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篇无聊的小说

By SJ at 2018-09-04 10:17 • 176次点击
SJ

第一章
年底,寒冬之际,H市警务科科长老高端着热茶和零支队队长李希开会。
“小李,你怎么看这几个案子?”,H市在当月发生了7起疑案,受害人均为40岁左右,由于未知因素均在医院处于昏迷状态,月初发现的案例已经昏迷二十天之久,受害人快成为植物人了。
李希作为零支队队长,一直负责H市的重点案件,在警务科多年的工作经历中,从未遇到过这种动机不明的悬案,本来由于没闹出人命,在前几起案子中只是将案件定义为中毒,但是出现的案例越来越多,为了避免恐慌,警方目前也已经将消息封锁。
李希认为此案不是巧合,“从月初到现在,已经陆陆续续发生了7起相似的案子,案发现场都在家中,现场的钱包和手机均已丢失,而且七名受害人都在医院处于昏迷状态,“我认为这不是巧合,很有可能是一人犯下的劫财案,案发现场有打斗的痕迹也证明了这一点。”
科长取出烟开始抽,“同一人犯案确实可能,昏迷原因调查的怎么样了?”
其实七名受害人的昏迷原因医院至今也没给出解释,受害人为五名男子,两名女子,脑部均未受伤,也没失血与休克的症状,医院诊断为中毒,但是没有检查出具体是中了什么毒,估计又是几起无头案了,这种案子经常发生,只要没闹出人命,一般都不了了之,但是这次因为可能是连环案件,迫于压力,科长不得不重视。
李希应付到“老大,医院没有给出结果,我们也调查不出什么来啊,只能从犯罪现场找线索了。”
“那现场找到了什么线索吗!”
李希很无奈“这个……提取了一些指纹,还在检验。别的线索就没了。”
“那就快去查!查不好这个年别过了!”
李希愁容满面“是,老大。哎,这年没法过了”,走出了充满烟味的科长室。

“队长,有什么需要吩咐吗?”小芹说道,小芹是刚来的实习生,国防大学毕业,由于之前在一起跨国案件中当过助理,被特招进零支队实习,跟着老江湖李希打杂,这几天整理了之前几起杀人案的材料,闲的无聊正想跟着李希找点事干。
李希看着零分队办公室,很奇怪为什么只剩下小芹一人了,问道“他们人呢?”。小芹笑道“哈哈,队长,他们去调查昨天东湖那起杀人抛尸案了,所以只剩咱们了。”“只剩咱们是什么意思?你要非礼我啊,你要上位也要找个职位高点的吧!”李希对这个新来的实习生真是无语。“不是老大,我是指只剩咱俩去查那个连环抢劫案了”小芹一脸无辜,额头的皱纹顿时让李希想到了猫的呆萌,烦恼顿时消了几分。
“走,先办一件要紧的事”李希一本正经的说道。

两人来到了一家早餐店,“老刘,来两碗肠粉。”小芹感觉被骗了“老大,现在都十点了,还吃早餐”,一副无奈的样子。
老板过来,五十岁的大爷笑呵呵地说“小希,你终于有女朋友了”,一碗加菜的肠粉端给了小芹。小芹刷一下红了脸,“我只是他的跟班,不是那个……”
李希笑着说“早上报道时间太早了,所以现在要紧的就是先给自己充充电。和我一起吃吧。”说着夹了一块塞到小芹嘴里。
李希正愁没头绪,边吃东西,含糊的问道“你怎么看这几起案子?”
小芹第一次被问道关于案子的问题,兴奋不已,放下筷子,“老大,我昨天整理完以前结案的一些材料后,晚上加班看了看这几起案子的报告,目前的线索都说明这几起案子的凶手很可能是同一人,犯案时间都是每周日,由此推断凶手的职业是比较正式的,只在周日才有时间犯案。而案发地点都是受害人家中,所以我觉得凶手应该是和受害人认识,不然很难进入受害人家里犯案。”
小芹说完后,紧张的等着李希的评价,李希此时却陷入了深思。
小芹拉了拉他的手臂“老大,我分析的怎么样?”李希回过神来“嗯,很有逻辑,咱们可以从这两个方向入手。我去案发现场看看,你去医院和受害人家属聊会儿。”

第一个案子在一个小区里,案发现场在15层的一个公寓内,李希在公寓转了一圈,除了房间内打碎了的一些啤酒瓶,地上的污渍,倒了的饮水机外,没了其它发现,李希回忆起现场的照片,受害人是在饮水机旁被发现的,离啤酒瓶有许多距离,如果疑犯和他有过争执,应该不会打碎啤酒瓶,但是酒已经干了,不能再化验。
敲开邻居的门后,出来的是一个中年大妈,大妈只开了一半门,李希解释他是警察后,拿出证件,阿姨才让他进去坐坐。
李希问道“阿姨,月初的3号,也就是星期天,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事发生?”
“奇怪的事?我记得晚上好像听见对面公寓有男人在大吵大闹,吵得我都没看电视了。”
“那您还记得对面吵到大概几点吗?”
“应该是10点左右吧,因为我那时快要睡了,就看了看时间。”
“之后有玻璃打碎的声音吗?”
“之后我睡着了。”
“嗯,谢谢阿姨。”李希心里有了些猜想,开车前往市人民医院……

小芹此时正在另一家医院走访受害人家属,傍晚接到了李希的电话,询问一番后便来接小芹,小芹调查了一天,问到了一些受害人好友的微信与电话,还未来得及整理。
李希问道“除了这些就没别的了吗?”
“老大,这已经很不容易了,家属没和受害人一起居住,受害人手机也找不到,只能这样间接调查了。”
之后,小芹把所有的联系方式发给了庄泉,叫他把这些人的档案都调出,周全是零支队的技术负责人,其实也就是平时负责录入资料,但是他原来是一名黑客,因为发现了银行ATM机的漏洞而被招入警务科,安排进了专门负责疑难案件的零支队。
周全收到几十个社交账号和手机号后,顿时无语,给小芹打了电话“小妹妹,下班了啦,明天查行不行?”
“全哥,这个很要紧,明天是除夕,要放假了,赶赶吧。”
“哎,好吧,我要叫希老大给我加班费。”
李希和小芹来到早上那家早餐店,虽然是早餐店,但是从早餐到夜宵都有供应,现在是刘夫人在做菜。
“小希,今天加个啥菜?”李希让小芹看看菜单,小芹要了个爆椒炒肉,两人谈论着案子,不经意间吴阿姨把菜端来,小芹没想到原来李希要的只是一个青菜,而自己点的菜充满辣椒。
吴阿姨眯眼看了看小芹“真好看,姑娘,你这个菜我请客。”
小芹微笑“谢谢阿姨。”吃完后,带了份饭回到警局。

一进门,庄泉把小芹手上的饭抢来“谢谢妹妹,晚上终于不用吃泡面了”,说着把自己调查的材料给李希。
“老大,经过我的检索,受害人好友们的档案都在这里了,职位比较分散,老师,白领,公司经理,医生等等”。
小芹想着“医生,这个职位好眼熟啊”。
李希面无表情“眼熟?”
小芹起地一跳“我想起来了,这七名受害人有一名就是医学院毕业的,名叫徐伟,现在一家医药公司工作。”
庄泉看了看电脑,喊道“对,他的好友名单里也有一名医生,名叫周雄,在华南医附院工作,小芹你白天还去过那儿和受害人家属聊天。”
庄泉嘴里含着东西说道“这个人很可疑,明天得去调查调查。”
李希一脸淡然 “要不过完年再去调查调查吧,凶手应该也要过年。”
小芹很疑惑,李希又故意加大嗓门“还看什么,快去取车钥匙!”
小芹才看明白这两人的玩笑,取钥匙准备开车。

两人来到周雄所住的小区,周雄颠覆了小芹对医生的印象,五大三粗,脸上有一丝疲惫。
介绍之后,两人便开始询问周雄在分别在7名受害者案发时的情况,得到的回答却是都在医院值班,值班册上有记录。
小芹不甘心:“你认识徐伟吗?”周雄平淡的说“认识,我的大学同学,但是之后毕业了不怎么联系了。”
小芹询问时,李希便在周雄房内散步,观察的摆饰,小芹再问了些问题,却没有收获。两人准备离开,周雄关门时,一直不说话的李希问道“你棒球打的怎样,可以切磋切磋。”周雄突然有点惊愕“额,我现在很少打了,是大学时的兴趣。”
李希只好客套的说了几句,便和小芹离开了。

一番调查后快十二点了,李希开车送小芹回家,车上给庄泉打了个电话。
庄泉声音带着慵懒的困意“老大,我睡着了,正在梦游。”
“好的,那拜托你梦游时帮我查查周雄所在的棒球俱乐部。”
“老大,这么晚了,我只能黑他们俱乐部的服务器才能查。”
“黑吧,别被发现就行。总之明天早上给我结果。”
庄泉只好把游戏关了,拿出泡面和咖啡,开始检索H市的棒球俱乐部,幸好不多,只有二十几个,估计几个小时就能把他们的系统黑完……

小芹此时坐在副驾驶,倦意袭来,只听见李希给给打电话,之后就睡着了。
此时安静下来,李希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鲜花和麦穗的香气,清醒了几分。
到小区门口停下后,李希才发现小芹住的是一个别墅区。小芹嘴里呢喃着“别走,别走。”抓住了李希的手臂,眼睛却闭着,原来只是说梦话。李希一动不动,想等着她醒来。
小芹名叫邹芹,李希负责带她实习,之前一直打发她整理前几起案件的档案,但她从不埋怨,档案总结也写的详略得当,一个月的实习中,今天是邹芹第一次开始查案。
现在她在车上睡着了,李希是第一次近距离观察她,邹芹身材高挑,皮肤白里透粉,体型中等,扎着马尾辫,学生气中带着一丝成熟,穿着不宽不紧的白衬衫,因为熟睡,面容很亲切,胸口起伏着,看到这,李希回避了视线。
轻声叫着“芹,到家了。”邹芹却依旧未醒,李希只好拍了拍她的手臂。
邹芹睡眼惺忪,小声说着“啊,都到了”,突然发现自己拉着李希的手臂,连忙把手撤回。
“对不起,老大。”,却没注意到睡着时乱了的头发。
李希送芹到家门口,发现她家没有一点灯光,偌大的别墅似乎只有芹一个人住,就着月光,看到门口有很多盆栽。
拖着困意,李希回到家中,简单洗漱后,躺在铺满脏衣服的床上倒头便睡……
第二章
第二天已是除夕,下起了大雪。
李希来到办公室,依旧只有邹芹在,估计庄泉昨晚又在家通宵干活了,其他人去查昨天那起杀人抛尸案了。
李希打电话给庄泉:“我要的你查的材料呢?”
“哎,老大,查了一个晚上,等等我邮件给你。”电话里传来朦胧的声音。
二十多个棒球俱乐部的成员材料被发到队里的邮箱,总共有几百页,李希和邹芹只好分工查看,当李希正看到第二份时,邹芹突然喊道“老大,我在这家德英俱乐部看到了五名受害人的名字……”
周雄爱好棒球,七起案子的五名与棒球有联系,因此重点又不得不转移到周雄身上。两人只好再次拜访周雄,上电梯时,一个金色头发的外国人匆匆离开,小芹好奇的看了两眼。
小芹询问关于德英棒球俱乐部的消息时,周雄却表现的十分淡定。
“德英棒球俱乐部?我听过,但是我不在俱乐部里。”
“那请问你认识这五个成员吗?”小芹拿出五名受害人的照片。
“都不认识啊。”
虽然周雄很可疑,但是无法证明他和受害人的关系,两人只好离开去俱乐部调查。
两人来到德英俱乐部,接待的是经理,“Sir,你们有什么系吗?”经理是香港人,带着粤语口语,体型偏小,但是透露出商人的精明。
“请问这五名受害人你认识吗?”
经理看了看照片“当然认系,是我们的老会员,但是我们的老会员都很少活动的,现在我们的业务主要是教小孩子打球啦,你看我们的墙壁上。”
墙壁上贴满了初中和小学生参加打棒球的照片,原来这家棒球社的业务是教学。
“那你最后一次见他们是什么时候?”
“是去年,去年他们有一场国际联谊赛,之后就没来过俱乐部了。”
“比赛的档案什么的有吗?”
“Sir,我们这个是俱乐部之间的联谊,哪有什么档案,只有一张照片纪念啦。”经历在抽屉找了半天才找到,看来这种联谊赛还不如小学生的比赛受重视。
因为是联谊赛,照片中有上百人了,小芹把照片拍照记录后,问了参加联谊赛的其他俱乐部的信息,两人便离开了。
两人铩羽而归,李希让邹芹开车,自己在车上抽了一根又一根烟,大红色的小本田车内弥漫着白烟,邹芹费力的看着路。

邹芹自觉地把车停在了老刘餐馆。已是正午,李希依旧要了一个青菜,邹芹想到是老大请客,便要了个招牌菜秘制猪蹄。
老刘把菜端上来,小芹闻着猪蹄,除了猪蹄本身的香之外,更有许多不同的香气和浓郁的辣味。
“老刘,这个招牌菜真不错,配方是商业机密吧。”小芹微微的笑着,露出优雅而可爱的气质。
“什么机密,你想要的话我随时教你,你做给小希吃。”老刘笑着。
小希插嘴“老刘平时连我都不告诉,据说里面有十八种香料,七道工序呢。”
小芹闻着,“老刘,里面真有这么多香料?”
“见笑啦见笑啦,确实有些讲究的,里面有枸杞、八角、花椒、辣椒什么的,其中枸杞是宁夏的料,花椒是重庆运过来的,而辣椒是我家老婆子从湖南弄得,还有其他一些就不说啦,下次教姑娘做。”
“虽然是猪蹄,可是把半个中国的佐料尝遍了呢”小芹用手直接抓了一块吃着,虽然有各式各样的辅料,但是融合在猪蹄中却感觉十分自然,丝毫没有掩盖猪蹄的原汁原味。
邹芹一拍脑袋,李希吓的把夹的青菜掉了,看到猪蹄上的油粘在她头发上,抽了张餐巾纸给她擦着。
“吃饭就吃饭,别想案子。”
“老大,我们假设周雄和七名受害人都是八角、花椒什么的辅料,联系他们的是那个棒球俱乐部,俱乐部就是猪蹄啊!我们得再去查一下这个俱乐部。”说着又吃了一口,“真香。”

李希于是叫邹芹去盯着周雄。自己则回到办公室。
庄泉拿来饭盒,“原来今天是老刘的秘制猪蹄啊,老大这次真舍得花钱。”说着吸了口口水。
李希叫庄泉调出关于德英俱乐部成立的资料,资金往来,公司法人和所有职员的资料。两人核对了一下午,终于发现周雄原来是俱乐部的投资人之一,显然他隐瞒了事实。
李希正要打电话给小芹,没想到小芹打来了电话“老大,周雄昏迷了……”
李希赶往周雄的住处,此时周雄被送往医院了。发现他昏迷的是隔壁的邻居,询问后发现是因为周雄房内传来吵闹的声音,随后邻居敲门后没有任何回应,便报了警。调查一番后,只发现室内有打斗的痕迹,其他的需要等技术科检验。
李希疑问的看着邹芹:“你盯梢时没发现什么异常吗?”
“没有啊,他家楼层太高了。突然就有同事来了,才发现原来邻居报了警。”
李希叹了口气,无奈线索又断了。

小芹留在案发现场,回忆李希查案的过程,于是自己也开始转悠,突然发现卧室有一个棒球在床边上,邹芹蹲下想取起棒球,床底射来一丝光亮,发现是一瓶贴着空白标签的药剂。
此时已经6点,因为是除夕,所以警务科提前下班了,邹芹打电话给李希,李希让她先把药剂带回家。邹芹只好离开。
李希来到周雄所送往的医院,医生给出的结果和其它七个案子一样,为中毒导致的昏迷,但是药物的具体成分恐怕很难检测。
李希看了看时间,想着怎么也是除夕,得去吃饭了。

除夕之夜的老刘餐馆,李希和好友聚了一桌麻将,餐馆内乌烟瘴气,大家说着最下流的话,辱骂各式各样的人,老刘知道这些都是小希出生入死的朋友,端着茶水在边上伺候着。
邹芹在超市买好食材后,一个人在厨房叮叮当当的做着自己喜欢吃的菜。除了电视放着春晚,家里只有她一个人,丝毫没有除夕之夜的氛围。邹芹念书时在学校有同学为伴,在警务科忙碌的查案,也感到充实。家中却只有自己一个人,父亲过世,母亲改嫁香港富商。
邹芹端了一碗自己酿的梅酒和刚做的菜放在父亲的遗照前,潸然泪下……

午夜十二点,跨年之时,邹芹靠在床上,不自禁的想起希老大,回忆起自己睡着时抱着他的手臂那幕,于是按下手机,给李希打电话,但是打了好几个电话才接通,传来搓麻将和骂人的背景噪音。
李希脖子夹着手机,一手叼着烟,一手摸着麻将,问道“新年快乐啊,小妹。”
邹芹听着窗外的烟花声,回了句“谢谢老大。”
沉默了半晌,两人都不挂电话,却也不说话,邹芹听着那边热闹的麻将声和说话声,心里充实了许多,李希歪着脖子打了半天麻将。
突然,邹芹听到屋内传来脚步声,感到不妙,连忙说道“老大,我家里来小偷了……”
李希赶紧丢下麻将和烟,只听见电话那头传来枪声,电话断了……

李希一边报警,自己把小本田的油门踩到底,开往邹芹住的别墅。
李希赶到别墅,找到了邹芹的卧室,发现被子弹打穿的手机,却不见邹芹的身影,李希回忆起邹芹在周雄家发现的药剂,找了她的包和抽屉,都没发现,而这些地方都有被人翻过的痕迹。
李希此时看到邹芹父亲的遗照,发现照片中的他穿着警服,从徽章推断是国际刑警的高层,想着平时古灵精怪的小芹,突然有了答案。
李希把手伸入遗照和墙壁的缝隙,果然摸出了一瓶贴着空白标签的蓝色药剂。
过后,接到报警的同事赶来,在一片狼藉的房内除了弹头、打斗痕迹外也没发现什么,跟李希汇报“前辈,没有什么发现,但是看到别墅前的雪地有脚印,是前往停车场的,要不要追?”
“不,我觉得她没被带走。”李希露出失落的表情。
“前辈,前辈?”年轻的警员满脸疑惑。做好记录后便离开去调取监控。
李希坐在邹芹卧室的床上发着呆,直觉告诉他邹芹就在别墅内,只是他找不到,作为零支队队长,是他的过错,作为邹芹的老师,他无比自责。
突然一阵暗暗的香气使李希清醒了几分,他想起在车上邹芹睡着时的味道,卧室除了床头柜和衣橱没有其它什么家具,李希突然怔怔的看着自己坐着的地方。
抬起床后,发现邹芹昏倒在床底下,本来洁白的手臂上伤痕累累,头发也乱了,应该是和凶手搏斗了一番,李希一阵心痛。
只是没想到凶手把她藏在床底下,用这种方式来拖延时间。
李希抱她上车,前往医院。
第三章
凌晨一点,医院急救室外,李希焦急的等待,忍住烟瘾,如果是在别的地方,估计身上带的烟都抽完了。
手术室门缓缓打开,一位医生出来,看着李希,问道“你是家属吗?”
李希解释道“我不是家属,是她的上司,警务科的支队队长,能为她负责。”
“病人头部受到了重创,现在情况很严重,需要进行开颅手术取出血块,风险很大,请你确定要不要实施。”
李希淡然的说道“实施吧”,拿着笔签了字。
“成功的概率不到一半,请你……”
“嗯,我考虑清楚了,请尽快手术。”李希露出坚定的神情。如果不手术,邹芹一定没有救活的希望了。
与其说是一名警察,李希更是一个赌徒。但他是一个成功的赌徒,他的赌性也许来自于家里,几位叔叔都因为赌博而穷困潦倒,他虽然也打麻将,但只和好朋友打,相比于赢,他更喜欢输钱给他的兄弟。
在办案的过程中,他能很快判断出凶手的动机,屡破奇案,于是被警务科科长提拔为零支队队长,零支队与其他支队不同,有独自处理案件的权利,办案时的行动不需要向上级请示,所有档案也都会被特级加密。对李希来说,查案,是一场场和歹徒的赌博,而成本是警员和公民的生命,因此他只能赢,不能输。
手术后已是初一早上,邹芹未醒,李希陪在医院。
李想到周雄的中毒,蓝色试剂瓶,德英俱乐部,邹芹被打昏,手机也被子弹打坏这些线索,总觉得有什么联系,而自己却不知道如何下手,也许,只有邹芹醒了才能明白。
周雄家发现的试剂需要拿去技术科检验,邹芹拍过的那张德英俱乐部国际联谊赛的参赛名单也要进行筛选,这张照片也许是凶手要破坏手机的原因,这一切只能吩咐庄泉去完成了。
三天后,试剂已经检验出成分,是一种新药物,技术科不能判断出药物的作用,李希只好联系市人民医院的朋友查找资料。
庄泉带着一些水果和俱乐部国际联谊赛成员名单来到邹芹的病房,邹芹仍然昏睡。庄泉近距离的看着小芹,她还带着稚嫩的学生气,身材饱满,又有富家气质,想必家庭条件很不错,经常待在二次元世界中的庄泉一直把邹芹当做女神小妹,此时心中十分不忍。
李希淡定的看着近百页的名单资料,病房中只听见翻页的声音。
突然庄泉喊道,“老大,她的眼皮动了。”
李希停下手,看着小芹,却没看到什么异样。
“老大,你再继续看材料,好像你翻页的声音她能听到。”
李希慢慢的翻着材料,邹芹费力的睁开眼,想说话却张不开嘴。庄泉连忙去办公室叫医生。
李希轻声说着“小妹,别动,医生马上就来。”
医生仔细检查了一番,说道“看来已经恢复的较好了,估计下午就能下床活动。”
邹芹望着李希手上的材料,庄泉解释“小妹妹,那是你在德英俱乐部拍的那张照片的人的名单。”
李希想到什么,于是给邹芹一页页的看联谊赛成员的资料,邹芹快速的眨了眨眼睛,李希想到上次他们一起看材料的情形,于是加快了翻页的速度。突然邹芹看着一个人的照片,想说话,李希问道“他是袭击你的人吗?是就眨一下眼,不是就眨两下。”
邹芹眨了三下眼,庄泉大笑,把隔壁的病人都吵醒了。
“看来她也不确定这个David是不是袭击她的凶手,具体情况得等小芹说话才能知道了。你赶紧联系国际刑警查这个人,再查他的入境记录和住的地方。”李希对庄泉说道。
“好的,老大,我先回警队。”庄泉忍不住的笑着。
一小时后,邹芹开始费力的说道“老大……这个人有问题……赶紧……找到他。”
“他是袭击你的人吗?”
“他带了口罩……不确定。”
“那你怎么认出他的?”
“咱们上次……上次在周雄楼下碰见的那个……那个外国人就是他,他认识周雄……有嫌疑。”
此时庄泉也打来了电话,已经查出David住的酒店和房号。
李希叫上支队成员于艳,和庄泉带上枪前往隆兴酒店。

三人来到隆兴酒店门口,隆兴酒店是H市最豪华的酒店,保卫工作十分严密,李希和保安解释了许久,才同意三人进入。
于艳的急性子被磨得差不多了“什么狗屁保安,我们是警察都不相信。”
庄泉冷笑道“于美人,这个酒店的客人都是大人物,保安自然不会把我们放在眼里了。”
于艳仍旧不爽“滚,别嘴上占我便宜。”
三人前往电梯门口,一人带着口罩提着行李箱准备离开,在温度较高的酒店,奇怪的围着围巾,李希盯着他,默默脑补照片中的David戴口罩的样子。突然喊道“站住!”,于艳,庄泉顿时反应过来,跑去挡住了他的路。
David停下脚步,用很不流利的英文说道“你们有什么事?”
“我们是警察,怀疑你故意伤人,以及袭警,请配合调查。”李希取出了证件。
David貌似早已预料到,于是摊开双手“好吧,我配合你们的调查,但是我要联系我的律师。”
“只是问问话,还没定案,就要联系律师吗?”于艳逼问道。
“随便你怎么说,我反正没违反你们的法律。”David辩驳。
李希克制住想要暴打他一顿的冲动,“带回警队!”
于艳和庄泉询问一番后,也没抓住David的犯罪证据,技术科在邹芹家也没提取到David的指纹和毛发,眼看着就要放人了。
于艳不忍心,打电话给李希,李希此时正在医院照顾邹芹,便叫于艳尽力拖延时间,越久越好。于艳只好把David扣住。

第二天早上,李希接到市人民医院许殷的电话,已经查出蓝色试剂的主要成分,可能是美国肯莎医药公司正在开发的新药,用于进行神经修复,七名受害人可能就是被注射或服用了这种药物导致昏迷,但是还未进行临床试验,李希要来了公司的名字,拨通了科长老高的电话……
H市国际机场,谈判官石修带着试剂样品连夜飞往纽约,肯莎总部高层在会议室严阵以待,经过一整天的谈判,肯莎总部同意派职员给七名受害人治疗,但是中国警方必须保证试剂不被其他机构获取,而且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必须释放David。
石修和李希通话后,李希代表警务科同意了谈判结果。作为警察,他必须同意。

十天后,七名受害人在肯莎公司的帮助下陆续苏醒。邹芹也康复的差不多了,李希给邹芹办出院手续。
“老大,凶手最后还是放了吗?”邹芹问道。
“没有他的行凶证据,只能放人,我们是警察,不是黑道。”李希说道。
“老大,你抽烟的样子很像黑道。”邹芹微笑着,露出酒窝。
“哈哈,我是赌神,不是黑道。”李希笑着。
“对了,这次的结案报告还得麻烦小妹写了。”
“啊,老大,又要我写报告。”邹芹发嗲,额头皱起呆萌的皱纹。

回到警局,李希向老高报告该案的具体细节,将七名受害人的调查,找出周雄,发现德英棒球俱乐部,获取蓝色药剂的细节和老高说明,老高一言不发,李希说完后,老高愤愤的说道“这些外国人,居然用周雄找人做实验,事后还想灭口。真他妈恶心。”
李希心里也火大“确实恶心,幸好我们派人谈判,救了七名受害人还有周雄。对了,周雄怎么处置呢?”
“故意伤人罪吧,这个看法院怎么判了。”
李希想着确实没出人命,但心中还是不满,“只是委屈了实习生邹芹。”
老高讽刺道“这次要是没她这案子恐怕破不了吧!果然是将门之女啊。她被那个外国佬袭击是你的过失!给我写份八千字检讨。”
李希不会打字,心里难受,“啊,又写检讨,算你狠。”不过老高也不抱期望,李希的“草书”他没有一个字能看懂,写检讨对李希只是肉体惩罚。
“对了,好好照顾邹芹,不然我……”老高停下,改口说道“不然以为我们警务科的人好欺负!”
李希想起邹芹父亲的遗照,明白了老高的意思,说道“你放心,我的手下一个都不会有事。”
当天傍晚,警务科通知海关给David放行,David连忙坐出租前往机场,途径一段漆黑的路,一辆跑车开着灯横在路中,两个光着膀子,带着老虎纹身,提着棒球棍的肌肉男站在车前。
身材稍小的一人对另一人说“老大说了,这次给他点教训,不能打死了”,“放心,我有分寸。”出租司机一看纹身,赶紧跑开……


有点长,还没看完,先赞赏

uqinzen at 2018-09-04 15:09
1

情节本身没有起承转合、先前构思布局不够明晰的情况下不必强求故事完整,初稿也一样。把注意力集中到办案过程中的日常琐事,尽量减少概括性的叙述,效果可能会更好些。

chapter524 at 2018-09-04 16:04
2

不太喜欢这样的叙述方式

DeadFlowers at 2018-09-10 09:11
3

@DeadFlowers

好的,谢谢指教。
请问可以说具体点吗?

SJ at 2018-09-11 00:00
4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