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骂了,问问我错了吗?

By 蔡仙 at 2020-10-01 19:11 • 637次点击
蔡仙


我不同意你的看法。并不是每个人都拥有你的条件,可以做出你想当然的反应,不这样就活该——我们不应该活在一个活该的世界里。

ttwalk at 2020-10-01 19:38
1

你和他们其实是在完全不同的人权意识下的态度,会出现鸡同鸭讲的情况。
他们认为受害者没有条件和权利反抗。
你认为受害者有条件和权利反抗。

如果不是维护施害者,我是认同你的。

如果是公民社会,每个人拥有平等反抗的权利和条件。
如果是奴隶社会,奴隶没有任何反抗的权利和条件。
他们潜意识认为天朝是奴隶社会,她是奴隶。而你认为是公民社会,她是公民。这就是本质区别,不可能达成共识。

如果你劝奴隶起来反抗奴隶主,奴隶不会反抗奴隶主,而会干掉你。

uqinzen at 2020-10-01 20:48
2

那么天朝是奴隶社会还是公民社会。很遗憾,我觉得是奴隶社会。

uqinzen at 2020-10-01 21:01
3

@uqinzen #3 嗯嗯,骂我拜屌我就百思不得其解了。我从未给拉姆丈夫开脱啊,我甚至觉得他应该妻离子散、断子绝孙,不知道为啥张嘴就骂,哎,很受伤。(这个骂我的女孩我还蛮喜欢她的)

蔡仙 at 2020-10-01 22:58
4

@蔡仙 #4 很显然她在歪曲你的观点。这是常见逻辑谬误。别理就是了

uqinzen at 2020-10-01 23:10
5

@uqinzen #2
如果我是拉姆,我肯定不杀了那个男人也得跑到成都来——但我不是,这些话就显得太轻巧了。

我希望她反抗,也应该反抗。如果是虚拟的人物可能我也得好好骂骂,但她是个真实的人。这时候我就觉得,不要苛责她了。我能理解她跟我不一样的行为模式,那是她所处的环境和观念造成的。我是这个意思。

事实上她也做出了反抗啊,她后来又离婚直到死也没复合。她只是没像楼主想的那么机敏利索,男人一动手就再不回头——拜托她又不是姚晨在演都市剧,也没看过林毛毛编的女权小故事,她在藏区啊,那里的男人平时只做两件事:骑摩托,打老婆。那才是他们社会的正常。正常是个统计概念。不同社会的正常值是不一样的。我觉得她至少得跑到成都,但我自己不也没跑到美国吗?

当然也许你觉得即使在她的社会中,她的反抗仍是不够的。怎么说呢,杨佳是英雄,不够杨佳也不应该被骂啊。

ttwalk at 2020-10-01 23:28
6

@ttwalk #6 嗯,辱骂肯定是不对的。但指出她的问题是应该的。这和指责施害者并不矛盾。我们希望出现杨佳,就必须说出“我们希望出现杨佳”这一点,即便说了没有用。

uqinzen at 2020-10-02 01:41
7

现在的社会状况是,没有人敢公开说杨佳是英雄。

uqinzen at 2020-10-02 01:45
8

逻辑关系:
说杨佳是英雄,并不等于骂不够杨佳的人。
杨佳是英雄。是独立命题。
指出受害者有问题,也并不等于在维护施害者。
受害者有问题。是独立命题。

uqinzen at 2020-10-02 01:52
9

再扯点别的
杨佳真是英雄。但社会没有敢说
是实话我觉得李文亮算不上英雄,但是很多人觉得他是英雄。
钟南山是骗子,但全天朝人都觉得他是英雄。

uqinzen at 2020-10-02 02:29
10

所以这个曾璇在骂什么?她这骂的和你说的是两回事儿吧。

黑梦骑士 at 2020-10-02 09:01
11

@uqinzen #10 其实英不英雄现在都是伪命题。杨佳也好,李文亮也好,钟南山也罢,大多时候都成了宣传的棋子,成为了正面/反面素材。最后当然全部成了符号,活生生的人性全被埋没了。人的懦弱也好,勇敢也好,都是由一个环境熏陶而成的。我是觉得没必要苛责拉姆,因为环境不同,认知也不同,观点也就不同,如何反抗奴役的方法就不同。有时候处于一个闭塞的环境里,人的行为是被社会支配的,一般都会被潜移默化的控制观点。比如奴隶会认为被奴隶主支配非常合理。那应不应该指责奴隶?我觉得不应该。

黑梦骑士 at 2020-10-02 09:15
12

其一, ,骂受害者不等于维护施害者。
其二,有多少暴力的变本加厉源自受害者一方不敢反抗,小到家暴,大到极权。
其三,我们总说,条件不够,所以不敢。当然,这是可以理解的。但问题来了,我们是要把那个反抗的条件基础无限抬高还是鼓励人勇敢一点,再勇敢一点呢?

yapiantongzhi at 2020-10-02 09:17
13

@黑梦骑士 #12 这个我不同意,奴隶社会的合理性来自双方的配合。如果不应该指责奴隶,那有什么理由指责奴隶主?他们实际上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如果双方都不应该指责,那就默认没有比奴隶社会高级的社会了。

uqinzen at 2020-10-02 09:25
14

@黑梦骑士 #12 当然,我上面一开始就说了,应该不应该指责奴隶,取决于我们自身在什么社会,所谓屁股决定脑袋。不可能达成共识。奴隶社会里的奴隶的确不应该指责其他奴隶。我承认我也是奴隶,所以我也不会在墙内指责奴隶。但在这里,如果我们把人权意识提高一些,我觉得我们有必要指责整个奴隶社会。

这就是为什么香港游行的人会骂内地人,这没错。他们的人权意识就是比我们高级。他们就应该指责内地人反抗。他们是实实在在的在持续反抗,付出很多生命的代价,并没有退缩,昨天还在游行。他们不是奴隶

uqinzen at 2020-10-02 09:42
15

@uqinzen #15 嗯有道理。但现在有的时候我比较怀疑这种“反抗”,我不太确定推到一个奴隶社会建立的是自由社会还是另外一个奴隶社会。比如苏联到俄罗斯,结果并没有好到哪里去。我感觉香港只是摆脱了一个奴隶主统治换成了另一个奴隶主。不过也可能我太保守了,哈哈。

黑梦骑士 at 2020-10-02 09:51
16

@黑梦骑士 #16 怀疑反抗太反动了,我非常愤怒你这种想法。反抗本身就是有意义的,结果由多方因素决定,前提是必须反抗。你要问我为什么必须反抗,我只能说因为我是人,因为我想过更好的生活,没别的原因。

蔡仙 at 2020-10-02 12:12
17

@黑梦骑士 #16 你这点我是大体上同意的,奴隶推翻奴隶主会变成新的奴隶主,英雄杀死恶龙。周而复始,无本质变化。

uqinzen at 2020-10-02 13:09
18

@蔡仙 #17 别激动,“反抗”当然可以质疑,“反抗”是非常容易被利用的。如果你觉得一切反抗就是真理那就容易很利用的。文革中红卫兵都觉得自己在反抗。

uqinzen at 2020-10-02 13:11
19

@蔡仙 #17 我怀疑的不是反抗,我怀疑的是“反抗”产生的具体效力。反抗没有问题,但结果是否能如同想象的那种得到美好的结局?还是只会变成一次新的“轮回”?我对这个问题现在反正比较悲观。我也感觉自己这个想法有点消极,但我也暂时没法摆脱这种悲观主义的论断。

黑梦骑士 at 2020-10-02 13:15
20

@uqinzen #19 还是那个真正的自由是不妨碍别人的自由的命题嘛,如果怕被利用的话可能就做不了任何事了。其实我是很愿意反抗的人,但前提确实是需要有个甄别,可能这国的反抗很容易不对甚至很魔幻,但是是我们有国际参照的其实,有人早就走过我们的路了。

蔡仙 at 2020-10-02 14:12
21

@黑梦骑士 #20 我的想法一直都是但行好事,莫问前程,俄罗斯到底要比苏联好那么一点点,反抗可能得到一些些,不反抗啥都没有。

蔡仙 at 2020-10-02 14:13
22

@蔡仙 #22 俄罗斯比苏联好一点不是因为苏联人内部反抗造成的,而是因为美国这个外部力量

中国朝代更迭了数千年依然是王朝,直到八国联军的降维打击才有所变化。

出于人权的反抗无可厚非。但是出于什么国家民族尊严理想等抽象概念就要谨慎思辨了。
1999年作为大学生的我参加了全国声势浩大的反美大游行(美国轰了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我们慷慨激昂的以为我们在反抗美帝的欺负呢。后来才知道自己多傻逼。

uqinzen at 2020-10-02 14:23
23

@uqinzen #23 基本上我本人已经具有一些人权修养了,所以我觉得我不会被轻易利用,我认为不去呼吁所有人反抗就和认为中国人没有投票选举的素养一样,是不对的。本质上,虽然我极度厌恶现在的中国人,但我依然认为他们有自由生育的权力。若说到具体的反抗,我身为一个女性,最想参加的是:韩国女权的堕男胎运动。

蔡仙 at 2020-10-02 14:34
24

我倒是觉着双方都有语言暴力的问题。新生代都这么生猛么

猪不弗 at 2020-10-02 17:18
25

@蔡仙 #22 唉,我现在也很矛盾啊。我现在唯一能要求自己的只能是对所有煽动为理想、为国家、为民族、为意识形态反抗的言论保持警惕,因为这些披着狼皮的“善”很可能转化成更加险恶的恶。不过,我还是支持为真实的人和人性反抗。

黑梦骑士 at 2020-10-02 17:27
26


这样可能更合理一些。本质上还是要保持攻击性才对的。

蔡仙 at 2020-10-02 17:48
27

感觉你是恨铁不成钢?
好像你和她是一个硬币的两面。

sunny at 2020-10-02 19:11
28

@sunny #28 那就是正方和反方吗🤦‍♀️

蔡仙 at 2020-10-02 20:04
29

受害者确实有生命危险,受到威胁。并且自己的孩子也受到威胁。在这样的情况下,谴责不合适。

Yun at 2020-10-03 20:50
30

@猪不弗 #25 是。

Yun at 2020-10-03 21:15
31

@Yun #30 此前并不了解事件细节,现在我比较认同你的观点

uqinzen at 2020-10-03 21:52
32

@Yun #30 其实我想说的只有被家暴还给对方生孩子这个点,除非你说穷得堕不起胎,否则为什么要生啊

蔡仙 at 2020-10-03 22:19
33

@蔡仙 #33 作为母亲,对自己的孩子不忍心。这不是很正常?

Yun at 2020-10-04 00:29
34

@蔡仙 #33 女人在怀孕的时候也可能是被男人威胁强迫,谁知道?

Yun at 2020-10-04 00:38
35

@Yun #34 我模拟的是最差情况,她被强奸怀孕。一个女的,被强奸了怀孕了还生强奸犯的孩子那我真的无话可说了。如果她不被强奸那更好,但一个人女的,丈夫家暴她,她还跟他上床,那也一样无语。总之真挺落后的生孩子这个行为,当然肯定有社会规训的因素在,但她本人一定也有问题。

蔡仙 at 2020-10-04 00:40
36

@uqinzen #32 谢谢你阅读我的观点。我觉着这位女性已经非常非常勇敢。报警求助离婚,所有的方法都用了。在自己的孩子受到生命威胁,又没有受到任何社会帮助和支援的情况下,迫不得已复婚。她还能怎么办?唉。

Yun at 2020-10-04 00:45
37

@蔡仙 #36 孩子是一个生命,如果母亲认为,这是一个独立生命,与ta的人渣父亲无关,应该保护,这是正确的。如果母亲认为,自己心理无法承受,选择堕胎,也是正常。堕胎与否,在于母亲。他人不可谴责或批判。

Yun at 2020-10-04 00:54
38

@Yun #38 你有一点很对:生不生孩子必须是母亲决定,只要怀了,父亲就无权插手。但我的意思就是前一种心态是一种落后观念啊。在国外非常封建的教徒才会这样想问题,我不希望女人这样想问题啊。毕竟孩子也无辜啊,凭什么出生在这种家庭。

蔡仙 at 2020-10-04 01:09
39

@Yun #38 第一种心态绝对不正确!女性不是天生就具有“母性”的,提倡怀了就生、为孩子着想的非蠢即坏。当然,女性可以选择这条路,选择有“母性”,选择生孩子,但每一个人都不能为她鼓掌,不能说她“正确”,否则就是在鼓励女性自我牺牲,你知道,鼓励别人牺牲做烈士的人都是什么样的人。

蔡仙 at 2020-10-04 01:17
40

@蔡仙 #40 我不提倡。我也不批判。正确用词确实不合适。

Yun at 2020-10-04 01:36
41

力量悬殊这么大的话,如果真要谴责的话,视角应该是“那个最后能选择自毁毁人的男性有多恶多恐怖”,最好不要是“拉姆能不能做得更好?”。

可以设想极端的场景,想起了盲山,女大学生拐卖到山区里,强迫结婚生子,逃不出,也无法安全堕胎。一个人被整个区域的恶意缠住。这时候“反抗”就是三条路,继续忍受等待能够逃离的机会,杀人,或者自杀。

按目前的信息,拉姆没有选择自杀和杀人这两个选项。但没人知道她有没有选择“继续忍受等待能够逃离的机会”,中间选择复婚也不能证明她没有。逃离的机会是没那么容易的,被一个能量很大且最终能做出自毁毁人行径的恶人缠住,是很可怕的事情。想想被这样的人缠住一晚。这可不是某一晚的缠住,这是很多日夜的缠住。要攒很大的资源才能逃离。贸然选择逃离,哪怕是选择拒绝,都容易出人命(孩子或者自己的)。

能鼓励拉姆自杀或者杀人吗,不能,不能鼓励别人自我牺牲生命或者自由(杀人要坐牢)。那能鼓励她继续忍受并等待能够逃离的机会吗?这个问题留给大家。忍受也要牺牲的,在忍受的时候要继续做一些不愿意的事情(复婚怀孕生子),但是为了“逃离”。逃离不一定能实现,“想逃离”这个想法更重要。

面对一个恶人的恐怖恶意,或许拉姆为了保全自己和孩子的性命,选择了继续忍受(怀孕生子),等待逃离的机会。如果问怎么你就知道她在等待逃离呢?这个问题可以这样转换一下,设想如果给她一个机会逃离,她会不会逃离?会。那她就特别大可能在等待逃离的机会。

了解事件后,觉得这其实不是什么反抗的问题。落回个体,这就是不幸的悲剧,拉姆遇到了力量悬殊的恶人恶意。我无法对拉姆做任何提倡和谴责,因为我未曾遇到如此地狱之人之事。我只有怨恨,那个狗杂种怎么不提前毙命。在这个事件里,得到的是要提高敏感和辨识能力,拥有足够的保护力量,不要碰到恶人狗杂种或被其纠缠。但这事实际上主要靠运气和概率。

yuanzis at 2020-10-04 11:58
42

@yuanzis #42 其实你说的被拐女大学生的事,要我的话我会生一个孩子杀死一个。不鼓励杀人不对,在极端情况下,杀人如果是对自己最有利的路为什么不杀?除非是因为女性杀丈夫判的刑过重所以不杀。这就为女权提供了一个方向,我们应该想办法降低法律对女性杀夫的惩罚。我“指责”她生小孩也是愤怒她为什么要给自己的出逃再增加难度,仅仅自己一个人已经很难了,还要带上孩子,何况这个生产本身一定很痛苦,身心双重的。

蔡仙 at 2020-10-04 13:50
43

@蔡仙 #43 没生之前,可以劝别生,但不是谁都有资格和立场劝,那些能保护她不生孩子不会被打得更惨、能实质帮助她不生孩子能逃离的人有资格。有资格劝的人,在她生了孩子之后也有资格责备和愤怒。
不管是强迫、勉强还是“意愿”,做那事是会怀孕的。怀孕了堕胎是会有生命危险的。鼓励堕胎,生了孩子鼓励杀掉,有很大的“鼓励别人牺牲做烈士”的嫌疑。另外,真要杀人的话,要杀的应该是那个狗杂种。

yuanzis at 2020-10-04 21:57
44

@yuanzis #44 “没资格”是诛心之论,这也是常见的说法:你又没xxx,你有什么资格xxx?这个话题我就不辩论了,小孩子想法。再多就不聊了,你完全没有理解我的话,曲解了我的意思。

蔡仙 at 2020-10-04 22:27
45

@ttwalk #1 同意。

Yun at 2020-10-05 17:52
46

该骂,不知道你在狡辩什么
如果我用你的思维来回答你的问题,除了脏话我不会说别的

susjam at 2020-10-07 20:55
47

@蔡仙 #45 资格和立场思维是一种工具,用来体恤当事人,设身处地感受当事人的处境。

你借“指责拉姆”,表达女性应该怎样反抗争取自由和权利对自己最有利的女权思想。你背后想表达的思想有多“正确”都好,“指责拉姆”都是不设身处考虑他人具体处境的欠妥行为,而且你那都不是指责了,是骂。

这让其他女性,特别是其他类似拉姆一样处境的女性怎么想?很难在你的责骂里去曲折理解你背后藏起的女权思想,她们大概率会觉得你在骂同性,毫无体恤毫无怜悯地责难本已处境艰难的一类女性。这是你想要得到的效果吗?

yuanzis at 2020-10-07 21:28
48

@susjam #47 你强加恶毒于我,我只会庆幸拉姆死掉了,不会生更多的崽为祸自己的小孩。

蔡仙 at 2020-10-07 22:07
49

我认为你低估了身边有一个最后能自毁毁人的男性缠着的恐怖(这不是正常人),你低估了拉姆的处境。别仗着自己的思想“正确”(不一定多正确),就觉得自己说出不体恤个体女性的话没有一丁点问题。

yuanzis at 2020-10-07 22:08
50

@yuanzis #48 我不会像你一样想问题,不会想着我的话给别人的影响是什么,你微言大义滴水不漏是你的处事风格,我就说我想说的,并且我认为在最极端的处境下我也不会伤害我的小孩,我不会生。

蔡仙 at 2020-10-07 22:08
51

@yuanzis #50 被人拉姆丈夫这种人缠上,死不死就是1/2概率的事,我不会生小孩把他拖入火坑,其他的我没讲。

蔡仙 at 2020-10-07 22:10
52

首先,我没有把恶毒“强加”给你,是你已经展现出你的恶毒,即使很少

susjam at 2020-10-07 22:43
53

这是一个正常人的操作吗?

这句话是问题所在,你为什么认为她不正常?我反而觉得你不正常,一个正常人难道不应该以一个体谅人的角度看问题吗?尤其面对这样的一个悲剧,你的那种所谓的“理性批判”放在这个当下很显然太不合时宜

susjam at 2020-10-07 22:57
54

@susjam #54 没什么是不合时宜的,这个时代还有这种事就已经很不合时宜了。

蔡仙 at 2020-10-07 23:32
55

如果摆出这种姿态那就没什么好说的,理性批评还真是高估了

susjam at 2020-10-07 23:40
56

@susjam #56 那你快别说了,我手动屏蔽你。

蔡仙 at 2020-10-08 00:38
57
Yun at 2020-10-08 02:05
58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