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离我很近

By 黑梦骑士 at 2023-07-06 13:44 • 164次点击
黑梦骑士

下午醒来,外面没有变得更凉快一点,我打开窗户,让屋里流进一点风。这样的感觉是下雨前那种短暂的闷热。说真的,这样的闷热不太好受,我经常在这闷热里失眠。失眠的时候我无事可做,只能坐起来,透过窗户看外面白漆漆的路灯。
想起了死。今天早上在卫生间也考虑过这个问题。死,唉,什么时候能死?也许现在一颗小行星撞过来就可以死掉了,但小行星还在几光年以外的星系。想到死我就很难受,现在它对我不是一个概念,或一种想象,死亡就是日常。我听到妈妈不知道在对谁讲,她很难受。很难受我也没有办法啊,我无法了解她的内心,她到底为什么难受呢?我也不很好奇。她翻身又说了几句话,然后我就知道她进入了梦乡。我掩上门出去,时间还早,路灯还没亮起来。几个小时后就该亮了吧,那会儿我应该在网吧。我起来,穿上外套往出走,在沙发上坐着的姥姥抬头问我,这么晚你去哪里。我说,去网吧。
说实话,网吧没什么意思,但我还是选择这些日子里一直待在网吧,我害怕现实,可我又进不去虚幻。这些日子,我都在网吧呆到天黑下去为止。亮起的路灯就是我回家的信号。
外面变得阴沉,要下雨了!接着是几串闪电,几响闷雷,感觉像一颗闪光弹炸毁了一座大楼。我依然看着电脑桌面发呆,不知道要干什么。最后我还是掏出手机,打开备忘录,随便写了几行字。老板娘对我讲,你的电脑快到时间了。我说,好,再订一个小时,毕竟时间还早。是啊,时间还早呢,路灯还没亮起来,我起身伸个懒腰再坐下,要是现在有人递给我根烟就好了。我一会儿要去干什么呢,在路灯亮起来之后?我托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在沉思里,我想起前天拉着A的手,从人民路一直走到解放路西,那天晚上的天空染上了蓝色的墨水,风柔得像丝绸,我张开右手手指,能清晰的感到风从我的指尖流过。而我的左手拉着A,在人民路上狂奔。然后我们停下来,弯下膝盖累得喘气。我问她,“你爸爸怎么说?”“他说要用刀宰了你。”
然后我们到了解放路西,我们最熟悉的那个车棚,我们灵活地爬上去,躺在车棚顶上,上面全是灰尘和细沙,但我们还是义无反顾躺下去了。在车棚顶上能清楚看到天空的繁星。我和A讲,“我肯定会先宰了你。”A看了看我笑了,然后她深情地吻我,很明显她以为我不过讲了一个笑话。
“你的电脑快到时间了”老板娘和我讲。
嗯,再续一个小时。时间还早。
那天之后,A没有再约我出来,我怀疑她爸爸把她关了禁闭。可我又能怎么办呢?几天后他们应该就要去英国了。而我继续留在这座城市,每天到网吧消磨时间。就像今天一样,坐在电脑旁乱想。我又想起那天,她约我到她家,她爸妈不在,就她一人。我很不情愿去,但还是去了。
“你要我来干什么?反正就要走了,你们也不会带我一起去英国。”
“我好久没和你一起睡觉了。”
那天晚上我回家后,躺在床上一直想,想了好久这件事的逻辑,以及她去英国和睡觉的联系。想了好久我都没有想出答案。
下午我和她躺在床上,她用留声机放一张碟,很舒缓的爵士,我之前没有听过。但听里面女人的嗓音,像一位中年的黑人妇女,身材肯定已经发福。我见过这样的女人,北方学院全是这样的黑人,他们穿很短的短裙,喷厕所味道的香水。
“你在想什么?”
“想这个歌手,她八成应该是黑人吧。”
“嗯我也不清楚,这是爸爸的唱片”
我们躺在床上,像是在专门等她父母回来。
“那时你真不该那么说我”
“哪会儿?”
“那次比赛,我凭借真功夫拿下的一等奖,我被人打的头破血流,但你却没有感激我。”
“在拳套里装指虎不算什么真功夫吧。”
“可你不应该那么说我,那是我拼了命赚下来的,是我应得的。”
“我不这么认为。”
一瞬间,我们又差点回到那天晚上。我用打黑拳赚下的钱请她吃饭,最后却大吵起来,她用酒瓶碎片给我腿来了一下,我捂了很长时间才止住血,然后我用那个指虎打断了她的骨头。
“有时候,我真想把你卖到妓院。让那些男人不停的干你。那时你才能知道我的好。”
“我宁愿去当鸡,也不和你在一起。”
“可你还是和我在一起这么多年。”
我克制住自己,不把当时这些话讲出口。我扭过头,看到那位肥胖的黑人大妈就站在旁边,又粗又丑的黑手指朝我比划“no no no”。我向反方向扭过头,“我爱你”我对A说。
“我也是”
“我和你,永远在一起。”
我们那个下午有没有做爱,我已经想不起来了。我只记得A的心跳。整个下午,我趴在她的胸口上,倾听她的心跳,一分钟那颗心跳了90多次,我在心里不停的幻想它呆在温暖的胸腔里,跳动,跳动,像颗毛绒绒的椰子。
那天晚上,我在床上一遍遍回想她的那颗过速的那颗心。半夜我从床上起来,到阳台坐着,看外面的路灯。我很清楚的记得,正对着我家的路灯坏掉了,明与暗之间形成了明显的交界。而我恰恰在那个边界中间。
“爸爸要回来了。”
“我要见他。”
“你不能见他”
“为什么。我要和他讲,他能理解的。”
“不,他会杀了你。”
“那…”
“我们从窗户出去”
A拉着我的手从窗户翻了出去。
“去车棚吧。”
我们躺在车棚上面,看天上的繁星。小时候我们经常这样,她和我从窗户遛出来,一起跑到这个车棚。我们躺在车棚顶上,完全不在乎上面的灰尘和浮沙。
“你爸爸怎么说我的?”我问A。
“他说他会宰掉你”
我扭过头看着A,她很认真,眼光追着我,我看到她发蓝的眼珠上均匀分布着几点血丝。
“我会先宰掉你”我托着A的脸,“在你爸爸宰掉我之前。”说完我吻她,像她吻我那样。
“小伙子,时间到了”网吧老板娘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我从梦里醒来,看到外面已经很黑,路灯亮着,我知道我该回家了。我披上衣服出门,外面一辆车也没有。

7.6


喜欢读。

Yun at 2023-07-09 02:46
1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