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阉割

By yapiantongzhi at 2022-05-13 09:47 • 288次点击
yapiantongzhi

当自我阉割成为一种习惯,它会在任何语言表现上阉割,不仅仅是涉及敏感题材上的阉割,它是一种更彻底的伤害。比如阉割一个意外出现的句子。一旦自我阉割的病毒机制被植入体内,能量便开始收缩。语言的流溢必须是毫不犹豫的,才会有一种势能和引力。当我在阅读一个作品时,一些意外的句子常常让我替这些句子感到惊险。我意识到这些句子和流星一样奢侈,如果不是在写的时候无视任何框架,就无法协助它释放到这个世界上来。阉割伤害的是一整个直觉系统。


我和yuanzis才聊过“自我审查”。别人不必审查我,写出来说出口前,我已经自动过滤了很多。

Yun at 2022-05-13 09:53
1

我认识一个德国长大的亚裔女孩。她的中文体系与我们不同,很天然、直观,很有意思。这是没有经过“审查”自然发展的。

Yun at 2022-05-13 09:55
2

嗯。要一点都不审查。我决定纵欲~

rab at 2022-05-13 09:55
3

阉割这个词儿也有意思,原始的与生俱来的东西被切掉了。

Yun at 2022-05-13 09:57
4

@Yun #1 是这样的,必须得排毒。

yapiantongzhi at 2022-05-13 10:00
5

这些句子和流星一样奢侈。说得真好。

uqinzen at 2022-05-13 14:31
6

@Yun #2 能贴一点她的文字看看吗

猪不弗 at 2022-05-15 12:15
7

@猪不弗 #7 我没有记录下来过。如果捕捉到,我贴给你。有一些聊天记录:
“天要蓝,草就画俩绿色的MM”
“看起来像水晶蛋黄”
“都行 总而言之我不能一个人去 不然第二天失踪了”
“他们一个个慢慢地回来了 我也要慢慢地回家了啊哈哈哈”
“我喜欢的人没有回我信息”

Yun at 2022-05-15 18:05
8

@猪不弗 #7 有许多小的点,但我一下子想不起来。

Yun at 2022-05-15 18:07
9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