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

By 中子 at 2023-11-09 16:13 • 163次点击
中子

开头
写作一部小说是为了什么?生活总是带来疑问,毫无疑问写小说无法解决这些疑问,做任何事情都无法解决这些疑问,事实上,关于小说,我都有许多疑问。比如,一部小说是怎么开始的,一旦开始,它又要如何继续下去?当我下定我的决心,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下。写到这里,我需要一个人物。就叫他废儿瓷吧,我只是名义上的作者,废儿瓷则是决定这部小说的关键人物,我愿意把所有的问题交给他,不管他是否值得信任,没人帮的上我的忙了。
我准备写一写废儿瓷的活动,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在不大的房间里转了一圈然后又坐下了,他决定打一个电话但又没什么人会接,所以他想了想,开始写一部小说,他的小说是这样的:
晚上18点34分,废儿瓷从睡觉的地方醒来,去阳台抽了一根烟,眩晕,一种狂热从他的心里出现,蔓延(大脑会控制你的行动,然而这个行动并不一定会被你意识到,废儿瓷并没有意识到他正在开始想念一个朋友,这个朋友在想另外一个朋友,另外一个朋友在想晚饭,晚饭在食堂里,没有人在想废儿瓷。会有一个完全不认识废儿瓷的人突然想起废儿瓷吗,废儿瓷试图想起这样的一个人),显然,这个人就是我。因为实在没什么人会给他打电话,废儿瓷把自己的电话写在这里15339851931。
请不要拨打这个电话,因为这其实是我的电话,我不会接陌生人的电话。

继续
由一个什么东西带入一种情境。宇宙是很大的,语言比宇宙还大,废儿瓷发现了一个虫洞,就在一个长椅的下面。从这个虫洞里只能到达一个地方,这个地方用地球语言叫做岛,废儿瓷能听懂的只有地球语言。
从岛上的虫洞就可以去到各种各样的地方了,这个虫洞在一个冲水马桶里面——每一泡野屎都不是偶然出现的。废儿瓷总在异世界的屎里出现。这天废儿瓷降临在一坨热乎乎的狗屎中,它正从一条狗的屁眼里落下来。这个狗有点便秘今天。它的表情很痛苦。一只蜜蜂停留在附近的一朵花上,花瓣随着一些轻微的气流,颤抖着,蜜蜂的翅膀有一点闪光。废儿瓷从狗的屁眼里挣扎而出,回头眺望着这个世界的入口:一个屎黄色的句号。狗呼出的气流确乎对蜜蜂的振翅有所影响;一次便秘就是这样,只要你坚持的时间够长,总会有屎出来的。这个世界也发生了一些改变。蜜蜂从那朵花上飞走了,狗摇着尾巴离开。其实有一些洁癖并不重要,比如狗就从来不擦屁股。

继续
最近我不怎么写诗了,主要的原因是我不小心把以前写的诗给删了,我感到空虚,但我又懒得把它们重写一遍,况且我也记不住了。况且诗有那么重要吗,况且它们不见了,我相信是上帝让它们不见的。
这个世界上永远会有人写诗的,哪怕汉语都消失了,诗将永远存在,但你们永远也看不到的,这不是你们应该关心的事情。最好的诗被永远的遗忘了。

继续
昨天我做了x个梦(x在一个方程里面需要解),我记得其中几个:
1.一号击球手废儿瓷正在蓄力,他打出了一个完美的全垒打;
二号击球手也是废儿瓷,力度很大,直冲一垒飞去,一垒守卫的手骨被打断,球打在他的额头上凹进去一个坑;
三号击球手还是废儿瓷,所有的击球手都是废儿瓷。
2.我买了一包辣条,超级辣的辣条,我吃了一根说我操辣死了我操,辣死了,废儿瓷说他不怕辣,他一连吃了好几根,说不辣不辣,不辣不辣不辣,我看见他的舌头都辣到地上了,他说不辣不辣不辣,不辣不辣,我看见他的喉咙都辣到地上了,他说不辣不辣,他一直说不辣不辣不辣,
3.废儿瓷是一个发明家,有一天他发明了一架飞机,他开着他的飞机穿越了大海,降落在一个山洞里面。山洞里住的原始人成为了他的子民。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梦到废儿瓷。

继续
我热爱夜晚,我喜欢夜晚的城市。我是一只吸血鬼。事实上,经过长时间的演变,我们吸血鬼已经不怕阳光了,但骨子里我还是讨厌阳光,我不是那种很新潮的吸血鬼,如果没什么必要的事,我不会在白天出门,傍晚就是我的早晨。不过我不喜欢吸血,我觉得血液很腥。我更喜欢喝咖啡,咖啡和烟是绝配,咖啡和烟和夜晚是绝配。
殷耀硕不抽烟,但他会把自己灌醉。殷耀硕喝醉的时候会说help me,help me,殷耀硕会把自己摔倒。

继续
有一天我问我的爸爸,爸爸麻雀为什么叫麻雀,爸爸说,你为什么叫钟子博,我说我不知道啊,我爸不说话了,他只是微笑一下,我真的不知道。后来有人问我你叫什么名字,我说我叫钟子博,他说这么普通啊,是啊,这个名字真是有点普通。但我现在越来越爱我的名字了,钟子博代表了我,有人叫我的时候我一定会回头的,哪怕是我听错了,我也会回头,为了钟子博……关于取名字这个问题,我没有一点主意,我不会取名字,我想我要给我的小孩取个什么名字呢,可能最多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名字吧。等ta长大了,我要告诉ta这个秘密,对不起,爸爸没能给你取个很酷的名字……

继续
奔跑,奔跑,奔跑,在没有前方的道路上奔跑,逆行奔跑,翻滚以一种新的方式奔跑,无处可奔跑地奔跑,在天上,阳光照耀着我们。
和最亲爱的朋友握手,忽略情节,祝福呼啸而过的命运,顺应一阵风,拥抱厄运,每个人都见过命运之爷,他是你最熟悉又最容易忽略的那张脸,他在你眼前。
有一天阳光特别大,我在阳光中飞速燃烧着,所有的人路过了我。直到黑夜,我终于熄灭了,从高架桥下面走回家,一辆汽车从我头顶经过,它的温度很高。

继续
废儿瓷的悲伤已经达到了不可忍受的边缘,但他也不知道自己在为什么悲伤,他觉得他很悲伤,世界没什么事在发生,也可能好多事情已经发生过了,到现在他还没缓过神,泪水从泪腺里持续地撞击着他,他感觉他的胸膛正在经历一种极其悲伤的节奏导致他的呼吸使得周围的空气以一种和他的悲伤一样悲伤的方式振动,这种振动进一步刺激了他的悲伤,说白了就是他将继续这样做作直到天亮。

继续
所有人都在跳舞,这个屋子里的所有人都在跳舞,我们被邀请到这里来跳舞,所以我们当然要跳舞,我们只会在这个屋子里跳舞,去上厕所出去的时候我们当然就会停下,像所有外面的人一样,但无论我们去了哪里,我们只要想跳,我们都会回来这里跳舞,大家都在这里跳舞,我们当然也要在这里跳舞,而且我们只在这里跳舞,没什么特别的,这里是跳舞的地方。

继续
我和废儿瓷是怎么认识的。我是一个酷仔,穿牛仔衣穿皮裤,戴礼帽,在街上溜达,很酷。废儿瓷拥有一双蓝色的眼睛,他的头发是金色的,他是一个嬉皮士。有一天我在街上总想碰到人,可是走了半天我也没碰到,我觉得城市太大了,连个朋友都没有。废儿瓷好像没有孤独的问题,至少我看到他好像没有,他不去想这样的事情。他有更重要的事去做或者去考虑,比如认真的发个呆,在出租屋里心安理得的消耗一个下午。总而言之,废儿瓷走过来问我借几块钱,他说他要买烟,他差几块钱,他的肚子很痛,他抽烟只抽中南海,中南海中南海,抽烟只抽中南海,他说他叫废儿瓷。我说好的,但我没钱,我有半包中南海,可以分你一半,我叫xxx(抱歉我不能透露我的名字),欢迎你随时来找我。

继续
我好喜欢吉他的声音啊她说。
嗯但我不会弹吉他。
不需要会弹啊,只要用手拨动琴弦,就会很好听。
但你没法像吉米亨德里克斯那样把灵魂注入吉他。
只要你拨动琴弦,你的灵魂就和吉他一起振动。
真的吗,每个人都这样?
她说对,只要你拨动琴弦。

继续
1.空想家
在我们确定我们的身份的时候,我谈起语言,给我们确定一个名字真的很重要,这关系到我们在这个社会里的立场,我们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我说语言决定一切,我们生活在语言的世界里而不是物质的世界,不对语言就是物质,语言就是一切的实在。只要语言可以说出的,就一定会实现,未发生,会发生,正发生,发生过都是发生,语言比这个世界更接近世界的本质,它忽略时间空间,它允许一切的存在,你想要,它就有,它是永恒的祝福。
我说这个的意思就是我们是语言的子民,我们工作的方式就是发呆,就是胡思乱想,我们写什么都是成立的,我们是空想家。
嗯空想家,废儿瓷突然很激动,对,我们是空想家,这个名字太棒了!
2.漫游者
废儿瓷的沉默是指2023年10月15日晚上7点废儿瓷在天桥上面突然不说话了,他的最后一个句子终止在“但是他”,他的停顿非常干脆,没有丝毫迟疑的音节泄漏出来,但也不像计划好的,他的沉默突然来临,持续的时间很长,我不知道再说些什么,也跟着他一起沉默,当我也沉默了以后,废儿瓷的沉默正式发生了,当时的准确时间是7点59分07秒。
过了好久,废儿瓷终于说,我是一个漫游者。

继续
我的朋友们很愤怒
尤其当他们一直待在
这间屋子里
屋子里什么也没变
而且屋子里还
这么多人
从一个房间走到另一个房间
屋子里总是有
一股莫名奇妙
的臭味
但我的朋友们并不是
相互讨厌
只是他们得
换一个地方
所以朋友们走了
他们跳上汽车
去了
随便什么地方
我看着他们远去
然后转身走回到屋子里面
现在朋友们都走了
屋子里并不乱

           ——《朋友们》  

继续
今天有点冷,我对废儿瓷说。废说,我没有感觉,我不在冷的环境里。你不在北京吗,北京天气越来越冷了。我不知道我在哪里,你没有给我一个情境,我怎么知道天气怎么样。我以为你跟我是一起的,我以为你明白我的感受。任何人从来不能相互理解,哪怕我是你写出来的,我也没法理解你。但是冷难道不是一种普遍的感受吗,它是身体的。我没有身体。你能理解冷这个概念吗?我可以,但我不知道今天有点冷,也不知道昨天是什么样的,我没有经历过,我不知道一个虚构的人的一天是什么样的,我好像只有瞬间,片段的存在,我不知道事物完整的感受,我没有这种经验。
我能感受到废儿瓷的失落,我想帮助他,作为一个语言中的人物,他只能在语言中存在,既然世界是语言的,那么他也一定可以用语言构建一个世界。
于是我对废儿瓷说,你应该写小说。

继续
由于废儿瓷不会写小说,他的小说大部分都是抄袭我的,他也会自己写一些,通过这些文字你能感到他的变化。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我写的那些东西被他抄过一遍后完全就像他写出来的,而他自己写的那些东西仿佛也曾出现在我的记忆里。我会时不时把他写的东西放出来,我现在见不到他了,他失踪了,就像从来不存在废儿瓷这号人一样。但我还是能看到他的小说,不知道为什么。

继续
废儿瓷的小说:秋天的风吹来,我的肚子感到痛。一块叶子在街上就像我在街上,骑着自行车,人群人太多了,感到热闹。有时烦就抽根烟,眩晕的感觉让很快平静下来,感觉失去把控,安心地失去把控。不穿内裤走在冷空气中其实也好,就是冷,更冷每天。人总要失去点什么,夏天过后,人每天失去的就是空气的温度,冬天要来了,冬天很漫长,冷就是冷没有什么好说的。爱情让一个女人觉得美,恨有瘾,一旦恨就停不下来。孤独吧,孤独的人没什么好说。
在秋天一只狼靠近我,他有绿色的舌头,他的眼睛不是黑的,他穿过风靠近我。风带走我全部的头发,月亮是那么的圆,秋天的花园那么美丽,花朵度过了花期。一个小伙长成流氓,早晨,人们起的特别早,他在树坑里撒尿。
我怀疑悲风的悲。

继续
有一个女孩问起我的身世,我说我自己是废儿瓷,我的名字叫废儿瓷,她不懂我这句话我就跟她解释,我的名字叫废儿瓷,我是情绪,我的变化比如听过一段悲伤的音乐很悲伤,摔在石头路面上我是平的形状,有时我什么感受不到,以上我都是废儿瓷。我没有变化如果你非要说的话,但我也变了,总而言之我感到消极的原因,就是一切终究要改变了。如果你会让我改变那我也会改变,直到你改变了,我已经有很多悲伤,有这么多(比了一个悲伤之多),但没什么的,总是这样,简单来说就是什么也没变,一切都好,凡事都会改变,凡事经不住考验,其实一直都一个样。其实就是被改变了。我叫废儿瓷,我是情绪,我没有意义。

继续
我在公车上写着我的小说,我不太好意思,我不愿意我写东西的时候有人看着,很尴尬,坐我旁边的情侣很腻歪,我看他们的时候他们还是那样,根本不会看我不在意我,可能谈恋爱就是这样的吧。我希望我捧着手机写作的时候,也可以完全忽略掉别人,就像我写的小说是我的女朋友。现在,我要写一首歌:
我往前走,一个悲剧在等着我。
我往前走,我的路就走到了头。
我在我的死路前停下来,没人打扰我。
我在路的尽头没什么事干。
我在路的尽头找了点事消磨。
哦消磨,消磨,其实也就是杀杀时间。
杀杀时间,谝谝闲船。
杀杀时间,谝谝闲船。
我在路的尽头依旧无所事事。
我就是无所事事才决定行走。
现在我决定走回去哦,我决定走回去。
哪怕没什么人等着我。
哪怕没什么事要做。
请知名摇滚艺术家给我谱个曲,谢谢。

继续
关于我所有无所事事的一天,我的解决方法是,做完剩下的几件事,尽量快的,然后等待这一天的结束。说白了就是我不想混了,胡日鬼把这一天糊弄过去。不是我不珍惜时间,而是有什么可珍惜的,我累了,浪费是值得的。

继续
废儿瓷坐在一个已经关门了的衣服店前面吃饭,他吃了一个鱼香鸡丝面和胡椒鸡肉串,都是甜口的,马路对面有两个人坐在车里,女的在靠近废儿瓷的这边,车窗打开,她在思漠客。(刚才废儿瓷去便利店买东西前,也坐在这里,他坐在这里思漠客,但那个时候那辆车的车窗是关上的)车里传来他们不时的笑声。

继续
废儿瓷打开窗户,许了一个愿。今天是2023年10月30日星期一,他清了清喉咙继续写关于中子的一首诗的评论:……总而言之,这首诗写的不怎么样,但是。我喜欢他的那种安宁,朋友们离开了,我想我是其中的一员,朋友们接下来会去哪里,他们的命运,这些都不是他所考虑的事情。屋子里并不乱,他坐回沙发上,开始写一首诗。但我并不能理解为什么他要描写那种臭味,然后还欲盖弥彰的说着朋友们并不相互讨厌。屋子里只有一种臭味,那是人们在一个同样的地方待的时间太长导致的,无聊的气味。但是革命友谊永不腐烂。
然后他在下面加上了一长串意义不明的表述:一力比鸡,坚腹立挥。一力比鸡,坚腹立挥。一力比鸡,坚腹立挥。一力比鸡,坚腹立挥。一力比鸡,坚腹立挥。一力比鸡,,,他就这样一直重复着,像是一句咒语,他在完成他的仪式。不知道他想通过这种行为达成什么,可能是希望我早点死掉。

继续
下面是这篇小说最重要的部分。
在经过了十一个星期的艰苦挣扎后,废儿瓷决定对她展开猛烈的追求。
废儿瓷看着窗外的黑暗,宁静一闪而过反射出的弧线,他的内心产生一种感觉,随即又消散不见。他看着窗外的一棵树,就像一个问号一样呆在那里,明天要下雨了。乌云像是一封情书里含糊又确定的一句话,废儿瓷是这句话末尾的一个逗号,他有点晕,准备先停顿一会,
显然她看到了那封情书,因为当她再次出现在废儿瓷的视线里的时候,她的动作明显有一些不自然,同时她尽可能的避免着与废的眼神接触。废儿瓷对这种反应的猜测是,她害羞,但是害羞和很多种情况有关,1她也喜欢废儿瓷,但她不知道怎么说,2她想拒绝但不好意思拒绝,3可能她只是不想他伤心,4如果是废儿瓷自己遇到这种情况,他也不能直接就去拒绝吧,5她很有礼貌,但她不喜欢废儿瓷。一般,在这种反复的犹豫和猜测中,处于恋爱中的人会越来越煎熬导致做出一些很冲动的行为。废儿瓷做了,他走到她的面前说,你好,我叫废儿瓷,我爱你。

继续
她答应了,她喜欢他的直率,当然那封情书也深得她的欢心,他有才华,有激情,和这种人恋爱会改变你的一生。但是她很犹豫的是,她马上就要走了。(由于情节发展的必要性,由于某种不能透露的原因,她必须离开这个国家)她等待了好多天,就在她准备出发的那一天,废儿瓷终于来找她了。
她说,我要离开了。
废儿瓷说,你多久回来?
可能不回来。
那我等你。
我说,我可能不回来了。
对啊,我说我等你。你要是回来的话,我会等你,你要是不回来的话,我也等你,万一你哪天回来了呢?
好吧。她把门关上,其实在她关上门的那一刹那,她已经热泪盈眶。

对了,我们还没有介绍这个女孩的名字,但其实我也没有想好。对于这个故事,女主角的名字并不重要。

继续
我走进而青蛙被装在果皮箱里咖啡馆,这里在举行一场诗会。有很多诗人在这里,由于我的朋友废儿瓷突然失踪,我并没有人可以一起聊天,所以我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喝着咖啡。这时有一个穿着蓝色牛仔裤的人走了过来,坐在我旁边。他说,你好,我叫殷耀硕,你是中子吗。我一惊,你怎么知道我是谁?我读过你的诗。他坏笑起来,我是你的超级粉丝。但是我从来没有真正写出过一首诗,我是一个空想家,我只是想一想,我想过很多诗,但我从来不写诗,他是怎么读过我的诗呢?我露出吃惊的神色转为疑惑,然后又在那里低头想了半天。看我想不出来,殷耀硕靠近我的耳边,对我说道,我是你小说中的人物。

继续
殷耀硕,男,2005年12月13日出生于河北省邢台市。喜欢喝冰红茶,喜欢睡觉,他的笔名叫铁之,他写过很多诗,代表作《冯步奇》《春梦与青春》《夜其实不是黑的》《家颂》《拉风龙》《最伟大》《耳鸣》《给享受无聊的人》《着火了》等等。他的网名现在是河北情绪的神,外号,殷哥,硕哥,书记,铁铁,铁汁。但他好像不认识废儿瓷。

继续
殷耀硕见过废儿瓷的女朋友,他过来就是要给我说这件事,我把这个故事写的太浪漫了,太像霍乱时期的爱情,但其实事实根本就不是这个样子。那个女孩骗了废儿瓷,因为她不希望他难过。其实她已经有男朋友了,而且他们是青梅竹马的那种,他们的感情非常好,而且好像根本就没有坏过。他们也想过废儿瓷可能会发现,但是竟然没有,原因是废儿瓷相信她已经离开,爱让废儿瓷蒙蔽了双眼,他觉得没有什么人再值得他看了,所以,当他走在街上,哪怕那女孩从他眼前经过,他也完全看不见,在废儿瓷的眼里,她还没有回来。殷耀硕还想跟我说些什么,但是他着急的离开了,我跟到门口,有人拦下我。你是谁,你为什么在我们的聚会里?我说我是中子,我是一个空想家……

继续
自从接触了这个世界的大量信息后,我发现废儿瓷的小说中多了很多抱怨。
为什么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这么的难,为什么我们永远说不出我们想要的,难道理解真的不存在吗?为什么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关系这么难,甚至比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还难,而且明明它是可以解决的,却根本没办法解决,为什么性别是这么大的一条鸿沟?为什么人们要那么绝对,要么认为他错,要么就是你对,为什么人们永远跟着别人走,到底是谁在背后操控这一切呢?为什么没人听我说话?永远不假思索的判断,不给人任何余地?为什么新闻永远播报的是好消息?为什么我们不能知道更多的东西?我们应该知道的范围,到底是谁来制定的?为什么有这么多的战争,为什么战争如此轻易?为什么一个士兵会笃信,为什么所有的士兵都笃信?为什么不能让一个人过好日子,为什么杀死说出反对意见的人?难道永远就是这样吗,幸福的世界真的不存在吗,那为什么我来到这个世界上呢,我什么时候会离开呢,死亡是怎么发生的呢?我感觉生活是种悲剧,哪怕是欢乐也有着悲哀的气息。人为什么要互相欺骗,还有爱吗,曾经有过爱吗?语言,真的能带给我们想要的一切吗?当我现在选择的路口,其实我是被选择的,被选择成为一个不听话的小孩,被选择接受文学,被选择称为一个诗人,哪怕是我选择做出改变也是被决定好了的,所有我认为的变化与转机都只是一个必然的结果。人死后有灵魂吗?灵魂的世界比现在的世界好吗?上帝真的存在吗?外星人存在吗?人们所追寻的狗屁意义真的就没有价值吗?一切是虚幻吗?

继续
我看出殷耀硕有些失落,后来他问我,那天为什么就喝了一点,我肚子难受,真的难受,一整个路上,就完全没有好过,在成都我甚至要吐了出来。在祖国大地上旅行,遇到这种情况,我真的向朋友们没法交代。第二次我做好了准备,但是殷耀硕前一天喝太多了,他的朋友给我讲述着昨晚殷耀硕喝大了的事情,硕哥已经不记得了,喝了酒以后就是恍惚,主要是没法确定。别人给你讲一些你不再记得的事,你愿意相信它发生在你的身上,它就真的发生在你的身上。有些人相信所有梦里发生过的事情。我们为什么相信现实?

继续


好👍

Varg at 2023-11-09 16:32
1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