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腿公主)

By 黑梦骑士 at 2023-01-13 11:59 • 55次点击
黑梦骑士

(1)
当我想写小说的时候,我就会打开一个word文档。什么也不干,只是注视着它的白。而更多时候,这个动作让我满足,我会带入一种身份——我是个小说家。这种带入一定程度上安慰了我写不出东西的苦恼。有时,我坐在word文档前面什么都不写,只是幻想。我清楚我将写出一篇伟大的小说,而我会成为这个世纪最伟大的小说家。这个动作每天大概持续两个小时,然后我就会走开,洗个澡,出去吃个火锅,或许找一个女孩做爱,但是都得选便宜的那种。
或许我恋爱就是一个错误。恋爱之后我只能和固定的女生做爱。然后我的思想就枯竭了。也许是不可避免的衰老,但我更觉得是没有机会再感受世界了。“感受这个词对小说家来说是无比重要的。”今天晚上我躺在床上和女友A说到了这句话。她非常正式地看着我,然后一字一句地说,“全是狗屁。”
和她做完爱,我离开了她。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干。“她不懂这些”我安慰自己。一般我在现实中收到挫折,会迫不及待坐在word文档前面,继续我的意淫。但现在我不能,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干。
穿过解放西街,往西走就到了华春路。这是一条隐蔽的街道,刚刚来到这个城市的人不会知道,有些在这个城市生活了很久的人也不太清楚。“我们总是陷在自己的信息茧房里无法自拔,不是吗?”女友B本来躺在我旁边,听到这句话便坐了起来。“你还要放多久的狗屁?我饿了。”
天刚刚变成了那种墨蓝色,以我过去的经验,这是从白到黑的过渡。不过,在这之前,天空会先被一层粉红的光膜笼罩,就像一些水被装进了一个粉红袋子。这些我都只在脑子里想想。没有告诉旁边的女友B。她不关心,也不懂,而且极其自负,会认为我说的全是狗屁。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在十五分钟内吃完眼前的年糕汤,然后回到那个鸡窝做爱。得尽量快的完成战斗,下一个男人已经等了我女友很久了。

(2)
坐在word文档前面,有时会出现一点意外的东西。这个东西太意外了,以至于我会愣在原地。但写作最让我快乐的一点,是我可以控制这些意外的东西。我也可以把这些意外的东西拉到现实里,和他们对话,命令他们做一些变态的事情。
但你知道,比起小说我更喜欢现实。现实才经常能让我大开眼界。有一天,我从女友B家里出来,一个人坐在清水河旁边吸烟。那个瞬间我突然特别想自杀,就那么跳进清水河里顺流而下。那时,我看到一个美女走过。尤其是她的一双美腿。我产生了一种不同以往的欲望。于是,我从河岸边站起来,紧紧跟着那个女生。
“然后呢?”连杰问我
然后我一直跟她到星巴克。在星巴克我再也忍不住了。走到她面前对她说,“你好,我特别喜欢你—的腿。”
“然后呢?她说什么了?”连杰问我。
她让我滚蛋,要不然就报警了。
“这不很正常吗?哪有直接上去就夸女生腿好看的。”
我还没给你讲后面的故事呢。
“你说”
之后,某一天我又一次碰到了她。(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于是给她取名“美腿公主”)在城市另外一头的星巴克。我一眼就认出了她。于是我走上前,“嘿美女,你应该不记得我了。但是在城市另一头的星巴克你我曾经相遇。时隔了这么久,我必须得和你说,你的腿还是这么美。”
“靠。你真他妈变态。她肯定还是让你滚蛋了吧。”
没有,这次没有。她听到我的夸奖爽朗的笑了。然后我们一起喝了咖啡,互相留了联系方式。我们还去了清水河溜冰(顺便提一句,你一定要去清水河溜冰场玩玩啊,特别棒还提供甜点饮品)。
“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这个小说就到这里结束了。我把它取名叫做《美腿公主》。
“靠,什么乱七八糟的。我要出去抽根烟。”

(3)
小说更神奇的是,你写了一段时间就会被小说里的人物拉进一个虚拟的世界。但这个世界太他妈真实了。真实到你也分不清这个世界的真假。
有一天,我收到一个电话,那时我正躺在女友B的床上。
“喂”
“您哪位?”
“美腿公主”
你可以想象到我的震惊。我立马从床上弹射起来,冲进厕所。
“你说你是谁?”
“美腿公主”
“妈的,你是不是连杰。别搞我啊。我现在顾不上。”
“什么连杰?我不是什么连杰。我是美腿公主。”
“可…你只是我写的…”
“我没有时间了,你赶快来桥东百盛星巴克,就是我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
“快来,来了我和你解释。”
没办法,我偷偷摸摸穿好衣服从房间里溜出去。女友B还在睡觉。我走出去拍了拍等在门口大哥的肩膀。“到你了兄弟。”
下午2点,我走进星巴克。进去之前我在百盛买了大号风衣,牛仔裤,围巾,鸭舌帽,墨镜,在旁边的药店买了口罩。我的第六感告诉我这次赴会充满了危险。
我在星巴克门前仔细观望。里面没有美腿公主。我推开门坐在角落,不希望有人注意到我。
可是,不一会,一个美女走了过来。
“你好。好久不见”
“你是?”
“我是美腿公主”
“…你变得不一样了。。你怎么认出…”
“你还是那样。”
“好吧。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有句话必须要对你说”
“什么?”
“你们小说家是一群骗子”
“…”
“我的腿一点都不美。”

………

“stop。这个小说明显已经不受控制了。”连杰对我说,“你应该删掉重写。”
我不能。因为这就是昨天发生的事。
“那后来发生了什么?”
她说我们是一群骗子,她的腿明明一点都不美。她还说我们是用男权社会物化女性的视角来看她的腿,对于男性来说这种视角自带一种窥淫的欲望。可事实上,腿就是腿而不是别的。
“嗯嗯,的确。她说的也挺有道理。”
嗯。但是她忽略了一点。
“什么?”
我才是这个小说的作者。

(4)
我没有告诉连杰的是,美腿姑娘还告诉了我点别的事情。她说,我的小说太物化女性了,只有男人才有名字(比如连杰)。而女友A和女友B只有一个代号。“A,B可不能叫作名字”她说。
好吧。我觉得她说的对。那么,这一节我会主要写写给我的两个女友取名字的故事。
“可是,取不取名字这不还是需要我来决定么。那终究逃不过男权的视角啊。”
“不用你取。我来。”
“可是你也是我创造的人物。你取的名字本质上还是我取的啊。实际上就是我现在坐在word文档前写出你刚刚的话的。”
“闭嘴吧。求求你了。”
“好吧。听你的。”
……
美腿姑娘给我的两个女友分别取名叫“林红”和“林岚”。我问她有什么含义。她说,特别喜欢余华的《兄弟》和莫言的《红树林》。于是就选了两个女主作为我女友的新名字。
她让我赶快打的去解放西街和华春路,告知我女友她们的新名字。
“快点。不然就没有时间了。”
我打的先到了华春路,冲进鸡窝,女友B正和我后面那位大哥做爱。
“大哥,先停一下。我得和她说个事儿”
大哥明显被吓到了。从女友B的身体里迅速抽离,用被子捂住自己的阴茎。我看到这个场面真的感到十分抱歉,我不是故意打扰他们的,而是事出紧急,不得不这样。
“你他妈谁啊?”我能听出大哥声音里包含着恐惧。
“大哥你别着急,我就和她说句话,说完就走不打扰你们。”
我转过身,郑重地咳嗽了两声。然后用食指指着女友B的头顶。
“以后你就叫林红。”
……
解放西街,天空又变成了那种熟悉的墨蓝色,我看到女友A正在逛街。她坐在一个路边摊试一双高跟鞋。我走了过去。
“好久不见”
女友A抬头困惑地问,“你哪位?”
我没有理她。指着她说,“以后你就叫林岚。”
我听到女友A发出噗嗤一声冷笑。紧接着我就听到了那句熟悉的话,“全是狗屁。”
这句话熟悉得让我想哭。

(5)
这篇小说原来是叫《小说家》,我本准备写一个自以为是作家的傻逼和两个妓女纠葛的故事。但是,如你所见,第二节,一个有着无敌美腿,还时刻变换长相的姑娘闯入了我的小说。于是这篇小说就从色情小说变成了一个宗教寓言。而美腿公主(她的腿真的很美,无敌地美,虽然她不承认,但我没有撒谎)她把我的小说题目改成了她的名字。《美腿公主》。
“虽然依然很烂。”
是的,乱七八糟的,写的很烂。但我觉得会有人喜欢。
“你好像最后也没有给她取个名字。”
不需要。她的名字就叫美腿公主。她的身份证,护照,各种证书上写的都会是这个名字。
“靠。不得不说你这个故事有点吸引我了。”
这不是故事,这是事实。就发生在昨天。我只不过把它记录了下来。你知道的,小说家的工作很简单,就是看,然后记录。
“嗯。虽然我不太明白但是感觉很厉害。”
没关系我也不太明白。我只是跟着感觉去做。我相信这就是未来我要继续干的事情。
“你今天晚上去 喝酒么?”
去。但你得先等我先把电脑放回家。
写完最后一行,我点了好几下保存,然后关掉了word,合上电脑。外面夜色正浓,已趋于完美。我走出星巴克,一人走进这茫茫的黑夜。

1.13


题目和内容都吸引人。打这句话的时候我还没有读完。

Yun at 2023-01-13 13:39
1

我觉着白纸比白屏幕更让人想写想画。

Yun at 2023-01-13 13:41
2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