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短故事

By 黑梦骑士 at 2023-01-13 11:58 • 42次点击
黑梦骑士

(1)
今天在永辉超市,我看到一个买卫生巾的女孩。我走过去对她说,不要买卫生巾了,一点都不卫生。买点卫生棉条吧。保证你用了一次还想用。那个女孩问我,你是谁?我回答,我是成都卫生棉条生产有限公司的老板,给,这是我的名片。
后来我去找张磊喝茶,给他讲了今天的这个故事。他看上去有点迷惑,问我,你丫现在是成都卫生棉条生产有限公司的老板?我答,当然不是。张磊:那你还和那个女生这么说?我:因为她太漂亮了,我特别想和她说几句话。
这个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可是我没告诉张磊,和那个女生聊完之后,我还和她一起去了酒吧。一起看了电影。一起做了爱。然后我用她家的菜刀把她头切了下来。
还有一件事,我也没告诉张磊。我的确在成都卫生棉条生产有限公司上班,但我不是老板。当然,这些就更没必要让他知道了。

(2)
张磊是我的发小。在我们那儿管发小叫蛋蛋朋友(就像蛋蛋一样亲密)。我和他的确像蛋蛋一样每天粘在一起。
有一天,张磊和我同时对异性的生殖器产生了好奇。他问我,女人是不是也站着尿尿?我说,当然不是(虽然那时我也不懂)女人是蹲着尿尿的,我观察过。你丫什么时候观察过?我说观察过就观察过,就像拉屎一样,蹲着尿尿。我不信。靠,你没见过你妈妈尿尿?操,你再说我妈妈信不信我打你?那时我才突然想起来,张磊妈妈在他三岁时就去世了。
总之,女人是蹲着尿尿的,她们没有小鸡鸡,所以只能蹲着尿尿。我没见过。妈的,这都没见过?我带你去看看。
当然,我也没见过女人的生殖器是什么样子。但我在张磊面前只想装作什么都懂的样子,我享受他崇拜我的感觉。
我带他走进了学校的厕所。那时学校还没有重修,男生厕所和女生厕所共用一个下水口,从男生屁眼里拉出的大便会顺着水流进入女生的厕所,混合女生屁眼拉出的大便后被冲入黑暗的下水洞口。而男厕和女厕中间只隔了一堵墙。只要你肯冒着掉入粪池的风险,把头尽可能的探过去,你就能看到女厕那边的景象。我领着张磊来到那堵墙前面。
喏,你把头伸下去看看吧。操,下面全是大便,我不伸。妈的,你说要看我才领你来的。反正我不伸。你不伸我伸。我撸撸袖子摆出一副赴死的神态。其实我知道,我只是装一装,我希望张磊可以拉住我,对我说,算了算了,我不想看女生怎么尿尿的了。可是气人的是,他现在呆呆站在旁边,好像有点被我的举动吓到了似的,不敢言语。我看他不说话,只好放大声音,摆出董存瑞炸碉堡,视死如归的神态高喊,我下去了,我下去了。实际上,在心里我一直在祈求伟大的神,求求你让一个人拉住我吧,求求你了。
可惜的是,这个人并没有出现。我只好忍住恶臭把头朝女厕那里探了进去。然后,不知道谁踢了我一脚,我一头载进了粪池,顺着水流被冲到了女厕。当我抬头向上看,发现一个巨大的屁股正对着我喷出一泡稀屎,那泡屎正洒在我的脸上。等我揉掉眼皮上的屎再看,发现那个屁股的主人是我的班主任。她惊诧的看着我,就像看到一个鬼。

(3)
我一直怀疑是张磊把我踢下去的。可是我没有证据。除了我之外,旁边再无其他人。而我的屁股的感觉也告诉我,那时的确有人踢了我一脚,这一脚正是我掉下去的原因。可是张磊这个混蛋却一直不承认,说是我自己没站稳掉下去的。
自从这个事情发生之后,我在班里的威信一落千丈。之前,老师见到我都像看到了一只哈士奇:豆豆,豆豆,过来一下(豆豆是我的小名)。对我又抱又亲。
补充:我父亲在这个小学当老师,我们和这些老师都住在学校的家属院里。她们算是看着我长大的。
而我的班主任,是我的邻居。自从粪池事件后,她一直有意躲着我,见到我也是尴尬的打声招呼就匆匆跑开。同学们也给我取了个外号“屎孩儿”。那段时间是我一辈子最痛苦的时候,我不止一次想过自杀。跳楼割腕喝农药把脸泡马桶里淹死自己拿刀捅死自己…每种死法我都想了很多遍。但就是没胆子实践。后来我转学了,这些痛苦便成为了过去。我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这里的人对我的过去一无所知。可我依然对张磊耿耿于怀,在十岁那年,我就在幼小的心灵里埋下了一个复仇的种子。我那时不知道这个种子什么时候发芽,可我知道那是迟早的事儿。

(4)
我把张磊叫来喝茶就是为了复仇。在复仇之前,我睡/杀了他的妹妹练手。张磊肯定没有想到,和他不联系已经超过十年,我却对他家的动向一清二楚。他爸爸娶了一个新的老婆,为张磊生了一个妹妹。这些我都门清儿。所以,这些都是计划好的。大多读者看到前面以为我是乱写的,我可不是乱写的,这些都是想好的。包括后面故事的走向我都早已想好。我带张磊去看他妹妹的尸体,然后在那间屋子里干掉他。我会用水果刀捅破他的心脏。捅几下我都想好了。四下(因为和死同音)。最后我会割下张磊的头扔进马桶。接下来我要干什么?自首还是逃命?我还没去想。但我大概能猜到,不管选哪条路都是走向完全不同的小说,只不过一个无聊,一个浪漫。

1.12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