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诗的一稿和二稿

By huaqiu at 2023-07-10 19:12 • 458次点击
huaqiu

一首诗的一稿和二稿

十月,北京黑得很快
五点半只剩她烟头的红点

冬天黑得很快
五点半便只剩一个红点
很快我也会忘记
是一个女人
接吻后的嘴
抽着一根中南海


头痛的诗

时间并非连续
每一秒皆
独立随机事件

序列和方向是思维使然
便于表格处理

叙事是维持思维运行的策略
我什么时候认识到这一点的?
当笛卡尔说我思故我在时

这一刻,也许看见了自然:
梧桐、垃圾桶、跷跷板和
带幼童慢慢走去的老人
(不再有羞耻感的肉体
收缩、蜷曲
哪怕它仍在直立和双足运动
仍然试图将影子
比喻为歪斜、远行的船
放入这个世界)

:一旦思维开始
便不自然
:意识到我
一种孤单

大脑已被入侵
只能呆在诗里

该诗写于晚餐后
我看晚餐就是原因

晚餐
牵涉社会地位

欲望分摊给所有阶级
在座的
今晚庆祝和平降临

huaqiu at 2023-07-10 19:19
1

我速写

独处时
思想

玩弄身体

抽烟是个必须的
次要行为
用以证明我
回避了主要

很难有方向
门开着而已

整夜将自己
蒸发掉
并因注意到意义
碰伤了额头

女人
奇怪吧
她有阴蒂

面向我
围绕着我
跑动、跳跃
她的倒影
散布于四周
空气清澈无比

有一天我们拥抱
怎么做都
别扭
因此女孩子哭了起来

落花流水
是有年夏天
在小区旁边看到的景象

一条脏小河
两丛茶花

正巧赶到
山茶花整朵
坠落在地
空中的姿势
和落地的声响
都和其他花
不太一样

我们居然
讨论改死刑为无期徒刑的问题
渡过了大半天

不要说我们
没有我们

广岛核弹那一天
全世界妖怪改变了生活方式
马上开写这个故事

我不关心未来
未来不属于我
未来生物属于机器
机器也属于生物

人性
我知道了
是妖怪达成的一个契约
这是温暖结尾

三月吧
他们因谈论海子而上床
上床后继续谈论海子

未完

huaqiu at 2023-07-10 19:34
2

读你的,犹如这大热天的喝上一杯冷饮,舒畅。

uqinzen at 2023-07-10 19:36
3

@uqinzen #3 舒暢得用起了比喻,哈哈

huaqiu at 2023-07-10 19:41
4

記憶當然比事實更久遠

一次求愛失敗了:
我突然求了愛
然後就失敗了

huaqiu at 2023-07-10 19:48
5

@huaqiu #2 好👍🏻

Varg at 2023-07-10 20:21
6

今天讀了一點劉按,寫乌青想見卡夫卡那一篇。將朋友寫進小說這樣的事,是很快樂的事,我也經常幹。憑記憶說吧,這個故事說的是乌青拼命給卡夫卡打電話,卡夫卡拼命給城堡寫信。大家都專注於自己對慾望,很忙,其他的事都是不勝其煩的干擾,結果是卡夫卡進不了城堡,乌青見不到卡夫卡。這個故事似乎就被我說白了。說白了也是一個很天才的故事。有時就是這樣的。這幾天一會兒讀讀劉按,一會兒讀讀張陰暗,覺得漢語文學更有希望了。

huaqiu at 2023-07-10 21:31
7

補:卡夫卡似乎是我們這班朋友的接頭暗號。先報,喜歡卡夫卡,立刻就親近了。我在寫k。一直在寫。準備給果皮出版的小說《只和我有關》的最新修訂稿中,k會正式登場。

huaqiu at 2023-07-10 21:35
8

我很少取标题
也不考虑结束语
我的诗开始写
就写过不停
我不喜欢停
(然而还是停了)

huaqiu at 2023-07-14 08:40
9

我就是那个逐渐保留行踪的k。
脑袋里除了卡夫卡的作品什么都没有。
然后有个女孩说今晚上
在鼓楼等我。

huaqiu at 2023-07-14 19:28
10

逐渐暴露行踪的k

huaqiu at 2023-07-14 19:29
11

要想吃炒肝,鼓楼一拐弯儿~

Varg at 2023-07-14 20:17
12

没有谁会属于谁吧。比如爱情,除了彼此欣赏表现形式,看不出还有别的收益。

huaqiu at 2023-07-16 17:06
13

看了《猎魔人》第三季(1-4),之前玩过同名游戏。没过瘾,又看《猎魔人 血源》,后者没看下去。一天就这么过了。没啥感触,觉得很不划算。胃部似乎也不舒服了。有点悲哀自己,似乎获取信息的能力变弱了。比如,一个杯子,就是杯子。这种句子听起来很老道,实际上是因为你衰弱,无法说出别的。因为你明知道一个杯子像一个杯子很不容易。没有任何形式之存在是容易的。

huaqiu at 2023-07-16 17:18
14

比如我,六点钟起来,看了几页卡夫卡,一会儿大卫爱登堡,一会儿台湾选举,洗脸、刷牙之类,距去公司还有20分钟,这20分钟,点开uqn,想写点什么。能写什么呢?在这样的状态下试图写点什么,其实并不在少数。就像有个阳台,习惯去往站几秒。写作成了习惯,uqn是非必要却很能促成习惯的条件。这一条,很多条,其实是专为uqn而写的。

huaqiu at 2023-07-17 08:38
15

我感觉中没有什么幻想和现实的严格区别,写作而言,大概可分为面对宇宙和面对人际关系的不同角度。意识之类的世界并不够我满足。肉体无法体验肉体感官之外的宇宙,然而我有思想,仍可以统一角度。

huaqiu at 2023-07-17 08:45
16

如果每天睡觉前写三百字,很容易写成一日的总结。或陈述---也是总结。毕竟随着好奇心和记忆的衰减,我越来越珍惜每日经历后可记录的东西。几乎就是记录。因为没有记录,便可能没有记忆。只是记录。这样的记录很少看见思想的兴奋,仅仅是记录行为的活动。我看见我试图记录。今天,六点起床,以为床上有另一个人,原来是梦,我用一个日本牙膏刷牙,据说能迅速除掉烟垢,因为几天前和女孩接吻,可能过几天还会接吻,我洗脸,犹豫着要不要洗澡顺便洗头,一般我打算洗头的时候都会连澡一起洗了,八点五十我前往公司,过马路,五十米而已,但在六点到到八点五十之间还有大概一个小时的空隙想不起我做了什么,可能看了看台湾选举,我是如此关心那个美丽的小岛上人们的政治活动,好像在欣赏自己的希望,到公司为三本将要上市的新书写文案,有一本是张羞翻译的聂鲁达,我在写我经历一天,夜里九点,即将十点,我就要睡觉了。就这样。这样的总结其实是对思维的束缚。显然不是我等待的写作。

huaqiu at 2023-07-18 22:16
17

收看台湾的选举活动、立委对官员的质疑,深刻体会到,以公平保护个人自由为中心目的的理性社会制度,需要全民共识并需要日复一日地训练。

huaqiu at 2023-07-25 08:25
18

我的感觉是,中国人的传统智识,无法产生市场、资本主义、自由主义等理性社会所需要素。但台湾有一个前提(日本、韩国也相似),1949年以后便需要在美国庇护下保持其生存,这一民族国家的战争机器的庇护起了关键作用。有必要看看台湾史验证自己的感觉。

huaqiu at 2023-07-25 08:34
19

笔误:民主国家的战争机器

huaqiu at 2023-07-25 08:35
20

马克斯·韦伯不仅与卡尔·马克思、爱米尔·涂尔干同列为现代社会学三大创始人,还兼具“公共行政学创始人”、“组织理论之父”等多个称号。其研究横跨哲学、法学、宗教、社会、经济、历史等多个领域,是典型的“百科全书式思想巨人”。
韦伯在他著名作品《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中,阐释新教社会催生资本主义的必然性,视追求经济利益的资本主义精神为社会发展的内在动力。而在其生前最后时间,在慕尼黑大学的授课活动中,他再次审视资本这一社会生活中的决定性力量。他以连续的课程讲解了前资本主义各时期---家庭、氏族、村落、庄园制的经济组织形态,追溯资本主义的诞生史。又以生动详实的材料描述了资本在发展中如何重组了工业和商业,让社会分工和重构,呈现理性秩序的现代面貌。
1923年,韦伯这批慕尼黑大学讲义首次以《经济与历史》(Wirtschaftsgeschichte)结集出版,被认为是经济历史派的杰作之一。值此出版100周年之际,为更有利于当下读者理解阅读,特以《资本史》为名纪念上市。

写了一本新书的介绍,也算写作。

huaqiu at 2023-07-25 11:07
21

我的生命没有意义
因为不由我阐释
这就为什么我想到听评论
这就是为什么我
不得不想象有神
会在有一天
往我面前放下一杯茶
听我慢慢讲吧

huaqiu at 2023-07-26 08:15
22

注:耶稣可以道成肉身
神要我听讲
也可以在我面前
摆一杯茶

huaqiu at 2023-07-26 08:17
23

我并不懂外语,到了推特,自然陷入一个墙外的简中小世界。大家在这里过着政论和色情瘾。我犹豫了数年,也没有往这个小世界发诗。看来我还是认为诗需要诗的氛围。不过我也在一个访问为零的web3.0网站发诗,感觉有点像往小行星带发表。有元素、有引力,来点语言。有点创世纪。为了这种感觉没事便去发几首。

huaqiu at 2023-07-26 08:31
24

第二稿:
这一刻,也许看见了自然:
梧桐、垃圾桶、跷跷板和
带幼童慢慢走去的老人
(不再有羞耻感的肉体
收缩、蜷曲
哪怕它仍在直立和双足运动
仍然试图将影子
比喻为歪斜、远行的船)
试图比喻
用比喻联系这个世界
他慢慢试图
时间不多了
他仍然需要慢慢

huaqiu at 2023-07-26 08:49
25

老邓在一盆绣球边坐下
觉得伤心,然后胃紧
他揉着胃部,大概位置
皮肤和肌肉覆盖着
伤心的作用到此为止
不用说出任何人的名字

huaqiu at 2023-08-11 17:22
26

不上微信是因为重复信息太多了
推特也不上了
还是重复
需要信息就写一首诗
此时你在一个可能会下雨的露台搓手
皮肤上有一层蒸汽

huaqiu at 2023-08-11 17:29
27

@huaqiu #27 如今的信息量很大程度是靠不断重复堆积起来的,国内尤为严重,是不是因为新的有价值的信息很难产生?

uqinzen at 2023-08-12 22:05
28

@uqinzen #28 微信和推特核心都是社交,以个人表达(转发)为主,息重复是因为表达主题太单一。人们在表达时已经将自己类型化了,寥寥几种而已。当然作为信息受体,个人特征也大有关系。比如我昨天前天一直在读一《基督教史》,几乎每一章都给我感动。我也明白我的感动不新鲜---几乎每一个“使徒”的故事我都会感动----几乎算一种美学样式。

huaqiu at 2023-08-14 09:19
29

一个30岁左右的女破鞋(有“男女作风问题”的女人)跪在地上。被打得披头散发,一声不吭。抽她的两个女同学累了,我开始接替。用的军用皮带是从一初中小孩那儿借来的,很宽,带铜头。我没用铜头打,那样容易打出血,很快就死。只是用皮带抽,可让她多受点罪。 我刻苦练块儿,双臂悠双杠50多,远比女生抽得狠。每抽一皮带,女破鞋都疼得恐怖地望我一下。那目光是哀怨?是责备?是恳求?也说不准……但这张脸很一般,毫无动人之处。奇怪,她怎么能勾引男人?怎么能乱搞?不漂亮的破鞋,自然更招人恨。我毫无顾忌地挥舞着胳膊,当皮带抽在她身上时,她那嫩嫩的身体抽搐着,微微哆嗦。
可这女人自始至终没说一句求饶的话,默默忍受。
文革前打一架要受处分,现在可以随便开打了。越被禁的果子越想吃,怎不好好过过打人瘾?
我抽她,因为她是流氓。自己与流氓思想斗了多年,也没把流氓思想消灭掉。自然恨这流氓思想,它丢了我的脸,让我干了许多见不得人的事,内心无比痛苦……我把对流氓思想的仇恨,全倾泻在这个跪在地上的弱女子身上。
打她个破鞋,打她个化成美女的毒蛇,打她个腐化堕落的臭肉。
当然玩儿命打流氓,也可以证明自己不流氓,能提高自己在同学中的威信。
---马清波(笔名 老鬼)《血与铁》载于北京《中国作家》双月刊1998年第5期

---《断简残篇------文革回忆摘钞》

huaqiu at 2023-08-17 10:33
30

关于一首诗的形式
成为限制
或许不是最后的

这一阵恶补基督教史
再把古老的奥古斯丁翻出重读
因为我的空洞大到能
容纳上帝了

huaqiu at 2023-08-30 10:27
31

我成为
巨大
无限大
空洞的
绝对

喊出了
上帝
请拯救我的肉体

我在地狱
适应空虚
力保孤独为动物
仍是您的造物

我虔信这空虚
也是您国度
对肉体
如火焰般痛

huaqiu at 2023-08-30 11:07
32

因此圣灵会
再次响应祈祷
降临这片黑暗的水吧

就像发生过百亿次的
创世活动

请马文记录

huaqiu at 2023-08-30 11:13
33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