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哪有什么不良,我只看到有几个混混坐在那个前面

By 子亮 at 2023-04-25 18:11 • 121次点击
子亮

西历2013年,一切都还没有发生。
 
在这一年之前,我还住在家里,这里特指我父母居住的那个房子。偶尔也去别人家里,比如一些亲戚家,但我不爱去。有一次,我假装腹部隐痛,死活也要睡回到我自己那张床上。
 
在这一年之前,生活不是日剧,我最终也还是没能成为一名不良(男高中生)。
 
生活中哪有什么不良,我只看到有几个混混坐在那个前面。
 
换句话说,不良在日本,混混在中国。
 
直到有一天,时间来到了西历2013年。
 
我蹑手蹑脚地出了门,我妈已经睡了,躺在她的那张床上,她睡得很浅。
 
 
小希说她也睡得很浅,让我忙完给她打电话。她的意思是,让我半夜给她打过去,她一直在等我。
 
一个明晃晃的下午,我看见小希躺在我的床上,睡得很香。我给过她一把钥匙,她可能随时出现。
 
她说她们领导下午不在,可以遛。
 
我们总是在半夜打电话。
 
我总是在夜里写作,白天睡觉。
 
南京和上海,是我后来生活的两座城市。
 
而在西历2013年,一切都还在暗流涌动。
 
 
我并不是要给你讲述几个混混的故事。
 
但整个高三最坏的混混们都在文科班,且齐聚我们班。隔壁班的男生都戴着厚厚的眼镜,一副惶恐的样子。
 
他们像是要去中文系或者历史系,但最终选择了经济系和法学院。
 
还是我们班的男生比较受欢迎,在整个学校里,受女生欢迎,也受男生欢迎。
 
两年前,篮球场上那些高年级的混混们就在食堂插队,现在终于轮到我们了。
 
隔壁班的特色是,他们班主任穿黑丝高跟,给我们班代地理课。
 
她给隔壁班上课主要是在上课,给我们班上课纯粹是在聊天,我们两个班处于竞争关系。
 
那些无聊的女生对此表示不满,她们想上北大。
 
她的课我一般不睡,作为一名十七八岁的男高中生,我幻想过她。
 
一个年轻高中女教师,和班里最帅的男生搞地下恋情。在男生十八岁生日那天,老师完成了她在这段关系中最重要的使命,让那个男生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男人。
 
这是我从一个网友那里听来的。我听得津津有味,感觉他们好浪漫。
 
我的女友是高二文科班不良女生四人组之一。她那个高二的前男友总是看我不爽,但拿我没办法。
 
我当然也看他不爽,这是人之常情。
 
我们班的那几位还是要比他们狠一点。
 
我的包里装着村上春树川端康成三岛由纪夫卡夫卡百年孤独菲茨杰拉德米兰昆德拉王小波史铁生鲁迅沈从文昌耀海子,我想成为作家。
 
在文科班那两年,我主要是在打篮球,恋爱和看书。
 
我早自习迟到在门口罚站,我的女友站在她们班门口看着我笑。
 
在晚自习上,我和女友翻墙去游戏厅玩。
 
我和女友牵着手在校园里高调散步,撞见了最让我瞧不起的政治课老师。他作为一个男的,我觉得他脑子里都是屎。
 
在他的课上,如果我醒着,总是摆出一副看到了傻逼的表情。
 
面对我老师们总是有点不好意思,因为我是个天才。
 
我们班主任的意思是,要谈就认真谈,她的原话是:我最讨厌花花公子。
 
她们班主任直接把她爸请了过来。
 
我的不良女友也有点担心我,她明年就去澳洲了,我高考考砸了怎么办?
 
那个春天,阳光清淡,我的生活就这样在上面游了过去,我确实什么也没想。
 
这是西历2015年的事,距离2013年,我的写作元年,已过去两年。
 
 
最高抱怨我说,你怎么不带你身边那些女生来和我们认识啊,我好想认识你朋友圈里那个张诺。
 
最高多次向别人介绍,我的前女友小希是个美女。最高喜欢黑长直美女。
 
司屠在旁边唱,你的女朋友,我也很喜欢。
 
最高喜欢Kelly,方雨喜欢最高。最高已经和Kelly在一起了,方雨处于单相思的状态。
 
方雨到底怎么想的,也没有人知道。
 
最高和方雨都怀疑我喜欢张诺。在我的朋友圈里,张诺出现的频率确实有点高。
 
在我写的一个短篇里,主人公的名字也叫张诺。
 
连残酷女大学生的日常起居细节都是我从张诺那里打听来的。
 
一阵风吹来,多少有点暧昧。
 
张诺看了我的小说,并没觉得小说里的张诺就是她。
 
我也说,那不过是小说而已。
 
 
西历2023年,我在余姚写过一个小说的开头,最后删到只剩一句:我说阿强啊,但是爱情是不是确实让生活更加美丽?
 
书架上恰好插着一本韩东的《爱情力学》,几年前买的,我拿下来翻了翻。
 
书架上的绝大部分书,其实只是个摆设。
 
因为你一辈子也不能把它们看完。
 
 
我曾写过一首长诗《熬夜》,在此引用两节:
 
5
为了通过中学的默写,我看了一些口袋书
它们名为《必备古诗文》或《政史地考点大全》
大家也都买了,售价不超过十元人民币
在我默写的时候,我研究里面的每一个字怎么写
——有些真他妈的难啊
我把它们放在腿上,压在别的书下,甚至
把那一页直接撕下来
我的同桌小白不敢作弊,当她也不会的时候
我就一边抄,一边给她读
她偷偷摸摸的样子傻得可爱
 
6
我是看过那些口袋书,我记得书里的插画、折痕
和上课时写在空白处的歌词,诗句,女生的名字
以及书从腿上滑落那清脆的一响
教室的安静,同桌没忍住的一笑
唯独不记得内容,后来
大学马原课期末考试,一些《政治高考必背》的内容
我愣是没想起来
我只记得那几页的排版
直到现在我也没想起来
 
 
西历2020年年初,我在老家,也就是在我妈居住的那个房子里住了三个月。我的建议是让我妈到我外婆家去。我一个人闭门写作,后来感觉只是在大便,写作确实不是关在屋子里就能憋出来的。等疫情状况稍有起色,我就赶紧跑到南京去了。
 
2023.4.24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