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区

By huaqiu at 2023-02-08 07:58 • 277次点击
huaqiu

山区是光。道士卷起袍子,屁股发亮,在有鸭子春游的河上。张二狗已上过青城,下山后变成了道士,现在他要重新追求大武嫂。后来他当了兵,第三次追求大武嫂。直到他当了村支书,还在追求大武嫂。


基于真实的思考---这话什么意思?感官反馈和逻辑推论所谓真实,还是唯有死,毁灭一切真实性求索行为的力量才是真实?早餐后,思维又紊乱了---想得好好的事讲不出来了。我的幸福被破坏了。

huaqiu at 2023-02-08 08:27
1

有点头疼,随后发现是软弱
起床到现在都像一个噙着眼泪的孩子
等着这几句话帮助我改善情绪

huaqiu at 2023-02-08 09:35
2

大武嫂有什么好?

chujiu at 2023-02-08 20:37
3

@chujiu #3 初九?这个名字熟。哈

大武嫂

仰天窝附近的人,以前是猎户。
近年来猎物渐少,火枪又被没收了,鹿卡林场更划走了大部分山林作为保护区。还狩猎的人所剩无几,刘老蹶还算一个。
刘老蹶最爱仰天窝主峰附近山林中,一种能够生产麝香的麝麂。比梅花鹿小一点,灰褐色,没斑点。公麝发情时睾丸肿大如拳,分泌强烈气味。“它为自己的香气而发狂”。这气味会在其经过之处留下线索,让母麝尾随而来,进行交配。割下麝麂睾丸,药材商收价很高。在中药里,这种被称为麝香的东西被视为最佳引药,引导药性抵达骨头,在风湿贴药里特别能够用到。麝麂的血,是神奇壮阳药,尤其刚刚射杀时流出来的热血,当场喝特别有效。除了获取麝香,刘老蹶取熊胆、套野鸡、捕蛇。捕蛇业务现在比较好,因为镇里有人弄了一个养蛇场,大量收购,转卖给广州人。仰天窝蛇多,春天经常看到冬眠后的蛇躺在公路上晒太阳,被汽车碾扁。刘老蹶有引蛇出洞的绝招:用一片随便什么树的干叶子,噙在嘴里,发出一种轻微的丝丝声,蛇便痴痴游出,等他用一根前端带叉的木棍叉住。他捕到蛇,装一篓子,放床底下,等羊场开市时卖给收蛇的人。有天晚上,篓子打翻,蛇爬上床。刘老蹶老婆落荒而逃,从此不知所踪。
从那时起,刘老蹶一心想和大武嫂睡觉已三年了,搞得闷闷不乐,很多人都认为他会闯祸。其实想和大武嫂睡觉的人不止刘老蹶一个,张二狗、李麻皮,凡不被正经喊名字只喊绰号的村汉,都想睡大五嫂。刘老蹶认为自己是最合适。因为要征服白虎,最佳的当然是青龙(从下身到胸口都长毛的男人)。虽说村里没有青龙,但刘老蹶麂血喝得多,谁有他猛。
大武嫂是个白虎?
是什么意思呢?
大武嫂的第一任丈夫名叫刘大武,死于一九八二年的对越战争。大武嫂曾作为一级英雄的家属被请到市里,随报告团在不少学校宣讲丈夫的战斗故事。故事是报告团的宣传干事打印在一本小册子上让她念熟了的,她会用普通话说这本小册子上的话。宣讲报告结束后,她把小册子带回了仰天窝,放在堂屋最显眼的位置。作为英雄遗孀,她的单身生活起初受到严格监督,因她悲壮为英雄守节的形象能为村里谋求福利,比如减免赋税,争取修路或者修水电站的资金等等,这种局面一直维持到1987年她和鹿卡林场的卡车司机王志刚结婚为止。
王志刚据说是一个走夜路不撞鬼的凶人,驾驶室里常备一把伐木斧。他镇住了仰天窝人的风言风语,昂然搬入刘家与大武嫂同住,并很快和大武嫂生了一个七斤重的胖小子。那时候刘大武的弟弟刘小武还没有长大,对嫂子的行径敢怒不敢言。而刘大武刘小武的妈妈,年老多病,唯有暗中诅咒而已。大武嫂和王志刚的儿子生下来半年,王志刚便出车祸死了。大武小武的妈妈认为自己诅咒有功,四处宣讲,但是,村里人很快判断并非如此。真正的原因是大武嫂其实是个克夫的白虎星。
这不就说到白虎了嘛。所谓白虎,指的是阴阜无毛的女人,极阴,已近妖邪。性欲极强,难以征服,男人与之交媾极伤阳气,久而久之缺乏对各种灾祸的免疫能力。
刘沧溟,村中第一长者,照他的话说,生而为人,四周包围着顺背两种运势。顺者有利于人,背者有害于人。阳气为人命之所系,是克服背时的主要。若贪念妖邪之欢,自损阳气,各种灾祸自然接踵而至。这样一来,一级战斗英雄刘大武的死和卡车司机王志刚的死便没有什么两样,皆因大武嫂那活儿不长毛。
大武嫂的那活儿很快成为流言的焦点,最权威的说法是,没毛,又白又肥。最绝的是,它会吸。
这一年她三十五岁,正是乳房和屁股最壮观之时。她搬出刘家,在林场一帮卡车司机的帮助下,建起了经营至今的路边店。
王志刚生前看来在鹿卡林场是个很有恩义的汉子,大武嫂路边店开张后,白马林场的二三十位卡车司机便一力支持,后来长途班车开通,大武嫂的店子生意更好了。
渡口市和云南永胜县每周二对发长途客车。此途三百四十多公里,山路危险,夜里不敢行车,必须中途食宿,而仰天窝,恰好位于中间。大武嫂看准机会,乘机建房增设住宿。村里有个叫刘志伟的,曾经在学校下面的石桥处修了一个两层楼,企图参与竞争,结果竟然被刘老蹶用火烧了房子。刘老蹶为此去坐了几天班房。他认为坐牢回来理所当然大五嫂就让他睡了,但情况不是这样。只见他每天坐在大武嫂店中,摆一张好人没得好报的臭脸。喝醉了反复念,大五嫂没毛逼,大五嫂没毛逼。
云南过来的班车一般是下午五点过到达,四川的要晚四十分钟左右。经长时间闷热和拥挤,车厢里的人都在臭味中沉默着。班车停靠,驾驶员跳下车,对乘客大声吆喝,甚至骂娘,乘客才纷纷有些恍然大悟的意思。然后下车,纷纷爬到车顶,检查货物。货物有:鸡、鸭、羊、土豆、白酒。随后,驾驶员大声吆喝乘客进店吃饭。他吆喝得那么起劲,恶狠狠的,大家都明白,他和路边店的女老板有勾结。至于勾结到什么程度,就看各人想象了。这时的大武嫂,的确是花枝招展的。
之前坐车的大多是乡下人,城里来的旅行者皆寥寥无几。丽江旅游热后,城里人便多了。有些人甚至声称来自神话般的上海北京。这种人是很好辨认。他们一下车,要了房间,吃了晚饭,便分散到店子四周,赞叹峡谷中的美景,并拍照留念。他们尤其喜欢拉着仰天窝那些光屁股的小孩合影留念,小孩们便要钱,五角钱一张。
偶有旅客游荡到我所在的小学校来,个个都像记者一样,仔细向我打听山间生活。我认为这些人的好奇心是虚假的,傲慢的,通常会不予理睬。有时遇着顺眼的姑娘,愿多说几句,便对她们讲纳西族居那若罗神山的故事。这个故事说的是万山之王居那若罗神山,是由四方人们运来各种材料建成,一面是金,一面是银,一面是红宝石,一面是祖母绿。神山建成,众神和人类始祖的灵魂皆住在山上。这神山应该就隐藏在这一程的崇山峻岭之中,一般人看不见,看见它的必有极大福报。
杜小叶,是个上海姑娘。有时候我好想她啊。
晚上,不愿意花钱住店的乘客,在院里烧一堆火,喝酒吹牛熬夜。有一次,有人掏出一支笛子来吹一支叫做阿利利的纳西舞曲,大家便拉成圈跳踢踏舞。这种舞流行于横断山区,不分老少都会的。这着实令那些城里的游客又惊又喜,又惊又喜。后来大武嫂要女儿刘喜儿学会笛子,把这夜间的篝火晚会搞成了固定节目。遇到这样的夜晚,我会到大五嫂店里玩。
有一次,我便和大五嫂睡觉了,从生理上我并未能满足,不过她看起来还挺高兴。一直想睡一下正式的人民教师,而不是民办老师代课老师啥的。她认为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可以的话,想请我写几个字留做纪念。
我只当了半学期的老师便离开了仰天窝,不久更是离开了渡口市以及四川省。三十年过去了,始终有个问题萦绕在我心头:刘老蹶和大武嫂到底睡成没有?

huaqiu at 2023-02-09 16:01
4

@huaqiu #2 我有软弱

lbdesansheng at 2023-02-10 12:36
5

@lbdesansheng #5 分享一下软弱。

huaqiu at 2023-02-10 16:31
6

叙事隐藏在我的感触里。当然,固执的是叙事。白天阳光艺术化了一切事物的表面。皱褶里影子,好像噙住的泪水。一切事物,是我喜欢的抒情性词汇,含有无数比喻。土耳其,纳西古鲁博士抱怨从来没人听从地震专家的预警。地震预警可不是算命。句子在罗列,要到晚年才看清是什么样的盒子收纳了它们。也许是架子。正在接近晚年。正在接近。夜里有个刚刚开始的洞。花房里是感应灯。所以有一些花来自深呼吸。我也尽量轻微,几乎不知自己在写作。

huaqiu at 2023-02-10 16:44
7

huaqiu at 2023-02-10 16:50
8

@huaqiu #7 写的真好

Iliad at 2023-02-10 17:41
9

@huaqiu #4 哈哈,好看!不过有一个疑问,大武嫂先生了一个胖小子,后来她有个女儿刘喜儿是前夫的孩子?前面好像没交代,我一时没明白。

chujiu at 2023-02-10 19:16
10

山区。有一天我坐车出了北京城,去华北平原兜兜风,看看苹果树以及,平原什么的---对照着脑袋里想山区。我所谓的山区相当个人化,即十分拥挤的横断山区。山区的光有更多的影。这话说的影源自光。创世纪中上帝先说的也是光。牠似乎想要一双眼睛。或许此处的光和眼睛无关。当然,我们不能过于感性,仅依靠眼睛。上帝声音中的光,对应的并非是影,而是黑暗。黑暗还有水。上帝之灵运行在黑暗中的水上。为什么与上帝之灵同时存在的是水。谁在描述那“是水”?犹太人感觉中,犹太语言中,水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被翻译成水?水在宇宙中广泛存在,难道在犹太人的知识中,水是先于上帝的存在?神学当然仍然以自然科学为底。因为真才容易共识。不过这依然让人惊奇。牠之所以被称为造物主,并非生成了元素,而是将元素的种种形态或合成物质用作材料,建筑为可育成生命的“伊甸园”。这就是我此时的思想吧。我知道是暂时的。牠并非创造水,而是让水汇成海;牠并未创造铁、钙、碳等等,而是用来混合熬有机汤。所以造物主的目的生命环境继而造人。人可以自己造人了。造物主成为这门知识。我们不外乎就在学习这门知识,成为一部知识史。好像经常性地,我要把最开始的事,都梳理一遍,让自己活得更自以为是。今天周末,打开论坛,原想通过写写山区,将自己的注意力拉回一本没写完的“小说”上。暂时还当其是小说,因为叙事占主要。不过我的思维越来越像在上网了。点开这个网页,没读完就打开其中的链接。链接还有链接。维基百科式的。只要我觉得有趣,句子就会凑过来。周末愉快,uqn的朋友们。

huaqiu at 2023-02-10 19:27
11

@chujiu #10 前夫的。改天再修一下。或许把张二狗写写,然后来个大五嫂之二。

huaqiu at 2023-02-10 19:28
12

@huaqiu #12 期待期待!

chujiu at 2023-02-12 14:26
13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