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护送一根胡萝卜

By baojongyu at 2023-06-04 02:23 • 145次点击
baojongyu

写于2023年5月10号,给杂志投稿没有回音,我发在这儿。我的小说被人读到,我很高兴。

护送一根胡萝卜

周五放学,还在上课我就整理好了书包,特别快就出来了。明天我要参加杨诗琪的十六岁酒,特别兴奋。她邀请我参加了她的十六岁酒,我是好朋友桌上为数不多的男生,我们几乎是提前半个月就在计划了,通过qq她向我发了邀请,有时她会来我班级门口堵我,但我不一定会有勇气出去,我想我对她来说只是一个新鲜的男生,那种从没见过的品种而已。一开始我是唯一的男生她说,这让我有点害怕,那天她的亲戚全会来的,我就这么孤零零一个会被审视。我还没找到理由和杨诗琪说我十六岁酒不会回叫她,因为我想要保持一个全男生阵容,不然我的亲戚会说三道四,而且我和杨诗琪之间并没什么,我和她已经过了那个阶段了,只是朋友。过了几天她又告诉我,她也邀请了高乐天,高乐天是我的朋友,他们两个同班,因为我他们可能有点熟。

从现在回头看,那真是很有巧合的一个周末,虽然发生了不幸的事情,但我真想用美轮美奂来形容。那真的是一个美轮美奂的周末,所有的技巧在此刻重逢,就像电影中的升格。

我们三班周五放学一直是最晚的,因为周五最后一节自习课总被数学老师占走,但就是这周,我们最早从里面出来。我妈妈接我回家,路上我买了一个鸡排,那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快接近傍晚。我回家不写作业,而是看手机。我周五一贯如此。

周五一般我朋友高乐天或者更多的朋友都会来找我去玩,我们其实就在周围走走,可能吃麻辣烫或者喝奶茶。今天他来得特别早,因为他家吃饭一向早,可能他一回家就吃饭了,而我妈妈接我回店里后,她才去做饭。

我正在楼上玩手机吃鸡排,我在挑选给杨诗琪的礼物,那是一本书,今天下单明天就会到,那是冯唐的女神一号这本书,不过我并没有读过。

高乐天应该是吃了饭,从他家店走到我家店这,我妈妈已经去烧饭了,我爸在楼下开店等着吃饭。可能是我爸和他说我在楼上,然后他在楼梯那喊我。往常都是这样,但我觉得这次并非如此,因为他刚刚才目睹了那个事件,并对事件中的主人公说了一句挺关键的话。他应该是绕过了我爸爸,肯定很兴奋,径直推开了小门走到楼梯口叫我的名字。

我不记得了为什么我们没提前在qq上联系约定出来的时间,我也没看到有人在qq空间说有关这个事件的事,直到高乐天来了,所有信息全被打开。

他在楼下叫我,我说我还没吃饭。他问我不知道这件或者那件事吗?朱洋洋杀了人。我拿东西准备下楼,他说他也还没吃饭,我们可以一起去吃点麻辣烫,他说。

巧合是这样形成的。今天下午放学碰巧是我们班放的最早的一次,我妈接上我就回家了,那事件正好开始。校对面的鸡排店已经埋伏了人了,他们想要敲打朱洋洋,而朱洋洋在周一的时候就已经埋伏了一把小刀在他的袖子里,有人和他了说这周有人要弄他。

当我把椅子抬起来放到桌子上,我还能听到朱洋洋他们班上课的声音,我背着书包从他们班门口走过,眼神在寻找杨诗琪和高乐天,不过都没来得及找到。他们那个讲课的老师是我最讨厌,嘴巴是歪的。

我妈开动车子的时候,他们班才刚放学。高乐天说他走在朱洋洋后面,不过他们没有说话。朱洋洋左右跟着两个他的朋友,他们在商量什么,那小刀就埋伏在他袖子里,已经带有他的体温。今天一整天都有人陆陆续续来四班门口找朱洋洋。等到斗殴的时候他就剩一个人了。

我和高乐天边吃他边和我说这件事,我们都打开qq在看年级群的消息,慢慢所有信息全部被打开,我听他们再说这个事的各个细节,有的是互相冲突的。我说我给杨诗琪买了一本书,今天买明天就到。他问我是什么书?我说书名不能告诉你。qq空间也有人开始透露消息,朱洋洋的班主任,就是那个歪嘴,现在正在派出所做笔录。

群里也说了有很多朱洋洋的朋友被叫去派出所调查,其中就有放学走在他左右的两个人。他们贡献了大量的细节。然后朱洋洋发了一条说说,他说,各位,警察马上就要检查我的手机了。口气好像在警告我们这些窥探的人,我们才意识到朱洋洋也在这个年级群里。我和高乐天立刻退群了。你十六岁酒会不会叫杨诗琪?高乐天说不会,因为他们本来就不是很熟。可是她叫了你啊?我是陪你去的,我根本没让你陪啊,他说那你一个人愿意去吗?我说有点不好意思,他说问题就在这,一个口哨。

第二天中午我收到了昨天买的那本书,快傍晚的时候我在网上买的衣服的快递到了。那是一条美国空军飞行服改良的夹克,军绿色的防水材质面料,非常硬,内里是亮橘色的,左右带两个口袋,整条衣服看上去就像一个壳,特别简陋,因为买的太便宜有一股刺鼻的塑料味。

我故意昨天晚上没洗头留到今天洗,为了头发能有一个好的样子,没有被枕头压乱的那种天然的感觉。那我洗完澡又睡到了床里,这是为什么?我的脸上长了很多痘痘,这是我偶然发现的,并非心理作用,只是个中的秘密我尚不明晰。那发现就是,洗完脸后脸上的痘痘更明显,睡一觉起来皮肤会变得看起来更好。

我真的巴不得睡一会,因为一会要见到很多人,那桌上除了我和高乐天,其他都是女生,虽然我都认识她们,但酒店的灯光显得特别亮,而眼前桌面上可以转动的圆台又是那么一望无际,我只好埋头审视我的掌心。

余光和落座前的那唯一一次正视,再加上他们的声音,我大概知道朋友们的方位在哪儿。其实根本没人在乎我,这个时候杨诗琪的妈妈带着杨毅过来了,他让杨毅也坐在朋友这桌上,杨毅坐在我边上,他和杨诗琪是亲戚。杨诗琪指了指我和她妈说这就是我,我对她说阿姨好,她妈妈看着我笑说原来这就是我啊。杨毅的妈妈原来也在后面,她的手撑在我的椅背上,她对杨毅说话,内容是让他乖点,吃完就走了,晚上要补课。她的手指碰到了我的背。我特别讨厌热衷于谈论分数的人,他今晚要补课,今天高乐天就是补课了刚回来。我真不知道怎么形容,反正他妈妈和高乐天感觉特别好,都是那种人。好在他妈妈这次没有谈论分数,可能她知道杨诗琪是个不爱学习的女孩。他妈妈的手拍着我的椅背,因为我坐在高乐天和杨毅的中间,她说三个男孩坐在一起,待会多吃点,她突然问不知道哪个人为什么我这么瘦,多吃点才长高,高乐天就很壮。杨毅在一边说高乐天没我高啊。

酒桌上的人从我开始分别是,我,高乐天,王诗意,包舒悦,杨诗琪,杨毅。刚开始吃的时候我们就聊天,高乐天开玩笑问空气,沈惠怎么没来?沈惠是包舒悦的男朋友,也是我和高乐天的朋友。他也经常在周五晚上和我们出来玩,就在周围走走,现在变少了。吃到中途的时候,除我和杨毅之外大家都喝酒,几乎都不在自己的位子上。我没有坦白告诉杨毅我有过撸管,我不知道他会用手肘耸耸我问出这个问题,他让我别装了,那很爽的,我不好意思说我做过撸管,他说这在医学或者心理学上叫手淫落寞症,他爸爸是个牙医,曾经半夜急诊有个人骑超快的摩托车撞到了路边的杆子,把蛋撞碎了。吃到快结束的时候,他们好像有点醉了,王诗意突然走过来要和我比身高,她对我勾肩搭背,我说我一米七,她说她也是,我站起来。包舒悦沉默不语,她昨天随着合唱队去了区里参加比赛,照片里他们脸上被涂得鲜艳。我注意到杨诗琪在看我送给她的书。那天晚上我被很多女生勾肩搭背,这种感觉十分神秘,从未有过。

我害怕这条飞行服内里的亮橘色,它太鲜艳了,所以我一直拉着拉链。我低头审视掌心时,背驼下去,因为衣服的面料太硬它向外鼓起来,里面充满了空气,我更像呆在一个壳中。那种鼓起,如同人落水以后水中的浮力,在你拍打水面,升起落下时。

朱洋洋慢慢走出校门口,他周围的朋友也都走了,所以对面鸡排店冲出来一群人,里面有个叫蘑菇的,他初中以后就辍学了在社会上混混,他其实比朱洋洋大不了几岁。他们迎面撞上,朱洋洋把那把埋伏的小刀从袖口里拿出来,动作就像抽一张扑克牌。

根本没有人想要议论朱洋洋这件事,因为真的要说也就一句话能说完,就像抽一张扑克牌那样简单。那个蘑菇立刻就倒地了,他的小弟们立刻上前搀住,有几个去追逃跑的朱洋洋,朱洋洋已经跑到附近的居民区了,他的爷爷骑着三轮车找他。高乐天说他也正好走在那附近,脚步特别慢,一抬头就看到朱洋洋在前面。他右手拿着埋伏的小刀,已经僵硬了。高乐天做了一个关键的动作,他让朱洋洋把刀扔掉。朱洋洋才想到自己右手握着一把刀,他看看左右,把小刀从下往上一挥,抛向了屋顶,就像抽一张扑克牌那样简单。

昨天我和高乐天去吃麻辣烫,他故意往经过派出所的那条路走。分开之后我回到我家店,店里有三四个我爸的朋友他们在说这件事,有一个是我们的邻居,她在大酒店端菜,她说本来朱洋洋家在她们酒店已经订了十六岁酒,就在下个月。

有一个更大的巧合紧跟其后,这个巧合把一件事分成两半,但又牢牢连在一起。

吃完饭以后,杨诗琪突然决定要请我们去看电影,除了杨毅不去之外。她买下了一整排座位,因为是临时决定,我们只有买在第一排了。我们都只能仰着头看,有两桶爆米花被我们传来传去,那电影是关于一个成年女性有天早上起来突然发现自己回到了十七岁的故事。

银幕变幻着光照在我们的脸上,好像有一个又一个的小亮片在发闪。我往左侧望过去,包舒悦在看手机,王诗意勾着她的肩和她说话,杨诗琪在回微信,今天是她的生日,她很忙。

我觉得坐在第一排的我们应该发出了很多响声,大家都没有好好看电影,都有自己的事。慢慢我发现我左右两边开始有人猫着腰离开座位往左边的安全通道走去,那有厕所。她们虽然弯下腰走路但脊背的影子还是被投到了银幕上,有起有伏,就像一只兔子的蹦跳,就像在密谋着什么。

包舒悦在哭,沈惠在qq上和她说要分手,她的精神崩溃了。不停地有人猫着腰出去又回来,她们在轮流安慰在外面的包舒悦。我想我也应该去看看,我也弯下腰,就像护送我的一根胡萝卜,就像在水中拍打,升起落下。

我先是出去上了个厕所,然后去关心包舒悦。大家已经都出来了正聚在那儿,甚至有些后排的观众也学我们跑了出来。我看见包舒悦眼睛里不停的落下大颗的眼泪,就像一个又一个小亮片,我对大家说,那是她护送的胡萝卜啊。

沈惠今天在市里参加篮球比赛,晚上回去他们聊天,就是我刚才向左边望去看到的包舒悦在看手机那时候,他突然说他很累,分手吧。我们看了聊天记录,真的毫无原因,就是突然很累,就是分手吧。这个时候我们共同护送的胡萝卜包舒悦还在不断掉下大颗的眼泪,我想把它收集起来,她正在失恋。包舒悦说可是,然后她的声音突然消失了,王诗意勾起了她的肩,一整个晚上她都在勾别人肩搭别人的背,她说她已经喝醉了,她说就像她之前对杨诗琪说的,人的嘴唇上的细胞每七天就会重新更换一次,焕然一新,所以没什么,你七天以后的嘴唇就又是全新的了。我和高乐天在发qq质问沈惠为什么这样,他说别他妈多管闲事。就是突然很累,就是分手吧。过了十五分钟,十五分钟这么久,沈惠突然发qq给包舒悦说他刚才是开玩笑的。

然后电影散场了。大家都往外走,把我们挡在了后面,我们在护送自己的胡萝卜,小心翼翼。高乐天说他发现了一个长得很像我的人,身形特别像,尤其是从背后看,但看着应该是个女生。他和别的朋友说这个发现,他们都说特别像,我自己也觉得真的特别像。我们跟着她和她妈妈走进了同一部电梯,高乐天他特别激动,一直在说,还想找机会偷偷拍照片。真的很像,我低下头审视自己的掌心,就像抽一张扑克牌那样简单,真的特别像,除了比我高一点。

电梯往下坠,但我的感觉像是飘起来,浮力。


她指了指我和她妈说这就是我,我对她说阿姨好,她妈妈看着我笑说原来这就是我啊。

lbdesansheng at 2023-06-05 06:09
1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