 2023-12-08 20:57
3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