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我做过的网站

By uqinzen at 2020-04-15 15:08 • 546次点击
uqinzen

本文主要是回顾一下我做过的一些网站,总结和反思一下。

1. 我大约在1997年左右接触到互联网的概念,最初应该是杂志上了解到“互联网”这个事物,但是觉得跟我遥不可及。就像我小时候想拍电影,但是觉得那遥不可及。我周围没有任何人接触过互联网,完全不知道,也不感兴趣。我花钱买了一本当时对我来说非常贵的书,大概叫《如何使用互联网》,这本书非常厚,比长篇小说还厚。这本对如今的人来说毫无必要的教材,教人如何使用互联网,对当时的我来说太难了,完全看不懂。因为没有机会接触电脑,完全去想象互联网是非常难的。就好像你现在想象如何控制火箭发射并且回收。

有点扯的太早了,还是尽快切入主题吧,不然会写得比长篇小说还长。


2,我第一次上网应该是1998年下半年,地点是杭州图书馆,价格是6元/半小时。那时候上网是按半小时半小时算的,大概是因为没有人需要上一小时。还有就是太他妈贵了,1998年的6块钱。至少相当于现在的60吧。那半小时,我基本上什么也没干,因为不知道怎么使用,但是总是接触到了浏览器这个东西,打开了几个网页。(我之前写过一篇文章关于最初上网的经历,现在就不多写了)

3,1999年,杭州杭大路一带网吧的价格降为6元一小时。我经常去一家网吧,跟老板混得有点熟。我很快成了一个所谓的电脑高手,在网吧里甚至有点名气,谁遇到了什么问题,经常来找我(那时候的网吧并没有网管,老板有时候忙不过来,我差不多就是一个义务网管)。那时候每天都有,对,每天都有人第一次来上网。就像我第一次上网一样,他们在电脑面前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怎么办,这时候他们就会找我,然后我就告诉他们怎么怎么弄,比如你想聊天吗,我帮你打开一个聊天室。你想申请邮箱,我帮你申请邮箱。你想下载什么文件到软盘(那时候有个3.5寸软盘很好了,1.44M),我也可以帮你。你想找什么网站也可以找我,我有个手抄本,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网址。如果是漂亮女生,我会更有耐心和细心。

uqinzen at 2020-04-15 15:22
1

4,后来我迷上了黑客技术,我开始测试各种黑客软件,学习更深入的软件知识。后来我决定自己做一个网站。我最早使用的是chinaren(这个站最早是做门户的,后来做校友录什么的后来转手多次面目全非)的免费空间,后来搬到了网易的免费空间。我的个人网站叫“乌乌主义”,整体暗黑色,logo是一个原始人头骨剪影。网站上罗列我的诗和小说,还有一些朋友们的作品,还有一些转载的推荐内容,还有留言板,友情链接。不得不说可能多少还是有点受到“病孩子”的影响,毕竟病孩子是当时影响力最大的中文独立文学网站(https://www.sickbaby.org/ 13 这个站现在依然存活,只是差不多有20年没更新了)。病孩子的站长sickee当年曾在上海请我竖肉我们仨吃过一次饭,邀请我们去发表作品,然后我们就去了,也因此认识了一些朋友。

uqinzen at 2020-04-15 15:40
2

5,当年也认识了一些做个人网站的朋友,有写东西的,有玩音乐的。关系最好的是张羞,他还在浙工大上学,因为他是学计算机专业的,某些专业技术比我更强。

6,2000年,我和竖流浪至成都,和肉相聚,三人偶遇何小竹,随后认识了杨黎等前辈诗人。杨黎的橡皮吧正好开张,大家便天天聚在橡皮吧聊写作聊文学聊理想,某日韩东从南京过来,指点江山,说我们应该做一个文学网站。于是乎,我便成了CEO,有人赞助了台电脑(超级超级破的电脑,还好歹是一台电脑),以及些许启动资金,我便去买了域名,空间。然后开始制作网站,我写框架,网页设计主要由竖负责,php程序交给张羞。内容主编是何小竹杨黎韩东吉木狼格还有我。大概弄了一两个月吧,2001年1月23日,除夕夜。橡皮文学网上线了。

uqinzen at 2020-04-15 15:58
3

7,那还是一个理想主义的时代,橡皮文学网可以说非常成功,短时间内聚集了大量优秀的独立文学创作者,一跃成为当时中文互联网最具活力和影响力的独立文学网站。但是大家对运营网站其实不懂,随着影响力日益增长,很快核心的运营理念产生了分歧,另外前期赞助的钱已经花光了,到了下半年,杨黎转让了橡皮吧,去了北京。韩东回南京,创办了他们文学网。我也逐渐退出了橡皮网的运营。我的重心转向了电影,冬天的时候,我和几个学电影的小伙伴组建了一个独立电影创作团队,我把制片厂牌起名叫koopee果皮,同时做了一个网站,叫:inker影客公社。

影客公社其实运营的也不错,甚至有人主动提供赞助。koopee也出品了十几个短片(我们做过一个合集,早已失传。我个人早起的《找钱》《星座V》《乌青的叙述》都是创作于那个时候,三四个小伙伴们都是学电影的大四学生,大家经常一起通宵剪片子,互相客串,梦想中有点“银河映像”的感觉)。但是依然好景不长,没钱是最大的问题,他们毕业后很快由于生存问题各奔东西鸟兽散了。

uqinzen at 2020-04-15 16:47
4

8,后来,橡皮文学网逐渐没落,直到有一天宣布关站。我手头还保持着一些橡皮的数据,觉得有点可惜,便把koopee改成了果皮文学网。把一些橡皮的数据放在上面,同时也开始运营这个网站。2002年,我又开始热衷起播客,玩果皮电台玩的不亦乐乎。那时候的技术主要是使用realplay的流媒体技术,但是他们一统天下,如今似乎已经倒闭了吧。我们那时候的片子也都压成了rm格式,导致如今早就找不到了。

9,那一年有个朋友找我,想一起合作做一个专业的播客网站,我们一起玩了一阵,但是我说实在并不觉得播客会流行起来。后来这哥们,自己做了一个播客网站叫:播客天下。没想到这个网站成为了中国最大的播客网站,可能也融到了资,成立了公司。我挺佩服他的。遗憾的是,后来好像是因为互联网管制政策原因很快又倒闭了。

10,2006年,我第一次决定创业,做一个牛逼的独立电子杂志,杂志叫:hido海盗,我回到老家跟我爸要了2万块钱作为启动资金,拉六回入伙。我们充满激情。月刊,很认真的做了4期,然后钱花光了。停刊了。但是这个杂志确实做的很牛逼,当时也确实影响到了一些创作者,至今我依然觉得挺牛逼的 http://koopee.net/wenxue/hido/ 11

uqinzen at 2020-04-15 17:13
5

11,在做海盗杂志的同时,我依然运营者果皮文学网,那时候博客的概念开始进入中国,我最早使用国外的BSP,当时要翻墙不方便,于是就自己搭了个BSP,给朋友们用,起名叫“果皮博客群”,算是国内早起的一批BSP之一。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用户量访问量暴增,我第一次感到自己做了一个出圈的大众网站。随着数据量的暴增,我不得不购买更贵的数据库和服务器资源。但是又没收入,或者说那时候我完全不懂,也没好好想过商业化。最终懦弱的性感缺陷暴露,退缩了,放弃了。

uqinzen at 2020-04-15 17:30
6

幸好楼主遇见了BTC

earthfly at 2020-04-15 17:55
7

未完待续

uqinzen at 2020-04-15 18:30
8

12,2008年有个朋友从北京来找我,商量一起创业做个网站,他提供启动资金。然后我们先是到上海住在莘庄的一个出租屋,每天去犀牛书店工作。后来搬去了杭州,在宋江村租了个民房,找到了一个技术合伙人,那个夏天,三个人每天光着膀子拼命的干活儿,朋友把网站的框架弄的太大了,差不多是一个视频网站+社区的形态。而我那时候正热衷玩Twitter,觉得小而美的产品更适合创业。差不多折腾了半年多,钱也花光了,没有找到后续的钱。也就不了了之了。

13,2009年初,我去上海一个初创的电子商务公司上班,带了一个4人团队负责网站开发,很累,天天加班到半夜。5月网站上线后我便辞职了。 接下来,我又到杭州,在西溪附近的城中村骆家庄租了个便宜的阁楼。并且无聊的做了个仿饭否的站叫:有一腿u1t (这个站现在还可以访问 http://t.u1t.org 9

uqinzen at 2020-04-16 15:24
9

14, 2011年,我在南京,弄了一个站:云写作 http://y.u1t.org/ 5 这个项目就是征集写作者在同一天写日记,合集在一起。这个站更新到2015年5月,汇聚了大量优秀对写作者。内容都很不错。我刚刚把第一期看了一下,太好了 http://y.u1t.org/y/23 11

我记得当时,秋天,我和周樵带着折叠椅和咖啡壶,骑着摩托车,找了个郊外无人的城墙,爬上去,支起椅子煮了咖啡,然后坐在城墙上喝咖啡,太惬意了。我说,我这辈子第一次在杂志上发表东西,你绝对想不到是什么杂志,那本杂志叫《农村百事通》。

uqinzen at 2020-04-16 15:55
10

哈哈哈我们家订过《农村百事通》这本杂志,还通过里面的广告买种子。

zhener at 2020-04-16 16:02
11

@zhener 哈哈哈 🤝 说实话我小时候挺喜欢看这个杂志的 喜欢看养殖文章,还喜欢看生活小窍门什么的

uqinzen at 2020-04-16 17:00
12

@uqinzen 论科学养猪的重要性?

chujiu at 2020-04-16 22:43
13

@chujiu 人家朴实多了,不玩这种虚头巴脑的,老老实实告诉你怎么养蝎子养旱獭之类的。少年的我有一颗农业致富的雄心。

uqinzen at 2020-04-17 00:32
14

@chujiu 不过我发表的文章是《如何使用乌贼骨头刷锅刷的更亮》,别笑,真的

uqinzen at 2020-04-17 00:34
15

@uqinzen

我现在就住在骆家庄哈哈

justinwu at 2020-04-17 00:35
16

@justinwu 这么巧啊,2009年我在那住了有半年吧,那段日子有点惨,冬天冻哭了

uqinzen at 2020-04-17 00:45
17

资深网民

fyq88013420 at 2020-04-17 01:18
18

好看!

Yun at 2020-04-17 03:09
19

@uqinzen 哈哈哈哈哈又读了一遍。刷锅这个真是逗乐我

Yun at 2020-04-17 06:16
20

农业致富。。感觉现在可以试一波

knockedhead at 2020-04-17 11:37
21

@knockedhead 你也笑我

uqinzen at 2020-04-17 14:55
22

楼主可以考虑建立一个像btc这样的区块链主网

earthfly at 2020-04-17 15:16
23

15,2012年底我又到上海住着,最初在网上了解到btc,感觉这玩意儿挺符合我的农业致富梦想,挖矿,很农业啊,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嘛。于是找朋友凑钱买矿机挖矿。那时候矿机非常难搞,市面上基本上只有南瓜张的Avalon,美国Butterfly Labs的蝴蝶机也只是听闻,烤猫的机子还没问世呢,我后来是通过一个搞冲浪俱乐部的家伙那买的Avalon但是到货迟迟延期。当时想法真的很农业,就是每个月把挖到的币卖成人民币,当时我每个月可以挖十几个比特币,每个币市价差不200-400之间人民币卖掉。到2013年中旬币价涨到四五百,我赚了点钱,就跟农民收获一样。那段时间我开始异想天开,想做一个:自动售诗机。类似自动售地铁票的机器,投币1块钱,自动出来一张精美设计的卡片,卡片上是一首诗,随机的一首诗(古今中外)。我的想法是,大量生产这种机器,安装在地铁站/写字楼等人流量大的地方。让人们养成像每天喝咖啡一样每天买首诗看一下的习惯。上班路上来一首诗,元气满满,下班路上来一首,神清气爽。这些诗卡,可以收藏,交换,套装收集,限量版,合作版等等,再结合app自选等功能。。。太牛了。

uqinzen at 2020-04-17 15:28
24

16,我把这想法告诉了一些朋友,竖当时的老婆很感兴趣,于是我们合资成立了一个工作室,起了品牌名叫:poebot机器诗人,并去注册了相关商标。我们找人设计了程序。但是钱肯定不够生产硬件。于是我的想法是先生产低成本的诗产品出售,获利后再投入到自动售诗机的研发生产。我们测试了一些产品形态,后来我们觉得重点设计制作诗帆布袋,就是在帆布袋上印诗,说起来很简单,实际上很难,首先图案要设计好,印刷工艺要好,帆布袋的结构我们也是重现设计,找了设计师,各种工艺打烊,或许是我们的要求过高,始终无法满意,几番下来,差不多钱都花光了,第一批可以上市的产品还没出来。大家有点沮丧,散伙了。

uqinzen at 2020-04-17 15:46
25

@earthfly 其实我在2013年中旬就设计了诗意币的公链参数(因为当时还没有以太坊)包括算法出块时长等等细节,甚至已经编译了qt。然后找过投资人,做公链的话完全要靠算力,如果没有足够的人来挖矿,前期必须自己租算力来挖,而且算力不足的话很容易被竞争对手51攻击灭掉。但当时我认识的人都完全看不懂,什么算法算力的。只能作罢。

uqinzen at 2020-04-17 16:51
26

@uqinzen

I'm serious,不是说要粮荒了么。。

knockedhead at 2020-04-17 22:23
27

@uqinzen 哈哈,楼主厉害,走在了时代前面,最近有无更加新奇的想法呢?

earthfly at 2020-04-18 16:38
28

@uqinzen

人生回忆录都跟互联网有关啊

baolidao at 2020-04-18 22:45
29

17,2014年,我离开上海,到处游荡了几个月,最后驻足大理。开始了在人民路摆摊卖诗的生活,并创办了【poemhere这里有诗】厂牌,回想起来那段日子过得挺舒服,白天喝咖啡写诗,晚上摆地摊卖诗,30元一张手写诗,线上线下同步,生意好的月份销售额能过万。
可惜好景不长,大理的人民路地摊夜市可以说是一个传统,也是大理文艺自由的象征。然而就在2014年的10月份,傻逼政府出于利益全面禁止了人民路的地摊,这基本上宣告了大理文艺乌托邦的彻底毁灭。作为一个地摊摊主,我也没法继续待下去了。

18,poebot和poemhere这两个项目当时主要都是在微信公号上运营,之后,我有做了第三个公号:乌青咖啡馆。开发数字诗意咖啡的概念,开始卖数字咖啡。数字咖啡就是一杯真实的手作咖啡的照片,并为顾客手写一两句话。这个项目持续了一年多。生意不太好,停了。这几个项目的域名也都抛弃了。

uqinzen at 2020-04-19 17:36
30

19,2017年,我开始做uqn诗意币这个项目。2018年上线了uqn.life这个站点,作为uqn线上社区的一个主站。
这几年我的学习兴趣点,从文学/电影/艺术/互联网/哲学等方面逐渐拓展到社会学/政治经济学/金融学等之前很少了解的领域。我想通过这个无管理自治的开放文艺社区以及诗意币,进一步学习研究社会学/政治经济学/金融学等方面的知识,然后应用到自己的投资事业,如果成功再将投资收益回馈到社区。

uqinzen at 2020-04-19 17:49
31

已为楼主打赏8万UQN,为探索者加油也!

wangdeyun123 at 2020-04-19 18:07
32

@wangdeyun123 非常感谢 一起学习

uqinzen at 2020-04-19 18:32
33

@uqinzen 数字咖啡这个肯定不行,当时我的第一感觉,这是骗子吧!哈哈

chujiu at 2020-04-19 21:22
34

@chujiu 我觉得逻辑是成立的,本质上其实就是为客户定制有表达属性的图片,客户可以拿这张图片自己收藏或者送人表达心意。灵感来自一个国外的漫画家专门为别人画猫的网站(现在我已经不记得那个站),那个家伙就比较成功,画了成千上万张猫的简笔画,最初他是画在纸上然后把实体画寄给客户,后来直接用触控笔在电脑上画了,把图片发给客户即可。

uqinzen at 2020-04-19 22:00
35

@uqinzen 这里有一个缺陷,就是猫和咖啡的属性是不同的。猫可以给人撸也可以给人看,撸不到看看也很开心。咖啡是给人喝的,光看看解不了馋。从咖啡的物理属性跳到数字图片,差别大过物理猫跳到图片猫。能接受的人肯定很少。
喜爱猫的人会高兴看到猫的图片,喜爱咖啡的人会喜欢看着咖啡图片吗?望梅止渴?我不这么认为。咖啡馆图片也许可以,不过那可能更接近建筑爱好。

chujiu at 2020-04-20 22:16
36

@chujiu 你说的有一定的道理。但是如今社交媒体上大量的人们在喝咖啡或奶茶或吃东西前会先拍一下饮品或食物的图片,这很流行

uqinzen at 2020-04-20 22:20
37

@uqinzen 的确如此,食物的图片也挺受欢迎。会刺激人的食欲。这大概也是人们不愿购买食物图片的原因,这种引诱是一种折磨。哈哈

chujiu at 2020-04-20 22:32
38

@uqinzen 我覺得問題是時代不對了 現在的時代需要更加短暫的刺激的調味品 人們急切著展示急切功成名就 哪有的閒功夫來體味生活之美呢

hongzaor at 2020-04-21 01:46
39

@knockedhead https://weibo.com/u/5945845463 7 饼干君-新生存主义者

ManchuriaNotChina at 2020-04-21 12:33
40

@uqinzen 我买了你很多手写诗,还有带编号的,喜欢的不得了,我家里人看我跟看个傻子似的,哈哈哈。

NewCastle at 2020-04-22 19:40
41

@NewCastle 哈哈 无比感激

uqinzen at 2020-04-22 19:50
42

@uqinzen 话说,我也在13年 14年买了很多比特币,不过后来没涨起来就全卖了
那时候流行矿机,还用比特币买了烤猫的股票,结果烤猫一直跳票,最后赔了好多

NewCastle at 2020-04-22 20:06
43

@NewCastle 哈哈 13年11月就暴涨了一次啊,一周内从人民币800暴涨了十倍到8000。
烤猫那可真是国内币圈第一传奇,下落至今是个谜。我也买过烤猫股票。早期币圈的坑太多了。

uqinzen at 2020-04-22 21:22
44

你们都很厉害,谁愿意借我两个BTC呢?我会向你支付一定的利息。

wangdeyun123 at 2020-04-22 22:30
45

或许诗意币区块链主网现在就可上线,然后我一边写诗,一边去挖矿,哈哈

earthfly123 at 2020-04-29 17:44
46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