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复仇》

By 00莫诺格 at 2024-01-14 21:23 • 64次点击
00莫诺格

01
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个人。
但我脑子里固执地、反复出现一个词,
让他去死。
我从来没有如此憎恨过一个同性,尤其是比我年长的同性。
本来我与他这辈子也不可能有任何交集的,自从我无意中撞破了他的秘密之后,我们彼此的人生第一次产生了交集,也因此发生了某种程度上的转变。
那年初夏,我年仅十五岁,而他作为我的长辈,是足足大我一轮的人。
我不认识他,只是从街头巷尾听说过他的名字。
是的,他的名字,几乎在我们这个社区是硬通货一样的存在。没有人可以对他的名字避而不谈。
即使这样,我也并没有因此对他产生任何崇敬之心,哪怕我与他擦肩而过的每一次,我都没有觉得沾沾自喜,又或者想要借助他的名号来炫耀——我大概永远也做不了那样的事情,事实上,如果有可能,让时间倒退回那个初次见他的晚上,我真诚地希望他可以不要抄近道走那条小路,那样我们就不会遇见,一切后来的故事也就不会开始。
如今,我只能每晚怀揣着忐忑不安的心,睡前反复向上帝祷告,我的祷告语永远只有那一条,那就是——让他去死。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却从未有旦夕祸福。
他不仅没死,还异常健康,据悉,在过去抗疫的三年时间里,他没阳过。
这样一个身体素质好到令人发指的人,怎么可能轻易归西呢?
有时候,我憎恨自己的软弱与无能,我憎恨自己没能当街一刀子捅下去,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是的,我就是如此的软弱,无能,就像个废物,我就是那街边垂死的老狗奄奄一息还在拼命朝着别人扔到垃圾箱的骨头涎口水,我就是不中用的家伙。
当时在年仅十五岁的我的眼里,除了他我看不透生死,其他人我都能通过我的"第三只眼"看见他们的终期。
说起来玄乎,实际上可能也是上天赋予我的一种能力。
他,作为一个我无法理解的人,不仅拥有着我无法理解的行为举止,还有着我这辈子都无法企及的社会地位和人生高度。
我不知道他的过去,也不想预测他的未来,当下我与他有交集的所有时刻,更像是一次孤独的人生跋涉。
如同我小心翼翼地摆好了所有的棋盘,手执棋子,值过界河之际,艰难跋涉,步履维艰,继而满面风霜,泪流不止。
有时候,傻气比精明更难得,那是率真,纯粹,质朴的外在表现形式之一,在淳朴的大爷面前,连精明的骑手都要败下阵来。
在第三次路过他经常购买早餐的面包店时,我终于鼓起勇气推开玻璃门,走了进去。
——先生您好,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吗?
这是我头脑里浮现的问话,可现实场景里尚未发生,且直到我离开那家店,也没有任何一个店员如此殷勤地关切我。
我环视这家面包店一圈:精致的糕点整整齐齐摆在银质托盘上,转动的烤箱里是散发出迷人气息的蛋挞。店里唯一的店员倚靠着收银台发呆,两眼空洞,目光涣散。
——蛋挞再不拿出来就要烤焦啦!
我内心嘶吼,但表面波澜不惊。
只见,在烤箱发出叮的一声响后,慵懒的店员手脚麻利地戴着手套从烤箱里及时拿出了蛋挞,然而距离刚刚她发呆的时间仅仅只过去了一分钟。
此时,一种奇异的感觉在我心底开始蔓延。
或许,她知道一些关于他的故事。
我怀揣着这样的想法在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东游西窜,却迟迟看不到道路的出口在哪儿。
——所以轮到你来惩罚我了吗?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