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不再思考高楼和上司

By daisyjhj at 2024-05-11 14:38 • 58次点击
daisyjhj

有时候(现在)我心绪平静,和周遭没有冲突,不会去想要改变什么,一切都很好,可以继续下去,也是顺其自然地继续下去。可以顺其自然地生活,我在这里,现在在这里,工作,完成任务,活着,但不会去思考活着,只是活着。这样很好因为平静,谁不喜欢平静呢,那让生活可以继续。为什么会有那样巨大的冲突,在内心,进而反映到外部,让一切都无法继续下去。人需要继续,需要让生活继续否则就是崩坏,一切重头来过,不是不好只是,平静时你觉得平静就很好,就足够了,为什么要崩坏呢。不要贪恋平静。一些迹象:有愧和弥补,睡饱,排泄通畅,肠胃空空,在做事而非无所事事。


每一个观念,当我将它纳入到我的思维系统,我也将它纳入我的行动准则。伴随着我的行动,观念会受到来自各方的冲击。有人告诉你那和他们的想法相悖,有人告诉你你继续这样下去会是不好的,你在浪费你的生命,有时候你自己看到,那些本该秉持着这些观念行动的人言行的不一……这一切撼动的是观念吗?是理想吗?被影响的是行动。观念被永恒搁置在那里,一旦行动开始停滞。或者我想问的是,人最终是要活出一种极致的观念吗?一种理想并将其活出来?还是人就是在艰难的行动中,一次次试图去接近那个理想?人究竟需要穿越的是什么呢?如果从外部来总结归因,是那些所谓的遗留的创伤?是那些无意识的反应模式?是这些东西阻碍着我们,并召唤着我们吗?如果我要用一种叙述的方式,可以说它们一次次召唤我们,我们鬼使神差受其蛊惑,为的是让我们终将不受其牵引吗?这样说似乎目的性太强。逻辑需要闭环,头脑需要故事。
换一个故事吧。是不是也可以说,泥沼是为了映衬出自由。
我所对抗的究竟是什么呢?若我对抗的是泥沼,那要如何证明我的每一次挣扎不是更深地陷入?如果我追求的是自由,那自由又是如何定义的,对泥沼的反抗吗?我需要通过不断地让自己陷入,以获得正在通往自由的幻觉?

daisyjhj at 2024-05-12 22:42
1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