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没上了,,哈哈

By 中子 at 2023-08-25 15:39 • 138次点击
中子

人类的疲惫双眼

(阅读本诗注意事项:
1.请在疲惫状态下进行阅读
2.如果很清醒,下楼转一圈,走远一点
或打羽毛球或别的什么球
或跑或跳或者俯卧撑
总之感到累了再读(度过一天的 那种疲惫)
3.本诗的原理是,在你疲惫之际
有和无都不足以引起你的注意
4.本诗禁忌人群:身体好睡眠充足
一整天都不会感到——
困倦的人
还有暂时性激动睡不着觉想找点乐子的人
5.本诗眼见为实
6.当你疲惫时你就会有一双疲惫的双眼
7.这双眼最好哭过)

4月9日出埃及记

走出埃及
在埃及的边缘跺了跺脚
然后走向埃及之外

情绪背影

幽暗而沉默
沉默而悲哀
悲哀而苦痛
苦痛而不安
不安而躁动
躁动而隔绝
隔绝而窒息
窒息而悔恨

在2015这样年份

某一天中午饭后
我手里拿着
10块钱去学校,当我
想起要看一下
的时候
我正走在
回家的路上
可钱已经不见了
我很忧伤
也非常疑惑
回到家,我对我妈说
10块钱不见了
她很生气
并且骂了我
但我们也没有
顺着上学的那条路
去找
因为我们都相信找不到

如何让你知道我今天看到了你并为你写了一首诗

不知你发现了
没有
即使微小
但改变还是发生了
有时候大梦初醒
其实又
不是这个样子
而我想
这就是春天
由浅
入深的
过程

爷爷在台北拉屎

爷爷和奶奶
过得并不幸福
但,都这么多年
了凑合,就凑合着吧
他们这么说
从四十岁
一直说到现在

别担心,命运之爷会替我们照管一切

如果有人
离开了你
如果你的朋友被抛弃
如果你朋友的朋友正苦恼于
怎么安慰他 伤
心的朋友
而我要说,别担心,让他们
难过就难过去吧
等事情过去
别的事情又会接踵而至
不要害怕,命运之爷
始终会替我们照管一切

抽象的阴茎,具体的爱情

问:怎样说出
那个词会比较
自然?o,我想和你做爱
而且我一想到你
就控制不
住 怎么办?

有一天精液......

仿佛就挤出来了
那么一点点
我想,下次体验
会更好
结果我再也射不出来了
你说那挺好
我试图解释——这非常
非常
无力与疲惫
而你又说真想
试试啊,射不出来的男人
天,是射不出来
不是软不下去

黄暴

有一天,和一个女生
在黄河边转悠
踩过色彩鲜艳的人行道
踩过色彩鲜艳的井盖
踩过色彩鲜艳的
大片的
水洼
我们手拉着手
左手拉右手
右手拉左手
右手拉右手
左手拉左手
左手拉右手
右手拉左手
右手拉右......

此诗献给我的外星人朋友

2019年
短暂的一面
我带他去了
我最喜欢吃的
那家盖浇饭

妈,我的身体在太空腐烂

今天早上
身心俱累
起床,去刷牙
感到自己
已经老了
为自己
整理遗容
把水拍在脸上
擦干净
也拍在
头发上
拨弄一下
我的头发
笑一下
准备度过
末日前人类的
剩余日子

想念强烈

作为一种
物质波的消散
依循
能量守恒定律
它是
不会停止的
理论上来说
只要速度够快
就能在宇宙某处
追上他
而思念
可达光速。

从某个时刻开始

从某个时刻开始,我意识到我可能
不是这个星球的人
我为什么就一定是一个
地球人呢
这没有逻辑对吧
同样,随便说我是一个什么星人
也不怎么负责任
然而人生而为宇宙公民我
一定是有任务在身
我有我的使命
只是我不知道我的使命是什么
我还在等待一个信号
我可能已经错过了

快点,把跳绳拿过来

街道上,好像没有车似的
但我们也
只在这一边
过这一边的马路
拐进这一边的
小巷子里
更多时候
在明处
躲捉迷藏

坐电梯

那个孩子有幽闭恐惧症
把他带进电梯
摁下最高层按键
然后跑掉//
他妈妈来找他
他哭了(绝对哭了我记得)
但好像哭得不够
我想象那么大声
这个恶作剧好像没那么有效。

后来我在地狱
魔鬼清点我的罪恶
对我的惩罚就是
坐电梯
太刺激了
比电椅还刺激

太空奥德赛

很多东西后面
都会加上奥德赛
比如这首歌
还有我们英语老师以前
放过一个纪录片叫什么
鲸鱼奥德赛
奥德赛是一首归乡的史诗
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下面介绍我们这一族(也作为这首诗的结尾):
我们这个族在宇宙中漂泊
从我曾曾曾曾曾曾
曾曾曾曾曾曾曾
曾曾曾曾
曾祖父开始
(每一个曾代表一个先辈)
就在寻找
自己的母星

名人堂

一个名称所代表
的一切:遥远的先辈。
每当我呼唤起
他的名字
这就是我们家族的名人堂

沙很大沙很大

沙很大。
眼睛里皮肤表面
头发的缝隙里
鼻腔的边缘
手指甲盖里
衣服裤兜
到处都是沙
夜里听着
一万颗沙
击打墙壁。
怎么办呢,当我们出去
我们回来
我们会
把自己洗干净。

虫子

虫子老师
这首诗送给你
我的名字
加上一道横一个点
就是你的名字

让来帮忙写作

街景:十字路口——
咖啡馆——台阶上——
有人,在打电话——
汽车鸣笛的声音
那边也听到了

在我身后

把头埋进水盆
洗头
的时候
感觉身后站了一个人
稍等我把
泡沫

掉先
——回头
虽然我看不见
我知道他就在那儿

如果你死了,我会把你的身体处理好

虽然不一定是
你设想的
方式,但我会按我的方式
把你处理好的
请放心
我相信你可以理解
这是我们的
约定

昨夜我把脑子落在哪里了

打电话给我妈
妈你看下我的脑子是不是落在家里了
我妈,翻遍整个屋子也没找到:
书桌下面的柜子里找了吗——没有
茶几下面呢——也没有
窗台那个放扳手和钳子的地方呢——没有
你把我床头的衣服翻一下,看盖没盖在那下面——没有
书架上有没,我说床旁边那个——没有啊
厕所里找了吗——找遍了,没有
啊我完全想不起来我什么时候把脑子拿出来过了......
——你是不是
落在公交车上了?
不会吧,啊,对啊,那,我很有可能落在那里了
那怎么办啊我的脑子
该不会再也回不来了吧————
我妈说你现在赶紧从学校出来
我们一起去找你的脑子
它一定还在
那辆公交车上

枪杀殷耀硕

殷耀硕,男,2005年
12月13日生于河北省邢台市
清河县黄金庄
2023年4月,我收到刺杀他的指令
当时,我不知所措
想告诉他快跑
然而同组执行任务的
还有两个人
我怕殷耀硕死在他们手里
那会更惨
最终这次任务不了了之了
因为根本就没有殷耀硕这个人

窗外的鸟

星期二晚上
将有一群远飞的鸟队
来到你的窗前
我将用无声手枪打下
排在中间的三只
到时,鸟群乱作一团
这就是暗号

O my,beer

我想吃凉面
烤肉串加凉面
还喝一瓶
青岛啤酒
但现在天气有点凉
等到热一些
的时候
我打算这样吃

愿黑夜和路障与你同在

这边的黑夜
和那边的 黑夜
有没有什么不一样
(也许你那边
还没有天黑)
别担心,天很快就会
黑下来的
今夜,我走在路上
被绊了一下
但我没有摔倒
我平衡住了
我想,你应该正在
好好地走着
所以我也要好好地走着
而你摔倒了,仍然会爬起来
继续
好好地走着
所以我也会爬起来,继续
继续好好地走着


正疲惫
更疲惫了
啊 疲惫

Varg at 2023-08-25 15:44
1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