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地方】没人觉察,除了我在梦

By huaqiu at 2023-02-27 08:46 • 194次点击
huaqiu

马仪方和一桶麻,在坡上,很久了。没人觉察,除了我在梦。
她周围那些,阳光明亮,微风习习,成散落状。稍远处,曲线回折,缓坡上苞谷林嚓嚓作响,由绿转碧,聚拢了影子。
马仪方的眼神,从空气中,弥漫而至。没有焦点,大而空洞。看不见我,那个早晨,找不到让她看见我的位置。
其他时间也在找,却每次都只找到同一个早晨。
马仪方和,一桶麻,越来越精细。再沿逐渐稳定的蓝颜色,陆续显现我们更久远的事。
一个村庄。看上去是对岸。听觉也有了反应。隐约的声音,从对岸,传到坡下。混入坡下十多户人家更丰富的细节里。
可分辨其构成了。敲木桶的声音、拍簸箕的声音、搡门的声音。终于是人的嗓子。焦虑且兴奋地喊着一句话。鹞子抓鸡啰!重复,惊叹号。鹞子抓鸡啰!声音传到村里时,能听出人的名字,人的表情。就像过了一个节,发起了一场运动,展开了一种生活。
没人看见鹞子,也没人觉得受了骗。一个平静如画,早晨的村子,忽然躁动起来,再神秘归于哑寂。
那鹞子呢?鹞子是更小的鹰。或许叫隼。鹞子在苞谷林缝隙间闪烁。来来往往,寻找你的呼吸。
鹞子不动声色,保持平衡,随气流上升、横移,继而消失。消失后露出亮闪闪的蓝颜色。(之前也是蓝颜色。)
鹞子掠过沙沙响的苞谷林,有点碎的影子,像一个没绑紧的十字架。那所谓的前方,正是它逝去的形状。
应该叫隼,隼,更具形式。鹞子的确以隼的名义存在过。
(三十年后)我转动魔方,口念走起来走起来。总有一种颜色组合会,让马仪方走起来。总有一个时间的截面,同时呈现一组色块和马仪方走动起来的情形。
那个早晨,快上午了,我是不是终于如愿以偿,等到马仪方拎起桶去水沟清洗大麻了?就逻辑而言,理当如此。若我不曾停止魔方,她下一步就会呈现为某组色块。只是声音席卷了一切。是的,记忆,也是信息解码编码,但无调用物理资源的权限。听到声音证明上帝已大驾,光临我大脑了。
余后。好听的是寂静。源自沉没于空气的早晨。寂静在我周围。(四十多年了),马仪方和一桶麻。标记了开始,却未连续。所有事都因此停滞了。我从家乐福买到魔方,一路玩,想外婆。穿过成都那么的大城市。
如果每种组合是一个密码,一个魔方就有无穷多个密码,够你对付全世界的复杂。
现在我将记忆还给肉体,驱动魔方;这个肉体,曾经以为收纳了声音、图象及其有关形容词。
维持感觉吧,既然活着。
空气渐渐加热。上午了。有些地方来了影子。来了微风。我的女人也变甜了。忍不住轻声曼吟。
我们的外婆啊。
再在微风里舒张皮肤,浅绒毛闪烁处,时光转为休闲。同样的闲暇也适合去死。
选取六面墙的某一面,满意地,蜷曲起来。那时间温柔地我正,轻轻吻她,理想已经回来啦亲爱的。


魔方大厦

Varg at 2023-02-27 09:28
1

nice

chujiu at 2023-03-02 19:40
2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