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一个马来西亚骗子聊了会天

By Varg at 2023-07-23 00:24 • 164次点击
Varg

和一个马来西亚骗子聊了会天

友好地聊了会时间的相对问题
相信在ta的行骗历程中
这是相对放松的一次


https://f.video.weibocdn.com/o0/IKUvSiBRlx087bfPGADK01041201nuiz0E010.mp4?label=mp4_hd&template=848x480.25.0&Expires=1690047246&ssig=g5BB%2BgZBeB&KID=unistore,video

7月20日,纳瓦利内因所谓“极端主义”案被追加求刑20年。这是他在秘密庭审上的最后陈词:

所有俄罗斯人都知道,在法庭上寻求正义的人是完全无力自卫的。这种人的案子是没有希望的。毕竟,如果事情都闹到了法院,就说明这个人背后没有权力。因为在一个由一名罪犯统治的国家里,解决纠纷靠的是交易、权力、贿赂、欺骗、背叛和其他各种现实生活中的机制,而不是什么法律。
前几天的事情就很好地证明了这一点:那些被宣布为叛国者和变节者的人,早上还在全俄罗斯震惊的目光下杀死了好几名俄罗斯军队的军官,到了午饭时间,他们便与某人达成了某种协议,随后各自回家,在彼此间瓜分装钱的箱子。而且不是金属公文箱,而是货真价实的箱子。甚至连俄罗斯电视台都播放了这一幕。
于是乎,俄罗斯的法律和正义再次被指明了属于它们的位置。而这是完全没有威望的位置。你在法庭上肯定是找不到它们的。
总的来说,法院早已变成一个公民只能在没有(这句话在对我的指控中重复了数百次)“与国家机关协调”的情况下发表演讲的平台。不过,对于那些特别狡猾、滥用法庭辩论和最后陈词机会的人,他们先是发明了不公开审理,然后又发明了在监狱里不公开审理。
然而,还是需要利用任何机会发声。现在面对十八名听众发言(其中七名头上还戴着遮住他们面孔的黑色面罩),我不仅想解释我为什么要继续与那个自称“俄联邦国家政权机关”的无耻之恶作斗争,而且还要敦促你们和我一起这样做。
为什么不呢?或许,你们戴上这些面罩,是因为你们害怕某些人性的东西,害怕你们所拥有的、可以反映在你们未被面罩遮掩的面容上的东西?例如,现在站在我身后的狱卒,由于他的职务,应该知道我面临着什么样的审判。而我向他解释另一起刑案和面临的审判,解释我可能会得到的新刑期。每次他都点点头,闭上眼睛说:“我不理解您,也永远没法理解您。”我应该也试着向他解释。
该做什么——这是人类的主要问题。毕竟我们周遭的一切都如此复杂,如此难解。人们奔忙着试图寻找正确的做法。寻找决策时可以依靠的根据。
我非常喜欢我们的同胞、语文学博士洛特曼教授的一句话。他有一次曾在演讲中对学生说:“人总是处于不可预见的境地。这时他会有两条腿:良心和智识。”
我觉得这是个非常睿智的想法。人应该依靠的就是这两条腿。
从直觉上看,只依靠良心是正确的。但不考虑人类天性与现实世界的抽象道德要么沦为愚蠢,要么沦为恶行,这已经发生过不止一次。
但只依靠智识而不考虑良知,这恰恰就是如今俄罗斯国家的根基。起初精英们觉得这个想法很合乎逻辑。利用石油、天然气和其他资源,我们将建立一个没有良心但狡猾、现代、理性、无情的国家。我们将变得比过去的沙皇们更富有。而我们的石油如此之多,连老百姓都能分到些什么。利用矛盾的世界和民主的脆弱,我们将成为领袖,世界会尊重我们。而如果不尊重,那就会害怕我们。
但发生了和其他地方一样的事情。不受良知约束的智识低声说着:去拿,去偷。如果你更强,那你的利益就永远比他人的权利更重要。
我的俄罗斯不想依靠良知之腿,跳了几个大步,推开周围所有的人,但随后一个失足,便在巨响中倒下,摧毁周遭的一切。如今她正在一滩污泥或血水中挣扎,骨断筋折,遭掠夺的百姓正身处赤贫之中,而成千上万人横尸周遭,死于21世纪最愚蠢、最无谓战争。
但她早晚自然还会再站起来。她将来依靠的会是什么,这将取决于我们。
我觉得,我的做法一以贯之。没有任何戏剧元素。
我爱俄罗斯。我的智识告诉我,生活在一个自由、繁荣的国家胜过生活在一个腐败、贫困的国家要好。而当我站在这里看着这场审判时,我的良知告诉我,这样的审判无论对我,还是对其他人而言,都不会有公正。一个没有公正法庭的国家永远不会繁荣。也就说(现在又是智识在说话)我为独立法庭和诚实选举的斗争、我的反腐运动都是合理和正确的,因为那样我才能实现自己的目标,并能生活在我自由、繁荣的俄罗斯。
或许你们现在觉得我疯了,而你们都很正常——毕竟不应该逆流而行。但我觉得,你们才疯了。上帝赐予你们的生命只有一次,然后你们打算把它耗在何方?就为了肩批法袍、头戴黑面罩,然后保护那些正在掠夺你们的人?为了帮那个拥有十座宫殿的人建造第十一座宫殿?
为了让一个新人诞生于这个世界,两个人必须事先达成一致,做出一些牺牲。不得不在痛苦之中生下这个新人,然后和他一起度过无数不眠之夜,然后和他一起养一条狗。然后要遛这条狗。
而一个自由、富有的新国家若想诞生,也得同样如此:她必须有生养者——那些渴望她的人。那些在期盼她,愿意为她的诞生做出某些牺牲的人。因为他们明白,这是值得的。大可不必人人都进监狱。这更像是张彩票,而我抽到了这个签。但每个人都应该做出一些牺牲,付出一些努力。
我被指控煽动针对当局和情报部门、法官以及统一俄罗斯党成员的仇恨。但不,我没有煽动仇恨。我无非是记得,人有两条腿:良知和智识。而当你们也厌倦了和这个当局一起失足,碰伤额头、砸烂未来,当你们终于明白,放弃良知最终会导致智识一并消失,或许到那时,你们就会用人所应该依靠那两条腿站起来,而我们就会一起向未来的美好俄罗斯前进。

为表示对纳瓦利内的声援,俄罗斯各界社会名流(大导演、老戏骨、名歌手、知名学者)录制视频,依次朗诵他的这篇演讲。

Varg at 2023-07-23 00:47
1

在超大特大城市积极稳步推进城中村改造

仁科的《通俗小说》
将是绝唱

Varg at 2023-07-23 00:56
2

我决定下次收到诈骗电话时,对电话发出猪叫

Yun at 2023-07-23 02:08
3

@Yun #3 那得尖利一些~

Varg at 2023-07-23 16:47
4

独步天下

周兄突然发来消息
已经在墨西哥了
过几天去灯塔
他穿越热带雨林
历尽曲折
还被VOA报导过
其实我们就见过一面
还是几年前
在一个诗歌节上
他的网名很中二
叫独步天下
我们约好
在灯塔下喝酒

Varg at 2023-07-23 16:48
5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