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在20岁时,写了一篇东西,名字就叫 反人类宣言

By earthfly at 2018-09-12 09:17 • 38次点击
earthfly

原文地址:《太空诗选》之《反人类宣言》
原文作者:力比多研究所
反人类宣言
●呓语歌卷(1:13)
1。我是一个不正常的人,我喜欢叫自己疯子,但是我这个疯子,肯定不是你们所说的疯子。我是不正常的,并且我喜欢自己的这个不正常。成都的天气,今天一下子来了个大转变,明天可能要下雨了!当然,我说的记忆,也就是历史的意思,我说的历史也就是记忆的意思!这是绝对的,没有绝对,又何来相对呢?艺术在本质上是不受利用的,我相信这是真的,反正我就对自己说:我就是呓语派,哪怕只有我一个人,我也是呓语派!
2。那些剩下的,即功利病的神经病患者们,又何曾想到,那个叫力比多的——那个看起来还是小孩的,怎么突然就向他们口吐黄河之水了?这些小厮们,在力比多的面前争名夺利。XXX说:中国当前最大的禁区:就是政治!那么,他的后政治,就有把诗歌统统纳入备用工具的这个范畴,反正那些弱智者就这么笑!太荒唐了,这些还活着的,所谓先锋的尸人们,正在他的江山下,吃喝嫖毒。他们当中的评论家,就幻想把诗歌弄成完成他们政治愿望的,而且一个非常起作用的看起来很实惠的并且作用显著的潘毒辣盒子。它就像希特勒的演讲一样,用政治来规范诗歌。真是可笑,作为力比多的呓语派,今天就正式宣布:这些所谓的先锋诗人为早已死亡的!那么,按照如此制造出来的就绝对是伪诗歌了!不是自由说话的,或者呓语的,还叫艺术吗?!
3。有人在我的面前大放猪屁。这太让我高兴了,我从来就没这么高兴过。什么是真理呢?今天有人说我是委靡的,说我道是没什么,这个冒充真理的人类,以真理这个名字,在我的面前叫我刹步,叫我回头,当然是向他所指望的。哈哈,我要大笑,我想用什么来揭穿你呢,只要我一说话,你自然就会露出原形,到是你表演得比较到位,至少你将你的这个东西给吐出来了。艺术是没有委靡之分的,当然,我知道你所说的意思,你的艺术自然是你所说的艺术,因为你的艺术肯定是有委靡之分的,这是你的一个特性,也就是你所说的真理的一个特性!
4。只要呓语跟着呓语的感觉走,就对了!,这就是我的意思,其他我还要说什么呢!刚才机子,不知怎么的,突然就重新启动,现在我下网的时间到了,我只有靠我的这些思想,重新记录下,我脑袋里某个爆炸的一个结果,也许是它的一个形状。但我的记忆依然在发挥作用,这是谁都不可否认的!
5。你还在我的面前谈论阶级,还在我的面前大声高歌:你是一个高贵的无产者,这又让我感到,你比你想象中 的还可耻!而这个可耻,却是你常用来自慰的代名词。我不是早就给你们说了吗,那有什么阶级存在,像人民这类早已死去的东西居然在你的心灵之中显示出大海般的活跃!你们所谓的民主到底是什么东西,你们所谓的高贵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呢?
6。有个叫【中国笔记派】的人,今天在我的帖子,《不要给我荣誉》后面说:“这小子也许能成功。真成功了,就不是一般的成功!他的整个身心结构不是目前人类所有。”我敢保证这是一个高明的人,他的眼睛居然比平常人锐利,像这样的人,在人类的历史上,扮演的角色是非同寻常的,小人物是他的命运。但是没有他,人类只可能原地踏步!这使我非常高兴,但我还是要说明的是:作为非人类,我的思维,绝不可能停留在成功的这个东西上,成功的东西不是坏东西,它有让我的汗水变得和它一样的危险的可能。我是没有价值的,其本质上是空无的特性。人类的秘密今天被我和中国呓语派一口道破了:信仰中国呓语派的人就有福了,而首先摆你们面前的,就是这使你们永远死亡的!
7。M说:我与你们的X、L,等所谓的朋友绝交!看得出来,昨天他发脾气的原因,可能在于他已经被疯过了!这个疯子,想来想去始终都想,摸我的或者添我的屁股一下!谁不知道,此人以诗人自居,他写了那么多年了,资历当然就是他想象的那么大!我说过,诗人早就死了,如果活人以诗人来自慰,这明显就预示着:一个只有他看得见的阴谋!这当然就是他的幻觉。在人类当中,他始终想让自己能够随风所欲一点,其最终结果终于导致他吞吞吐吐,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但他就是喜欢神仙,所以他就被隔离起来了,他的神经系统早已紊乱,他的新陈代谢正在渐慢。这是每个人类都会经历的,他就是不懂得这个道理,作为非人类:力比多是反人类的。毫无疑问,他是清醒的。他的意思是他的清醒当然不是你所说的清醒,你是反清醒的,你爱慕真相,你把自己悬挂起来,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活受罪!
8。当我对你说:诗是我即诗的游戏。或者经过沉思之后,你可能,自然是可能,你笑着对我说:对,这是一种大境界,没有敌人的境界,妙哉!我就这么猜想,我想我的前提就是,我感觉到你是一个理性的人,你拥有理性的希望,你拥有感觉的触须。这时,我还要说什么呢,你不会通灵见我的表情吧!我的牙齿上,有昨天你吃过的酸菜吗?你不是我,你就不明白了!但我怎么能够看见你的心灵之毛呢,我的意思是游戏就是解构,我写诗的时候,我就没看到什么!被你叫做结构之类的,我不在意这些,我不理它,我从来就没感觉到它,假如你不问:我的技巧从哪里来呢?我的脑子有时充满问题。问题爆炸,更坏的是我已经习惯了,作为非人类的快乐。诗即游戏即解构即自由。我写作的过程就是自由之自由说话的过程。
9。劝你再不要在我的面前谈论艺术了。你知道什么叫艺术吗,你知道你所谓的艺术到底是什么吗 ?“你以为你会写诗呀,你根本连诗的门也没摸着,在瞎嚷嚷”你的癫痫病就让你这样叫嚷!像这样发颠的样子,我不知道看到过多少遍了。对于这个问题,我已变得麻木、困顿。我还要说什么呢,对于你,我还要说什么呢!你说我是畜生力比多,那我就满足你一下:假如我就是吧!当然啦,我肯定比你高兴,至少你没说,我是人类的力比多。对,我当然不是人类的畜生力比多。我说诗无门,你这个功利病患者就病入膏肓。并且在目前的中国领土上,这还是一个正在大爆发的绝症!告诉你吧,现在我非常的高兴,我已经把启发你的东西仍给你了,你的命运毕竟在你的手上,假如你看见它在你的身上跳舞,你就回去做梦吧,好了,就这么办,我也懒得理你!
10。在昏睡中,给你们感觉,你们就要去感觉。世界大战,每天都在上演,你们能看到什么!坐在这里,劝你们要对我的诗歌引起高度重视,因为我的存在,你们很多人都不存在了。这话我说过,相同的话说过多次,我的意思是:心灵缺失是你们最大的疾病,也是你们没有灵魂的症状!很多文明都中断了,灾难不总是在我的诗歌中降临。你们怎么不愿在废墟元素中生活繁衍,你们的灭亡,我什么时候缺席过呢!我的诗歌,我的艺术,我的本身,你们永远无法评点。在我的歌声中,歌声宣布你们的死亡、腐烂。宣布你们在腐烂中怎样成为一朵花的肥尿。实话实说:我并不爱你们 一切都在发生,真实无限,到达无限!
11。地球之上/火花激烈燃烧/向上 向下/都是悬空
12。有人说,中国呓语派是在开天。那么,“劈地”这个词语为什么依然被他仍弃了呢。更有甚者在我的面前大谈:海子写作的作品百分之九十九是呓语派。呵呵,当然他是在说瞎话。和荷马不同,他只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海子与呓语派有什么关系呢。在你们的诗歌中,我就时常看见这个幽灵飘啊飘的。这个没有头颅的家伙很可能就是你们诗歌的原形。准确的说,这的确就是你们的原形。
13。我一直都在爆炸,这是XXX发现的。没有XXX,我怎么能知道,我居然有这个特性呢。只是力比多这家伙比你们想象中的来得太早太早太早了,因而他的命运就确定了下来。但这并不属于我,它依然是你们所想象的物。力比多的所有都是为爆炸而来的,哪怕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因而他的本身就是不断地爆炸爆炸爆炸爆炸。这就是力比多与垃圾派的关系,也就是我与你们的区别。
●到达卷(14:26)
14。萨特说:存在即合理,老头子说:存在的就是错误的。而我还要嘟囔什么呢?这是一个问题,那个被石头砸死的就是一个问题。误解就此产生了,一个在我之中,一个在我之外。迷宫的形状被当成你的本身。那么,存在就理所当然的被点缀成幻觉。除此之外,你也不会对自己说:除了修饰,我还拥有什么呢?!
15。我的物质特性体现为人类精神,故我叫它知为物。首先,我拿自己开刀,我杀死自己,然后创造我自己。这时,耶书的模样就呈现了,救世的本质在于对你充满希望,亦或你的本身就是绝望。我身上惰性故而在不知不觉中成了一个被供奉的活力元素,不朽之物以此来获得松懈。
16。昨天有人给我画了像。太好了,很久很久以来,我一直就没感到我居然是如此的悠闲。我的思想是飘忽不定的,我的身体也是如此充满快感。记得你们当中者甚有人侃我为天才,今天我的表情正好露出喜悦的颜色:干脆我就承认算了。爽啊,我就是一个天才,并且只有我的这个绝对意义上,我才是一个天才。我的形状不可描绘,反叛这个心理术语,适合于你们固有的年龄特征。因此,物品毫不犹豫地蔑视你们。作为一个20有一的到达者意为诗想者,面对“反叛”这个词语对软弱无力的展现,面对其对绝对因素的剥夺,这是我永远也无法容忍的,你们的末日到了。
17。最近我诗歌中的东西,有时会突然窜出来,把你们吓一大跳。该死的,这实在是出乎你们的意料!假如他一下子就把你们给干掉了,这怎么办呢?我很明白,我的眼睛好象总是走在什么的前面。也说不定,其实,你们的日子还是维护现状的好,不是刚才就有人,肯定包括老头子在内也异口同声地放出话来:力比多是个疯子。对,这个我很喜欢。什么都反那当然就是疯子。当然啦,那个作者——就是那个叫温永琪的作者如实说道:力比多在黑洞里漂浮,时间就此停止了呼吸。其实还有一种可能,你们更没想到:我的这个东西杀死了我,要么他就是力比多,要么力比多就是我,或者力比多就是我,我就是力比多。
18。反人类的根据是可有无的,即使它摆在我的眼前,我也懒得去理它。我什么都反,就是不反我自己。为什么呢?我的这个道理就暂且放在这里被搁置。什么道德啊、艺术的,都是骗你们的把戏。那些日积月累的就是一个症状,那不日积月累的更是一个症状。只要我看到的,我就反,我快乐的过程就是我反的过程。假如这些东西都被我反完了,我依然要反,我的所有行为都是绝对意义上的。那还用得着寻找吗,请不要在我的面前谈论世俗以及高尚的。
19。我的功劳是看不见的,对于这个词语我可是豪不避讳的。希特勒反人类吗?荷马反人类吗?你们那些所谓的哲学家、诗人之类的反人类吗?尼采这个疯子我只所以叫他为疯子,源于我故意把疯子这个词语赠予他。注意“故意二字预示我对你们这些人类,根本就不存在着共同。你们的性质等于物,你们本来就是物,你们的归宿就是物。你们自始至终的都在阻碍我,即使你们不阻碍我,我也照样反。反的原则就是:只要是我想反的,包括我不想反的,我都要反!目前的情况,并且很久很久以来的情况是:你们自以为自己拥有语言,而实质是语言拥有你们。这话并不过分,语言拥有你们。你们所有的活动行为都标志着这个。你们是万物之王,这话没错,除了你们,谁还会是万物之王呢。刚才说了,我的功劳是看不见的。你们当中人十有八九睁眼说瞎话,你们对此满怀嫉妒。而我的功劳当然只有我说的算,也只有我才能给自己奖赏。我把自己的这个欲望永远安固在我的大脑里、心灵里。因此我的精神永远饥饿。我永远用心灵思考。正确,你们的功劳建立在享福利用之上。你们当中的智者,就是你们叫那些为哲学家的或者科学家或者教育家的,也因此嘲笑你们。他们说,你们这些弱小之者,你们这些病状之人啊,我是爱你们的。我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了改变你们,我要把高尚,道德,希望这些美好的事物统统都赠给你们。因为能够改变你们的,也只有我们。这滑稽的,这最终只能忽悠你们自己的表演,不知在你们的记忆中上演过多少回了!他们们因此而泪流满面,于是他们决定用慈善的方式来教育你们。难道我是不清醒的吗?这很明显,这种思维方式里:遮掩着权利欲。农民与地主的关系就是这个关系。对此我是危险的,当我的血液深入地下,你们喝的水也会变成充满战争味道的毒药了。当然,那个时候,我肯定比我的精神还高兴!
20. 我必须对我的存在作出描述。这个东西里,除了我的记忆外,就是我的这个“做”。它的意思是,我只有一种具体的形态那就是到达,创造是我的本质,和你们的区别在于:我的创造是有意的。但那无意的一部分,即记忆以记忆的方式在我的身上发挥着功效。r>我的创造是有意的,他目的是超越的超越的超越。故而无意的不等同于主宰我,她亦没有能力这样做。我提到超越提到我的三种形态,也即在时间这个潘多拉盒子之中,我打开身上的无限之门。物之幻化在于你们记忆的无意识作用力的大爆发。三种形态里共同的我,就是我的这种超越。那被忘记的因此显得无关紧要。是的,必须的无关紧要是对超越的维护,同时她是我活力的一个元素。反是其本质的一种话语,反之力不渊薮于本能即我的记忆,而是那有意的一部分。
21。我知所思广而延之为一种思维方式,我所开启的这种绝对思维是对所有固定不变的思维结果以及与其本身适应的思维方式的致命瓦解。这些方法论总体上,指向于其物的性质。
异类的存在在于对那个巨大之怪物——传统的叛逆。传统常以价值体系的总和的身份判断人的意向。那些企图用道德、次序来规范人类思维的知识份子,故而肥头大耳。那些制造乌托邦的所谓的高级人类即异类,在强烈的使命感之下,在人性缺陷日趋外化的社会之中,时常被一种巨大的情感因素日益地劳役着。乌托邦生活的强烈意志性,使它们自身的空洞色彩日益耀眼。一种价值体系被瓦解,而另外一种价值体系随之而生。
这是危险的,对价值体系的重建,这就意味着:自身的这个“我”的死亡,创造力由此得到稳定,最后便枯竭下来。他们那被否定的被压榨的那一部分,虽然起初由他们的叛逆意志超控!叛逆意志来自他们自身的伤口对痛苦的分泌,这是本能性的。造成他们受害的真凶,亦即那人性之物的外渗。在伤口化脓之处,情感与理智的比例关系反映着他们的渺小与伟大,崇高与卑劣。情感因素所占的越少,这个人就越显伟大。
这类人的优点是爱工作人,但他们时常职责别人。你必须要这么做,向别人下达命令在他们的身上以本能的方式显现。在人类的历史上,这样的人可是举不胜数:要么,他们以伟人的形象出现;要么,他们以小丑的身份出现。不知他们什么时候才明白这个道理:我有什么权利职责别人呢?我又有什么权利要求别人这么做呢?
22。海子们走到了人类的尽头,他反人类吗?绝望在他的身上摇摆出了什么来呢?这个抱头自杀的家伙依然对他的人类恋恋不舍吗?这样的绝望亦建立在这样的希望之本质中吗?至于这看起来是两种东西的形状,我从来就对它们没有什么好感!这物之情感因素太强。莫须有的即由此而生的强力意志受孕于这物之幻象,海子、尼采、顾城甚至是希特勒、东条英机等人的死是可笑的,如果这是所谓“伟大”的必经之途,那么这更是可耻的。
23。世界上有两种人:一是言说者,一是被言说者。前者在语言上说话,后者则是语言的一个说话。人对清醒与不清醒的界丁在于此:一个人应当自己在干什么,否则即为白痴或者梦游者。梦游又名夜游病,多重人格者就可能患上这种病,或许这种病就是这种人格的综合体。因为幻觉相互冲撞、抵消,他们的记忆就不存在了。那么,言说者即那在语言上说话的人,以此获得思想技巧。不是有个叫维特根斯坦的人说,语言的内在结构无非是逻辑基础。这是真的吗?在我看来,他们在不知不觉中隐藏了自身的一个致命缺陷。他们的思想结果得益于语言对他们思维方式的变故,这到没什么,但是毕竟他们太弱小了,把语言当作一个问题就使他们沦为了语言的一个言说。海德格尔、德里达等人就患有这个无可救药之绝症,他们的一生到此终结。记得在我的记忆中,好象有个叫李晖2080的人在我的面前大谈语言问题,当时我就踢了他几句,我的意思是:把语言当作信仰,这是危险的,你的不存在性就凸显出来了。这就如,十分相信鬼的人,定会遇见鬼一样。
24。反人类是危险的,古往今来,还有谁像我这样——明目张胆的反人类?!在目前的地球上,我对自己说:你有成为全人类公敌的可能,而这就是我一直以来所渴望的。反人类建立在自由的二位一体上,凡是违背自由原则的都是物。人类历史所呈现的是一只怪兽的形状,其运动过程展示着人性与兽性的轮流执政。这两个东西作为人之我与物的妥协之物,它们从根本上讨厌自由、否定自由的超越性以及创造性。因此,你们说的不合法的就是合法的,我所说的不合法的就是不合法的。
25。在“到达之所”中,我提到了“准备”这个词。是的,我一直都在准备着什么,我过去的、今天的、以后的所有都是为这个“准备”而来或者在的。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呢?你们当中有人问我:你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这个时候,他的眼神里掠过一丝恐慌:难道你看到了什么吗?恩,我对你的表情毫不在意,我的确看到了一个东西,它使我欣喜,我所有的快乐都有缘于它。它到底是什么呢?这个时候,我感感觉你变得友好了,你们不再把我当敌人了。你们中有人曾叫我“破坏王”,还有的叫我“疯子”,好吧,现在我就以你们的眼神告诉你们:那个东西巨大无比,生命之物因遇见它而再次进入轮回,你们的所有在它的面前亦会露出原形。请注意,我说的原形就是指你们身上的物。总之,那是一个巨大无比的空无,漫无边际的空无笼罩你们的时候,我的时候就到了,我是为准备而来的。
26。责怪那些毫无生命的意象之物是毫无意义的,不过正视你们通过这一过程而日益见其发挥作用。你们的政治基础建立在划分权利意识等级之上而固于人心。那些还是小伙子的,为什么他们的思维确就如此的定型了呢?!情感因素为什么最终成为你们的牢笼呢?家庭所发挥的作用是复制你,而整个社会机制为什么依然在复制你呢。你拥有什么权利吗?你本来就是权利的一个因子吗?天生的,为什么却被人为的剥夺了呢?现在你是多余的吗?这是你快乐的源泉吗?你被自己放弃了吗?然后,快乐作为分泌物就点燃了你吗?
27:●力比多书
请注意:我决不是力比多,我只是在模仿力比多。我的意思是力比多在模仿我:昨天晚上半夜三更的时候,我看见我吃闪电,闪电又细又长,像王母的乳房似的。我吃她的时候,她居然在反抗,碰的一声,我的牙齿居然给掉落了几颗。我接着用剩下的龅牙嚼她,这个时候,我身上就一种酥麻酥麻的感觉流遍我的全身。于是,整个成都就下雨了。恰巧的是,我又看见一个天外来客的家伙在和我谈话,他对我说,你是吃闪电的牛逼。
附:自由的二位一体说
正常的标准是不反抗,不正常的标准是反抗或者反抗的反抗即反抗的本身。
没有什么比自由充满诱惑,反抗本身由自由意志驱使。由此需要对自由进行介定,“自由”在于精神要永远高于物质。自由的本身是断地创造、不断地超越,即以精神驱使物质而永动。
精神世界由两个必备组成,他以由高与低的相互协调作用而存在,缺其任一即为物。
自由是绝对的,自由的两个我,其本我为自由的自然属性,就是我所说的“反抗的本真”,他是自由的本能,没有这个潜在的就是非自由,就是自由所要反的物!自由的超我,就是哪个绝对真理:“不断地创造、不断地超越才是存在的唯一合理性”。
通常所说的自由,实质上是对物幻象的描绘,它们说:幻象就是自由。这是可笑的,它们否定自由是对自由的超越,认为自由永恒不动的!
文化只有伪和真之分,不具备自由的即为伪文化。人身而自由,任何妄想对其进行阉割的物都需要被彻底地消灭掉!
人性是需要被超越的,人性的解放所发挥的作用实质上是对自由本我的维护,“人类的一切目的在于人”这就等同了人是物,因而用价值来估量人性的超越就把人推向了物的深渊之中!这样的人类,自然就是自由的反抗对象!
对人性的解放,实质上是将自由的本我意志深入人心;对人性的超越,也就是将自由的超我意志深入人心。当这两者同时成为了人的本能,我们就可以说,人获得了超越!
这是我们唯一能够启发人做的事情,至于物质形体的变化,这当由个人的自由意志决定。
“审丑只是人性解放或人性革命的手段之一,其最终目的就是为了实现人性解放”,这样的说法就显得专断,其必然是自由所反的物。
现代社会的人都是有共性的,由于对自由的认识的一元论倾向,他们最终就成了的被物化、异化的物!这是可悲的,也是必然的!
或许,自由还有一个或者多个我。而他将永远趋使我们前进,趋使我们不断地创造、不断地超越我们本身!自由的超我是没有目的的目的, “人类的一切目的是在于人”除了说明了人依然是人之外,它还能说明什么呢?!
2006年3月10日18:44
28:●UFO书 
力比多是第四条河流吗?河流是什么意思?告诉你们:我从来就不相信,什么水之类的。来无踪,去无影,才是我的所在。力比多吃闪电,吃闪电的,你们在他之前见过这样的吗?没有,我敢保证没有。UFO的力比多是一条大虫,盘旋在地球即所有有生命的星球之上,专门等你们这样的美味送上门来。有时它还会主动发起进攻,先是俘虏你们,然后割下你们的头颅,偷吃你们的骨髓,你们的飞机、大炮等等。不用说了,这是相当危险的:辐射对它根本就不起作用,你们用原子弹轰它,它的唾液就分泌得旺盛。一滴一滴地砸空气上,天空就开始下雨。除此之外,它还偷吃你们的记忆,偷吃你们的时间,你们的所有都是他的食物。明白了吗?原子弹就是它喜欢的巧克力
29:●约柜的构造
约柜2006是送给那些爱好使命感之人的棺材。这个东西由力比多的尿液和屎构成,对于他们来说:它可以确保他们的肉体获得永生之欢快,其本身的形状是力比多的肛门。在力比多的面前,这些人总爱谈论一些使命感。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呢,我把约柜2006送给你们亦对你们表示尊重。所有的政治都给我见鬼吧,在我的面前,你们还能鼓吹什么!
30●诗想者
准备不能满足你,到达不能满足你:只要你在说话,那就是好的;只要你还在走,那就是好的!看看吧:他们的样子实在是颓废的可爱,但他们在等待着什么!你能和他们一样吗?你的诗想什么时候命令你停下来呢。你又知道什么呢。什么都有突然消失的可能:你必须走,必须奔跑,速度要尽可能的快,要尽可能的超过光速,让时间与你赛跑更好!你必须忘掉“必须”这个词语:你是绝对的,请记住,这就是你的潜意识。看见了太阳吗?它每天都在燃烧,但它并不知道自己在燃烧。你知道它为什么能够燃烧吗?爆炸,对,除了爆炸,它一无所有!所有被忘记的,你都要尽可能的让它们在你的眼睛中跳跃。你要做自己的王,你本来就是自己的王。必要的时候,你也要对自己说:这话颠倒过来也可以,世界上又有什么不行的呢。你的脚是你自己的,当你作为第一个的时候,你就要与自己交谈:这世界本来就是这样,与自己交谈是快乐的,最大的快乐就是你看见自己与自己交谈。那个时候,你更要欢天喜地对自己说:(注意:你的表情不可佯装。自然是最好的美德吗?当然不是,他只是你的一个属性)做自己的敌人,总比做自己的朋友好!超越这个词语你看见了吗?在自由的这个维度上,也只能在自由的这个维度上:你要随她上下摆动,这样的舞蹈总是美丽的!你要明白:唯一能够左右你的就是她,而其他的那些东西哪有资格这样做呢!而你还有什么资格去指责和你一样自由的呢!那些不存在的,不懂得自由的,活着就是一个错误,荒谬在他们的身上繁衍着。如果你因自由而僵化,那你就不是自由的了,自由不是花样的,但他是你灵魂的到达之所,你由此而开启创造。
2006年4月7日
2006年3月17日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