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城市里的一个病人

By estruspark at 2018-08-14 22:46 • 179次点击
estruspark

5′51″

从冰箱里拿出一个冰块
放在手心
再放在手臂
不停地重复
直到完全融化

6.28

现在,我坐在客厅看书
一种热水壶烧水的声音引起了我的注意
抬头看看周围没有发现什么
想到我的床位,我该去睡觉了
可是,早上我才刚刚起床
怎么就到了晚上
今天我做了什么?
穿过光华街经过抗战胜利堂
去翠湖,看了湖里的荷花和白色的鸟
拍照片给朋友看
走路,经过圆通寺
路过乞讨的人
花五块钱从一个老爷爷那里买两份报纸
买一个葱花瘦肉馅烧饼
吃两顿饭翻看几本书
就到了晚上
我对昆明越来越熟悉
尽管还不是很熟悉
7.13

起劲

朋友在看完《燃烧》后
给我们描述女主时用了这个词
他们飞叶子,女主起劲了
在夕阳下脱掉衣服跳舞
这让我想到《死者田园祭》
那个性感的红衣女人
在山上跳着诡异的舞蹈
在我看《燃烧》的时候
又想到起劲这个词
便截图发到群里
说“这女的起劲了”
后来我看小说《烧仓房》
中文翻译也用了“起劲”
这种感觉真奇妙啊
于是
我把它标注起来
单独发给了那位朋友

该怎么形容我那天的心情

我很高兴 开心

又有点兴奋
想去找朋友玩

去他的房间看电影
可是我没有这样一个朋友
有一个
但是他没有自己的房间
就算他有自己的房间
也没有电脑
就算有电脑
也没有想看的电影

李玉

“突然想起
去年在香格里拉
和朋友去爬白鸡寺
早上烧香的人很多
我们从庙里出来
看到一个和尚在旁边打坐
用Kindle翻看着经文
挺有意思的”,我说
那么你也说一件
去年发生的有意思的事吧
你含糊地说了几句
我问为什么没写下来呢
你发来一张截图
“2017-10-29
今天晚上也太魔幻了”

7.14

现在应该听一首赵雷的阿刁

我在昆明喝酒
我的朋友在武汉喝酒
我也想去武汉
不是为了在武汉的朋友
也不是因为某一首歌
我只是想去武汉
对面的女生是湖北的
她说武汉不好玩
夏天热的要死冬天冷的要死
她说她要去新疆还要去青海
不是因为张浅潜的倒淌河
只是
想一个人去一个遥远的地方
她说她的狗丢了
她现在很不快乐
她在香格里拉待过
她两次搭车去西藏
她和我一样大
她想去新疆 她又说了一遍
我喝了三瓶啤酒
最后又干了一瓶江小白
100mL

40°
感觉就像喝了一瓶毒药
不知道后果

客厅有两个人一直在打游戏
一个叫王跃戈 另一个叫李建辉
7.15

当我洗澡的时候
我只会告诉你
“我在洗澡”
而不会告诉你
洗澡的时候
我有没有勃起

喝酒的人

不喝酒的人
喝酒
喝酒的人醉了
不喝酒的人没醉
那么
喝酒的人和不喝酒的人
哪个是清醒的
1喝酒的人清醒,不喝酒的人不清醒
那么酒精意味着什么
2喝酒的人和不喝酒的人都是清醒或不清醒的
那么喝酒和不喝酒的区别是什么
3喝酒的人不清醒,不喝酒的人清醒
那么清醒又意味着什么

7.16

失忆

喝酒的时候
想起小时候
我们抱着被风吹倒的树干荡秋千
多么开心

直到树干从中间断开
你们被压在树下
既好笑又感到害怕
那棵树的主人来了
我们吓得落荒而逃
当我笑着说出这件事
你们却一脸茫然地说不知道
就像失忆了一样

去年
和一个杭州的朋友说
晚上西湖有保安巡逻吗
我想去跳西湖
记得帮我拍照
其实
并不是为了跳西湖而拍照
只是为了拍照才跳西湖
或者只是嘴上的冒险比较容易些
现在
我没有去杭州跳西湖
也没有了跳西湖的想法
也许也不会去见那个朋友

楼下有一家店
门前贴着:
凉米线5元/碗
但是它从来都不卖凉米线
无论你什么时候去问
她都会说:
凉米线没有了

7.17

人类是被放养的动物

一直在呼唤
从来没有得到回应

读张羞的《瀑布3》
突然感到迷惑
诗,究竟是什么
我感到左脸有点痒
伸手去摸
摸到了红色的液体
打开灯
什么也没有

7.18

中午睡了一觉
没有做梦
小时候经常做恐怖的梦
正如而戈诗里写的
“连绵不绝的覆盖”
但是不想再做这样的梦了
也不想梦到我父亲
我想做一些实在的
或者奇幻的梦
就像前天早上
醒来之前
好像听到我妈在喊我的名字

7.21

认识一个外国朋友
我们总是通过电子邮件联系
发几张照片
聊聊最近的生活
后来
我发现
她是中国人
我在街上看到她
我问:你在干嘛?
她说:给你写邮件

昨天23:13分
我妈发来一篇文章
“新疆最新招聘13680余人”
我说“不去不去”
我妈又发来三条语音
还没来得及听
就打来视频电话
说为什么不去?
毕业三年了你赚的钱呢?
然后开始分析利弊…
等等
我说行,我看看
早上09:56又打来电话
“别考虑了,我也挺喜欢新疆的
等你哥的孩子大了我也过去那边”
我说好,我看一下先报名

天气有点闷
但是并不热
但这同样让我烦躁
风吹着树在摇晃
树欲静,而风不止
哈哈
在路上走着的时候
忍不住停下来
叹口气
问旁边的路人
“怎么还不下雨?”
“啊,你说什么?”
很多人都是这样
无论你说什么
他都会再问一遍
“啊,你说什么?”
但是她只是个路人
于是
我看着她
“你带伞了吗?”

7.22

黑暗总是催眠
黑暗下的人们
无论发生什么
都会让他们睡着
就像这个时代
无论发生什么
他们都要让你相信
社会主义好

7.23

昨晚
在翠湖
夜跑
没有路灯
夜幕下
可以看到零零散散的
几朵白色荷花
有人坐在长椅上聊天
有人在玩手机
也有人在调情
此时
没有麻雀
也没有海鸥
或许有
我看到一个黑影飞过
但没看清
湖里有鱼跳出来
鱼啊鱼
在水里太无聊了吧
我从旁边跑过
共享单车“哼”了一声
我回头
它也没有说话
所有东西都是有生命的啊
就像下午
我看到那个
行走的红色消防栓
7.24

7.25梦

住在一家酒店
交了200块钱
隔壁住了一个女孩
第二天
她说
要带我去香格里拉
收拾完行李
跟女老板说
你退我50块钱就行了
汽车行驶在盘山公路
向外望去
远处的山真远啊
醒来的时候是下午五点多
我怎么梦到去香格里拉了?
想和谁说这件事
忍住没说

拥有一台打字机
放上A4纸
坐在桌前“嗒嗒嗒嗒”
敲出漂亮的字母
很有诗意的一件事
我也想拥有一台打字机
“你能给它装上讯飞输入法吗
搜狗的也行?”我问朋友
他说:不能
那我要这玩意儿干啥

行走的消防栓

我看见它的时候
它躲在垃圾桶旁边的一棵树旁边
或者说它只是站在黑暗中
这样的晚上
匆忙的人不会注意到它
我看着它
鲜艳的红色消防栓
我问它你在这里做什么
它突然就跑开了
我坐在路旁哈哈大笑
不知是谁在跟踪谁
每天晚上我都能看到它
我不再问它任何问题
它也不再逃跑
只是悄悄的在黑暗中
行走
7.25

这个城市里的一个病人

这个城市
里的
一个病人
是这个城市
而不是其他城市
是特指一个病人
而不是除他之外的其他病人
是病人
而不是
学生
老师
诗人
医生
流浪汉
上班族
企业家
家庭主妇
青年作家
摇滚歌手

仅仅是个病人
至于是什么病
没人知道

7.27

7.29梦

大家坐在客厅看电视
光线昏暗 电视机发着闪闪的光
没人注意电视机在播什么

也没人在意
有生病被妻子陪着的男人
有六十多岁却青春靓丽的慈禧
有我妈,还有我
男人出去了,妻子紧随其后
慈禧也出去了
站在院子里用手机拍花花草草
高兴了,就喊我帮她拍照
漂亮的衣服和鲜花
拍出来就成了黑白的
有人说去和慈禧合张影吧
但是从没有人如愿
邻居跑来说隔壁的猫掉进洞里了
让帮忙救出来
洞口很小

挖了一会儿
竟然有一条路
旁边还有一些房子
没有人在意
他只想要自己的猫
继续回来看电视
慈禧回来了
那个男人也回来了
院子里空荡荡的
客厅显得有些拥挤大家坐在客厅看电视
光线昏暗 电视机发着闪闪的光
没人注意电视机在播什么

也没人在意
有生病被妻子陪着的男人
有六十多岁却青春靓丽的慈禧
有我妈,还有我
男人出去了,妻子紧随其后
慈禧也出去了
站在院子里用手机拍花花草草
高兴了,就喊我帮她拍照
漂亮的衣服和鲜花
拍出来就成了黑白的
有人说去和慈禧合张影吧
但是从没有人如愿
邻居跑来说隔壁的猫掉进洞里了
让帮忙救出来
洞口很小

挖了一会儿
竟然有一条路
旁边还有一些房子
没有人在意
他只想要自己的猫
继续回来看电视
慈禧回来了
那个男人也回来了
院子里空荡荡的
客厅显得有些拥挤
7.29

0x6C300614CA25409774817bA39F8d772d2ac1Fb6B


排版有些问题,已发还能编辑吗?

estruspark at 2018-08-14 22:49
1

好啊

lls at 2018-08-14 23:02
2

@lls 好什么好?

estruspark at 2018-08-14 23:32
3

太喜欢了

knockedhead at 2018-08-15 14:57
4

@knockedhead 谢谢朋友

estruspark at 2018-08-15 16:45
5

这么多 没啥说的 大包

uqinzen at 2018-08-15 18:18
6

@uqinzen 已收到,谢谢

estruspark at 2018-08-16 01:04
7

好大赏

xy at 2018-08-16 06:14
8

@xy 谢谢

estruspark at 2018-08-16 14:18
9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