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地方】狐狸精的故事

By huaqiu at 2023-03-03 20:20 • 281次点击
huaqiu

从前。不让人看书的时候。
好像秦始皇就不让人看书,把写书的人都给埋土里了。没乱说,有这样的事哈。不让人看书的时候,商品里也没有书这种东西,于是有些行商就走私。来我们九道沟的行商叫海里娃。
海里娃跳着个担子,担子两头可不是乡下那种箩筐,而是让女人羡慕不已图案编织的油藤箱。里面还有紫红细绒内衬,打开箱子的那一瞬间,哇,等会儿再说打开箱子的事吧。
挑担疾走的海里娃,两手要抓住勾箱子的牛皮绳钩,以控制箱子的摇摆幅度。内行知道,控制住箱子的动态才是重点。绝不能让它左右摇摆,一定要前后摇摆。节奏要和步履协调,箱子摇摆的高低要与脚步的起落相当。完全协调后,你就好像被箱子摇摆之力划着,对的,划着,像划船。你只管轻盈跃起,再轻盈跃起。根本不会累。要是不懂行的,一幅挑担会把你摇散架。
海里娃挑着担子,两手当然就没空了。于是有一条绳子系在一个手腕上,绳子的那头栓着一个小猴子。
一开始我就只对小猴子感兴趣。
因为小猴子让我特纳闷。它不翻跟斗,只会扭。冲你看时,它摇胯,你不给钱,它就背对你扭屁股。你再不给钱,它就一溜烟跳上箱子,顺绳钩跳上海里娃肩头,再弯腰抱住海里娃脑袋。这时可以说是海里娃戴了一顶猴帽子。
小猴子随海里娃绝尘而去。我呢,当然是猛追,虽然我永远都没钱。
海里娃非常世故,知道谁有钱谁没钱。没钱的人看见的,都是健步如飞的海里娃。当然没钱的人会追,让海里娃愈加的健步如飞。我追上海里娃时,他已在黄葛树下张罗开了。
他敲一个小铜锣。敲一下,猴子就扭一下。还不翻跟斗啊!我只能等等看了。等了很久,海里娃的猴子都不翻跟斗,只是扭。正面扭,背面扭,站着扭,蹲着扭,我看不出门道,可那些大人,兴奋得大气都不出。眼睛喷火,脸色潮红,就是不出气。于是海里娃停了锣,在一种非常非常安静一切细节纤毫毕现的情形中,这只猴子朝众人转身,弯腰,四肢着地,尾巴羞答答卷起来,露出特别红的屁股。似乎就是这一刻了。我莫名其妙。只见大人们脸色发白,两眼空虚。
一些人点起烟抽说,这支是事后烟。也有人说完事了非常累,我要睡一会儿,于是就倒地上睡着了。这些是男的。也有女的,女的围过来说,该我们了,海里娃,快开箱子。
海里娃先用一把黄铜钥匙,打开黄铜锁。再把箱盖掀开一条缝,让激动的女人看看紫红绒内衬。真的啊!是真的啊,好紫红好紫红!不过海里娃却把箱子合上了,还动作麻利地上了锁。
下趟吧,他说,这趟没女人的东西。
箱子不装女人的东西那装啥啊!女人吃惊甚至愤怒了。还说下趟!下趟都一年后的事了!有一次你两年都没来。发大水桥冲断那次,你就只到了倮倮寨!七嘴八舌的,都是抱怨。最后女人集体质问海里娃,箱子不装女人东西你还敢装啥!
书,海里娃说,今年不一样。
欺负我们女人不读书啊!书我们也买,打开,打开。
海里娃终究是个生意人。女人答应了连书都买,他便打开了箱子。果然,两个箱子装的都是书。是《圣经》啊,所有被禁的书中被禁得最狠的一本。其他的书读了要被杀头,《圣经》读了被抓住,会被送到上帝面前。上帝对你说,忘了吧,我没说过书里那些话。上帝会给你讲一大堆其他的事,说这些才是我说过的。
作为一个九道沟人,很难比较杀头和听上帝讲一通与《圣经》上不同的话,哪一个更惨。这咋么比啊。我们又没被杀过头,也没读过《圣经》。这就需要听听海里娃怎么说了。于是海里娃,终于等到他期盼已久的时刻了。他将侃侃而谈,为客户阐释商品的附加价值。可是,眼前是女人呢。看看这些女人吧,他啥都不想说了。
此时女人们手忙脚乱,把书都搬出箱子。没骗咱们啊!除了书啥都没有!算你狠,海里娃!女人十分赌气的样子,一人甩出五十块,把书都买走了。
女人特别清楚,海里娃的箱子打开后,她们能买到箱子之外买不到的东西。如果说海里娃箱子打开后,露出的是书,说明世界上真没有书了。
对啊对啊,这是不许人读书的时代啊。有些女人,或男人,不怕惩罚,或许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惩罚,读了海里娃的《圣经》。
很遗憾,海里娃的《圣经》不全,缺十六页。十六页用一个黄色小说和海里娃的编后语补齐的。
黄色小说写的就是海里娃和小猴子的故事。开头第一段:有个狐狸精,要变成美女,因修炼不够,变成了母猴子。想知道狐狸精的猴子屁股为什么那么红吗?海里娃问,于是一次二次的,海里娃就讲了由于自己行商孤旅生涯中,有无数次无法克制的欲望行为,让猴子屁股变得无比的红。
叙述很细致,成了黄色小说。海里娃觉得自己都走私《圣经》了,走私黄色小说也没关系。从犯罪的严重程度来看,读黄色小说仅次于读《圣经》。因此用黄色小说补《圣经》的缺少,是最合理的。怎么说呢?在这里,作者和编者海里娃用了一个词:均衡感。
为啥海里娃的圣经不全呢?关键来了,海里娃在最后一页说:尊敬的客户,由于本《圣经》是从焚书坑里抢出的唯一版本,虽然珍贵远远超过五十元钱,残缺的十六页还是编者心中歉疚;虽然编者牺牲了自己的名誉写成16页补齐了《圣经》,他还是还是非常歉疚。真心地,海里娃对您,说一声,对不起。
海里娃真是实诚得感人。
又有人讲出了新的读后感:前面的《圣经》为啥这么难读,都是被后面的黄色小说比出来的。但是,又因为后面黄色小说的太好读了,让我觉得前面的《圣经》好严肃、好神圣啊,绝对是真品。
我是不可能知道海里娃的《圣经》是不是真品了,我也不关心。
我最恨自己当时太小了,只着急小猴子为啥不翻跟斗,生生看不出眼前有一位真正的狐狸精。这些大人早就知道。他们说,海里娃带着一个狐狸精翻山越岭的事才是重点啊,不然为啥他敢用来补《圣经》。我们早就知道,不然我们干嘛一听他锣响就凑上去!


哈哈哈 黑故事 又黑又好看
预感将来会拍成短片

uqinzen at 2023-03-03 21:57
1

@uqinzen #1 黑故事,你这个用做书名也不错哈。

huaqiu at 2023-03-04 03:07
2

海里娃走后十多天,来了个奇怪的人,向我们打听海里娃的去向。为保护海里娃,我们先要将他奇怪之处搞清楚。
首先是他有1.9米,太高了。我们问他,你为啥这么高?他说因为自己吃这个,便从袋里掏出一坨又黄又绿很沉很沉有弹性的东西。
树上的小孩,树下的大人,立刻对这坨东西琢磨开了。饵块?不对。发霉的饵块?不对。掺杂了玉米红苕的饵块?也不对。那还能是啥?赶路不带饵块还能带啥。是饵块吗?那人说,我不晓得饵块是啥。
赖屠夫拿过去舔了舔,惊道,不会是一坨屎吧!那人点点头。野猪屎、何首乌、葛根粉一起舂的。野猪屎吃了能长成巨人?太奇怪了。禾三娃正跟他爹学医,忙折了根树枝平了平土划写。野猪屎、何首乌、葛根粉,说不通啊,肯定还有别的。那人说,对,还有鱼腥草,压臭味。更多东西我说不出名字了,路上方便什么就加点什么,很多都说不出名字。这很麻烦,禾二娃说,横断山里的东西,多半我们都不知道名字,我让我爹做一个横断山动植物大调查,他说老了做不动了,等我长大了来做。奇怪的人友善地说,这一坨你拿去研究吧,我还有两坨,够两天了。吃完了又做就是。
他虽然高大得吓人,却友善,和蔼,有问必答,我们放心了。不过最后一个问题还是要问的。你找海里娃干啥?他说,我迷路了,要跟海里娃才回得了家。当然,海里娃走乡串户卖货,没有他不知道的村子。那你家在哪儿呢?他说,九道沟。我们大为开心,你九道沟人啊!恭喜,你到家啦?这里就是九道沟。
这里是九道沟?那人迷惑不解,直起身到处看。真高,脑袋都伸入黄葛树树杈里了。瞧,黄葛树、大田、宝塔丘,不是九道沟是哪里。还有你看你来了,我们当你是奇怪的人,就要把你带到黄葛树下问一问,这是九道沟的传统,所以不是九道沟是哪里呢?那人很固执。不对,地形不对。我们要他说说他知道的九道沟地形来看看。于是他说,居拿若罗,黄金之坡,小溪入海,拐了九个弯。
居拿若罗是啥?不像。但又有点像,老金洞不是有金子么。风水程先生说的,碧隐峡两边的山,其实是一条脉。脉来自西,西方属金,山里都是金。要不是那二年挖金子挖到了龙肉,我们九道沟人人都是大富翁。挖金子怎么又挖到了龙肉呢?金脉就是龙脉,龙脉就是气脉,一会儿是金一会儿是龙一会儿是气,就看你运气好不好啊。运气好的时候挖到金子,运气不好的时候挖到空气,倒大霉的时候挖到龙肉。龙肉吃了长生不老,但是你哪有机会吃啊。龙肉被挖,龙痛了翻一个身,山崩地裂,老金洞挖金子的人全给埋了。那二年九道沟全是寡妇,搞得乌烟瘴气,等下一代长齐了风气才纠正过来。
小溪入海拐了九道弯,说的就是咱们的小河经过九道拐,经过碧隐峡,流入了金沙江。金沙江当然不是海,不过有些江面比海还大。(这里我又不得不插一注释了,那会儿九道沟人说的海,跟现在的海是两码事。草海、程海、琼海、洱海,都在横断山区放着呢。有些咱们称之为池的,比海还大呢,比如滇池。)
非常有道理。于是我们想带这人去碧隐峡转转,认认地形。海里娃就是从碧隐峡离开九道沟的,你不是要打听他的去向了,这就是他的去向了,其他我们也不晓得。那就去碧隐峡吧。路上禾三娃对这个人说,你叫啥名字,将来我写医书得落上你的名字,我不是那种偷师学艺不认账的坏人。那人说,追海汉,追赶海里娃的长脚大汉的简称。这也叫名字啊,禾三娃说,叫绰号还差不多。绰号不是更厉害的名字么,那人笑微微道。也是,禾三娃说,将来我也要有个绰号,九道沟神医吧。
绰号追海汉的高个子,看了碧隐峡的地形,不知可否,表情眼神隐约有去意。可他架不住我们前所未有的热情,答应在碧隐峡找个崖洞住住,将让他长成1.9米的药膳与禾三娃研究研究。

(坐在公园续了一节)

huaqiu at 2023-03-05 14:20
3


今年《圣经》可以读,《无限宇宙》不能读了。《无限宇宙》作者阿布被烧死在广场上。因为这本讲哲学,不够通俗,海里娃加了页插画,画的就是阿布被烧死的情形。
站了几千人的广场中间,以书和木材烧起一堆大火。火堆上方吊着一个人,烤得油珠乱冒。
这本书因为这张图而伟大,海里娃说,图是我根据在现场冒着生命危险画的,书也是我在现场冒着生命危险偷的。大家快买吧。
今年的女人还在生去年的气,虽然还是凑近看了看海里娃开箱,又是书,便散了。男人们买了几本,毕竟海里娃让他们感受了狐狸精的魅力,再说还有画。画中景象也属奇观了。站几千人坝子,站着几千人,这种场面九道沟人就没见过。没见过这么大的坝子,没见过这么多人。
生意嘛,有好有坏。海里娃收拾担子,叫声宝贝,猴子便从黄葛树跳到他后经。于是,熟悉的景象:海里娃荡着担子,轻盈跳跃,健步如飞。在大田田埂上,在宝塔丘旁边的小路上,在白泥巴丫口,轻盈地,没入碧隐峡蓝蒙蒙的颜色里。
但是不久后的有一天,黄葛树上发现了海里娃的猴子。它贼头贼脑,偷喜鹊蛋吃,被喜鹊群起而攻之,赶下树来。如果不是脖子上的项圈,哪里还能认出它是海里娃的猴子。
铜项圈上刻着一句古乐府。“山无陵, 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 夏雨雪, 天地合, 乃敢与君绝。海娃桂香铭“。
张生,对,张生。他扒开猴子尾巴看了看,屁股脏兮兮臭烘烘的,一点都不红。他伤心地哭了。他将猴子带回了家,将老婆气回了娘家。几乎大家都想不起海里娃的猴子是一支狐狸精了,但张生还记得。桂香啊。现在他连狐狸精的名字都知道了,日渐憔悴。
老婆带岳父回来做张生的思想工作。岳父说,生啊,要认清楚现实。如果不是海里娃敲锣,它就是一支猴子。结果思想工作没做通,反而让张生决定了要去找海里娃。即使找不到海里娃,也要找到海里娃的锣。
你看这娇滴滴、弱生生的小桂香,你看这如花似玉的小娇俏,都能跑回来,说明海里娃出事的地点不远矣。猴子就蹲在他肩膀上抓耳挠腮呢,我们都不晓得他在说些啥。
岳父叹了气说,还指望他能进京考个状元回来呢,还是我去吧。

张生带着猴子直奔碧隐峡。
他感觉丝毫不差。在碧隐峡索桥上,他看见桥下石头中间圆圆发亮的锣。
下到溪底捡起锣,他又想找到敲锣的椎。木棍石头也可以敲锣,但哪里比得上海里娃的原装套件呢。他顺溪走进越来越深的峡谷。经常过索桥,站在桥上往溪水下游看时,就已经看到雾气袅绕。群峰细节渐少,逾加显示碧蓝色调为主的层层渲染渐变的效果。现在他置身于雾气中了,又惊奇又紧张,而且控制不住了,非往深处再走不可了。
随溪水往下,越来越湿,越来越深的蓝色,直到成为九道沟人说的“碧”。一种蓝和黑分不太清的颜色。不,眼前不是碧的颜色,而是一个洞。
他不记得溪水流入了一个洞,还是碧隐峡收缩成了一个洞。反正都不重要了,张生已经在洞里,溶解在其中了。

huaqiu at 2023-03-05 18:58
4

这个洞将通向哪里?别人都写过了的有:
1、时间隧道:通向过去和未来。不写。
2、心灵之门:通向梦境,通向潜意识,去面对自己最恐怖的东西以或解脱。不写。
3、通向伊甸园:伊甸园、桃花源、狐狸精的闺房、仙宫,或者相反受苦受之地狱,总之是欲望的和恐惧的最大话,都别写了。
4、异次元,也别写了。
5、“横断山”就是个大脑(生物、机械合一的),进入这个洞就是信息流量增益,那么还有林为一个界面。相当于“潘多拉”星球的变种,有点意思,不过还需要想想看。
6、进入造物主的游戏世界。想想再说。
7、狐狸精世界是一个纯性欲世界。这个需要写一点,叙述一下过过瘾是可以的。再往后写不出来就不写了。
面前有个洞。结束了。这样好像也行。
周末愉快。

huaqiu at 2023-03-05 20:20
5

狐狸精世界,听着就很纯欲,期待~

Varg at 2023-03-05 21:48
6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