挨骂

By woobyone at 2022-12-22 18:27 • 256次点击
woobyone

先坐地铁又打车,终于到了王老板给的那个地址。在北师大有个麦当劳还是肯德基的那个门里,进去走多没深就拐弯,一路在树下越走越猜:有点像校办工厂啊。到了一看,一个中等大小工作室,人比想象的要多。跟工作人员说了书稿已经发过来了,赶紧做一批出来。工作人员说,前面排着呢。只好问那要等多久?答复是起码晚饭后了。

好吧,那就玩会儿再过来。然后我就去那个麦当劳还是肯德基喝杯水度过这无聊的时光。无聊的时光当然是无聊的感觉,无聊的感觉激起无聊的看法,无聊的看法就包括:我觉得北京当然是个好地方,但只对于有志于做官的人来说。其实我不太明白,那么多当不了官的人来北京干嘛,喝风吃沙子吗?哦,不,吃屎,说北京吃得跟屎一样那是赞美,你都唔知我都好痛苦……可是这么消极的感想在这个时代是不被允许的,还是趁机给你讲一下那个书稿吧。

那个书稿是从网上捡来的。我的工作就是到处在网上留信息,告诉别人我这里可以出版书籍,可以来料加工也可以找手艺人按市场的要求攒一本书——总之跟猫到处撒尿差不多的一个行为。

没几天还真就被我尿到一个细菌。有个人加我扣扣。他说他有一本书稿想出,发来一看,我操一页几百字就好几个错别字,不过这个不重要,妏牸妸姒芶嗵僦妸姒孒哒。我操又发现句子很多不通顺,少有通顺的吧那节奏又非常差劲,就是说完全不是一个能够入我法眼的作品。只好把大脑里的开关揿到产品那一档,这么一看倒看出端倪来了:very goods。

它几乎具备了所有的流行元素。讲的是上层有钱的人,讲的还是一个案子,有满门抄斩、有异族女郎(就是主人公的婆娘)、有警察、有杀手、还他妈有一点时效性,还他妈已经完稿了。感觉明天就可以放到机场的那种垃圾读物架子上让那些爱学习的人儿产生读书的感觉了。唯一出乎意料的是,那个作者说,要快,要在某一个日期之前把书给出出来。我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因为时间要求那么紧,甚至怀疑是个骗子。你知道骗子很喜欢压缩时间来扰人心智——还好不是,因为后来见面吃饭了。作者是一个中年男子,一看就不是作家的气质,而是一副混得不行的生意人模样。

吃饭的时候生意人说,主人公的老婆跑去了美国,不过还有几栋楼可以收租有的是钱,要从舆论上扳回一城。那个日期是那个主人公被枪毙的忌日要在那天之前把书弄出来才能拿到赏金。原来是个文化界的赏金猎人啊——不过这种书看起来那么厚其实一句话就说完了:美国就是狗咬狗的社会最后狗被咬死了(又过了十年以后连当时胜出的狗也死了,有心人可以查一下那几年最轰动的上流社会大新闻,建国以来四川最大的哥老倌和他弟弟都被枪毙了)。吃饭的时候满桌子的菜都不好吃,我就只吃那个什么老三样里的蒸红薯。好吧,其实那天最大的成就是捡到王老板下车时遗失的钱包,里面有现金近万元、卡片若干张,可惜我还给他了。然后其实那个dead line还没到,但是又有一个小的dead line就说在一个更早的日期里,先做一本没有isbn的印刷物给他先去顶着。所以就安排我先去印个几十本非法出版物这样。

我在麦德基喝一口加菲,心想为什么我无端端的跑来北师大。可能王老板对母校有感情吧,盖因王老板是北师大中文系的,要写诗,有一次他给我看他年轻时出的一个诗集。是那种象征意味很浓、不知道在说什么的诗。诗是有高下的,比较笨的文科生喜欢那种写法,就比如北大的张帝就喜欢那样写,觉得自己倍儿有文化。后来我查了一下,张帝是北京本地人,所以他的北大本科不作数怪不得智力那么低。妈的后来有一次我拨冗批评说他写的是个屁他竟然还把老子拉黑了。心胸如此狭窄,该老倌儿日后必难成大器啊——不过鉴于当时王老板对自己的写作技艺并没有脱离实际的夸耀,我也就只是微笑的看着,和他平等的继续工作关系。

后来我喝完了加菲,又在天桥上站了一会儿看人流。也许还吃了顿饭吧。然后又走进那个门里,继续从树下过去。过去一问开始弄了吗,说还没有。要等到十点,再问多久能弄完?说起码第二天才能交货。我想,锤子,未必我在这等到第二天嗦?就说那你们慢慢弄,我明天过来拿。就回去了,我那么年轻我的时间很宝贵啊,我回去以后聊了扣扣,又跟同住的几个小伙伴交流了一些心得,还让李高潮弹了几支小曲儿消遣。总之生活就跟平时一样匀净的继续,第二天上午起来再继续工作。结果一起生活的一个人很烦的,他叫程大伟。他他妈的在搜狐做色情视频小编,离我们住的地方好鸡巴远。他的坏习惯就是闹钟从五点半开始响,响了又不起来往后拨半个小时继续睡,然后继续拨继续睡——如是在三如是我闻他他妈的一早上他要醒四次才去上班(结果没多久还不是被开除了,所以努力有屁用),弄得我一早上醒五次接着睡,这下醒了一看都快十一点了。

不过也不着急,我平时上班就经常迟到。我还不算最厉害的,介绍我去公司上班的那女的经常几天见不到人——我施施然的洗漱,吃,然后出了门。本打算走路去的,心想这迟得略厉害还是假装打个车吧,谁知道又有点堵。就堵在人民大学西门几百米的地方离公司也就千把米。这时候电话忽然响了,是主编。他用看笑话不形于色的山东口音讲起了话。

他说,阿拳,醒了没有?
我说,嘿嘿,在路上了。
他说,粗大,王总打电话来了。
我暗自镇定的说,没事吧?
他说,没事,就是通知你一下。
正要挂。
他又说,你给那谁也说一下。
他说,她昨天就没来。
我说,行。

正准备给那个女的打过去提醒他王老板千里之外打电话来查岗了(王老板经常在上海),电话就响了。一看是王老板,做一下心理建设接起来。

王老板说,书做好了吗?
我一听没有像往常一样先叫名字,觉得可能大条了。
我说,那个他们昨天来不及做,说今天去取。
王老板说,为什么让你昨天做的事你今天取?
我说,他们出不了活。
王老板说,那你就该在那儿等!
(他说得非常连续,这个时候情绪上来了开始高涨)
王老板说,你他妈以为自己什么东西,老子年轻的时候都要熬夜。

王老板说——王老板说什么已经不重要了,总之彻底狂怒了,不知道什么别的事惹到他了,难道是他的小三偷人?哎呀四五十岁了性功能不好分点逼给年轻人操操嘛……言下之意就是他那么厉害的人物都要熬夜,而我竟敢到了晚上就要睡觉。我心想你一个王军算个鸡巴东西?说读书你就上个北师大,还他妈是连自己笨都不愿承认的文科生,说挣钱你他妈也没挣着多少,有时候办公室的电话费都要我们垫,说风度你他妈走个路都一脚一米六一脚一米七的瘸子你牛逼个啥?大脑一瞬间开满:其实读书读不出来、写书写不出名还不如去杀人放火判无期的人牛逼,不牛逼也没关系你干嘛骂我啊。我他妈已经这么爱岗敬业了,上班这一年不说给公司挣了几个亿但几万肯定是有的嘛,竟然对我这样粗暴。想到这里眼泪不争气的流下来,到了办公室还红红的在擦。主编走过来扔了根烟安慰我说,嗐,他就那样没事儿。几个小时以后王老板又打过来了,这次他讷讷的道歉。但你就说他蠢不蠢,人都说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他不知道我就是这样一个不惮于把自己放在小人位置上的坦荡人物。本来就觉得北京不是人呆的地方,现在又埋下了怨恨的种子,当时我就决定这事先假装过了,找机会尽我所能咬他一口然后跑路,且听下回分解。


北师大西门 麦当劳 附近的盛世情书店关了一年多了 野草关得更早

Varg at 2022-12-22 18:43
1

@Varg #1 东门

ttwalk at 2022-12-22 20:38
2

@Varg #1 二十年前的事了,不是很清楚了

woobyone at 2022-12-24 17:41
3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