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奇怪的人

By huaqiu at 2022-05-27 20:02 • 599次点击
huaqiu

#禅
核酸回来路上,进了超市。买了香蕉、鸡、青椒、酸奶、青豆、馒头。
这个周末曜自己做做菜。七十元,确实比外卖便宜多了。
因为现在外卖只能送到小区门口,接外卖得下楼;
因为六点半才做核酸,凉快了,心情愉快,经过超市看见绿色的蔬菜感觉不错;
因为我给妈妈夸过海口,自己做菜没什么,周末经常做;
妈妈一再担心的是我越来越明显的放弃再与女人结婚的迹象
你吃饭怎么办啊,她说。
所以
给自己列了如上三个进超市买菜的理由,其实没有一个是必要条件。
因此我想到禅。
禅不需要逻辑,必要和充分条件均不讲究。
禅也不需要主题和意义,
基于静。不情绪驱动,不兴奋;和空相映衬。当然空是假设,和无穷大,无穷小,和任何表示终极的词语差不多,实际上并没有空。
静,主要是情绪思绪的过滤。静时浮现的--写作行为和结果。请提师我坐在电脑跟前,打开uqn论坛输入窗口后(打坐),写作是该前提的结果。
很久我就认为最接近我的写作就是禅。或者说,我写作的状态是禅定的状态。
扩充一下:任何事所需要的行为,均只能在静中清晰并确定。


你买的菜不错 感觉我也可以做几盘

uqinzen at 2022-05-27 20:25
1

试试自己蒸馒头。好香好便宜:)

Yun at 2022-05-27 20:36
2

怒放

扔垃圾回屋,大大写出两个字:怒放。command+1,一级标题。很久就想以怒放为题写上一阵。不过,每次想写时,都不知写什么好。习惯的是讲个故事吧,但我往往想通了故事,便不想写了。头尾完整的故事像一条死鱼。这会儿想写,是因为看见有两个或三个小时空闲。我可以享受专注。不饿,不想姑娘。也无自尊心受损。前面很多年,太多自尊心交我来受损,多得都不像我一个人的自尊心。青春期终于度过了。现在让我满意的是,看见了特别的,形式特别的或属性特别的两三个小时,只适合用来写字。大概能写两三千字吧我想。反正混到现在,写些什么都无所谓。不写却会让我生病。习惯在手与键盘的触感中,让思维活跃起来。为什么想写怒放呢。2002年与竖一起呆在蓟门烟树。我们好无聊,烟头杵在玫瑰花瓣上找刺激。其实挺脆弱的,觉得花承受了“我们人类最大的恶意”羞愧。那时便说要写一个东西名叫怒放了。二十年了。如果不上微信通讯录翻找,竖也不在了。即便找到他,他也忘了。记忆细节如此不同,呈现于不同心灵。上次去上海,见了他、康良和咄,记住了他的白发。怒放,今天开始写吧。一句两句也好。怒放,想到梵高在画板上调出的黄颜色。确实需要一种有冲击力的颜色提醒阳光我怒放了。

huaqiu at 2022-05-31 09:51
3

@huaqiu #3 ☀️

yapiantongzhi at 2022-05-31 10:55
4

任何事所需要的行为,均只能在静中清晰并确定

lbdesansheng at 2022-05-31 12:01
5

@yapiantongzhi #4 送你一把🌹

huaqiu at 2022-05-31 12:12
6

@lbdesansheng #5 我也很喜欢这句。也是我在写作中思考的一个问题。

yapiantongzhi at 2022-05-31 12:18
7

我喜欢略带神经质的角色。神经质有助于猛然出现一个性格点,有一次剧本研讨会上我说。

哈勃君能接收数亿年前(光要抵达的时间)的异星景象,所见均是过去式。他看见数亿年前的星星,红外拍摄为无数大小不一的光斑。我得到的工作是将光斑以最小像素分析。每团光,都是一个完整的世界对吧。我不知道。老大希望我从某粒光中,解析出一部“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活话剧。最好演出别超过两小时,二分之一早餐相距午餐的时间。而哈勃夫人。假若此时出现阴性,并不专指以其和阳性交媾的对应形式,还表达了另一种观察法。我想哈勃夫人她会追逐。她会追逐那些未被哈勃君吸收的光。在她看来,被哈勃君拦截的光,有一部分被哈勃君吸收了。未被吸收的则显出哈勃君太空材料的外形和质感,然后继续旅行。她必须追逐。因为这些光不包含了已逝星辰的历史信息,还包含了哈勃君的视觉形象。在黑暗的宇宙中,哈勃君的形象突然现身,哈勃夫人的视觉系统因此被激活,想想她所受到的震撼吧。这可以说就是偏执,她甚至认为哈勃君正与光同逝,她为之悲恸。我们说夫人情绪化的力量,就来自视觉形象的出现,瞬间将其习以为常的黑暗变得无法忍受。现在她将尽全力去追逐,而从此离开了哈勃君本人。

我既缺乏知识支持想象,也无法将我的想象知识化,坐在将台西路边上某栋23楼阳台上,在一根烟和下一根烟的空隙间打字。社会学核心是知识的分配问题,是非常棘手的政治。有个傻逼说,不可使民知之。即便我们打败了政治傻逼,依然没法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会认为到手的知识就是真理,因为没别的选择。不过我可以,尽可能地,避免被流行词汇、流行腔调磨损我感知能力。这就是这些年为为什么不再读大多数口语诗的原因。还需尽可能小心用词。因为一旦调出某个词汇,便失去了使用其他词汇的机会。而我的思维,可能因附着在这个词语上而失去了随波逐流的动力。

huaqiu at 2022-05-31 12:20
8

@yapiantongzhi #7 @lbdesansheng #5 铃木俊隆写的《禅者的初心》,闲时可翻翻。

huaqiu at 2022-05-31 12:45
9

@huaqiu #9 看了好几遍了哈哈,是不错

yapiantongzhi at 2022-05-31 12:47
10

昨天读了读乌青日课说到自由,没时间回复。刚才也想了想,写写看看。
绝对的自由是存在的,就是以“我”为意识主导的思维的自由。写作者应该对此有非常充分的感受,否则我就看不见写作。
思维的自由,是一种被激活的状态,就是活跃着。正常机体的人而言,它是无时无刻地存在着。从宇宙想象来看,这种自由是工程师生命体的核心设计之一。即感觉的描述和判断,信息解析和编码。
然后是信息的传输
我们使用工具,电脑和中文,编码信息使之按媒体世界的规则被确定并传播,可以理解为表达权利。但不能说表达自由,因为既然要利用工具,必然需要从社会中获取资源,从此进入权利范畴。比如使用电脑的权利,使用母语的权利,发布的权利。
在我看来,所谓自由,只有思维的自由是绝对的,天然存在的。天赋人权的中包含的其他部分,都是属于权利。
解决肠胃需求要解决食物的生产和分配权;解决性欲需求一般而言需要获得另一个肉体的主人授权再合作完成。等等,权利是与他者协商而出的。
至于自由,我认为仅仅将其定义为思维自由,是更了不起的设定,因为它可让思维获得绝对无限制的活力。

huaqiu at 2022-05-31 13:34
11

所有被归为权利的无法体现为自由,因为都需要与他协商争取。不同的环境下权利千差万别,唯有思维是自由。思维自由需要的是思维者本人自行解决其自由度。最重要的我认为是思维者不能受自己的欲望和价值观控制,所以禅定是需要的。受欲望控制,受逻辑控制,受价值观控制,你的思维就可能受社会资源控制者的控制。那不是自由思维,那是工具性自我的现实逻辑。

huaqiu at 2022-05-31 13:51
12

@huaqiu #9 哈哈我去再翻看一遍

lbdesansheng at 2022-05-31 18:48
13

@yapiantongzhi #7 我发现平静一会儿 会产生 行动力

lbdesansheng at 2022-05-31 19:15
14

@lbdesansheng #14 是的。调匀呼吸,平静一会儿,行动力就回来了

huaqiu at 2022-05-31 19:32
15

刚在香港媒体人张洁平创办的matters上发布了《孤独和自闭者的想象》。发布即上链,可打赏加密币和港币。有翻译功能,平台上的所有语体文章都可以看了。除基本写作,还有一些NFT延展之类。不过这一块我不太懂,有待学习。这一块我在持续学习之后,小乌给过我很多帮助。这不仅仅是学习未来,更重要的是帮助我放弃过去。帮助我放弃放弃《杀李哥》《偷来的一生》那样的基于生存环境的现实主义关注,转而学习理解“去中心化世界”的未来。正如六零后对“阳光灿烂的日子”念念不忘毫无必要,70年代生人对青春过往怀念和珍惜,也多是个人情绪之物,价值不高。正如明知中国孝道是迂腐,你却去写一个感人孝道故事,这岂不是很傻。我也相信写作这样的感人故事的作者本人,会真感动。因为情绪是固执的,会拽你沉迷于旧场景。我希望有更理想的东西做底,比如隐约有所体会的“去中心化世界”。谁知道,也许是毁灭。但它毕竟一面新的镜子。在此镜面之前,现实显出荒谬的价值。这里我说的是呈现荒谬,就是价值。这也是从卡夫卡到加缪以及米兰昆德拉发现的小说观察之道。

huaqiu at 2022-06-01 11:41
16

#放弃
周四放假,准备写作。
我有很多写作计划,大多已准备了一段时间,甚至已写了开头。这一阵语感恢复,进入写作状态是容易的。周四晚上就在考虑《僵尸松》的下一章。打算写我和虞丽萍在破碎心智状态下逐渐形成了两人的生活习惯。
一旦有成功的交流,两人能叙述同一件事。而叙述成功,则意味着两人是这件事的一部分了。一件事,两件事,他们的生活,逐渐搭建起来。
这一章要先写他们对“置身事外”形成相同的感觉,因此对“谁的社会”获得可贵的观察角度。于是,他们有了两条线索:一是,我将像个“侦探”一样寻找马文说的,在“社会中”做着地下工作的耶稣。我的设计是耶稣会成第一个木匠,因为他要说服人们将它钉上十字架,便先得教人造十字架。
第二,既然“肉路”已出现,虞丽萍难以满足的欲望将促使她走上这条路,去别的世界寻找可能。
她是我的小说角色,这一次将由小说角色带作家走上一条作家无法预设的路。这条路是我的主线,我只在盘算在什么时候表现出它作为主线的重要性。
但是周五,我并没有写。我赖在床上,像马文那般沮丧:所有结果都是死。
周五下午,我想念一个女孩的,想念她的记忆。沉浸在一种清醒梦的状态中。然后睡着了。
周六,我出门闲逛。用了两个小时将附近的街和公园。有一个记忆特别美好:夏天的槐树,阳光透过树叶时。
我想放弃,不太清楚要放弃什么。也许用放弃做标题会慢慢知道些什么。

huaqiu at 2022-06-04 17:34
17

@huaqiu #17 好奇你文末的黑图是什么意思?

uqinzen at 2022-06-04 18:42
18

@uqinzen #18 word上复制下来的就会有个黑图---记得之前这种复制的会显示一个截图。我还以为你这个qun论坛的特别设置,连复制来源都会记录。

huaqiu at 2022-06-04 19:35
19

我写作的动机到底是什么?坐在槐树下罗列了一二。
先排除:1,挣钱养活自己,否。2、给社会提供某种价值。极少量的吧,可能机缘凑巧,会有一些朋友读后思维因此活跃,那样我们简洁形成了交流。3、觉得自己特牛逼,有一点。在写出华彩的时候,多巴胺分泌的自我奖赏。4、自我疗愈。以前用这种说法,现修改为:无聊时的自发性填充。无聊=静。5,信息器的自动运作,这是思维和思维的结果,不由我控制,而是上帝对我的功能设置。6,给死者的信。差不多。已死和将死的,包括作者本人。试试看吧。

huaqiu at 2022-06-04 19:47
20

一种看法:美国是国际秩序的缔造者和趋势把控者,有更清晰的大局观。而所谓的大局,通过文化传播,给无数人一些基本常识。比如我,一个仅仅是接受、理解并无什么行为的普通个人,我也掌握了主要常识。1,政府行为的合法性民众授权形式;2、信息自由、人身自由、资金自由、贸易自由是市场经济的必要基础,市场经济和全球化的基石,全球化是人类彻底实现和平的主要方案。战争作为手段已经是非常落后的选项。3、创新(科技和艺术)来个人、自由以及市场经济环境,知识产权收益是创新动力。4,没有内政和外政的墙,谁忽略了这个谁就会陷入被动。5,所以,非常非常可悲的是,即便知道这些,你也可能生活在鼠目寸光,毫无大局观的民族主义政治系统中。它们用三国演义的历史循环观组织社会行为,而你被迫接受你无法忍受的命运。基本上这一类的人死亡都是被害。

huaqiu at 2022-06-05 17:48
21

我试图理解“命运”,发现很难。我的命运是不知道什么是命运。

uqinzen at 2022-06-05 18:04
22

@uqinzen #22 层面很多,特别难理解。我这里用了一种比较轻率说法,就是无力挣脱的环境压力下被迫的终结形式。哈。

huaqiu at 2022-06-05 18:11
23

本来炎热
吹来了风
现在我能忍受阳光和风
同时上脸
我还看见蓝天
白云像熔化的银子
我像个外星人
认识了一些东西
写成了句子

huaqiu at 2022-06-06 17:55
24

huaqiu at 2022-06-06 17:56
25

眼睛和皮肤是两个部分,不过它们总会联系在一起。只是不算思维。形式(体积和颜色)和空气(温度、在我蓝天之间不算短的距离、皮肤无法感觉弧状)。我无法摆脱来自眼睛和皮肤的词语(主要是名词和形容词)。满了。很难连成句子。不过可以罗列。可以将相似的归类。一种视觉的,一种触觉的。可以分形。用波浪线重新组织。这时缺少气味。盛开的绣球花有个名字叫夏日新娘,遗憾的是我经过楼梯拐角时,没有给那一段打上标记。

huaqiu at 2022-06-06 18:16
26

动物充满动词
可以这样说
植物永远都在动
当我们说它不是出于自愿
都那样说

huaqiu at 2022-06-06 18:23
27

huaqiu at 2022-06-06 18:24
28

进屋前院里坐一会儿,等眼前的阳光移开就走。

huaqiu at 2022-06-06 18:42
29

yapiantongzhi at 2022-06-06 18:52
30

@yapiantongzhi #30 好是好,就是蚊子多

huaqiu at 2022-06-06 19:01
31

@huaqiu #20 对“无聊时的自发性填充”无比同意。啊哈。

yapiantongzhi at 2022-06-06 19:11
32

突然明白海滩为什么迷人,为什么美好
因为在海滩,我们会同时最高效使用两大感觉器官,眼睛和皮肤。你肯定知道我说的啥意思。一进海滩,我们首先忙的是脱套装,换泳装。让整个皮肤都裸出来啊。裸出来这个词语其实不太准,可以借用眼睛的动词,“让整个皮肤都睁开”。

huaqiu at 2022-06-06 19:15
33

@yapiantongzhi #32 哈。总有词组能对上

huaqiu at 2022-06-06 19:16
34

#舒缓
哦,费尔南多
我不知道想要写什么
就是想说这一句
费尔南多
这是我2001年左右在橡皮论坛写的一首诗,好像是我自己写的诗中,能背得下来的两首之一。
另一手是《古人》:
戴着高高的帽子
配着长长的宝剑
走过桥

大雪天
:想了又想,确实只背得下这两首。
甚至有几首只有一两行的,都背不出来了。
这两首之所以能背,我认为是其中有某种重复出现的节拍,以及某种口语习惯。
不过我想说舒缓,我的写作需要舒缓。
等下一波吧,下一波调整语感,先记下:舒缓。

huaqiu at 2022-06-06 21:44
35

昙花

huaqiu at 2022-06-07 12:15
36

三个同事坐在绣球花旁边聊天
我可以看着他们将这件事写下去
事实上我无法这样做
我缺乏摄像机那种无目的专注力
尽管摄像机看起来就像
拥有最确切的目的
而虚构中的注册故事员
(那个写作即存在者)
甚至还缺一双与A现实保持联系的眼睛
感官都向内
还封闭在梦境中
梦境中的每一个愿望
都缺乏肉体支持
唯有梦遗例外
那时我多年轻啊

huaqiu at 2022-06-09 13:07
37

@huaqiu #33 嗯!

rab at 2022-06-09 13:31
38

@huaqiu #35 佩服你语言的感觉

rab at 2022-06-09 13:32
39

@rab #39 过奖啦

huaqiu at 2022-06-09 13:37
40

静静呆在屋里
不觉自己是个人
只是一个念头

十二点一刻到一点半
抽了三根烟
现在第四根夹在
左手食指和中指之间

你都不知道是不是你的念头

huaqiu at 2022-06-09 13:50
41

天阴了。天被灰色的云均匀地盖上了。还是看得见弧。边缘的低垂,在树林背后。若我仰躺呢。天的形状与我姿势有关。我是坐在藤椅上的,翘着二郎腿。天阴的时候听觉应该也有变化。左右两边各有一道隆隆声。用“道”作量词是因为声音几乎没有变化地存在着。所谓的市声。有长度。不过会不会与我的位置有关系呢?此时我正坐在两堵墙壁之间的夹角。两道墙壁或许是我耳廓的扩张。我在这两道隆隆声中吊着烟,测量着共有多少种说法可以呈现眼前的天空。确实已经不是天空了。没看空。虽然灰色平板与我之前还是存在着距离。只知道两种说法。但这两种说法对我的存在都毫无意义。我只是下午觉得疲倦的躯体,支持某种信息控制着的动作,单指往手机屏,往Uqn输入窗里戳字。和尚说,你不需要知识。想起和尚。光头可测量空气中的海拔度。和尚的出现让我的感觉成为思维。他说你不需要知识,你只管打字。

huaqiu at 2022-06-09 16:54
42

声音的形状应和密度相关。墙,树,空气,现在我周围的三种东西就有三种密度。这一区域的密度和其他区域有所不同。振动。它们振动。好吧振动。七仙女提着裙子蹦了出来。无中生有地现身于眼前,能这样干的只有七仙女。那是小时候的幻觉。小时候我便能深入孤独吗?顺着意识打字,谁知道会打到哪一个字。打地鼠。顺着。

huaqiu at 2022-06-09 17:08
43

烟抽了这么多,写到没电。不晓得写了多少字。

huaqiu at 2022-06-10 17:41
44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