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一张表情包都会相互影响,何况是一个朋友

By 子亮 at 2023-04-12 22:38 • 180次点击
子亮

高铁经停杭州的时候,我才产生了那种“要出门了”的感觉。我发了一条朋友圈:经停,车厢里换了一波人。定位在杭州东站。我拉开背包拉链,抽出笔记本,又翻了翻最近在写的小说,感觉很多段落完全可以不写,但不想再改了,一直到出门前我都在修改那些句子。我想换换心情,下去抽烟已经来不及了,我看到一个带着一束花的女孩坐在了窗边的位置。我把笔记本插回双肩包里的隔层,又把双肩包放回到我旁边空着的位置上。不知道隔壁车厢的司屠在干什么,他也没发朋友圈。列车被包裹在江浙的雨夜中缓缓加速,最终以258km/h的速度从你面前飞驰而过。
 
一年多以前,我还跟我的前女友在一起,司屠就表示如果你们想去余姚玩,我把钥匙给你们。我记得当时我们都很激动。后来,最高和他的前女友一起去过一次,一些我认识或不认识的朋友好像也去过几次。我和司屠在余姚站站台上碰了面,雨已经停了。出租车横穿了这座小城,我的心情虽然和一年前有所差别,但确实也比较激动。我后来出门买烟,还独自在姚江边上走了一会。
 
第二天,清明的雨还在断断续续地下着。我一觉睡到中午,错过了余姚的清晨,司屠已经不在。我打开窗户,把烟头倒进马桶里冲掉,又把换洗衣物从包里拿了出来。我看到司屠放在茶几上的面包,感觉不太好吃,就直接出门了。
 
我找到司屠定位的咖啡馆,没看到人,笔记本还敞开着,咖啡也喝完了。走在余姚的街上,我感受到自己正走在余姚的街头,四月的余姚,气温适宜,我的心情也不再激动。我路过阿珍理发店剪了个头,戴着耳机和墨镜,背包里装着一本书和笔记本,打算去司屠定位的咖啡馆写作,和在上海或是大学时期无异。咖啡店的店员都知道司屠是个作家,看到我也在笔记本上捣鼓着什么,可能以为我也是个作家。我发了一条朋友圈:司屠,余姚著名作家,小城皆知,阿珍也知道。
 
来余姚之前,德生给我放出烟雾弹,说司屠家是余姚灵感之家,我就在想我能在这写出点什么。巧的是,从阿珍那里理完发出来,我发了一条朋友圈,没想到早些时候司屠也写了一条关于阿珍和阿强的朋友圈,可能是他最近写的小说,也可能只是随便写写。后来在杭州,我们一起看了宇宙探索编辑部,又都发朋友圈吐槽了这部电影。司屠给我评论道,我们又写到一块去了。
 
和司屠回家的路上,我们跟阿珍打了个招呼。我们从见到她之前就开始唱,唱了一路的阿珍爱上了阿强。
 
回松江以后,有一天,我正在吃自己做的晚饭,司屠刷到我几小时前发在朋友圈里的一首诗,标题是《在汉堡王》,发微信问我是哪家。他说自己天天在那里,刚进去看了一下,我已经不在。那首诗是这样的:
 
我从来不吃汉堡
这话有点绝对
至少在我无数个饿了的时候
我的首选一般是兰州拉面
我曾经在一座小城居住
很多次坐火车出去玩
都会在火车站旁的汉堡王买一份套餐
在火车上吃完
那是在德国的事情
我说的是在中国
如果是在南京
我曾和一个女孩约会
地点选在了麦当劳
 
2023.4.12


你不会是仁科吧?

00莫诺格 at 2023-04-13 22:12
1

@00莫诺格 #1 上海帅哥代表

子亮 at 2023-04-16 10:08
2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