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鬼魂说话

By baojongyu at 2023-06-04 02:17 • 157次点击
baojongyu

这个小说写于2022年11月13号,写完后很满意,给一个杂志投稿没有通过。我今天发在这儿。

鬼魂说话

夏天,我因为要上小学前的拼音班,爸爸妈妈没空接送我,我被放到爷爷奶奶家,这里更靠近乡下,水流和古老的桥的声音,我能感觉到。

爷爷奶奶家所在的区域被叫做马家墩,意思是说这住着的全都是姓马的人,只有我家和邻居小昌家姓一个傅姓,这个外姓。有一次在饭桌上,爷爷突然说我们的祖先是逃难到这的,听到祖先这样古老的词语,我心里很害怕,立刻哭了。

我现在蹲在奶奶的水泥砌的洗衣台下面找一个碗。奶奶把有缺口的碗放在洗衣台下面用来放肥皂,你有没有觉得灵魂和身体之间存在着空隙啊?就在刚才,小昌把这个问题抛向了我。他现在正猫在我们两家房子中间的桥口的角落呼唤一只一直在我脑海中出现的白猫,并等我从家里拿点肉。他说那只猫就在那,不是我的梦,它真实存在。我找到了一个碎了但相对完整的碗,从鸡肉碗里拿了一块肉,准备给白猫吃。那将是我们的第一次会面。

从搬来爷爷奶奶家开始,我的耳朵里就一直传来猫叫。有时候阁楼的木地板发出吱吱的声音,我还以为猫就藏在下面呢。尤其是到了晚上,我睡在床上,小猫的叫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近,或者那其实是一个婴儿的哭声,我不知道。紧接着,木地板开始发出爆米花一样噼啪声音,那时候我很担心自己会掉下去,毕竟,这乡下的房子太老了,我怀疑它已经变脆。我睡的那张床,这床一直没人睡过,我奶奶每年会在上面铺上电热毯养蚕,拿着茧去卖钱。

时间长了,我的耳朵听那叫声听得都有点熟透了,没有初次听那样敏锐,我真开始怀疑那是不是其实真的就是这周围一个婴儿哭闹的声音啊?毕竟我来这一个月,夏天快要过去了,也没有看到过哪怕一只小猫。所以今天在学校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了邻居小昌,他说他见过那只猫,不是我的梦,它真实存在。他让我放学后在桥口等他。小昌一直住在乡下,他可能见到过吧,他的奶奶生病了,他每天都要先去医院看看他奶奶再回家。

他来到桥口,指着那个长青苔的墙角告诉我,白猫就在那活动居住。现在天色还太亮,他叫我去拿点吃的,这样才能把白猫勾引出来,并且他问我,有没有觉得自己的灵魂和身体之间存在着空隙?他说灵魂这个词的时候就像我爷爷说祖先这个词一样可怕。他问出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就一直在我脑海中漂浮了,我一直想着我的灵魂在哪,我那天后来都很心不在焉。

我拿着碗快步走到桥口,小昌正蹲在那个角落,厚重青苔把他的脸照得发绿。我快点向那角落看去,好像的确有一只白猫,它跳上墙顶又立刻从另一面跳下,那一面是湖,我只是看到了它尾巴的残影吧。

我还没有开口,不知道为什么,我站在那看了一会,但是迟迟未开口,青苔可能也把我的脸照绿了。总之,小昌先开口说,刚才你在去拿碗的时候小猫它出现了,在墙角玩了一会,绕圈走路,尾巴翘得很高,你一来它就跳走了。可能因为你不常住在这乡下。小猫它很害羞。总之,它真的存在,那叫声不是你的梦。

虽然只看到了它的尾巴,不过至少证明了它真的存在。我把装着一块肉的碗放在那个角落,它被青苔也照得发绿,回家去写拼音班的作业。在写作业的时候,我思想有时候开小差,想去看看小猫有没有再出来,应该是被什么事情打扰了,我最后没有去看。那天一直到睡前,我都在想小昌问我的那个问题。

早上出门去上学,在等爷爷把电瓶车推出来的时候,我才想起了那只小白猫朋友。我马上跑到桥口去看,它有没有来过,有没有吃掉那块肉,或者它现在就在那,在那睡觉呢。桥口很安静,有雾气慢慢向我拂来。有时候有人会在那洗衣服,早上会有人划船过来,其实边上有修建马路,这是一种已经被淘汰的方式。我小心翼翼走到那个角落,碗里有点不对劲,我拿起那个碗一看,里面爬满了蚂蚁,至少有几百只,白色的碗壁被蚂蚁染成黑色,小猫并没有吃那块肉,蚂蚁们在吃那块肉。蚂蚁太小了,它们又爬得很快,有的已经爬到我手上了。这么小的生物以这么多的数量出现在你面前,你一定会很害怕。我吓得立刻把碗扔掉,此时对岸的雾气已经拂过了我,我突然感觉很冷。

早上第二节课上完以后是大课间,要去操场做早操,我在那节课上睡着了。姚老师下来把我叫醒,先责备了我几句,然后她告诉我外面有人找我,我迷迷糊糊的把头往右边转,眼睛向右边看去,站在外面的人是小昌,他看上去很着急。

我慢慢的走出去,感觉头非常重,在左右晃动,不过幅度很小,姚老师继续讲课,但是我还没走完出去。

小昌说他奶奶去世了,就在刚才。现在他不能上课了,他爸爸要带他回家准备后事。说完他从右手的裤子口袋里摸出一样东西,打开手心一看,是一块涂黑的玻璃片。他说他现在马上要回家,他奶奶去世了,不能上课了,中午的日全食也看不成了,所以现在他把这块玻璃片交给我,这是观看的工具。我问他,什么是日全食?因为从没有人告诉我这件事。他回答我说,是一种奇观。这是我们国家21世纪出现的第一个日全食。我问他世纪又是什么?他说就是一百年。

这块涂黑的玻璃片就是观看它的工具,因为人的眼睛不能直视太阳。我把玻璃片放进右手的裤子口袋里,此时班里的同学已经出来排队了,我都不知道大课间铃声就在我和小昌刚才的聊天中这么响完了。日全食是什么怎么没有人告诉我呢,也没有人提醒我今天中午就会有日全食出现,这是一种奇观,我爷爷奶奶不在乎这些事吗?还是因为我这段时间一直被那只白猫吸去了目光?我跟随着队伍慢慢挤下楼梯。

因为长得矮,我排在队伍的较前面。姚老师和其他班主任一样,站在草坪前面的空地上看着我们做早操,监督你动作的幅度。我带着紧张在做早操的过程中睡了一会,不过动作照常进行。早操里有的动作会让我往右转,有的动作让我向左转,往左转的时候,我正好会看到站女生队伍中的费佳敏,她和我差不多高,她看上去一点也不困。有次向左转,我发现她向右转了,并停下手中的动作对我说话,不过我听不到声音,只能看到她嘴巴在动,眼前有二分之一是黑的。我好像在漂浮还是干嘛,浮上去了我走路就不稳,碰到上面的尽头我被弹下来,眼前有一部分变黑,双腿变得很沉。慢慢的,姚老师和别的老师靠在了一起聊天。今天天气很闷热,我又困又没力气,动作的幅度很不到位,往往点到为止,姚老师虽然在和别人聊天,但我时不时就会误认为她在看我。我问费佳敏你在说什么,我听不到,紧接着一个转圈的动作,我回到正前方,眼神不小心和姚老师对视了一下,幸好她没什么反应,她和隔壁的老师聊天很投入。因为早操的歌声足够响亮,她捂着嘴让声音都聚拢在一起,好让对方听到。我突然想到,我听不到费佳敏说话是不是因为她没有捂着嘴让声音都聚拢在一起,不过我们的距离很远,有一米,她应该用手做圆圈状让声音不是聚拢而是发散出去。不过即使这样我还是会听不到吧,因为我们的距离实在很远。

再上一节课就吃饭,然后是午睡时间。今天轮到我扫教室,不过没人在意。我吃过饭直接趴在桌子上睡觉了,用两只弯曲的胳膊做枕头,我把额头靠在上面睡觉,眼前一片黑。因为刚才特别困但一直没办法睡,所以现在很难睡着,我想了一会刚才做早操发生的事,费佳敏那无声说话,我眼前突然发黑,还想到了早操最后的转圈动作,那转圈的动作让我想起了早上小昌说的日全。,我抬起头转了一圈班里,因为午睡的铃声还没响过,同学的说话声音还很吵,从他们的表情看,他们没一个像是知道接下来会发生日全食的。我把头又埋下去,在心里默默复习了一下上午教的拼音,还是醒着,我又幻想了一下神兵小将动画片里的人物,希望能在梦里和他们一起玩。这时候铃声响了,班里安静下来,我也慢慢睡着了。

我并没有梦到动画片里的人物,我之前睡前一直想着,梦里就会梦到,这次怎么不灵验了。我梦到了小昌的奶奶,不过记不太清楚。她在医院呆了很长时间,然后被接出来了,不过病没有好,甚至已经不能走路。小昌的爷爷给她做了一个可以随时排泄的神奇的椅子,就是在普通的椅子上挖一个圆圈,下面放上桶。在梦里这个椅子还会随处移动,不过在现实中,椅子就只能一直坐在那。现实中,他奶奶是在住院前坐过这把椅子,前后次序在这很关键。我总是去找小昌玩,他奶奶住院后,那块被挖出的圆圈,被我们打上格子,当作一个棋盘。

我睡得很沉,也睡了很久,铃声早已经响过了。我抬起头,发现教室里一个人都不在了。我走出教室,沿途的班级也都没有人,外面光线变得很暗。天好像快要黑了,操场上发出一阵阵吵闹声。我好像是最后一个到操场的,走下楼的时候天又黑了一点,我看到操场上的同学们都在抬头看天空,我也抬头看。天黑的原因是太阳在被一点一点的遮住,我想起了早上小昌给我的玻璃片。这是观看工具。我慢慢拿起它看向天空中,得到了直视太阳的机会。此时天空中的太阳已经被遮住二分之一。周围的喇叭响起铃声,原来午睡才刚刚结束。

姚老师戴着眼镜在看,还有很多人都戴着专门的眼镜在观看,原来大家都知道日全食,可是这又有什么稀奇呢。日全食不就是提前天黑吗,那提前放学吧。天真的完全黑了,现在才下午一点多,我已经看不见太阳,慢慢有点害怕。费佳敏和我说她早上要和我分享的就是这个事情,我听了又有点失望,准备回教室了。月亮出现了,一个小月牙,像一艘小船,它慢慢出现了。我还以为黑夜了,月亮出来了,后来才知道那其实是被短暂遮住的太阳重新浮现,慢慢的,重新回到了它作为一个圆圈的样子。

日全食就是月亮把太阳遮住,白天变黑夜,但这种遮住又是短暂的,几分钟后太阳又重新发光。当月亮把太阳遮住的时候,他们之间有没有空隙?

今天放学是我爸爸开车来接我,我问他怎么不是爷爷,一开始下了点小雨很快干了,我爸爸说小昌的奶奶去世了,我爷爷要给他们的丧事帮忙,因为我们属于同一个祖先,还说他今天也很忙,要帮他们联系各种事情。我看到他的耳朵上夹着一支烟。我和他分享了今天看到日食的经过,他说他中午在乡下帮忙的时候也看到了,在那的很多老人以为这是显灵。我爸爸说显灵的时候也很可怕,就像小昌问我灵魂,爷爷说我们的祖先,这些古老的词语让我害怕。慢慢低下头,一路上我都想着,心里很不安。

还没做好准备车就开到乡下了,我才发现外面下起了小雨。乡下的路口停满了车,我爸爸在找能停车的地方的时候,我就盯着前面的雨刷器看。眼前好多车子,有人穿着白衣服,我还没做好准备。

我爸爸让我去桥口找我奶奶拿一个袖章戴上,我奶奶在那帮忙收份子钱和按辈分发袖章。从我家门口走到桥口经过小昌家的路上挤满了人,我不知道他们都是哪来的,这个乡下不是只有我家和小昌家是一个姓的吗?桥口人更多了,我不知道他们都站那干嘛,我奶奶给我戴了一个绿色的袖章,她和我爸爸都是黑色。我看向那个长满青苔的墙角,早上打碎的碗已经被清理掉了,隐隐约约我看到了小猫。后来才发现那是小昌,他穿着一身白色,头上也用白布绑着。

他邀请我去他家看看,也就是邀请我去他奶奶的灵堂看看。里面点满了蜡烛,多余的东西都被撤走了,白墙把家里照得特别亮,我眼睛有灼烧的感觉。但还有黑的地方,那就是家的深处,以前我经常去,那有个很窄的门通向里面的灶台,不过现在这里面传来微弱又清脆的诵经声。他说这是他奶奶的灵堂,不过我没有看到他奶奶在哪,因为我只在门外徘徊,不敢走近了。真的进去里面之后,看到他的奶奶,反而没有那么害怕,因为那是我熟悉的人,不过我看到的大部分地方都是虚的,在这种严肃的场合下,我只敢盯着局部看。

我们就站在那什么也不做,这样好煎熬,我其实很想离开这。我慢慢感觉后背发凉,我想说点话,但看看小昌,他的表情很严肃。我知道他其实很伤心,我想说点话,不然即使是看着最亲近最熟悉的人,她一动不动躺在那,我也会害怕。我于是和小昌说起了今天下午的日食,这真是一种奇观。小昌说他没有看到,因为他忙着和他奶奶说话呢,不过屋内的光线也因为日全食的出现起了变化,他这么说。我好像快发呆了,还是好像灵魂和身体确实存在空隙?

突然,整个屋子变黑,我什么也看不见了,我害怕得想摔碎一个碗。五秒钟后小昌打开了灯,原来是蜡烛熄灭了,因为有风拂过。

日全食就是月亮把太阳遮住,白天变黑夜,但这种遮住又是短暂的,几分钟后太阳又重新发光。当月亮把太阳遮住的时候,他们之间有没有空隙?

吃完饭,我把拼音班的作业写完了,看了会电视,上床睡觉。爷爷奶奶在小昌家和他爷爷商量明天出殡的事,这个词语又让我感到可怕。家里一个人都没有,但我又感觉有很多人在,我闭上眼睛。我好害怕死掉啊,我把今天早上教的拼音在心里默念了一遍,努力去想动画片里的人物希望晚上可以梦到他们。慢慢地,我还是不可避免的想到做早操的时候眼前突然发黑,听不到同学说话,睡醒教室里空无一人,白天凭空变黑夜,太阳消失了,小昌家的蜡烛突然熄灭。出了好多汗,我感觉自己全身都僵硬着,但更怕睁开眼睛。

我又听到了小白猫的叫声,木地板发出吱吱的声音。我睁开眼睛看一下周围,很安全,很安静,又立刻闭上。感觉右边发亮,我知道那是窗户的位置,有风拂过。我看到光亮从右往左慢慢移动,移动过程中并在慢慢上升,在我对面的墙上定住了。那是小昌奶奶的鬼魂出现在了墙上。

奶奶说话了,她问我今天在她的丧事上都吃了什么?都有什么菜?我没有回答她,而是呆住了。她说她们那个时候只能挖野菜,吃树皮,甚至吃泥土,她的病就是因为那几年得的。奶奶对我说不用害怕,她只是没有了身体。我把自己全部用被子包起来缩在床上,可能害怕自己的身体被奶奶的鬼魂抢走。这个行为好像让她生气了。她从墙上走到我的床边,原来鬼魂不是一个平面,我可以看到她背面。这和放电影不一样。小昌的奶奶是除我爷爷奶奶以外我最熟悉的人了,我不应该害怕她,我可能是害怕和死有关的东西。我回答奶奶,一开始只有嘴巴动,但发不出声音。慢慢地,声音才被放出来,我对奶奶说,声音还是有点颤抖。

奶奶,我很害怕,你知道吗?

我今天在你的丧事上见到了好多人,我怀疑他们都是哪来的?

我根本不知道原来我们这个地方有着这么多人,多到我都有点害怕了。

今天我的眼前突然黑了看不见东西三次,

看不见东西的感觉很不好,死是不是就是这样?

可是你能看见我,那你能听到现在这个屋子有小猫的叫声吗?

地板一直在发出噼啪噼啪的声音,

我感觉自己就要掉下去,

因为,时间越久,时间就越脆。

奶奶对我说她可以看见我,死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死就是灵魂把身体给遮住了,并不是消失,也不会看不见,只是我们之间存在空隙。她走到床头帮我按下了灯,她就这么消失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做梦,但小猫还在叫。

开了灯之后的事情我记不清了,不过我应该睡得很晚,因为早上爸爸怎么叫我都不醒。今天又是他送我去上学。他陪我走到校门口,我才发现我的校牌不见了,保安把我拦在外面不让我进去。我爸爸一边责怪我为什么这么粗心,校牌都会忘记,睡觉灯也不关,一边给姚老师打电话。

过了几分钟,姚老师出来把我接进了学校。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