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曾经和我做过爱的男人

By casxz at 2020-04-13 19:09 • 2040次点击
casxz
  1. 上一次做爱是在两周前

和我做爱的是一个人是很久的人。第一次和他做大概是在高一高二的时候。那时候刚做过爱没几次。那会儿他在市里一个名人公园旁边租了个房子。那个公园我小时候也常去,夏天小溪里有很多蝌蚪。以前抓过一次,放在瓶子里养。后来都臭了。

不过我至今也不知道他的名字。微信名也是三个句号。也没想问过,知道了也没什么意义。现在年龄大概三十岁出头了。

身材不高,屌也不大,但是对当时的我来说足够了。和他一直保持联系有两个原因

一是长得比较对我的菜。不算帅吧,但是气质挺爷们。每次络腮胡蹭我很舒服。身材也是结实型的。

二是这算个聪明人。交流起来不会累。想做了就直接说,被拒绝了也不会像有些人觉得受伤,慢慢就不联系了。

做完爱之后,他喜欢趴在我身上。或者两个人一起躺着,什么话也不说地休息。有时候也聊天。

去年他新买了一套房子,当时做完爱,还就房子的问题说了很多,不过现在都忘了。

上周做爱的时候,提前说好了,他再喊了一个朋友来。不过他那个朋友很拘谨,身高倒是比他高很多,可是身上的肉太松了。我不喜欢。

况且,他的朋友的屌虽然很大(这也是他喊这个朋友过来的原因,看出来我觉得他的屌小了),可是硬度不够。勃起的时候,像一根内里正在腐烂的大香蕉。

不过,似乎每次我想跟他3p的时候,都不尽如人意。第一次3p,他也是喊了一个朋友,不过是另外一个。那个朋友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一天怎么也硬不起来。



补充一下第一条

高中后来每次的做爱,都是周末的时候去他新租的一个房子。做完爱之后,他骑着电动车把我顺路送回家。

后来他买了车,有时候就开车送我回去。

每次坐在电动车或者坐在车上的时候,我都有点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就是没有感觉。因为没有感觉,所以觉得很奇怪。因为想到接下来一天的安排,想到等会回去吃饭,或者还有什么别的事,或者明天后天又要上学了,心里一点波澜都没有,什么也感觉不到。每次坐在车上的时候,这种感觉都让我觉得很奇怪。

casxz at 2020-04-13 19:13
1

高中有一次春游,是去我们那一个很有名的游乐园。我觉得很无聊,得空就拿手机出来刷软件。

不过虽然觉得无聊,我还是很清楚记得那天做过的一件事情:当时我和几个朋友去玩了一个激流勇进的项目,项目会发雨衣。玩完了之后,我提议说,就一直穿着雨衣走,然后去喷泉里面玩(那里有个结构很复杂的地面喷泉,水柱从地上的眼里射出来),他们都很赞同。

我记得这件事,是因为我记得,当时我们都觉得生活太无聊了。好像穿雨衣就能从从无聊的桎梏中解脱出来。

当时我在软件上聊到一个互相都觉得对眼的,正好他的单位也在我学校附近。于是约好他先去开房,我回学校之后就过去。

春游结束回到学校的时间是下午四点。晚自习是七点。因为是春游,所以老师觉得可以适当放松放松,四点钟就当提前放学了,七点钟记得回来上自习就好。

于是我下了车就直接去酒店了。他做的很舒服,下面的硬度刚好。我想摆弄他乳头,他不让,说再弄下去之前贴的乳贴都白费了。

做完之后在床上聊了一会天。说到他之前见的一个男孩子,很有感觉,这个男孩子看着很单纯,于是想追,但是后来发现他总是去酒吧,去酒吧就是去到处约人。

他说的时候有些遗恨的样子。遗憾,淡淡地恨意,但是又念念不忘。

他还讲了一个他曾经一个学弟的故事。他学弟刚上大学的时候就认识了一个学长,后来顺理成章在一起了。他们在一起做了一年的爱,每次做爱都戴套。后来有一次做爱,没有套了。于是这个学弟想,都一年了,应该没有关系了。于是就说算了不用麻烦了,不戴套了。就那一次,那个学弟就得了hiv。

他讲这个故事好像是为了佐证上一个故事。他好像决定不再相信任何人,但是心又不舍。

casxz at 2020-04-13 19:28
2

第一次做爱,约的是一个三十岁的男人。他戴着眼镜,穿着件程序员花格子衬衫。衬衫解开之后,漏出独属于瘦弱中年男人的气味。

我不喜欢这种气味。尤其是在做完之后,其实我没有太大感觉。他躺在一旁,说想睡一会。我玩弄着他软掉的鸡巴,身边都是这种气味。

这种气味就像往内皱缩的果核,等到再过十年,二十年,三十年过去,这种气味就会转变成瘦弱老人的气味,一种死亡的气味。

所以这次做爱让我有点想到死亡。

casxz at 2020-04-13 19:37
3

补充一下第4点

那会我刚16岁,第一次做爱,我还特定问清楚了那人的年龄,好像是30岁。

做爱的时候,我就想到一些小学的数学题,那种数学题是这样的,类似于:小明5岁了,小明的哥哥比他大八岁,请问什么时候小明的哥哥的年龄是小明的3倍?

当时我在床上就在算,什么时候他的年龄正好是我的两倍呢。噢,是在我14岁的时候,他28岁,正好是我的两倍。

这个年龄已经过了。

casxz at 2020-04-13 19:41
4

有了第一次做爱的经验,我就开始谋划第二次做爱。

第二次做爱和第一次做爱相隔不久。这一次我约的是一个19岁的哥哥。似乎是练体育的,身材很好。

但是他的下面太大了。而且又很硬。直到最后也没做成功。于是他洗个澡就走了。

坐在公交车上的时候我有些挫败。因为房钱还是我付的。

casxz at 2020-04-13 19:47
5

高中某一次五一劳动节回家,软件上有一个人约我,照片看着很帅,是我很喜欢的那种浓眉大眼的类型,于是晚上就过去了。

他是公司派到这边来的,为期一年,一年之后就走。住的地方也是公司帮忙租的,和同事合租。当晚他同事出去玩了,不在。

到了他的房子,发现真人和照片很不一样。他说照片是几年前的。如果这是真的,那么看起来这几年发生了很多很大的事情,让他整个相貌都改变了,气质也不再那么生机勃勃,而是变得颓唐了。

本着来都来了的想法,最后还是做了。

做完了回家,发现他还在继续给我发消息。想加微信,我也同意了。

不过五一节后的一周,才在软件上看到他发的动态,内容大概是对我念念不忘,好像是一见钟情的样子。但是他也没有猛烈的追求。好像他的生活里有很多让他顾虑和苦恼的事情。

不过后来一直保持着联系,但是他不太会聊天,有时候总是问在干嘛,但是之后又不回复了,好像每天的生活都有很多麻烦。

不过去怎么去疾控检测hiv,也是他一步步教我的。

casxz at 2020-04-13 19:55
6

高中还有一次约过一个211大学的大学生。人很高,有一米九了,长得可爱。但是下面太大了,并且形状像一把锥子。疼死我了。

不过人很好,很温柔。之后保持过一阵子联系,慢慢地不做爱就断掉了。

casxz at 2020-04-13 19:59
7

高中还有一次在软件上聊到一个男孩,在本地上大专。聊到后来发现很巧,他的妹妹就在我们学校,跟我同一级。

聊了有一个多月之后,去他家见面,然后做爱了。不过没有套。他之前也问我了,如果觉得担心那就算了。我想了一下同意了。

因为感觉聊了一个月了,并且人确实也是一个极度温柔的人。

做的过程很爽。把他家阳台上的小床摇得咣咣响。

但是做完之后我又不停地担心,觉得他会骗我。于是在微信上不断地旁敲侧击,不断地逼问。于是最后他觉得我太烦了,把我删了。被删了之后我更加觉得他是在欺骗我。

不过最后去检测了,他确实没有骗我。

casxz at 2020-04-13 20:05
8

某一次领完检测结果回来,正好是高三开学的前一天。

公家车上有人在约我,看了看地点正好在会经停的一站,于是想了想又答应了。

那个人约的很急,因为房间是他和他朋友一起开的。宾馆开在一家写字楼的上面,下面有个麻将馆。他和他朋友就是开了房,然后下去打麻将。累了就回来睡。约我的时候,他的朋友出去买东西了。

所以做得过程也很急。他长得挺帅的,混混类型的。所以中间我也一直很紧张,注意他是不是一直戴着套。

不过最后他也没射。因为中途他的朋友打电话说马上就回来了。他就急忙把我赶出去了。

casxz at 2020-04-13 20:14
9

补充一下10

现在唯一留下的印象是,那是一个很暧昧的房间。灯光是暗红色的。他赤裸着上身躺在床上的时候,微微反光的肌肉看起来很性感。

casxz at 2020-04-13 20:20
10

看起来可以写个长篇

uqinzen at 2020-04-13 23:56
11

@uqinzen
也不一定。或许有很多的遥远的回忆再也回不来了。

casxz at 2020-04-14 00:53
12

今天上课的时候讲到具身认知,这个老师很严肃的强调具身认知的革命性在于将身体当做认知的一部分。

当然我对于具身认知的可研究性是抱怀疑态度的,或许到最后变成了《水知道答案》一样的东西。

Anyway,我只是想到了我的性交。好像我是通过身体去和那么多的人建立了连接。

不过严格来说也不是。毕竟很多人没有真的“做爱”。有时候只是简单的亲吻,有时候只是互撸,有时候是用嘴。

这些能叫做爱吗?

当我看《女性瘾者》的时候,她最后的独白就像我的心声。我不想只看一次,一种落日。我想看千千万万次,千千万万种落日。

曾经我也很不甘心。我不甘心我只能活一次。我活得太慢了。我想活千千万万次,经历千千万万种人生。

而通过做爱好像就能认识千千万万不同的人。真实地遇见一个人,参与到他的生活,好像就能够多活一次。

casxz at 2020-04-14 01:01
13

我和很多人打過炮 但是只和一個人做過愛 打炮連結生活 做愛連結靈魂 但是我始終不確定做愛是要靠什麼到達的 對我自己來說是足夠經驗之後的空窗期 然後再等一個不期而遇

hongzaor at 2020-04-14 02:38
14

人生中最大的一个自由就是做爱做的事,哈哈

earthfly at 2020-04-14 05:00
15

高三的时候软件上聊到一个衡阳过来艺考集训的男孩

考的是广播。是一个复读生。个子不高,一米七左右。很规规矩矩,又很世俗的那种帅。

因为都没什么时间见面,所以做过的就是亲吻,用嘴,还有互撸。

之后他提出想和我谈恋爱。我觉得没有什么所谓就同意了。反正也是手机上的恋爱,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有一次他拜托我给我搞到我们学校前几天刚考完的月考的答案。因为他们学校马上要来的月考会直接用我们学校的月考卷子。

他当时的语气非常气势磅礴,说起来觉得自己要是有了答案,肯定能考年级第一,考了年级第一能够一雪前耻,ballabalabaa说很多。

我当时觉得这些实在太无聊了。我一想到有一个男人,名义上跟我谈恋爱,但是又没做过爱。并且这个男人还想着考年级第一,竟然觉得考年级第一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甚至愿意为此去大费周章地弄答案。我一想到这个,就觉得这个世界彻彻底底地无聊,虚无透了。

casxz at 2020-04-14 08:19
16

高三刚开学的第一周,某个周末,软件上有个人约我去隔壁商场的厕所,他给我口。

我射在了他的嘴里,并且他吃掉了。还舔了我的屁眼。

过后处于担心,我在软件上继续旁敲侧击地和他聊天。

他说他今天是他的生日,所以一个人从隔壁的B市来到这里。在商场里随便逛了逛。

我听了觉得有一点点悲伤。因为他看起来过得也不是很好,也有点悲伤的气质。当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就祝了一句生日快乐。

casxz at 2020-04-14 08:25
17

高二的时候在豆瓣上看了一个很火的帖子,于是跟帖主聊天。他也是参加艺考的,不过是在新疆上了两年大学之后,又退学回来重新参加艺考。觉得编导才是自己喜欢的东西。

聊着聊着他可能觉得我很聊得来,因为看的书都差不多。毕竟看小说,只有看得多和看得少之分。

所以之后一边聊书,一边聊骚,就潜移默化变成一种谈恋爱的关系。当时我也没拒绝这种关系的进展,因为觉得比较无所谓。虽然没有很多的喜欢。

有一次他过来我们市考试。我抽空去见了他,然后在他租的一家小旅馆里做爱。他还送了我一套卡尔维诺的《意大利童话》,厚厚的三本。

后来因为话题越来越少,而他也越来越黏人。不想说话的时候我就很不想说话,但是他的情绪波动很大。慢慢地就断了关系。

casxz at 2020-04-14 08:39
18

说到谈恋爱的话,想到大二刚开学的时候。

那会正好是大一马上就要进校,很多同级的同学都对于迎新非常兴奋。

我是没什么兴趣。大学一年的经历告诉我的,就是北京很多大学生都是非常无聊的人。找到一个有意思的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所以我也没有加迎新群。

但是年级里的一个gay说,这次新生有个非常帅的。我看了看照片,确实很帅。他倒是很护食的样子,好像怕我抢了一样。我觉得ok,反正我也没想怎么样。就看了一眼名字然后记住了。

大二刚开学的第一天,坐在教室里自习,打开手机刷软件,看到附近的一个人打招呼,聊了几句发现是直系学弟的大一新生。我说我晚上还没吃饭,要不一起去外面吃个饭然后顺便见个面。

见了面发现就是那个gay说的很帅的心声。不过没有照片上那么帅。因为真人很黑。而且照片上都把厚厚的嘴唇抿起来了。

吃饭的地真的不是什么浪漫地方,就是个破破小小的卤肉饭店。这个学弟后来回忆起来倒是还觉得很甜蜜。

当时手有点贱,吃完饭后在学校里散步。操场熄灯后抱了他。分别的时候还接吻了。

所以回宿舍之后,他问我这是在谈恋爱了吗?好像我做了什么要对他负责。我当时觉得还没摸透这个人,还有新鲜感,就不置可否地同意了。

然后第二天就觉得乏味,一周内就想分手。

他每天晚上总是会想和我见面,见面就要去人少的地方牵手亲亲。有一次还在无人的黑暗处给我口。口了一会我突然觉得很无聊。每天晚上花费一个小时下来散步和亲亲实在是太无聊了。

那时候晚上看到他找我都觉得有些厌烦。不想去花时间散步,还不如躺在床上看书看电影。

慢慢地冷暴力就分手了。

casxz at 2020-04-14 08:57
19

大二结束的时候,软件上有人问我是不是住在xxx宿舍。后来知道是住在宿舍正对门的一个大三的学长。

这个学长是教育学的。说关注我很久了,在想我是不是gay。看到我软件上的动态最后确定是我。

他想闻舔我的袜子,想我用脚踩他。他宿舍没人的时候,就经常让我过去。玩了几次之后我也觉得有些烦。因为他总是喜欢用我的臭袜子打飞机,每次恳求我想射在我的袜子里。

袜子被射精之后我就让他直接丢了。这样我的袜子日复一日的减少。我跟他说了这个事情,他说他买新袜子给我。

但是我不喜欢他的袜子品味。所以慢慢地我就不断拒绝他。他愤怒地把我的微信删了。

casxz at 2020-04-14 09:33
20

6啊

fyq88013420 at 2020-04-14 14:17
21

襪子品味確實很重要

hongzaor at 2020-04-15 12:03
22

大一寒假那会去上海参加一个比赛。比赛结束之后,我不太想那么早回家。比赛期间和其他人是宾馆订一块的。比赛结束后住哪,那会想着临时订也不急。

本来说好去上海本地一个朋友家住的。他和他男朋友住一块。不过他男朋友回老家了。于是拿好东西去他家,看了一圈之后觉得放弃了。因为只有一张床,床上都是脏衣服。地上全是食品垃圾。桌子上还有一锅三天前的火锅。

于是就近订了个房间。晚上他说带我去上海的gay吧。番禺路的一家。

去的路上一个长沙的gay友正好聊天又把我拉进一个群,群里有个上海的又在聊。在我旁边的朋友看见了,说不如一起喊过来玩。

我说我不会聊天。但是他很会聊骚。于是我把手机给他,看他怎么把这个人约出来。

那天是周二,所以gay吧很冷清。表演也没有。总共就七八个人。不过群里那个上海的竟然被约出来了。

他来了之后对我很感兴趣的样子,但是我的朋友对他很感兴趣。他是学船舶的。今天刚在船上实习了一天。

晚上他想跟我回宾馆。我的朋友也一定要跟过去。最后三个人一起睡的,但是什么也没做。因为我并不想跟我这个朋友做爱,不是我的菜。而我的朋友也不想和我做爱,他想跟这个刚约的男孩做爱。但是这个男孩不想跟他做爱,甚至不想让他碰。他想跟我做爱。

三个人一夜都睡得不踏实。因为我的朋友老想去摸这个男孩,这个男孩就要往我这边躲。我被他们两个弄得热死了。

第二天这个男孩一直送我到机场才走的。后来跟他聊天才知道,原来我长得很像他前男友。并且跟他前男友老家也是一个地方的。他前男友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我感觉好像是陷入了某种虚无主义当中。趁着春节放假一劳永逸地离开了上海,和他说再也不会回上海了。

后来这个男孩去当兵了。

casxz at 2020-04-15 19:22
23

大一下学期,春天刚来没多久,软件上聊到一个人,互相看得上,就加了微信。

那天我正要跟朋友去小西天看电影,看电影前在小西天旁边那家生煎店吃饭(现在关门了)。微信上跟他聊了几句,当时觉得有些油腻。因为总是发微信自带的表情。

他问我做爱想玩什么。我想了想说捆绑。

周末见面的时候,在黑暗的房间里,他首先掏出了我的书还有一支笔,请我签名。我当时觉得这个气氛有点尴尬。

不过他确实很礼貌又很温柔。床上做了一次,浴室又做了一次。

做完之后聊天,他说捆绑用的绳子还是他上午骑车跑了好多地方才买到的,最后在一个五金店才买到这样的麻绳。

他说他一般都会尽量满足炮友的要求。不过他唯一不太想的就是被舔脚。以前有个炮友就总是要求他,想给他舔脚。他后来就慢慢跟这个炮友断了联系。

不过,我们只做过两次爱。但在整个大学期间,却一直保持了联系。

他就住在我学校大门的对面。有时候约出来一起吃个饭,看个电影,或者逛商场。有一次还去北京市郊的虎跳峡玩。但不是谈恋爱。

大二有一阵子,他开始养一些小鱼。于是总约我去奥林匹克公园的湖里跟他一起去捞鱼。秋天和他去了几次,春天和他去了几次。我还是觉得秋天的奥森公园最美丽。

不过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也不知道确切的年龄。大概三十岁左右。长得很帅。我也问过这些,但是他不告诉我。

其实也无所谓。不过或许因为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我才一直对他感兴趣。

能跟他一直在一块这么长时间,可能有两个原因。

第一是他确实很聪明。不需要知道的事就不会问。可能他觉得两个人在一块,最重要的是开心不开心。如果需要忍耐了,那还不如断了。

第二是,他跟我有些地方很像。在第二次做爱之后,他跟我讲到他的大学生活。他在大四的时候,没有找工作,也没有考研。那会什么也不想做。觉得什么也没意思。于是游荡了一年,之后用家里的钱开了一个宠物店。开了几年之后,觉得没什么意思,又关门了。去了一家图书公司做编辑,一直到现在。

所以有一阵子,他问我,现在不想出书吗。如果想出书,可以把书稿给他,看他公司能不能批。

不过我一直没写那么多东西。写了的也觉得没到出版的程度。所以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工作。

第一次做爱的时候,他就跟我说他的性经历。他做过的爱比我多多了。他从高中开始就操了室友。大学里也天天在做爱。每次和我穿过我的学校时,他总能指着某个教学楼,某个厕所说,曾经在这里做爱的故事。

第一次做爱的时候,他信誓旦旦地跟我说,他是不认为男人和男人是有爱情的。男的和男的之间只有性。

所以后来他谈恋爱的时候,我很好奇。后来问了一嘴,不过我听着像是固定炮友而已。

他男朋友周末来他家做爱,做爱完了就走。平时偶尔也过来做。大概就是做爱。

当时还跟他讨论了一番。他不认可我的想法。他觉得我想找的是不切实际的灵魂伴侣。他说,心里话当然不会跟恋人说了。心里话都是跟朋友说的。但是绝对不会和恋人说。所以不存在什么需要谈得来的恋人。

后来有一次,有人想跟我谈恋爱的时候,我出去和他逛商场时说了这件事。

他说好啊,试试呗。

我说没有什么谈的来的。

他说,如果你约了有一千个人,你就会知道光是能互相陪伴就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

我相信他或许真的约了有一千个人。

casxz at 2020-04-15 19:49
24

有一次,在软件上聊到一个学校里的电影学博士。

他喜欢写诗,写的诗在我看来说不上很好,但也说不上差。隔三差五会发在《诗刊》上。

那会他确实也有点想和我谈恋爱的意思,最开始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倾向性。

第一次做爱,他先请我在学校旁边的一个小饭店吃饭。吃完饭然后去看电影,看完了电影再去宾馆做爱,睡觉。

那天晚上我很难受,因为他很像我妈。好像他觉得他理应来照顾我。

如果是单纯的照顾,其实我无所谓,我也可以享受其中。但是他像是在用一些信念来隔离自己和这个世界。他和我妈一样都是具有固定模式的人。

当天晚上最后崩溃的点在于,他在上宾馆之前一定要在楼下买水果。买了水果上楼一定要吃苹果,并且要给我苹果削皮。我不是一个嗜好水果的人,吃苹果也不喜欢削皮。

我说不用了不用了我不想,但是他依然坚持。

他喜欢的是以自己想象的方式去照顾别人。何况那时候也就是个上床的关系,还谈不上能够互相越过多少边界。

所以那天晚上之后,我就渐渐不怎么回应他了。

casxz at 2020-04-15 20:00
25

有一次,软件上一个人跟我聊天,问我软件上的昵称什么意思。

我软件上的名字叫做smoothism。有好多人看见这么多的s和m,以为我在暗示我是玩sm的,其实都搞错了。直到现在也只有这个人问过我smooth主义是什么。

他说他在酒店里,一个人。然后我就过去陪他了。

他讲了一个故事,讲的是他和他的恋人的。他们现在都在美国,但是不做爱,他恋人不喜欢做爱。他讲得时候可能有些淡淡的怅惘,但是讲到这里他也不想讲下去了。

我们也没做爱,就抱着睡了一晚。互相打了个飞机。

第二天他也要回美国了。这次就是过来出差。我和他睡的那一晚,是出差的最后一晚。

casxz at 2020-04-15 20:05
26

大二结束的暑假,搞了一次大的国内穷游。

先去的洛阳。晚上到的时候,软件上就有个人直白的问我约不约。

一般直接问约不约的我都回不约。但那个人离得很近。我说现在没空,他就约第二天早上。

第二天早上我不太想约,就放了他鸽子,说又没空。他也没生气,说没事。

到了第三天早上他又问我约不约,我看他脾气这么好,于是就说好。不过其实也因为这几天一直没约到合适的,所以没做成爱。

然后他就过来了。进门一看发现比照片好看很多,是我最喜欢的几个类型之一。寸头,戴着黑框眼镜,有点小肌肉,看着有点痞痞的。

而且也很猛,床上很主动。进门就把我压床上了。中间操了很久。他鸡巴是我见过的最硬的一根,中间把我弄得腿一直在抖,差点直接被操射了。这是最爽的一次做爱。

做完之后聊天,他是正在备战考研。已经本科毕业了,想考郑州大学医学院。最后也没聊多久,他说还得赶着回去复习。

后来还保持了一段时间的联系。因为床上确实非常合拍。

casxz at 2020-04-15 20:19
27

在洛阳的第二天,上午去的龙门石窟。

中午准备出来的时候,软件上一个中年人问我在哪。有来有回聊了好几回。他看到我是来旅游的,提出来接我从龙门石窟去白马寺。

因为白马寺确实挺远的,我想了想觉得可以,就同意了。

他约我是想给我舔脚。开车的路上他说,他是在结婚之后才发现有这个欲望的,想给男人舔脚。但是他不敢跟当地的约,因为他在政府部门工作。怕被传出去。听到我是旅游的,所以欲望一下来了,想和我约。

他接到我的时候有点晚,又突然接到通知要去接领导下午开会,所以最后把我送到了洛阳博物馆。

他看着有些老了。所以下车之后我拒绝了他舔脚的愿望。

casxz at 2020-04-15 20:25
28

在洛阳的第二晚,从洛阳博物馆出来,又去老城区逛了几下之后,在酒店下面的夜市又见了一个。

其实本来是约了昨天晚上见面的,但是后来我软件崩了,联系不上他。

见了面发现他比照片上娘。我一下就没兴趣了,于是就当做一起吃点东西聊聊天好了。

他看起来确实蛮想和人倾诉。他讲到以前他有4个很好的朋友,非常好的朋友,他们一起做过很多事情,没事的时候也一起出去玩。但是现在随着他们4个都满满结了婚,有了孩子,大家出来聚的时间也少了,就算出来聚,也没什么共同话题了。结了婚,大家操心的事情就越来越不一样了。

所以他觉得有点孤独。

不过吃完夜宵之后,他想给我舔脚,想操我也是真的,并且三番两次磨着我要和我上酒店。我拒绝了他。

casxz at 2020-04-15 20:29
29

在洛阳的第三天上午,和那个寸头痞子男做完爱之后,其实又来了一个。

这个是河南科技大学的学生,暑期留校也是为了考研。其实本来约好的是前一天晚上的。但是后来又说不好和室友解释为什么夜不归宿。

于是约好第二天上午。但是上午他一出门,发现自己摩托车又被偷了,于是又去派出所报案。我问他还来吗,他不确定。

所以那晚上还有第二天上午。本来搞得我性欲上来了,三番两次被放鸽子,才答应了那个寸头男的约炮邀约。

但是跟寸头男做完之后,他又说报案弄完了,他还想来,那我说你就来吧。

他来了之后发现垃圾桶的安全套,问我是不是刚做完。我承认了。最后帮他打了个飞机。

casxz at 2020-04-15 20:35
30

离开洛阳之后,又去了武汉。

武汉的夏天太热了,第一天还顶着太阳出去了。第二天我就早上出去一会,快到中午了就回来睡觉,太阳快落了再出去。

软件上有人约我,给我口交还有舔脚。我答应了。那也是他和同事合租的房子,但是他室友只有中午过来午睡一会,晚上回自己家里。

弄完之后他很兴奋地跟我说了很多话,但是我现在都忘了。他主动想加我微信,想着要是我以后再来武汉还能给我舔脚。

然后他带我去他觉得口味不错的店吃晚饭。吃完之后开着摩托带我在汉口兜风。他是汉口人。

casxz at 2020-04-15 20:39
31

大二的寒假,又去上海参加比赛。提前先去了苏州,打算在那玩几天。

晚上刷软件,跟一个人聊天还不错,感觉温柔又比较憨厚。于是去了他的酒店。

长得挺man的,身材也很健壮。先聊了很长一阵天,聊着聊着慢慢躺到床上。最后互相口射出来。

他这次来苏州是来找他的母亲的。他是安徽的。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抛下他们家,带着妹妹离家出走了,后来知道是来了苏州,不过一直没什么联系。这次是他弟弟马上要结婚了,想着还是通知母亲一声。不过因为没有联系方式,只知道地址,所以过来了一趟。今天去是派出所查,发现母亲已经不在这个地址了。但是已经订好第二天回去的票了。没有找到也没办法。

他说他小时候因为是被邻居大妈照顾大的,那个大妈是个基督徒,所以他也成了基督徒。

躺在床上的时候,他给我讲圣经故事。但是我圣经看得很少。只看到该隐那。他给我讲了很多马太的故事。但是我现在也忘了。

casxz at 2020-04-15 20:55
32

細細品味

lbdesansheng at 2020-04-16 14:18
33

有点好奇什么软件

fyq88013420 at 2020-04-17 01:37
34

打赏了66666

uqinzen at 2020-04-18 22:46
35

@fyq88013420
Blued啊

casxz at 2020-04-18 23:11
36

那个暑假我后来还去了西北。从西宁,到格尔木,到敦煌,再转回兰州,西安,最后再回学校。

在格尔木的时候,晚上约了一个军人出来。

我到了格尔木才知道,那边有个很大的军事基地。白天我在街上走的时候,看见他们很神秘地列队从基地门口出来。

和那个军人是在他车上做爱的。他长得不好看,但是很man。做得倒是很爽。

他说他是河北沧州的,年底就要退伍了。退伍准备回去做生意。

第二天他放假,出来办事后发现我还没走,约我晚餐一起吃拌面。但那时候我已经吃过了。见面之后他说我吃的那家不好吃,要去他吃的那家。

然后我们又做了一次。

casxz at 2020-04-21 00:20
37

在格尔木的第二天晚上,在软件上又见了一个人。

格尔木不大,我记得是在城市间有个很大很大的广场公园,广场对面是一片连绵的手机城和家具城。

我订的酒店就在那个广场附近。晚上去广场散步,软件上有个男人正好约广场那见个面,于是就见面了。

他推着自行车刚下班,请我到广场附近的羊肉串店吃了点烤串和拌面的夜宵。

他是个聊天有意思的人,说话不说透,让人觉得有些聪明,但是又有点抑郁。他已经快四十岁了。我问他在哪工作的,他说他河南的,调过来在这边工作一年。我猜是铁路局,他不置可否。

他听到我是学心理学的之后,来了很大的兴趣。他说他一直想写一本书,写同性恋心理学。他说他很喜欢跟别人聊天,他跟好多同性恋聊过天,有好多感受。他跃跃欲试地想要我也开始写。

因为我觉得他长得不好看,所以没有和他做爱。

casxz at 2020-04-21 00:27
38

在敦煌,软件上有个人一直想加微信,于是就加了。

那个微信一会是他男朋友跟我聊天,一会是他自己跟我聊天,我至今也不知道那个微信的主人到底是谁。

他们想约第三人玩3p,我拒绝了。他们是重庆人,也是来敦煌旅游的。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即便我们都离开敦煌了,他们还一直给我发消息。有时候是他们做爱的视频,有时候是邀请我去重庆玩。

我想他们或许加了很多人。

casxz at 2020-04-21 00:30
39

在兰州的最后一上午,马上要退房了,软件上有个人跟我打招呼。

我开始以为他是想约,就让他直接来房间了。但是做完之后聊天时才发现,他一开始没有想约,只是想认识我,聊聊天。

这次做爱说来好笑也很简短。他刚进去就被我夹射了。

之后就躺在床上聊天。他跟我说了很多他的事情,他在西班牙马德里读书,过几天马上就要回马德里了。他比我高一级。

他说他很喜欢我,我也确实看的出他很喜欢,但是我不明白他喜欢的是什么。因为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看到的不是真的我。而在一片虚假之中,我不知道他一见钟情的是什么。

他要了我的微信,我给了。他在侃侃而谈的中途突然想到邀请我寒假去马德里。他说我可以住他租的房子里,吃住行他都包了,只需要我出往返马德里的机票钱。

我当时确实有些心动,因为我确实也不讨厌他。他身上有一种非常单纯和善良的气质。

后来他还经常找我聊天,在临近寒假的时候还问我去不去马德里。但是我不知道怎么跟家里解释这件事情。

那个寒假最后还是没有去马德里。

casxz at 2020-04-21 00:37
40

从兰州离开后,我去了西安。

西安到现在一直都很让我困惑。因为软件上几乎所有主动打招呼的人,第一句话都是“接受无套吗?”在别的城市从来没有这种情况。

而大部分这样问的,如果回复说不接受,那么对方宁愿不做爱了,也不想戴套做爱。

晚上回酒店有个人打招呼,发过来的照片非常帅。于是来酒店见了一面,确实很帅,肌肉很大很饱满,手感很好。但是他想3个人一起做,两个人的话他就不想做了。

于是第二天晚上约了临时另外一个人。那个人比较瘦,戴着眼镜,但身体手感摸上去也比较结实,不是排骨类型的。

那个肌肉男操了一两分钟就射了,并且他的鸡巴也不大。我在想是不是因为这样所以他才想三个人。这样他两分钟就解决也不会尴尬。

那个临时约的眼睛男倒是很持久,并且鸡巴也很长,很硬。

做得过程中那个肌肉男其实表现得憨憨的。那个眼镜男倒是感觉很聪明。其实我的感觉判断也很简单,我每次只要看一个人的眼神就足够了。一个人的内心有多少东西,他的眼神就有多少东西。

做完之后那个肌肉男就直接回家了。眼镜男想在我这里洗一下。他洗完澡一边擦身子的时候,我一边旁敲侧击问无套的问题。

我问他无套过吗,他说嗯,有时候会无套。

他看我紧张起来的样子,于是笑着跟我说:“得hiv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容易,也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难。”

我问他如果他得了hiv怎么办,他毫不犹豫地说
那就自杀吧。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让我觉得好像他可以为了死而去得hiv,而不是为了hiv而去死。

当然,也不是为了死而去故意得hiv,只是觉得死或者不死,都无所谓罢了。

我至今都还记得这个人,因为我很希望还能碰到一个类似的人来告诉我生活的某种意义。因为如果一个人已经准备好死了,那么他已经明白他人生的意义了。

casxz at 2020-04-21 00:58
41

大三的冬天,我经常去一个初中数学老师家里过夜。

我和他也是软件上认识的。他家是郊区的,所以这套房子也是跟别人合租。离他上班的学校很近。

他挺爱干净的。房间里搞得很整洁。床铺也是铺着毛茸茸的毯子。有时候我吃完晚饭就过去,他坐在书桌前批改数学卷子或者改数学作业,我趴在绒绒的床上看电影。房间里的暖气也很足,很舒服。

晚上两个人就抱在一起裸睡。他喜欢和别人抱着裸睡。睡前有时候打飞机。

第二天就一起出门,他去上班我回学校。

后来某天,他突然就把我的微信拉黑了。或许是因为我一直没有和他做爱。

casxz at 2020-04-21 01:04
42

故事都很好看。

Yun at 2020-04-21 04:08
43

在日本交换的时候,头几天在软件上约了一个泰国人见面。他是在这边读研究生的,不过这是最后一年了,马上就要毕业了。

他在学校旁边租的一个房子,离我住的地方也不远。不过当时对周围根本不熟悉,所以还是他到便利店门口来接我。晚上十一点多去他家互相打了个飞机,然后聊了会天。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往泰国跑,所以就只见了这一次。

casxz at 2020-04-21 08:41
44

周五的时候,在软件上一个中国人跟我打招呼,聊了之后知道是在这边学校念研究生的。

然后约了面基顺便一起吃个晚饭。本来说好去附近吃一家印度菜的,但是那家当天关门了。于是又折返回去吃食堂。

因为是周五了,食堂周末马上要关门1.学生基本也不会周五晚还留在学校,所以食堂里人很少。

他对我1好像还比较满意。说是他喜欢的类型。

不过这话也半真半假,因为在我感觉来说他是一个非常喜欢做爱的人。

他租的房子在新宿,到横滨站虽然不算远,但是学校在横滨的山上,路上满打满算还是得一小时。

吃完饭后他陪我去山下的超市买了些菜,回来后在我房间互相打了个飞机。打完之后我送他下楼。在附近有一个很小的公园,叫常磐公园。公园的最高处有一个小小的儿童游乐场地,里面有两架秋千。我们就坐在秋千上。因为在山顶,所以坐在秋千上能看到很远很远的地方,连绵一片的房子亮着星星灯火,一直延伸到灯光一片璀璨的港口。

在我们坐在秋千上的时候,不远处有一对情侣在黑暗里抱抱摸摸。他说到了夏天真正来了的时候,这个公园里有更多。

荡了一会之后他就下山了。

不过后来还见了一两次,慢慢就断了联系了。因为我不是很喜欢他身上的味道。他每次都想来我的房间,想和我做爱。他身上的味道是那种很喜欢做爱的味道。会让我觉得人生非常地虚无,像一片浮萍飘在恶臭的水里。

他在我房间里的时候跟我说过他之前跟别人做爱的故事。他上个学期跟一个在这边交换的美国人谈恋爱,其实就是做爱。每周都要做一两次。

casxz at 2020-04-21 08:58
45

某次周末去コーナン买东西(主要是买枕头,原来的枕头睡着太痛了),软件上有人发消息。

发现距离越来越近,于是问了一嘴,原来他就住在上星川。就在コーナン的后面。

于是就去他家里了。

那个公寓是他买的房子,一个人住。大概三十岁左右,壮壮的,我比较喜欢。在沙发上互相打了个飞机。

他跟我说是本科北京大学的,然后研究生来了东京大学,毕业之后就留在东京工作了,一直到现在。国内也没什么亲戚了,也不用常回去。

后来的一个周末还约了吃火锅。首先坐电车一起去中华街买了些底料和肉,晚上在他家自煮的。不过那天晚上什么也没干,我很困,就先睡了。

我不知道他怎么消磨他的时间的。第一次我去他家的时候他在看国产剧,拍得很烂的那种。他说周末的时候有时会跟公司的同事去喝酒,然后每周会去附近泡温泉。我想想这种安排其实很孤独。

casxz at 2020-04-21 09:10
46

去仙台玩的时候,软件上聊到一个台湾人。那时候傍晚刚从松岛准备回来,反正也要经过仙台站,于是约在车站见面,他也正好下班。他说带我去吃车站下面的一家很好吃的牛舌店。

见之前没有换照片,见了面发现这个人是长得很不好看的那种。会让人想起《1Q84》里的牛河,就像牛河一样意识到自己不好看,但是一直很在意自己不好看这一点,所以有很多想要去争取和证明的东西。

在边吃牛舌饭的时候他跟我说他是来这边教日语的。我很惊奇为什么教汉语不去东京教。

他解释说,其实仙台反而是最大的培训中心。因为教汉语其实在这里分为大陆和台湾,学习简体还是繁体其实对日本人是一个重要的选择。如果学繁体,那么就是奔着去台湾留学的目的去的。

而会选择去台湾留学的日本人,都是日本的穷人。因为台湾的教育要便宜太多,很多上不起日本的大学的学生基本都会选择去台湾。

所以作为东北中心的仙台会有更多人想去台湾留学。

吃完饭之后还去牛舌店对面的咖啡厅坐了会。不过坐的途中发生了挺大的地震,咖啡店里灯都在晃。不过当时也没动,因为看着咖啡店里其他人都在按兵不动地观察。震了一会之后停了,大家就继续该干嘛干嘛。

然后打开手机才看见地震预警。说是福岛那边的地震传过来的。

后来约好的是第二天晚上一起去七夕烟火大会逛逛。其实有点不太想一起去的。第二天正好到了傍晚他也说突然没空。就这样了。

casxz at 2020-04-21 09:24
47

好看,写得真不错!

suckshoney at 2020-04-22 21:16
48
  1. 有一次寒假去了一趟广州,在离开的前一天晚上一个人跟我聊天,说想过来抱着我睡。

我同意了,见面了之后发现这个人很瘦,戴着眼镜剃着寸头。他想跟我做爱,但是那天晚上我不太想。并且我跟他强调说,之前都说好了,只是抱着睡。

他好像很喜欢我的样子。跟我聊天,他说他是北科的,这次寒假来广州是跟着导师来做项目,是给广州这边的公安局做一个系统,他马上做完也要回北京了。

知道我也在北京之后,就要加我微信,想跟我在北京再见面。好像问了我谈不谈恋爱的问题,其实我觉得有些乱七八糟的感觉,这种感觉接近于虚无。

怎么说呢,因为在很多现代,后现代的小说里面,好像一个人见另一个人第一次面,就问他谈不谈恋爱,基本都是一个对爱情进行解构的情节。当然,如果在浪漫主义小说里,这个就是一见钟情。但是现在流行的小说不是这种了。先锋的文学品味仍然是在对爱情解构,对一切解构。一个人见另外一个人,说:“我爱你。”那么这是不是在写爱情,而是在写爱情的反面。

但是这是小说。我看的小说已经够多的了。但是我却不能活在小说里。

事实上,真正的生活里面,到处都是这种见第一面就问你:“我们可以谈恋爱吗?”这种时候我就会有那种乱七八糟的感觉。因为这种情况既不能把它理解成浪漫的东西,因为它很脏;同时也不能把它理解成应该被解构的情节,因为除了你之外没有别的观众和读者。除非你像我一样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写下来,这样才有读者以及为读者而服务的解构。

所以我对他的谈恋爱的请求不置可否。这种乱七八糟的感觉一经历得多了,再遇到就会想把它搁置。因为根本解决不了什么。

况且,我也不是小说里的典型人物。我看一个人一眼,就知道这个人内心有多深,我会不会感兴趣。我这种人,无论在浪漫小说还是后现代小说里,都是最没意思的人物。因为我没有矛盾和冲突。

我加了他微信之后,看见他的头像是一幅字,还有朋友圈也有很多字。他在床上用微信聊天,抱着我,我不可避免地看到他的聊天界面。那好像是一个写字的群。他好像早就想给我介绍他的兴趣爱好,就是写毛笔字。但是我没有表露出很大的兴趣,他好像就觉得有些挫败。

他问我有没有什么兴趣爱好,我想了想说觉得没有。

其实到这里的感觉也乱七八糟。如果他兴致勃勃地给我讲他的毛笔字,或许我就会对他兴致勃勃。但是他没有,他只是想通过毛笔字引入话题,然后急于求成地了解我,然后做爱或者谈恋爱。这些都是很没意思的过程,因为你一开始就是奔着做爱和谈恋爱去的。我就很讨厌这样子。只有你一开始奔着毛笔字去,兴致勃勃地谈论毛笔字,结果峰回路转,没想到竟然开始做爱了,这才是一个充满美感和探究意味的过程。当然,这样也就真正把人生活成了小说中的一段。

casxz at 2020-04-23 00:57
49

@suckshoney 好的,欢迎继续跟进阅读

casxz at 2020-04-23 00:59
50
  1. 去日本之前的一个月,我又去了河南周游。

根据我的口味,我最喜欢两个地方的男人。一个是河南的,一个是甘肃新疆的。

河南的是浓眉大眼的类型最多的,而且脸型是那种很周正的。看着就觉得憨厚又性感。西北的男人很多喜欢穿紧身裤,看着腿和腰都特别有力量感。

casxz at 2020-04-23 01:16
51

首先去的开封。因为洛阳之前去过了,再能剩下的就是开封听着有意思了。

开封整个给人世外桃源的感觉,这种感觉和大同很像。说是桃源不是比喻地方有多美多好,而是说那种与世隔绝感。不过大同是那种边境的与世隔绝感,
但是开封是那种闹市中的与世隔绝感。好像被一个罩子罩住了,被框到了一个离地球很远又很近的星球上。当然,这可能也因为开封和大同都有很长很厚的城墙。

在开封的第二天下午,我坐公交慢慢去铁塔公园,然后出来又逛了河南大学。河南大学就像世外桃源里的小桃源,它在与世隔绝的开封里面,又和开封与世隔绝。

所以我很喜欢河南大学。因为呆在里面让我感觉,没有什么是需要了解和担忧的。每天都有很多的小美好。它让我觉得这个世界很小。我一直希望能够在一个分隔的,更小的世界里活着。这样周围的人都会更幸福一点,我就会觉得更幸福。开封和河南大学就是这个样子的。

我在河大逛的时候,有个人给我发消息,问我在哪在哪,要自告奋勇给我当导游,请我吃饭和聊天。当然,我知道这些当然都是别有所图。所以我直接也说明白了,但是他仍然坚持,我就答应了。

这也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请我去吃灌汤包和鲤鱼焙面。我忘了那个酒楼的名字了,我知道是开封最有名的那个,旅游打卡景点之一。

他跟我聊天说是开封这边一个大专的高数老师。他离婚了有个女儿,女儿在郑州读初中,周末才回来。他说他是在结婚后才发现自己是同性恋的。然后他说前几年的时候他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到现在也没想明白。

当然,很多人突然愿意跟我说到这个,可能也是问我学什么专业,听我说是心理学,才跟我兴致勃勃说起这些。当然,这只是聊天,不是来咨询。我每次听这些东西的时候会有些触动。因为就像他,我感觉好多人都想不清楚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然后有人会为了这个很痛苦。

吃完饭他问我第二天去干嘛,我说坐高铁去新乡。他就觉得我浪费时间,因为开封已经逛的差不多了,没必要第二天白天还留在开封。于是他提出第二天带我去少林寺玩,然后今晚就开车过去住在郑州,第二天再从郑州去登封,这样就节省了时间。下午也就可以把我从少林寺直接送到新乡。

我跟他说明白了我不想做爱也不想干嘛,他依然坚持,理由是想陪我一起玩,想聊天。当然,他确实也会聊天。既然讲明白了,我就同意了。

当然,到了晚上,他还是想蹭蹭抱抱。我让他抱了,大概十分钟的样子。他想让我硬起来,但是我没硬。

我当时觉得很恶心。不是觉得被他抱着很恶心,是觉得人生很恶心。因为在前一秒还可以跟我好像是真的共情在说一些很怅惘的东西,但是在下一秒就想做爱。这种做爱的冲动在所有人身上都是,每个人都想做爱。

当然,做爱本身并不恶心,但是恶心的是人会因为做爱而感到屈辱。他在抱着我的时候,他就是在和屈辱做搏斗。因为他自己感觉要求和我做爱应当是一件令人感到屈辱的事,因为“求一个不想和你做爱的人和你做爱”就意味着屈辱。但是他太想做爱了,所以即便觉得这是屈辱,也屈辱地来要求做爱。

令人恶心的就是这种被人构想出来的屈辱。因为本来就没有什么是屈辱的。我每次看到这种屈辱,就觉得人生非常地恶心,非常地悲伤,因为那么多的人都活在这种屈辱的世界里。真正的世界早就被遗忘。

第二天他带我去少林寺,开始聊到佛教,我没有想到他也对小乘佛教有些了解,并且是信小乘佛教的。这种信来自于克制自己的悲伤,同时也带来了善良。这种克制,来源于被构想出来的屈辱。我希望他有一天能够跟这个世界很多人说一句“我不在乎”,然后发现没有那么多事情值得感到羞辱,从而挂上沉重负担。

casxz at 2020-04-23 01:43
52

追完了 ,棒!

想起一身最幸福的事
和爱的人做爱到无能

JIURshan at 2020-04-23 02:08
53

在开封的第二天上午,软件上一个附近的人约了在酒店见面。

资料说是二十多岁,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见了面就是抱抱蹭蹭,互相弄到性起。

对他印象深刻的地方在哪里呢,在于他真的很会做前戏。他真的做爱很有天赋,好像对别人的身体比别人自己更了解。

因为在要做之前我说我不想做。其实没有为什么,就是有时候会觉得做爱很虚无,突然就不想做了。他很确凿地说:“你的身体很想做了,真的不做吗?”

我说不做,他也没有强迫我,就放手了,躺在床上聊天。他不相信我是来开封玩的。他觉得开封一无是处,什么都没有。

他讲到了他的做爱观。他觉得对方爽到,他才会更爽。

casxz at 2020-04-23 11:07
54

@JIURshan
但我还有好多没写完

casxz at 2020-04-23 11:09
55

在大一的寒假,被拉进了一个高中同学群,然后里面有几个是在国外上大学的。

中途跟其中一个就聊得多起来了,他知道了我是gay,有点想试试跟我做爱,当然我也有点引诱他的意思,因为他的照片还挺好看的。

于是约了某天下午去玩,然后晚上顺便就在外面开房,然后做爱。下午见面的时候发现他比照片上胖了很多。怎么说呢,其实整个人不算胖,但是只有他瘦的时候,身上才有那种很单纯又很干净的气质,稍微胖起来之后,就没有了。他跟我说那张照片是高中的。

下午我们去了私人影院,在小包间里他就跟我接吻,然后硬的不行。从私影出来后去了附近沃尔玛里面一个很有名的算塔罗牌的店。那个时候我有个喜欢的人,但是对方是个直男。我去算了算未来怎么样,结果是会渐行渐远。

晚上在酒店做爱,他让我自己先坐上去。我正准备坐上去的时候,想到我那个喜欢的人,突然觉得做爱很虚无。一切都没有什么意思。我跟他说,我突然不想做爱了。但是这种突如其来的感觉我又无法和他解释。

所以我一直觉得有点对不起他。

casxz at 2020-04-23 18:15
56
  1. 在天水的时候,我又见了好几个人。

去天水是因为还剩麦积山石窟,其余三大石窟都去过了。

第一个见的是一个住在我酒店附近的博士生,兰州大学的博士,经济相关专业的。我说那以后去哪工作呢,他不太想谈这个话题。好像未来没什么希望,所以就懒得去想。

他有些胖,胖又有些悲观。我不打算跟他做爱,就坐着躺着聊天。他觉得我屁股很翘,一直摸来摸去。

送走他之后,晚上又约了第二个来。第二个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身材确实可以,但是一定要我跟他玩sm。我最后有点生气了,直接把他赶走了。

casxz at 2020-04-23 18:30
57

伤感的恋爱史,这些性爱经历让我悲伤。做爱到底是为了快乐还是解决问题呢。

小手 at 2020-04-23 22:01
58

越来越好看了。。

knockedhead at 2020-04-23 22:35
59

@小手


如果你问我,为什么有时做爱觉得悲伤和虚无,下一次还想去做爱。

我在前面已经说过了。我想过千千万万次人生。对我来说最绝望的事情,是这一生只能过一次。

如果你问我,为什么选择做爱这种形式。这只是因为做爱有时候就能听到一个人一生的故事。

在日常生活里,首先要从陌生人成为点头之交,再从点头之交成为朋友,挚友,然后在某个很触人心弦的夜里,他才会给你讲那个一辈子只能有一个的故事。

但是做爱,好像正因为是陌生人之间的做爱。大家都很想告诉对方那个一辈子只有一个的故事。

当然,大部分的人根本没有这样的故事,只是浅尝辄止地活着。只有那些一辈子只讲了一个故事的人,才是真正的作家。我也不是这样的作家。我不甘心一辈子去讲一个故事。用一辈子去讲一个故事是很难的,是用一辈子的时间去笔耕不辍。当然,我也知道这是寻找人生意义唯一的道路。故事结束之后,意义自然浮现。他们是真正在搏斗的人。但是我不行,我投入不了任何一个故事,就像阅读任何一本小说的开头就会犯困的读者。当我听到和我做爱的人讲出那个一辈子只有一个的故事,我就会由衷地敬佩他们。

casxz at 2020-04-24 01:15
60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