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和坡跟鞋

By 动线 at 2023-12-04 20:18 • 123次点击
动线

张红霞笑着说:“哦~哟!你们这些女的,快把嘴角的口水收一收。”

她一边压凳子的气杆把凳子升高。我们在下面呲呲又一阵笑。

李鹏杰静静地坐在张老师旁边另一只凳子上,不长的刘海撩上去被粉色长卡别住,露出额头,嘴唇抿着有些腼腆地微笑着。

今天讲男妆,张老师从美发班把他揪了过来,彩妆班全是女的,只有一个很娘炮的男生,脸上有一双肿肿的绿豆眼,李鹏杰算我们这里公认的帅哥,而且性格不像有的好看的人那样冷漠,那个男同学根本不介意,甚至看帅哥时他的小眼睛里和我们女生一样闪着垂涎的目光。

我一开始知道他是因为点点。点点和我一个宿舍,一米五几的个子,很白很瘦,厚重的黑刘海包着巴掌大一张脸,我从来没有见过她的眉毛长什么样。有一天晚上我们在宿舍里,泡脚的泡脚,玩手机的玩手机,点点从外面回来,吕珊珊揶揄她去哪里浪了,点点笑着说浪你妈了个逼。她把polo衫下面两颗纽扣解开,露出里面的皮肤给上铺的吕珊珊看,说刚才在楼梯间时她男朋友吸的。寝室轰动了,都下了床,泡脚的把脚从盆里拿出来,凑到点点的跟前,她把领子扯开按住,不让它们遮挡视线,她自己也和我们一起看,在白白的平坦的皮肤上,有一处紫红痕,像蚊子叮了,不过没有包。我从她们兴致勃勃的话语里得知这痕迹叫“草莓”,点点男朋友的行为就叫“种草莓”。点点男朋友就是李鹏杰。

有一次周末傍晚,我穿上白天在小西门逛街买的一双坡跟鞋,足足有九寸,脚腕就像拖鞋一样没有可以系的带子,这样的坡跟鞋这一年似乎很流行,看起来比细细的高跟鞋稳当,问一起逛街的哈萨克姐姐,她也说好看,我就买了。穿上新鞋出了宿舍,往右边走廊上走去,经过男生宿舍时李鹏杰倚在门框上,他笑着和我说了句什么,语气亲切,好像我们认识一样。我感觉后背冒出了毛毛汗,附和着回答他,然后赶紧扭头往回走。远远能看到他在门口不是么,也知道那边有男生宿舍,里面住的都是充斥青春期荷尔蒙的男生,看女生的眼光色眯眯的,或者边看你边不怀好意地笑着扭头对身边的兄弟说什么。是知道李鹏杰在那里故意过去的吗,他那种对不熟的女孩的微笑——他一定很花心吧。我摇摇晃晃地踩在坡跟鞋上走着,比踮着脚尖走路还困难,没有带子把蛮重的鞋底固定在脚上,鞋子不跟脚,一走一掉,然后我就崴了一下,感觉立刻又出汗了,脸上发烫,背上好像有灼热的视线,我不可能回头看,腋下出了汗以后凉凉的,太丢脸了,好像每次这种关键的时候就会出丑,我终于走回了宿舍,脱下坡跟鞋换上拖鞋,之后再也没有穿过。这件事发生在“草莓”事件后,“男妆”事件前。


我以爲坡跟鞋要踩草莓呢。

Elevira at 2023-12-05 08:28
1

@Elevira #1 哈哈

动线 at 2023-12-05 09:39
2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