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知识比我多

By woobyone at 2023-07-26 17:19 • 198次点击
woobyone

很多年以前,我走进一间屋子。不大,里面有四张两层的那种床,上面是睡觉的,下面是桌子、椅子和台灯。我要找的那个人挺会表现自己,听说他桌子上总是放着一部《资本论》,原文的那种。

他不在,那我正好偷窥一下《资本论》是法语、德语还是英语的。可是资本论也不在,倒是看到桌上摆着一部书,胳膊那么厚,封皮上写着信号与系统、奥本海姆著。靠,这么厚翻都要翻很久,他还写,一下对这个人肃然起敬。

很多年以后,我和小游谈到粉红芭比。据说是个女性主义电影,啥子鸡儿意思哦懂不起。但被手机窃听了是确凿的,知乎很快给我推送了影评,一个新词儿叫芭比海默,美国文化强势来袭!

原来芭比是讲幻想的女人或者女人的幻想,而有个大导演拍了个伪纪录片,主角是个钢铁直男叫奥本海默。据说是做原子弹的,原子弹我知道,很厉害的一种炸弹。那个导演我也知道,我不喜欢,我觉得他也非常会表现自己,因为没有熟人之间的礼貌羁绊,现在我可以不留情面的使用那个不雅词汇了:装逼。

但是奥本海默我知不知道?

好像知道,又好像不知道。物理和通信隔得近,又都叫奥本海姆。理论上一个人数学好、物理也好那很正常。但我又发出怀疑的感叹: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很难在不同领域都做到头部位置啊?小游说,嗨呀你既不知道几个外国人的名,又不熟悉信号与系统。我说,我好像学了的。她说,那是个啥?我说,不记得了。她说,你就是两者都不熟悉,才会以为是一个人,你要是好好学习的话……

一语点醒梦中人,我觉得应该去问问真正读过奥本海姆的人。就是当年那个人。那个人后来入伍了,有一次穿着中尉的制服回来炫耀,还为了逃避出租车费抢先钻进后座。后来听说他派驻企业做军代表搞了很多套房,再后来,就前两年听说他被捉了。关在锦江监狱,那是一个隐藏在市区的模范监狱,很多本地人都不知道,那里水清沙幼非常文明、囚犯在里面画杯子,不打人。

去了报他的绰号:王少将。隔着栅栏,少将在画杯壁的画,还是一副潇洒、everything under control的文化人作派,一看到这万年不变的表现气质,我气不打一处来忘了初衷上去就问:王胖子,你不是说你看过资本论原版的嘛,那到底是法语、德语还是英语的哇?


huaqiu at 2023-07-26 20:48
1

写得好好

baojongyu at 2023-07-27 12:14
2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