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字1115

By uqinzen at 2020-11-13 16:45 • 461次点击
uqinzen

多喝水
秋天尤其要多喝水

有点无聊,想到了内卷——没有发展的增长。感觉在诗歌圈也挺明显的。很多的诗歌公众号,诗人们很努力的写,也很认真的在作公号,在朋友圈里密集传播。年轻的诗人似乎变多了,他们的写作力旺盛。总体来说诗歌圈看起来似乎欣欣向荣。
但是没有影响力,没有突破,没有升级。尤其是在年轻的作者中没有出现影响力的作者和作品。主要是圈子内自娱自乐,没有竞争,或者无效竞争。这就是诗圈内卷化吧。
万物内卷的时代,诗圈当然也不可避免。

我在想这个问题如何解决。我觉得首先需要一些人有责任感,对诗歌事业有责任感,责任就需要付出代价,现在貌似基本上没有。其实需要有组织能力的人,让一部分写作者团结起来。然后去开拓去创新去改变内卷的局面。


代价就是吃饭都会成问题

earthfly123 at 2020-11-13 17:34
1

@earthfly123 #1 何止吃饭问题 变革往往要付出血的代价 自然不可能指望普通人有这个觉悟 只能等待天选之子

uqinzen at 2020-11-13 20:09
2

国内读诗的人很少。在圈子之外,大部分人觉着这是无用的东西。

Yun at 2020-11-14 03:16
3

@Yun #3 “无用”这点不重要吧,大部分人可能觉得一切当代艺术都是无用的,但不影响他们把孩子送去国内外的美术学院上学

uqinzen at 2020-11-14 14:48
4

近段时间的冷观,除了觉着你说的没出现大作之外,还有就是,评论家陡然增加了不少,嘿

猪不弗 at 2020-11-14 15:30
5

不敢怀疑,不敢抛弃,不敢弑父,都向既成的写法或山头自觉而精致地靠拢、趋之若鹜,当然不会写出开山、先河之作。所谓同质化写作。

猪不弗 at 2020-11-14 16:06
6

诗歌交际或交际诗歌

鲁鱼 at 2020-11-14 17:21
7

出现突破和升级可能就需要等待下一个天才了

黑梦骑士 at 2020-11-14 17:46
8

@黑梦骑士 #8 “天才”我觉得不是凭空出现的,需要先有适合天才的土壤,然后长出“天才”,而创造出土壤的人可能没有“天才”那么光芒闪耀,但他们是“英雄”,“英雄”付出的代价往往比“天才”更大。

举个例子,法国新小说,天才很多,拿诺奖的有贝克特和西蒙,名声远扬的杜拉斯。还有图森 让·艾什诺兹 等等天才们可谓横扫诺贝尔奖龚古尔奖美第契奖美第契奖。
但这一切的背后最大的英雄毫无疑问是热罗姆·兰东。

兰东在1948年接手午夜出版社,1950年底,萨缪尔·贝克特带着他屡遭出版社拒绝的三部手稿来到午夜出版社,兰东不假思索地签下了这三部手稿。正是兰东的这种独特的眼光促使了法国文学史上一个重要文学流派——“新小说派” 的诞生。在这之后的二十年里,午夜出版社如磁铁一般吸引了一大批具有这种叛逆性写作风格的作家。兰东在不知不觉中培养了一批热爱午夜出版社也同样热爱“新小说” 的作者。随着贝克特(1969年)和西蒙(1985年)分别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新小说”的影响达到了巅峰。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仅靠出版“新小说”,午夜出版社是难以达到这种既具先锋性又具社会影响力的高度的。另一决定性的因素是,它同时出版了一大批揭露或反对法国对阿尔及利亚侵略战争的作品。1962年,午夜出版社有11种书籍遭到当局查封,因为它们的主题都揭露了法国军队在阿尔及利亚实施酷刑的事实。但事后,兰东这位睿智的出版商策略的高明之处就显现出来了。由于阿尔及利亚的战争是法国当时的主要政治事件,与国民的生活息息相关,引起了大家的热切关注。正是在这个时期,午夜出版社通过那些被查封的书籍吸引了一大批读者。

也就是说兰东不仅在文学事业和商业上需要的冒险,更是投入了政治的巨大冒险,然后再促成了天才们的文学成就和影响力。但是肯定没多少人知道兰东这位英雄。

uqinzen at 2020-11-14 19:57
9

@uqinzen #4 没有诗歌学院,对吗。美院至少是一种头衔,还是有用的,有世俗意义的。如果有中央诗歌学院,家长也愿意往里送。

Yun at 2020-11-14 20:07
10

我相信中文诗圈不乏天才,但难以出现英雄。天才们需要等待英雄,就像罗伯特-格里耶和萨缪尔·贝克特等待热罗姆·兰东。

uqinzen at 2020-11-14 20:07
11

@uqinzen #11 哈哈,康良可以算一个现在的英雄~

黑梦骑士 at 2020-11-14 22:04
12

@uqinzen #11 我觉得以后独立出版会越来越兴盛,肯定会涌现出许多的英雄。但可能在中国这个土地,当英雄代价大一点

黑梦骑士 at 2020-11-14 22:06
13

你们对天才的理解也太肤浅了吧,这些人都不是天才。天才只有尼古拉斯特斯拉,达芬奇,莫扎特这些人才配得上

Nicolas at 2020-11-15 00:23
14

英雄更别提,已经好几百年没有出现了

Nicolas at 2020-11-15 00:24
15

中文诗歌圈没有天才,如果有,那个人可能是杨黎

Nicolas at 2020-11-15 00:35
16

你们要弑掉他吗?

Nicolas at 2020-11-15 00:36
17

@黑梦骑士 #13 哈哈 兄弟很乐观啊

uqinzen at 2020-11-15 00:51
18

个人觉得写诗和做牛肉面一样,都是一种社会分工,没有更高尚的,卖不出去是因为没有发掘相应的市场,或者说,市场定义比较模糊。法国新浪潮片票房也是有的,王家卫当年那样烧胶片也能做到收支平衡......不过这里举的都是电影的例子,语言不通的方面还可以靠音画弥补。中文诗歌有点惨,就是出了国几乎没人看得懂,翻译过去,语言本身的韵律又没有了。小说起码还有故事创意和人物,在翻译之后能够保留下来。中文诗歌暂时能指望的或许只有中文市场了。

waterlu at 2020-11-15 14:07
19

我感觉法国新小说派有很明确的创作理念,在这个情况下,当一个作者写出一个作品的时候,他会根据这个创作理念来衡量自己应该是和新小说派一伙的,还是跟科幻小说一伙的,就不会因为投错了出版社而丧失创作信心。这种编辑和作者之间事先谈妥的标准,我个人觉得其实挺重要的。

waterlu at 2020-11-15 14:22
20

@waterlu #19 社会分工这点同意,但我认为社会环境是决定性的因素,而不是经营者的能力。牛肉面馆也好,茶馆也好,老舍笔下的裕泰大茶馆,兴衰成败最终消亡,也不是因为秦仲义的茶香不香,或者经营能力所能左右的。秦老板最终的感概是“有钱呀,就应该吃喝嫖赌,胡作非为,可千万别干好事!”
中国诗歌兴衰,诗经,唐诗宋词,白话文运动,80年代诗歌运动,也都是时代的反应。

uqinzen at 2020-11-15 16:11
21

@uqinzen #21 回应时代可能...这么多年过去了,老舍的茶馆还能引起共鸣或许是某种真实的人性一类的东西吧,而不是茶馆这个表象。有一个可能过于美好的设想:比如一个天天钻营办公室政治的上班族也是值得一写的,而他们确实没有什么时间在茶馆听说书,可能会经常光顾便利店买咖啡,然而喝咖啡上瘾会导致失眠和胃痛。但是这个上班族读卡夫卡而不是批判国民性的鲁迅,可能会更有共鸣一些?因为他可能是重点大学毕业的,但他并不是一个文人,他做题面试只是为了保住一份稳定的工作。然而他几乎也不会去读卡夫卡,因为首先要他记住那些外国人名,他就觉得费脑。他也不想去读古诗,因为这让他想起高考和竞争。他就是一个庸俗的普通读者,但是他有点儿闲钱,可能会出一块钱换一首诗,然后他读完哭了,下一次他就再多出几块钱,还把诗人推荐给他同事,然后书就卖出去了,出版社也可以经营下去了。当然这必需在独立出版不被随便干预的情况下才能实现。

waterlu at 2020-11-15 17:26
22

这么说来诗歌还挺有优势的,就是很短,上下班坐地铁就可以读几首,诗集出那种设计得很好的小薄册,揣在兜里很方便,拿出来还很装可以吸引女生注意,放地铁口用投币机购买什么的...

waterlu at 2020-11-15 17:35
23

@waterlu #23 哈哈 地铁口用投币机这个方案我当年想做,叫自动售诗机。

uqinzen at 2020-11-15 17:57
24

@uqinzen #24 为什么没有实现?

waterlu at 2020-11-15 18:58
25

2018年
和2019年暑假
我到了一个偏远村子里
和乡村小朋友们
一起写诗
一起仰望星空
然后教他们做手工书
当然
虽然我也没有钱
但是 我仍然给小朋友们
发了几百块稿费
激励他们进行文学创作
当然不管怎么样
我觉得我首先是个诗人
也可能是个英雄

earthfly123 at 2020-11-15 19:57
26

@waterlu #25 因为放地铁口需要跟政府打交道。

uqinzen at 2020-11-15 20:15
27

@uqinzen #27 @uqinzen #27 和政府打交道特别繁琐,特别是文化方面,估计审查超级多

earthfly123 at 2020-11-15 20:35
28

@earthfly123 #28 嗯,突然想起地铁是国企,确实。不过,我想起小学时候校门口那种摇彩蛋的小卖部,如果是和便利店合作不知能不能行。

waterlu at 2020-11-15 20:43
29

@waterlu #29 如果时间多,可以试验一下

earthfly123 at 2020-11-15 21:44
30

诗人沈浩波他们搞了个磨铁公司,支持了不少创作者,如果各位有很好的作品,或许可以联系他们

earthfly123 at 2020-11-15 22:41
31

@Nicolas #16 在乌青之前,杨黎或可称之为天才。但乌青出现了,我们就知道真正的天才什么样了。

ttwalk at 2020-11-16 18:01
32

现在流行盲盒机,我觉得售诗机不错

life at 2020-11-17 13:12
33

自媒体现在不是很流行吗,有没有想过在抖音或者b站啥地方发展发展?

life at 2020-11-17 13:12
34

朋友圈传播不算传播,只是熟人打个招呼

huaqiu at 2020-11-17 14:43
35

午夜出版社那样的英雄并非我们言下的英雄,而是西方社会机制下的自然产物。底层是经济,午夜出版在其环境中是不会亏损的,出版人独到的眼光和趣味能够被持续地坚持下去,最终成为一个重要的事。咱们的康良如果不交书号费、不纳税,更重要的是不被非法,做得好也能经营下去。能经营下去,还要看其影响力到达一定程度时,会不会被封杀。这就是社会机制好与坏的分野所在。若不被封杀,也会牛逼的。人类永远需要有探索感的文学,这是一定的。

huaqiu at 2020-11-17 15:47
36

@huaqiu #36
嗯。
国内环境下的独立出版从长远来看都挺危险的,独立出版的创办者通常是出于理想主义,很少深入研究如何应对社会环境。或者说不具备“反脆弱性”。一旦权力机构想取缔,其所有的努力立马化为乌有。此期一些优秀的独立出版结构都没有维持多久。目前唯一方法似乎也就是不断的试探权力的界限。

uqinzen at 2020-11-17 16:06
37

@uqinzen #37 咱们的自便停刊,原因之一就是秦风闻到威胁信号了。

huaqiu at 2020-11-17 16:17
38

@huaqiu #38 从这个角度看,《今天》还是很厉害的,这么多年竟然一直在出。这可能主要得利于其采取的海外分布式编辑策略。

uqinzen at 2020-11-17 16:33
39

@uqinzen #39 对。如果今天要拓展为午夜那样的出版社,去台湾开个工作室即可。品牌肯定够了。不过这得回到个人特征去了,就是所谓的英雄性。品牌持有人愿不愿意这样做,有没有能力做。

huaqiu at 2020-11-17 16:48
40

@huaqiu #40 我想英雄也需要对接联盟,就像“复仇者联盟”一样。当然,联盟和竞争也不矛盾,可能是混合的。我们不应过于的指望已有的英雄,而应该出现更多的英雄,并且促成这些英雄的联盟,这样才能对抗灭霸(虽然还是灭霸赢了)

uqinzen at 2020-11-17 16:59
41

@uqinzen #41 在ipfs上建一个uqn论坛,不知道技术上是否复杂

earthfly123 at 2020-11-17 17:50
42

@earthfly123 #42 ipfs其实不是永久储存的,更不是操作系统,应用非常有限,而且现在并没有这个需求

uqinzen at 2020-11-17 19:54
43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