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室(记录我做过的梦)

By 黑梦骑士 at 2021-05-04 10:19 • 107次点击
黑梦骑士

5.4日的梦

世界末日,像蝗虫一样的黑夜压下来。乌青在大学演讲,展示大章鱼🐙后背长着蟑螂的一个模型。演讲的大概意思是,蟑螂并不是章鱼的一个阴影,而是一个独立的存在。蟑螂从章鱼🐙的背上长出来,但随时可以脱离章鱼并把章鱼干掉,尤其是在发现章鱼🐙已经没有利用价值后。
乌青说,要小心身边的蟑螂。
食人花想拯救这个即将毁灭的世界,它听了乌青的演讲后,决定奉献出自己的生命与灵魂,救活几百前为保卫地球牺牲的玫瑰。他把自己的身体缠住玫瑰,把自己身体全部的养分输送给她。如果这个计划成功了,食人花是章鱼的话,玫瑰就是蟑螂?但玫瑰几百年前便存在过,这不是因为食人花。无所谓,反正救活了玫瑰,食人花也活不了,就这样吧,为了世界。
绿灯侠带上了自己曾经的戒指,但这个戒指早已经没有任何用了——宇宙尽头的绿灯之源已经被上帝摧毁。露西问我,为什么他要带一个没有的戒指?我回答她,为了防止蟑螂干掉他。
其他英雄对于世界末日一筹莫展,一些人提议唤醒沉睡的树神。这个提议遭到了乌青的反对——它会在审判日降临前先干掉我们的。可惜没有人听他的话。众英雄运用自己的能力复活了树神。但树神复活的下一秒,就用自己章鱼一样巨大的触手勒死了所有英雄。
乌青除外。他已经逃跑到了其他星球,那个星球预计还有几万亿年的寿命。“我肯定不会再看到世界末日了”乌青对秋厚布说。
秋厚布没有逃跑,他跑到了树神面前,问它“你听说过克苏鲁吗?你长的就很克苏鲁”。树神用它磁性的声音回答秋厚布“是的,我听说过克苏鲁,但我不是克苏鲁,我是树神”
世界末日,我在一个图书馆读诗。我问何承远,有什么值得一看的诗论?他扔给我一本像字帖的书,我打开看了看目录,嗯,看不懂,八成是好书,如果不是世界末日的话,我本能好好研究一下的。
图书馆空荡荡的,没有人。你从里面拿多少书都没人管你。虽然如此,我还是一本书没拿。从图书馆出来,坐在地铁站口,陈博文拿着一大杯酸奶朝我们走来。
世界末日,我们举起酸奶,干杯🍻。风云大作,龙卷风呼啸而来。哈哈哈,无所谓啦,我知道这是一个梦,我对承远和博文说,这是我的一个梦,所以,让我们一起——哈哈哈哈哈。我们打开《万有坏坏力》(我们身上唯一带的书),在旁边飘过的云上写下“Game over”


哈哈 我写完w111m 集齐111个梦之后就没有元气再写梦了

uqinzen at 2021-05-04 16:22
1

@uqinzen #1 太厉害了⊙﹏⊙我感觉我凑不齐十个梦

黑梦骑士 at 2021-05-04 16:28
2

@黑梦骑士 #2 慢慢来 我差不多写了十多年

uqinzen at 2021-05-04 16:30
3

@uqinzen #3 封面好好看啊!像香港小巷,很多霓虹招牌。

Yun at 2021-05-05 04:17
4

5.4 晚上的梦
“我们要迟到了”男人说。
我不认识这个男人。和我们同行的还有另外两个男人,我也不认识。
“黑梦,快带我们去”
“去哪里?”
他们不回答我。我打开高德地图,一个目的地显示在屏幕上。
“啊。去五彩仓库。这是什么地方?”
没人回答我。这一定是个非常重要的地方,我必须到达。
3:25出发,3:40到达。
进入五彩仓库,一个40层楼高的麦当劳叔叔印入眼帘。
“木头做的,”男人A说“我们也能做一个,但现在我们要迟到了。”
仓库4号房。有40多个学生坐在里面。
“哦,我们原来是赶来上课啊”我坐在讲台下一个不起眼的位置,准备上课发呆。
“老师,你怎么不讲课啊”底下一个学生问我。
“老师,你怎么不讲课啊”所有学生问我。
哦,原来我是老师啊。
“去你妈的”我对学生们说,我早就想说这句话了,“去你妈的”我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像一个负责的老师那样。

黑梦骑士 at 2021-05-05 15:40
5

5.5中午的梦
一个女人躺在床上,什么也没穿。她好像在睡觉。
我有种想和她做爱的冲动。我掀开被子,仔细观察她的脸和她的身体。
“你看过萨德侯爵的书么?”她突然问我。她没有张嘴,但我十分确信是她在说话。
“我刚读完《淑女的眼泪》,我觉得写的太好了。他的其他书我还没读过。最近我想看一部电影《鹅毛笔》,就关于萨德侯爵的。”
女人不说话了。安静的躺在床上,依然全身赤裸。
我不再想和她做爱了。我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看完电影《鹅毛笔》。我进入卫生间,一个女人正在蹲在马桶盖上撒尿。

黑梦骑士 at 2021-05-05 15:49
6

哈哈,我每天都会做梦的,对于一个做梦的人来说,梦是自由的

earthfly123 at 2021-05-05 17:10
7

@earthfly123 #7 是的哈哈哈,梦里什么都可以发生

黑梦骑士 at 2021-05-05 22:04
8

5.6日中午的梦
首尔有座桥被叫做“鬼桥”,因为上面自杀的人太多,有太多的鬼魂聚集。只要走上这座桥,就会发生厄运。
我不信这个邪。一定拉着露西(我也是第一次见她,她告诉我她叫露西)在上面走走。
那天首尔大雾。桥在雾里模模糊糊,看不清楚。我们毅然决然的走了上去。
一个蒙着自己眼睛的少女走在前面,她是谁?她为什么走上这座桥?我们不知道,但突然感觉有点害怕。少女走得很快,转眼消失的无影无踪。
“还要走吗?”露西问我
“走!”我拉着露西的手继续向前走
我们听到汽车喇叭的声音,一辆白色桑塔纳穿过了我们。
……
我的意识到这里就中断了。等我醒来时处在一个封闭的电梯里,露西蹲在我旁边,我们浑身血淋淋的。
电梯门开了,面前站着几个穿白大褂的人。一个瘦一个胖,都是秃头,脸上有纹身。
“你和我去手术室”瘦秃头指指我。
“我的朋友怎么办?”
“她在电梯里做手术”
瘦秃头把我拉起来。他的力气太大了,我无法反抗。
走出电梯时,我看到胖秃头拿出了一把电锯。
我和瘦秃头穿过幽暗的医院走廊,最后在一个亮着灯有点温暖的房间前停下。
“进去做手术吗?”
“不。在门口做。先做眼球摘除手术”他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把手术刀,然后插进了我的眼睛。
一声枪响,瘦秃头应声倒地。门开了。一个镜子大摇大摆向我走来。
“好好看看你自己!”
我看到手术刀插在我的眼睛里,但我也不觉得疼。我那时知道这是一个梦。

黑梦骑士 at 2021-05-06 17:51
9

5.11中午的梦

有时在想,什么才是我遇到的最尴尬的事。事实证明,最尴尬的事永远发生在未来。就像今天踢足球,裤子突然掉了一半,而我没有一点感觉。等我发现时,球赛已经开始了。我想使点劲把裤子拉上来,但就是拉不上来——它正好卡在我的屁股下面。虽然这样,我还是得比赛。我就这样坚持了整个半场。最后我明白,裤子掉了一半其实没太大关系,重要的是太阳很温暖,这场梦相当巴适。

黑梦骑士 at 2021-05-10 20:55
10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