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些东西让我想起一些什么

By 中子 at 2023-12-25 17:08 • 156次点击
中子

有一些东西让我想起一些什么

不是回忆
也不是在期
待着什么,我觉得
遥远
我不知道自己在哪儿
感觉不踏实
感觉很恍惚
感觉应该可以形容

心如死灰
我会想起点什么
想起这个动作大多数
情况下没他妈什么用
我想起了一点什么
我忘记掉
有些又想起来
可能还没发生过或者
木已
成舟
太惨了
我觉得自己太惨了
我为自己悲哀
就像一句话吧
没说出来
可能以后也不会说了
有些东西
让我没有
想起些什么
也不能说就是好东西
想起了一些也并不坏
也许是好事吧
总之就是一些东西
没有这些东西
也是
一样的

章鱼

他在唱歌
一切都很好
音乐突然

           强烈  

就像一只章鱼把他困住

他很哽咽

发出嘶吼  

的声音
他的悲伤就像一只章鱼

喜鹊和乌鸦的故事

有一些光亮诸如
此类的。
窗外,积雪在融化
关于乌鸦的故事
乌鸦到没有出现
神灵是虚拟的

也无法证伪
可能是好运这样的东西
就像一只喜鹊
在房顶上溜达了一圈
又跳下去了
积雪在融化,肉眼不可见的这种过程
一个人的命这种东西也确实存在
时有风,突然停住
你可以看见一些烟雾
很弱

潮男沉郁顿挫

一向走在时尚前沿的潮男陈喻
怎么也不会想到
有一天
他会摔
这么一跤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走在他后面的那个人在笑

驯养小队

队长让我们做自我介绍
我说我知道哪里有
最新鲜的氧气
我继续说,那里
有一群扬
当你走过去的时候
所有扬都在笑

新年快乐!

      ——在这个混乱的时代,我们竟然还在相信电话线。我们最好不去和最好的朋友相见,因为他们过得也不怎么地。  

我们打电话给马力
马力马力你快接电话
等马力腾得出手
我们已经把电话挂了
再打给吴江
吴江依然去向不明
我们想,这样下去还不如不打呢
但不打电话我们也没什么别的事情去干
于是我们打给安妮特
她说她在谈畸形的恋爱

悲痛

那天我感到悲痛
我试着对我身边的那个哥们
描述我的悲痛
真正的悲痛没有原因
我想如果能具体一点就好了
至少他还能同情
但悲痛就是
悲痛,没办法跟别人说清楚
我已经掌握了说出悲痛的最好的方法
但他就是不懂
这哥们也不知道他一天在干嘛

一个人在前面走着

好像认识的
走上前去
又看看
觉得不认识
直到他转过来
发现确实
不是我认识那个人
他对我说
认不出来啊?
他自称是一个穿越者
他还说
你只照过镜子
当见到真正的你自己
当然认不出来

自由

在空旷的大街上骑行
大街上没有车
也没有人
我骑得很快
拐进一条小巷
小巷里也没人
没有车
没有任何阻碍
我飞快穿越小巷
回到大路上
这是另一条路
空旷。
这让我感到某种自由

处男の忧伤の歌

19岁的我
没尝过做爱的滋味
据说恋爱也是种痛苦的滋味
但这痛苦的滋味
无论如何,也想要体验一下啊
19岁的我
曾经害怕死亡的滋味
没尝过做爱的滋味的我
心里有一首
关于死亡的忧伤的歌
19岁的我
无助的挥舞着自己的龟头
没有人的房间
我的爱情在哪里
我的龟头湿漉漉
我的爱情在哪里

煎饼

煎饼最滚烫的部分
已经吃完了
接下来吃
煎饼不烫的那部分

始乱终弃

本来要写写驴肉火烧
题目就是驴肉火烧
但作为一种
没吃过的食物
驴火也没带给我什么感受
倒是让我想起了初中
老去吃一家肉夹馍
渐渐和老板一家很熟
后来又不熟
再后来
他们去做了别的行当
驴火吃起来
和肉夹馍没什么区别
驴肉比猪肉干点
这就是我唯一的感受
写这首诗的时候
我已经离开火烧店
我坐在地铁上
本来打算骑车回去
但实在太冷了
而且我差点迷路
我不得不多花三块钱坐地铁

双胞胎

有一对双胞胎
长得一模一样
从小在一起
一起吃饭
一起上学
一起被爸爸妈妈带去看电影
一起被爸爸妈妈带去吃肯德基
点两份一样的儿童套餐
每当过节
两个人都有礼物
一样的礼物
后来,他们除了长得像
完全是不同的两个人
没人能解释这种变化
但事情就是这样
一个按部就班
一个放浪不羁
(接下来我不写了
总之很俗套
反正就是你做出选择
然后命运会给你答案)
时光飞逝
阔别多年
双胞胎再次相见
他们还是长得很像
命运也没有善待他们任何一个人
两人都有一个疑问
但没问出口
为什么他们长得这么像
却过着
完全不同的生活

妈妈不合脚的鞋让我摔倒

当我今天
第三次
摔倒的时候
我就知道
我迟早得为它
写点什么

口味

在你年轻的时候
你想尝过所有的口味
当你老了
他们说你是所有新口味的
第一批尝试者

你会遇到一条河

首先河的水声
作为一种嘈杂的波
无法传到
你活动也有一个惯常的范围轻易
不去突破。除非有什么特殊的目的
但去一条河边通常没有什么特殊的目的除非
是为了一条河
你不会为了一条河走那么远的路
俗话说路途遥远最主要
回来也路途遥远
啊路途遥远
你不会听到水声,太
远了
水声没法感染你
吸引你
不可能因为水声而睡不了一个好觉
好觉难得
虽然好觉难得但其实心里因素占大半
这就不关河水什么事了
有时候你心里流淌过一条河
离岸边越近,河水的声音
渐渐大到嘈杂
哪里来的水声呢
你一生的记忆中一定有这么一条河曾经流淌过
你听见过水声大起来
靠岸的水撞击石头溅在你的双脚
水上方天空里的鸟
水里随波逐流的鱼
请问鱼,鱼为什么要随波逐流因为随波逐流符合一种省力的可持续发展规律吗
鱼是否还记得鱼的先辈
鱼的大脑里在想什么
你曾在一头鱼经过的时候向河里扔了一颗石子
这并不干预鱼的游动
随着水波又一水波以及若干水波水波水波的相互作用
由于鱼随波且并不逐流
鱼依然顺流而下,造成河流的复杂性
那么河依然在流动
你不会去到的河边河依然在流动
河水声音不大
你的房间万籁俱寂
这时你突然听到了河的声音(不是那条河)
你内心激荡起的河流的声音凭空而来,不属于你
一条河的声音从来没有属于过
你这样一个普通的人类
你只知道是河在流动
并为此久久澎湃

冬天忘记的逻辑

每一个冬天
都是新的冬天
冬天很冷
当我
再次感受到冬天的寒冷
我都忘记冬天有这么冷了
我只是记得
冬天漫长
冬天很漫长
我想,我要把我最厚的衣服
留到冬天最冷的时候
不然这么冷
的冬天,该如何度过呢
冬天越来越冷
我发现
我最厚的衣服
也无法抵御冬天的寒冷了
我发现有一个逻辑
我忘记很久了
曾经当我
面对冬天的冷
(冬天一直这么冷)
一件外套肯定没有什么用
多穿几件衣服
不就好了吗
我曾经就是
这么做的
就是这样
抵御冬天的寒冷
我竟然把这个忘了
一切简单起来
就连屋外冬天的刺骨的寒冷
也是简单的寒冷


好又多

uqinzen at 2023-12-26 03:37
1

👍🏻👍🏻👍🏻

Varg at 2023-12-26 07:33
2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