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谁

By anchoran at 2023-04-30 23:19 • 228次点击
anchoran

我完全信赖马尔科维奇。

我一早就预备着相遇,床单,被子,枕头,桌子,电脑,烟灰缸,垃圾桶,银行卡,另一张床,四季的衣服,窗帘,白墙上的黄渍,拖鞋,鞋,耳鸣,发苦的舌头,胃痛,困意,大大小小的回忆,衣架,毛巾,网线,水盆,一些灰尘……我苏醒过来就和它们相遇,从不在此停下,至于马尔科维奇,我知之甚少,但我完全信赖他。

他隐蔽,无法揭示,只有名字可供揣摩,我曾想象过他的生活,他是如何安排自己的诸多时刻,甚至我面对一张白纸,企图用小说窥探他的一天,而他却永不愿现身,只有一行字——马尔科维奇。

不愿在任何故事里现身就是马尔科维奇的所有故事了,我对他完全信赖,他实在是有主意的人,我最想听他说,有朝一日他想说,他能说,是关于时间的,他是怎样领略,也是在这个故事之中吗,因为他实在是有主意的人。我睡醒了,随后萌生了古怪的想法,为什么我和它们非要保持这样的默契,我说它是什么,它果真就是什么。我说,马尔科维奇,然后是一阵眩晕,像信赖未来一样信赖他。

存在马尔科维奇,谁了解过此事后还能全心全意的,演绎悲欢?我好像一早就明白更能接近他的方法,我过着沉沦的生活,一如既往,某天,阳光照到了我,我突然发问,怎可如此?随后又答了,有他在,马尔科维奇,一个拒绝所有故事的人,这样的人存在呢,我就心安理得了。

🦦。

我信赖马尔科维奇直到厌恶他。既然无事可做,我乐意,我参与到所有的故事中去。发生过的故事被作为知识,我乐意,我主动分清主次,让我的意识完全忘记一个名字——马尔科维奇,让它既非事实也非取向,而是像被人布局过的诸知识条例,让我对所有事情的判断均等于过往全部人类文明智慧对此事的判断。

然而,我是一步步失去警惕的,失去我。我不再做梦了,我的太阳不再落下。也许我又在哪里见到马尔科维奇这个名字,在那个时刻我无比相信,它什么也不代表。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