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湖和尚 一

By baojongyu at 2018-10-20 17:08 • 520次点击
baojongyu

菱湖和尚

    莫西林住在菱湖镇北浜小区西单元15栋405里,这是一间老房子了,从里面的装修风格就可以看出,满眼的亮土黄色,那种黄是属于21世纪初的黄,流行开来,几乎以前每个菱湖人家里都有一个亮土黄色的衣柜。  

    他的手机在震动,碎屏的iPhone5s,是他昨晚设的闹钟响了,一直在床头柜上震动,他的床头柜也是土黄色的,磨损严重了。  

    他被叫醒了,他关掉闹钟,起床了。他不用穿衣服,他有一个习惯,提前在晚上睡觉前,把第二天要穿的衣服穿好,就省时间了,所以他不用穿衣服,他只要关掉闹钟,就可以出门了。  

    虽然现在才五点,但是他有的忙了,因为他是一个和尚。  

    这是一种假和尚,替人做丧事超度的。现在是2018年了,丧事得以保存是源于人们对死亡亲人的怀念,也源于人们对死亡的敬重。  

    莫西林他是全能的,他还会吹一点萨克斯和小号,他今天就是去帮忙演奏哀乐的,他好朋友司匹林的哀乐演奏队,吹小号的来不了了,莫西林就来帮忙,顺便赚点钱。他和司匹林是初中同学,他们经常帮忙,有时候和尚人数不够了,莫西林也会叫司匹林去。  

    他们就像一对搭档。  

    莫西林来到了司匹林家门口,司匹林已经坐在车子里等他了,这辆二手大众polo是司匹林去年买的,他们除了在菱湖当地做丧事,隔壁的一些镇也会请他们,毕竟现在做和尚的少之又少了,所以有辆车还是不错的。  

    像今天他们就是去新市做丧事,一趟能挣60。  

    他们到了那里,死者家属已经披麻戴孝,就坐在死者遗体边上,他们没有哭,连一滴眼泪都没有。  

    “他们怎么一哭都不哭的?”司匹林说。  

    “人是自然死的,他们的伤痛应该少一点,看他们现在个个眼睛红红的,昨天晚上应该没少哭。”莫西林说,他准备点烟,但又放了进去。  

    死者家属看到他们来了,就走过来,给他们发烟,催他们快一点开始,其他敲锣打鼓的都已经到了。  

    他们赶快跑过去,一种哀乐调的《梁祝》响起来。  

    他们演奏了一上午,演奏到豆腐饭快结束了,他们才快收工。  

    “差不多可以结束了,你们去吃饭吧。”死者的儿子走过来说。  

    乐队的人就都走了,留下莫西林一个人,他呆呆的看着灵堂,拿起刚才放下的小号,吹了一首《美酒加咖啡》。

lls at 2018-10-20 19:28
1

兄弟,我也是菱湖的,是南浔的菱湖吗,过年找你喝酒

justinwu at 2018-10-22 23:18
2

想起来丁西泮。。。

infinite at 2018-10-22 23:37
3

两兄弟都是阿字辈的啊

woobyone at 2018-10-23 14:59
4

@justinwu 我未成年

baojongyu at 2018-10-27 01:47
5

放假了吧?我又来催更了……

chapter524 at 2019-01-19 17:08
6

@chapter524 我重写了 明天发吧

baojongyu at 2019-01-26 23:27
7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