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天

By ttwalk at 2023-01-06 00:11 • 154次点击
ttwalk

和z聊天,z是我从小学起就一路的同学。那时我住三清观,墙那边就是她爸的厂,他们厂的工人上夜班偷了我家的香肠。z跟我同名,我们一个班就有3个婷婷,相当于现在的梓涵。现在我们岁数都有些大了,说起谁活得更开心,我说还得数我妹,男人不顾家二话不说她就离了,带着一儿一女,上班当护士,下班就逛街,带着娃娃到处耍,这不才隔了一个星期就又去滑雪了。z说滑雪的尽头是骨科她看病倒是方便。她上次还嘲笑她老公,她老公是她大学同学,北京生源,家底厚自己也能挣钱,前段时间阳了遭病毒攻击了大脑,跟我一样有点抑郁,“连平时最爱看的笨蛋书都不看了”,她指那些中产心灵鸡汤比如当下的力量之类的。哈哈哈好逗。不过最近又开始看了应该是缓过来了,她补充。


我跟z说,我刚才去办护照,听说可以顺便办港澳通行证,就办了,还办了签注,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工作人员一不耐烦,我就慌了,就都办了。我觉得我好像乡下人。
z发来3个笑脸。告诉我签注是什么意思。
我又说,有个大姐毛了当时,因为来了告诉她必须先在手机上预约不然办不到。她说,我整不来!工作人员说,喊你娃娃给你弄。她说,娃娃不得空!那边态度也不好。然后她声音更大了,她说,习近平说要一切从简,你们就搞这些,越整越复杂,以前都不是这样的!工作人员说,你都说以前了,现在不一样了,回不去了。大姐说,怎么回不去了,还是不是共产党的天下了?这下工作人员彻底服软了,说等会儿帮她处理。
z没发表评论,说起了别的事情。我想,可能是她对这种话题不感兴趣。也有可能,我忽然想起来,这段话被屏蔽了,她根本没收到。
然后我把这一小段截屏,发给了丹丹,我的大学同学,高贵的市三女中毕业生。我们每天都要聊天。

ttwalk at 2023-01-12 00:15
1

端娃儿问我,你们对养老怎么看的
我说,什么怎么看,死了得了
端娃儿:总得有个过程吧
我说:你是想问怎么看死吧?
他说:我二爷爷新冠死了
我第一反应是,我爷爷怎么兄弟死了什么感受
然后我才反应过来,我爷爷都死了两年了
我说:(一些专业知识)
我说:我倒不是在升华。我在想,想感觉,那些无情的,自然的,不受人意志转移的那些东西。我觉得那就是美,是世间的道理。

ttwalk at 2023-01-17 21:48
2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