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描

By woobyone at 2022-01-25 15:39 • 163次点击
woobyone

桌面上放了一本白底黑字的书。书是翻开的,从书脊左侧的厚度判断这本书刚刚看到开始。肉眼可见左侧靠下的区域是空白的,想来是导言的部分结束了。书脊右侧的部分有四行黑字,楷体,25磅(数字是我胡诌的,而这个“磅”字会显得我特别专业,实际上我的确从事过图书商业,也就是说我是个文化人,不太容易被表象欺骗),可以辨认的文字信息和形态排布如下:

全国各族人民为争取民族独立
富强、人民幸福而不懈奋斗,已经走过
历程。

一百年来,党领导人民浴血奋战、百

——以上是局部,大约占了整张照片的六分之一。往下的部分是一个粉红色的圆形装置。它像一个张开的蚌壳,悬空的那一扇展露出来的是一面镜子,贴在桌面上的那一扇是圆环套圆圈。两者颜色一致,清晰的界限感应该是源于景深不同,中间的圆圈是陷下去的。那么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呢?答案是:腮红。我们据此可以大胆猜测,书、圆形玩意儿、以及照片的主人应该是个女人。

本文不是谜语,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这张照片的确是一个女人发的,而且是一个体制内的女人。

我讨厌这个女人,到了看到她的相关信息都会犯恶心的程度。主要是出自三个原因:一,她的外表不协调。她的两只眼睛很大,但是间距可以横着放下一只鸡蛋,给人唐氏儿的感觉。二,她处在一种不自知的蒙昧之坏中。定义:如果一个人的家庭条件优渥,还选择了体制内的工作,这就是坏。我们可以理解迫切改善生活的选择,就是说走投无路的人无论做什么都可以得到谅解,而手握无数可能性却主动选择泯灭人性,那就不可饶恕了。三,这也是最根本的:她的存在本身及激起的周边反应,体现了这个社会负面的那一部分。这个女人在上海的清水衙门做处长,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球事儿不干但是觉得自己特有能耐。而周围的人(主要是一些庸俗的网友)纷纷表示羡慕、甚至去舔。颇有一些受过教育的女人,不乏书读到狗肚子里的名校生,会昧着良心夸她善良、漂亮、能干。总之就是一些好得不得了的词儿全部堆到她身上。这错位的评价就跟非要说一加一等于三百七一样的让人难受。我要说:善良。没有一个体制内的人是善良的。漂亮。她的衣服倒是很漂亮。能干。她的工作非常清闲,以至于有大把的时间涂抹不美的脸蛋子(没有钱的男人从来不花钱,而没有容貌的女人为什么要打扮)、做饭,做了还要发到网上来炫;有一次她装模作样的到口罩厂流水线上体验,发照片的题词还是为人民服务。我宣布:我操她妈,这样的女人就应该得到客观的评价:垃圾垃圾真垃圾,不共戴天死全家!


两眼之间放个鸡蛋,很像电影海报

litaowan at 2022-01-25 18:34
1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