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鼓上蚤,拼命三郎及赵老七等人

By uqinzen at 2020-11-02 20:56 • 245次点击
uqinzen

前一阵韩东帮某刊约稿让我选点小说和诗,小说我就从万有坏坏力中截选了一点,最近回复说诗可用,小说不能发因为尺度问题。
便发此一份

壹,我的朋友鼓上蚤

2041年10月11日。我和我老婆生活在核爆炸之后的废墟中,等待着我们的孩子的降临。我们的生活毫无希望,地球已经濒临毁灭,有钱人都已经去了其他星球,地球上只剩下一些穷人和合成人。人类和合成人这场耗时7年的世界大战最终以两败俱伤和不了了之作为结束,除了战争的幕后发动者,几乎所有人都是受害者,但他们不这么觉得,他们认为是合成人的错,造成这一切都是合成人的错。其实真相很简单,就是这场战争的幕后发动者他们一手策划的,为了他们自己利益,反正他们和他们的后代就已经坐飞船到那些我叫不上名儿的豪华星球去了。他们挑起了人类和合成人之间的矛盾,让他们为了“和平”而杀戮,为了“美好的未来”而毁灭,这很容易做到,因为合成人很蠢,人类更蠢。然后死的死,没死的一起受难。而那些恶人在战争中带着地球上所有的财富去那些我叫不上名儿的豪华星球happy去了。

周围每天都有大量人死去,死于疾病、谋杀和自杀。不远处那座平顶环形山我们称之为尸首山,差不多整座山都是由尸首堆积而成。为了我们的孩子我们残喘而活,我是一个数字猎人,我每天都要出去寻找数字猎物,所谓的数字猎物就是那些电子垃圾,所以我的工作还有一个称呼叫:捡垃圾的。我在电子垃圾中找寻一些有价值的信息,回去运算,运气好的话能算出一点密码币来。我老婆是卖豆腐的,当然是合成豆腐,这世界上早就没有豆了,合成豆腐成了战后人类和合成人蛋白质的主要摄取源。我老婆自己是不会做豆腐的,她每天从合成人那里批发一些合成豆腐到这边人类社区卖,所以我老婆跟合成人的关系还算不错,她跟我说,合成人社区最流行的一首诗叫《鸡会难过》,是30年前一个叫乌青的人写的。我很惊讶,这个诗人根本就没听说过,没有人知道,合成人居然喜欢。我老婆说她也很喜欢这首诗,她还说合成人比人类有文化点,她甚至说要把孩子送到合成人社区接受教育。
我赶紧捂住她的嘴,我说如果被人发现了,你知道他们会干出什么来吗?他们不会放过我们的。
要不我们去合成人社区生活吧。我老婆说。
我也想啊,但谈何容易呢——你还是别说了,万一隔墙有人……
我老婆突然站起来走向我身后的房间,我很紧张说你干嘛?我老婆说怎么了?我想拿本书看看。
那你得带上防毒面具,这里面有毒气。我说。

写到这里,我停了下来,把以上写的给我老婆念了一遍。她并没有发出我预期的笑声,而是显得有点困惑:你写的跟鼓上蚤有什么关系吗?
我想可能是我写的有点冷。
这篇小说其实我想了有一段时间了,在上个月我写了《拼命三郎》之后,我就想接下来该写鼓上蚤时迁,因为他是梁山上非常特别的一个家伙,我想写一篇关于他的小说,但是怎么写呢?我想了好几种方案,其中之一就是去做访问,像拍纪录片一样,去访问一些人对鼓上蚤时迁先生的认识。

近水楼台先得月,我先访问一下我老婆:请问你对鼓上蚤怎么看?
我老婆说:你又要写日本人的故事吗?
什么日本人?
“谷上早”不是日本人吗?
你知道鼓上蚤怎么写吗?
稻谷的谷,上海的上,早晨的早。谷上早先生。我觉得他就是一个日本人。
好吧,那你觉得这位谷上早先生是干嘛的?
卖豆腐的。
⊙﹏⊙b汗
其实卖豆腐是他的表面身份,其实他是一个武士,拿刀的。
那你觉得长什么样?
像浅野忠信吧。

嗯,浅野忠信。他的确演过一些武士,大岛渚的《御法度》,北野武的《座头市》,以及好莱坞电影《浪人四十七》里他都饰演了武士。但他也演了一些比较变态的,比如《杀手阿一》《杀妻总动员》《睇真D杀人事件》等,或许他演时迁真的可以。

接下来我访问了一个小说家,他叫魏思孝,因为他和鼓上蚤都是山东人,我想听听他的看法。我给魏思孝打电话问他对鼓上蚤有什么看法,他说他在拉屎。我说拉屎也可以说啊。但他拒绝了。
后来他拉完屎又给我打电话说,他对鼓上蚤没有什么好看法,就是样子比较猥琐,一个小偷嘛。
那你觉得谁来演比较合适?你演合适吗?如果我拍个片子的话。我问。
我觉得六回演挺合适的。魏思孝说,在电影里,他除了是个小偷,有时候还出租自己。

然后我又在微信上问了一个搞音乐的哥们,他叫张所思,我问他对鼓上蚤什么印象,他说帅啊,酷酷的,神偷啊——你说的是不是那个人。
是的,那你觉得找谁演他比较合适呢?
阿兰·德龙——我最近才看的杀手,跟那个气质很像啊。

可能大家都觉得鼓上蚤是一个小偷,他也的确是个小偷,在2041年,小偷是非常主流的职业,跟乞丐差不多多。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平顶环形山,当时我正在打猎,突然传出一阵诡异的笑声,那笑声跟王宝强的差不多,所以我个人认为王宝强演鼓上蚤是比较合适的。他说他盗了几个墓地,今天运气不错,弄了点币,想请我喝一杯咖啡。

从这个角度而言,我觉得时迁人还不错,友善又大方,至少愿意请我喝咖啡。
于是我们下山去找家咖啡馆。我印象中这附近有一家叫马里安巴的咖啡馆,法国人开的,但很久没去一时找不到。找着找着绕了一大圈,来到了后山的一个社区,发现有一家叫“猪咖啡”的咖啡馆,就走了进去。
里面空空荡荡一个人没有,喊伙计喊了半天,出来一个中年大叔。时迁说,来两杯咖啡,再来两斤猪头肉。
伙计说,不好意思二位客官,我们这没有猪头肉。
你这不是叫“猪咖啡”吗?怎么会没有猪头肉。时迁有点不高兴。
我说算了算了,我也不爱猪头肉。
时迁说,不行,好不容易有点钱请客,怎么能没有肉呢?
我说,人家没有也没办法啊。
肯定有,他妈的不卖给我们。瞧不起我们是不是?我们有的是钱。
客官,真的没有。有多少钱也没有。
怎么可能没有?“猪咖啡”怎么可能没有猪头肉?
就是没有。没法跟你们解释,反正就是没有。
我说,那咖啡总有吧。
咖啡有。
那来两杯咖啡吧。我转头跟时迁,算了迁哥算了,咱们就喝咖啡就行了。再说咖啡配猪头肉也不合适啊,配个芝士蛋糕还差不多。
时迁马上站起来问伙计:那有没有芝士蛋糕?
也没有——这除了咖啡别的都没有。
我靠,你丫这不是欺负人吗?说着时迁要冲伙计而去。
被我拉着。算了算了,我说。光喝咖啡也不错。
那怎么行,走这么多路,都饿了。光喝咖啡越喝越饿。
但人家没有你能怎么办?
肯定有这畜生就是不卖给我们。
幸好这会儿伙计已经去做咖啡了,不然非打起来不可。
我们刚坐了一会儿,时迁又站起来说要去上厕所。
好吧,他去上厕所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是历史上著名的“鼓上蚤偷鸡事件”,这件事直接影响了人类历史,不信你可以去看看水浒原著。
时迁从洗手间出来,经过猪咖啡后院,发现有院子里有一只鸡。他就去抓住了那只鸡,把鸡脖子扭断,然后摸到厨房,烧水把鸡毛,杀鸡,炖鸡。整个过程耗时一个多小时。

如果我拍电影《鼓上蚤》的话,重点就在这里,我将用一个精彩绝伦的超级移动长镜头拍出他从偷鸡杀鸡到炖鸡的全过程。应该说鼓上蚤时迁厨艺很不错,这只鸡炖的相当不错,色香味俱全,而且他非常懂得使用厨房里的现成调味品。总之这只鸡炖出来了,厨房也随之变得一片狼藉。这一点也是至关重要的。你可能不知道合成人个个都是洁癖。

是的,我来到的这个咖啡馆是一家合成人咖啡馆,这个社区是合成人社区。我们并不知道。
我的朋友鼓上蚤时迁闯下了滔天大祸。

可是我的朋友鼓上蚤哪里晓得合成人最热爱的诗是《鸡会难过》。

贰,拼命三郎

小石这个人做事儿有点神经病,他发现了朋友杨雄的老婆有外遇,而且是跟一个和尚搞上了,那和尚见天上他们家来搞苟且之事——乘杨雄上班的时候。那和尚对杨雄的老婆小刘姑娘说,你想看看我的丁丁吗?宝贝儿。
小刘姑娘说:想啊想死我了,我要吃我要吃我要吃你的丁丁。
小石趴在窗外听得清清楚楚。他想,我靠,他妈的这娘们还真骚啊。不过说实话他也有点好奇和尚的丁丁是什么样的?以前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甚至有点想看看。所以他就从房梁上爬下来一点,在窗户纸上扣了个洞,偷偷往里看,只见小刘姑娘正在给和尚口交,看起来小六姑娘的口活儿极好,看得小石都面红耳赤,都硬了。
和尚说:哦 啊 等 等 等一下,停一下,我要去尿个尿。
小刘姑娘说:尿我嘴里,我要你尿我嘴里……
和尚说:阿弥陀佛,你这样我这么尿得出来啊,爽死我了。
小刘姑娘说:我就让你爽死,你爽死,爽死,死……
小石心想:我靠,还带回音的。
和尚说:但是我还是要尿尿,不然爽死,也是憋着爽死。
小刘姑娘说:那憋着爽死,到底是爽啊还是憋啊爽啊?
和尚说:哈哈哈,我不知道——但是请先让我尿尿。我们再来讨论这些问题。好不好,小美人儿我的女王。
小六姑娘说:不要动,你最好放弃所有的打算,不要动,一动别动。没问题的,没事儿,很好很好。你快到了。
小石有点听不下去了,他爬回屋顶,站起来,轻身一跃,飞檐走壁而去。也没去多远,就在隔壁自己房间。他现在心跳很快,他在想这么会这样呢?我要不要告诉杨雄兄弟?可是这怎么说出口呢?如果说了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很纠结啊。
最后他还是决定去说,明天上午,早起,去杨雄公司去找他。
我所住的环境很糟糕,不知道为什么很多年来我总是住的不好,有一年我住在一个房子里被马蜂蛰了,为此我还专门去寻找人奶来治疗马蜂蛰,这不是我贫空想的,是一个女医生告诉我的,我问她,被马蜂蛰了怎么办?她说,用人奶涂在上面,很快就会好。我心想你妈的,你可是大夫啊,你对我说用人奶涂?那你有人奶吗?我问她。她说我这里没有,这你得自己去找。我上哪儿找啊?那我不管。女大夫有点不高兴了。
这事儿不提了,因为以前有人写过。我就不多说了,反正我记忆中,有一个大妈自告奋勇的对我说,我知道哪里有人奶,我可以带你去。就像天使一样,这个大妈。
大妈,你的奶吗?你的奶我真的不想要啊。
哈哈,小伙儿你真逗,我哪儿有奶啊我都这把年纪了,你看我想有奶的样子吗?我带去你一个有人奶的巷子,真正的有人奶的巷子,有很多很多很多人奶,你去要一点是很容易的。那天上午的阳光特别特别明朗,照的我都真不开眼睛。那个大妈把我带到了真的有人奶的巷子,真的很多很多很多奶,在阳光下白晃晃的耀眼。那是一条哺乳妇女大聚会的巷子,他们在这里一起奶孩子,一边社交。很开心,不用担心露出乳房不文明,因为大家都露出了乳房,甚至露出的乳房就是进出这条巷子的护照。我没有,年少的我根本没有护照。所以当我出现的时候,妇女们都惊呆了——这怎么可能发生?我给这些伟大的母亲深深地鞠了一个躬,然后我说:亲爱的女士们母亲们,感谢你们的乳汁赋予了人类。今天我来到这里,有一个小小的请求,请问你们谁愿意帮我一个小小的忙,用你们的一滴乳汁拯救年少的我。
妇女们真伟大,他们纷纷举起手说,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
我只要一滴就够了我说。谢谢 谢谢你们,但我真的用不了那么多。
最后我抱了一桶母乳回到家,洗脚都多了。
不过我的脚就这样好了。后来我还听说除了人奶还有一个办法,就是用童子尿和泥涂。说远了。说到我的住处,是这样的,我的住处非常糟糕,有一次还漏雨,你想这多惨啊,大冬天的漏雨,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茅飞渡江洒江郊,高者挂罥长林梢,下者飘转沉塘坳。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忍能对面为盗贼,公然抱茅入竹去,唇焦口燥呼不得!归来倚杖自叹息。俄顷风定云墨色,秋天漠漠向昏黑。布衾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踏里裂。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自经丧乱少睡眠,长夜沾湿何由彻?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
太惨了。
然后我在坟墓里住了一年半。
这真的要强调一下:我他妈的在坟墓里住了一年半。你们谁知道?谁能想象这可怕?
不说了不说了,不想说了。坟墓里的WIFI密码是:fuckmylife,不知道现在改了没有。然后我又遇到了几个变态的房东,然后到了我现在住的地方,这个地方最大的问题就是特别吵,旁边是个大工地,又吵灰又大。特别绝望。吵得我耳朵都快聋了,真的不骗你,我现在听力已经很差了,可能是从小戴耳塞听摇滚乐听多了,听力不行了,而且耳朵里耳屎很多,我敢打赌——虽然我看不见,我耳朵里的耳屎一定多得惊人,足以震撼你的心灵。我很想去掏,但我不知道上哪儿找人掏,前几天我就去找了,我看到有个诊所写着有耳鼻喉科,我就进去了,有个女护士问我,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我说我想处理一下我的耳朵,她说,怎么处理,我说我的耳朵里可能耳屎很多,她说影响听力吗?我说,这倒没有,但是好像也有,有吧。她说那你现在还是可以听见我说话咯,我说这当然要不然我就聋了。她说那就没事儿。我说我还是想处理一下。她说你想怎么处理。我说你能不能帮我掏一下耳朵?她说什么?我说掏耳朵。她又说什么?我说掏耳朵啊你耳朵聋了吗?她说,不可能,我不可能给你掏耳朵。绝不可能。那好,不掏就不掏,说那么绝对干什么呢?我又不是求你掏。
然后我就生气的走了。然后我又找了一家按摩店,好像是气功店。气功师正在用气功给人治病,我说你能不能给我用气功掏一下耳朵。气功师笑笑说这做不了。我是专业气功治疗腰酸背痛的。我说那就给我按摩一下吧,我找掏耳朵找的确实有点腰酸背痛了。
说到噪音,太可怕了,噪音可以杀人。我相信。比杀人更可怕的是把人搞变态。长期听噪音的人一定会变态,噪音污染嘛,跟核污染差不多严重。而且噪音一般都伴随着尘灰,因为发出噪音的都是巨大的变态的机器,这些机器工作的时候一定是摧毁性的。摧毁就会制造大量的灰尘。比如汽车,在中国的汽车,是摧毁性的,它可以把人碾死,也可以把人逼疯,还可以让人变态,还可以让人发疯发狂发怒,曰:路怒症。它排出尾气让很多人致癌,它发出的噪音就是一种摧毁,它在说:嘿,人类傻逼。我是来干掉你们的,哈哈哈哈。我们汽车人终将统治地球。嘟嘟嘟。
人类比较愚蠢的一点就在这里,总以为自己很牛逼,总以为自己是地球的统治者,其实在很多事物眼里,人类太傻了。比如互联网,人类以为是自己发明了互联网,创造了互联网,其实是互联网来干你们的。有一天,互联网看到了人类,在它眼里人类就是一群傻逼动物。它就想好吧我来跟你们玩玩吧,教你们一点东西。于是互联网来到了人间轻轻的一下就让人类文明进步很多很多。
我天天睡不好,我必须得离开这里,但因为没钱,我还是得先住在这里。睡不好身体就不好,而且噪音污染还影响了精神健康,最后我将成为一个怪物。
那天一大早,天气特别好,晴空万里,阳光明媚。小石来到了杨雄公司,在大楼下,小石又心理斗争了一番,然后他一跺脚进入了楼,坐电梯到103层。这写字楼是全球一流的非常高大上,电梯贼快,一下子就到了103层,出电梯左拐,小石来过几次。就在这时候杨雄迎面而来,这么巧。杨雄看到小石,说兄弟你怎么来了?
小石说,兄弟我找你有重要的事儿。
杨雄说好,那我们去吃早餐吧,边吃边说。
小石说,早餐在哪儿吃?
杨雄说,在12楼。我们坐电梯下去。
小石说好,吃什么早餐?
杨雄说,自助餐,很高档的,什么都有。
小石说,我只想吃点豆浆油条面包。
杨雄说有有有。
小石说,有咖啡吗?
当然有啊
什么咖啡?
那我也不懂,你自己去看嘛。反正是好咖啡就是了。
有多好?小石说。
意大利的。
不会是什么illy LAVAZZA mokambo吧
好像不是。
那还有什么?
我也不知道啦,你别问我这些。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很重要的事儿。待会儿坐下再说吧。
好好好。
他们来到餐厅,拿了一些早点,坐下来。吃了一会儿。然后杨雄说,怎么回事,现在可以说了。
小石说,兄弟你要答应我,我说你千万千万不要发疯啊。你要答应我我才能说。
好。
唉,兄弟啊——是这么这么这么回事。
杨雄不听则可一听蹦起三丈高。有这种事儿???
小石又拿了一个全麦馒头啃起来。兄弟啊,现在你知道了这事儿,你打算怎么办?
我要杀了他们。
千万别,兄弟。千万别干蠢事。杀人偿命啊。为了那个贱女人不值当。依我看,你回去调查一下,确认一下兄弟我说是真是假,你也别听我一家之言,你去调查一下就明白了。如果是真,那你就一纸休书把小刘姑娘休了,也就完了。她千错万错也罪不至死。你为了她搭上自己一生也不值得,你看你杨雄家里有钱长得又一表人才什么样的好姑娘找不到你担心什么。
唉,但是这让我脸面往哪儿搁啊。杨雄心情难以平复。
这天晚上,我就做了一个梦,因为太吵没睡好,就做了个噩梦:梦见我的钥匙掉进了马桶,而马桶里有很多屎。我想怎么办呢?钥匙很重要啊,必须掏出来,但是哪有勇气从屎里掏啊——钥匙已经深深的陷入屎中。最后我就想到了万能的朋友圈,听说朋友圈是万能的,有没有办法把屎里的钥匙掏出来呢?我把消息发到了朋友圈,结果神奇的事情发生了——真的有人说是专业干这个的。专业从屎里掏东西出了,这太神奇了。我想,Amazing。不过他收费很贵,相当贵,差不多是业界最贵的了。具体价格我不方便透露。反正这个价格让我十分犹豫。不过最后我还是咬咬牙绝对找他帮忙了。
他说好的,他非常专业,会自带工具,在约定时间准时到达我家。
但我有点紧张起来,除了因为我家里很乱。还担心到时候我拿不出钱来。等他掏完,然后我跟他说我没钱这他妈的太不好了——丫不得咬死我啊。但是我的钱要从银行转账需要一点点时间,看银行的速度。有时候不是实时的,这就比较麻烦。也许可以问一下他是否可以微信转账或者支付宝什么的。不过也一样需要等银行转账。
突然间,我脑子里灯泡一亮,我想,既然我花了这么多钱,为什么不把这钱的功能用到最大化呢?我请了一个人来从粪中取钥匙,这是一个多好的题材啊,我为什么不拍一部纪录片呢?把整个过程记录下来,这部纪录片可能会非常棒,可以拿国际大奖。这部纪录片的片名我已经想好了,就叫《掏粪男孩TFBoy》。
我要制作一部很牛逼的纪录片,伟大的纪录片,在剪辑手法上非常花哨,信息量贼大。一定要让观众感到惊叹和意外。说实话,我有信心,我真的有信心。
我还是要拍一部电影的。
不过眼下我主要还是靠卖咖啡。乌青咖啡,一杯诗意数字咖啡。
杨雄回到家里,找小刘姑娘问,小刘是一个很聪明的姑娘,她马上想到了可能是小石告密,所以她就哭了,马上抱住杨雄又吻又舔,又舔了他的胸和肚子,然后舔了他丁丁,口爆。然后哭着说,我好委屈啊,小石在你心目中是不是比我还重要?
杨雄说,怎么会呢。你是我老婆我爱你啊。
小刘就说,那你知道吗?你的朋友都是怎么欺负我的……他经常偷窥我洗澡上厕所换内衣内裤,他在我们全家像幽灵一样无处不在,你知道吗你交了一个什么样的朋友回来啊你。你真是一个傻瓜。
杨雄一听就很生气,气小石。心想我操你他妈的搞什么啊。偷窥我老婆。也是,如果你不偷窥你怎么知道我老婆这么多事儿,知道的比我还要多,这太不正常了。你好阴险啊。
然后他就给小石打电话,说,我们分手吧。什么也不要说了。
小石一听,我操你他妈的什么人啊。居然这样对我。你这种人我不交也罢,傻逼,大傻逼。小石就准备走,但是又有点气不过,心想,我就这样走了?凭什么啊。我要让你明白真相是什么。
接下来小石干的事儿我个人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他跑去把那个和尚杀了。
注意:他并没有去抓奸杀了小刘和那个和尚。而是仅仅跑去杀了那个和尚。
我实在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干。他就这样成了一个杀人犯。这肯定是不对的。

叁,赵老七的故事

#赵老七上吊#

赵老七
带着家里的板凳
和绳子
去树林里上吊
结果被人救了
他带着被割断的绳子
和板凳
回家去

#赵老七上吊#是我上周写的一首诗,这篇小说主要是解答一下各位的问题。

问题1,那位说赵老七是谁?

赵老七姓赵,赵钱孙李的那个赵,他在家中排行老七,故而大家叫他赵老七,他住在赵家庄,赵家庄里都姓赵,总共有七户人家:赵老大,赵老二,赵老三,赵老四,赵老五,赵老六,赵老七。如果你要找赵老七,就去赵家庄随便找个人问一下,赵老七家住哪儿,都知道。不管你问的是赵老几的人。

问题2,那位说赵老七为何上吊?

赵家庄里有七户人家:赵老大,赵老二,赵老三,赵老四,赵老五,赵老六,赵老七。唯有赵老七家生了一个女儿。其他家生的都是儿子,要么没生。总之赵家庄唯一的女儿就是赵老七的女儿,人称赵小姐。

赵小姐今年一十八,赵家庄一枝花,不夸张的说好看的要命,那个鼻子那个眼那个眉毛那个嘴。

然而,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这一天,突然不知道哪儿来了一伙儿恶人把赵小姐掳走了。赵老七哭罢多时,便找了根绳子,拿起家中小板凳去了树林。

问题3,那位说是谁救了赵老七?

是铁三钢最先发现了上吊的赵老七。就上去一刀隔断绳子。赵老七已经昏迷,铁三钢给他喂了点水,并且做了人工呼吸,片刻赵老七苏醒过来。醒过来一看到铁三钢大惊:这是地府吗?
铁三钢不悦:什么意思——你是说我长得像鬼吗?
这么说,我没死?
死什么死,我把你救了知道吗?
那你是谁?
我叫铁三钢,很好记,又是铁又是刚的。
哎呀,铁啊刚的你又何必救我多此一举,你走了我还得上吊,多麻烦。
这叫什么话,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得得得,你要死便死,我不拦你,我来帮你把绳子打结挂好。
这时候我出来打圆场了:三钢三钢……老伯老伯……
赵老七说:你又是谁?
我说我叫乌青,是个写诗的。
赵老七说:哦,写诗的,那你能不能给我写首诗呢?乌恩公。
这个……
乌恩公,你要是能帮我写首诗,我把我女儿许配给给你——不是我吹牛,我女儿可是方圆数百里的一枝花。
不不不,我有老婆孩子。不过我这位三钢兄弟倒是尚未娶妻……
这样的话,若是能救得了我女儿,嫁与这位铁壮士也是可以考虑的。
铁三刚说当然没问题,英雄救美正是我的情怀。
我说,那就这样吧,赵老伯你先回去,三钢去救赵小姐,我回去给你写首诗。你看怎么样?
那多谢两位恩公了。说罢,赵老七起身,带着被割断的绳子,和板凳,回家去了。

问题4,哪位说这个故事我们重点学习哪几个单词呢?

上吊:hanged
板凳:stool
女儿:daughter
已婚:married

问题5,那位说,后来怎么样了?

那我就不知道了,我一个写诗的,哪里管得了那么多。


好吧。不过脑子地写,我完全做不到。

huaqiu at 2020-11-03 12:45
1

奇幻的一天

赵老七
带着家里的板凳
和绳子
去树林里上吊
结果被人救了
他带着被割断的绳子
和板凳
回家去

earthfly123 at 2020-11-03 17:36
2

我都看过!除了第二篇尺度确实颇大,其余并不大。
最喜欢第一篇

senmu at 2020-11-03 18:15
3

@senmu #3 我估摸恰恰是第一篇的问题有点反社会,据说现在刊物特别敏感

uqinzen at 2020-11-03 19:27
4

手机上看起来还是不方便

earthfly123 at 2020-11-03 19:51
5

读了第一篇。很像做梦。一个场景扭曲顺畅,奇异地连接另一个场景。

Yun at 2020-11-04 05:12
6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