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见面比我想象中自然

By 子亮 at 2023-04-06 22:36 • 157次点击
子亮

张诺本人和她朋友圈里的照片一样,当她出现在朝我走来的那条路上时,我就一眼认出了她。她两只手插在外套口袋里,走得不徐不缓,路上的学生不多,那条路也并不漫长。通过学校门口的灯光下时我看清楚了她,比我想象中高一些,披着一件黑色长外套的她看起来有些清瘦,我甚至怀疑她怀里或许还藏着些什么,牛仔裤,脚踩一双黑色皮鞋。张诺径直朝我走来,跟我打招呼,她其实早已不动声色地认出了我,因为我跟我朋友圈里的照片也没什么差别,连衣服穿的都还是照片里那身。
 
据张诺后来描述,那件外套是她觉得比较好看的一件黑色外套,鞋子的选择则比较随意,除了高帮皮鞋,其他鞋子她一律当拖鞋踩着跟穿。这么穿,经常被室友指责邋遢,她室友的那些鞋子几乎穿几天就要刷一次。在路灯下,她化没化妆我看不出来,行为举止更像一个学生,声音也比语音条里的更加小女生一点。
 
 
搬来乡下之前,听到我住在市区行将抑郁,已经抑郁的司屠和本质乐天的最高特意从松江跑来找我。有个说法是,美女在市区,天才在郊区。司屠建议道,你不如和我们一起住到郊区去,那边很多大学,可以找个女大学生谈恋爱。最高还把他的女大学生朋友张诺推给了我。我觉得也不是不行,那阵子我干什么都心不在焉。后来我真的住到了松江,不过在更远的乡下,醉白池。我来找房的那天就喜欢上了这个地方,有河,有很多老房子,跟我小时候在电视上看到的南方一样,好像已经被政府规划为了旅游景点。我也想离我的朋友们稍微远一点,也不想离那些女大学生那么近。
 
搬到乡下后,我的状态一下子就变好了。其实因为心态的变化,搬来之前就已经有了变好的趋势。住在醉白池,我经常骑车去仓城那边散步,也就是有河有老房子那里,却没有认识任何一个新的人,虽然也可以认识,但暂时还没有认识。我在微信上找张诺聊过几次天,感觉没见过面,在网上能聊的并不多,她也有自己要忙的事情。我提出等我有空去她学校找她玩,她表现出十分欢迎。其实我每天都有空,我每天只有决定今天去不去仓城散步这一件事情,而她周末都得去实验室,只有周四完全空着。关于张诺,我通过微信聊天的所得有,她金牛,月天秤,升双子,黑蓝色短发,戴眼镜,是班里的班花,学理科,会编程,会做机器人,玩贝斯,想组乐队,但学校里好像只有她一个人会操作录音室里的那些机器。她说,我们学校太垃圾了。
 
然后就是我见到张诺的那次,可能也不是一个周四,我只是决定坐地铁去大学城那边逛逛。给张诺发消息前我还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见面以后会发生什么,她的性格好像比我开朗一些。她回复说,我们六点半见,我得收拾一下,我回了一个,不急。
 
 
即将入夜了,又刮起了风。大学城两排高大的路灯只照亮了那一条规划笔直的马路,其他地方,那些树林,河流以及有人走过的隐秘小径,都井井有条地沉入了越来越深的夜色之中。我经过张诺的大学门口,那是这条漫长傍晚路上的唯一入口,由大学入口专用的灯光照亮。门内两个中年保安正在交头接耳,看不清脸,守着那一排跟地铁站里一样的闸机,看样子有点掉以轻心。我又继续沿着那条路向前走去,一直到十字路口才折回,发现铁网在上,其势巍峨,没有哪个地方适合我翻进去。我警惕地和学校大门保持着距离,不想被当成一个探头探脑的奇怪的人。实际上,除了戴耳钉和在抽烟,我看起来和一个普通男大学生也差不了多少,我甚至还看到一个打扮比我夸张许多的黄毛从那边走来。我在马路牙子上坐下,给张诺发去微信,我说我已经到你们学校门口了。
 
我们的见面比我想象中自然,张诺并没有率先从怀里掏出什么来,我也没准备小礼物。她看起来的确是个开朗的女孩,这让我也一下子轻松了许多。如果她的话很少,我可能就有点放不开了。其实如果我和最高一起约张诺出来,可以再叫上一两个住在松江的女性朋友,比如方雨和Aloha,那样我和张诺会更快更自然地熟起来,是我们最理想的见面方式。不过那段时间最高还没跟他市区的女朋友分手,情绪波动较大,行踪也不定,搬来松江后,我一度没怎么见过他。
 
我刷张诺室友的校园卡混进了她们学校,一个保安看了我们一眼,我们就头也不回地往前走了。我随张诺来到那个她平常喜欢一个人呆着的人造湖边坐了一会,彼岸是一幢灯火通明的巨型建筑,是这个学校的图书馆,一个庞然大物。我们坐在此岸,可以在湖里看到它的局部倒影。可能跟最近的气温、湿度有关,也可能是因为张诺坐在我的旁边,我闻到了大学里特有的那种气味。我和张诺席地而坐,就和路过我刚刚路过的那些树林,河流或是有人走过的小径一样,一阵风吹来,多少有点暧昧。

点一下:
https://mp.weixin.qq.com/s/n1NscsoOCRNFs5BP6mGyeQ 8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