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片/

By 黑梦骑士 at 2023-05-21 15:03 • 144次点击
黑梦骑士

几张照片触动了我的思绪,妈妈和姥姥坐在斜坡上,中间是一朵灿烂的花。她们笑得很开心。我想到了“滋菜”,这是我们方言里的词,形容一个人笑得非常灿烂。平常语境里有一点挖苦,但我觉得用它来形容妈妈和姥姥再合适不过了。她们的确美的像花。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列火车在看不到尽头的铁轨上滑行,我不知道它要滑到哪里去。两边都是浓雾,我看到姥爷在路边向我招手。当时我在梦里就哭了。我别过头不看,我怕在外面看到妈妈和姥姥。我时刻都在回忆过去,过去很多好的记忆,也很多痛苦。但好的记忆好像都不持久,留下的基本都是痛苦。现在想起和姥爷喂鸽子我不再开心,小时候是开心的,姥爷去世之后便成了痛苦。当走到记忆中那个公园,那条路,不可避免感到荒诞,好像只有记忆才能证明一个人的存在,而且我很确定记忆里那些快乐已经消散了,它们以后只能呆在我的脑子里,成为我的秘密。除非我把它们写出来公开,否则它会永远伴随着我。它是我个人的幽灵。
5.21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