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主体性、善、真实、细节、爱》

By yapiantongzhi at 2022-12-18 16:40 • 118次点击
yapiantongzhi

善,我审慎地感受着这个词所指的人性存在状态,我是这样理解善的,一个人警惕着自己对ta人施加自己的权力,一个人不在自己身上享受给别人施加权力带来的满足。(使用权力做事情和享受施加权力带来的满足是两件事)。而要做到这一点,需要很强的主体性。因为给别人施加权力带来的满足,它来自一种对主体性缺失的补偿。它所产生的“我高大别人弱小”“我有了力量”的感受,在体验上和我要说的主体性有相似之处,它们都是一种让人感到自己很重要的感受,但这二者不是一件事。主体性的力量建立在“因为我看到了自己作为一个个体是珍贵的,所以我会看到别人作为一个个体是珍贵的”即,一个主体性强的人在自己身上克服权力的根本动力来自于对自己主体性的看见、珍重、惜护、培养,而主体性不强的人在这一层上是缺失的,ta缺乏这样的基础素质。因为ta不能维护自己,所以ta不能维护别人,这是一体的。所以通过强迫别人带来的力量是个虚假的力量,ta必须依赖于一组施虐关系,一个施虐剧本才能成立,当离开了这个剧本,ta自身的一无是处感,ta的空洞、虚弱、匮乏马上会显现出来,这就是恐惧,恐惧是一种主体性危机,即意识到作为一个个体,自身毫无存在的实感,毫无存在的价值和幸福,是一粒可以轻易被抹去的灰。这恐惧里面进而滋生出一种愤怒,对自己毫无存在感的愤怒,为了缓解这种愤怒,ta会再次寻求一个权力施虐剧本。

所以一个主体性不强的人,当ta有一天掌握了权力(我在这里将权力定义为一种心智运转状态,并非完全指的一个具体的职位,包含一切人际关系中权力的快感),ta的虚弱和低能量不足以让ta不去享受权力带来的诱惑。我和朋友聊天的时候,她发来的一段话。“再说到善,我觉得很多时候人是没掌握权力,没掌握权力的时候都能表现得善的,一旦有了一点点权力,主体性的重要性就出来了,有主体性的人不会腐败。”

可以这么说,主体性不强的人身上埋藏着腐败的种子,在根本上,这样的人没有在自己身上感受过“自我发现”“自我创造”“自我赋权”的满足。

那么我再来展开写写主体性,主体性强的个体因为自身的独立和骄傲,ta只是ta自己的,ta在自己身上实践和完成ta的个体性和世界性。ta的自我实现从来不需要来自任何他人的,集体的标准,ta在自己身上重新发现,发明,ta在这个世界上寻找属于ta的真实,ta在求真,求ta自己的身体和心灵感受到的真,这是属于ta和这个世界之间的,当ta这样做的时候,ta是超越社会性的,ta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世界人,一个完整意义上的人,他的心灵维度是向着自己的整个存在,整个宇宙开放的。当这条主体性的道路在一个个体身上展开,ta在其中跋涉,自得其乐,ta的自反自悟,自我革命,都出自ta自己的生命愿力,这是ta自己的游戏,ta对自己的生命自我负责。这里面有一种我理解的人的性感,这种性感来自一种遏制不住的,被压在自己身上的存在和死亡逼迫着的好奇心和探索欲。性感就是这股力的副产品。一种人类学意义上的自尊。

这样的一个不断接近真实,被真实的直觉护体的人,对任何虚假的意识形态 ,权威是天然敏感和去魅的,这种判断已经深深浸入在ta的身体意识里,ta对虚假的敏感度就像豌豆公主用自己的体感去判断12曾床褥下那粒豌豆。只有真实可以穿透到意识形态那里。

我再展开说说真和细节之间的关系,当一个人和我描述一件事,ta和我认真说着这件事的细节,我会觉得ta很憨,这里面有一种良善。细节的深入、专注和主体性的深入和专注是同一的。一个求真的人,ta对准确充满了激情,ta有一种自律,ta必须以极其个体的观察和觉知力进入属于ta的时刻和境遇,那是一个美妙的无人之境。ta只对ta的真实负责,正是在这种高强度的注意力里,属于ta的细节开始出现了。一个人的细节,是对粗鲁的、粗疏的、抹杀差异性的陈词滥调,人云亦云的,庸俗的,陈腐的表现形式的对抗。细节的独特、信息量、密度、强度就是个体,当一个陌生的异质的心理焦段被极尽详细的延展开,一个新的知觉、听觉、嗅觉、视觉,被一个个体体验到并以准确的艺术形式表现到这个世界上来,就是在协助它们从暗世界里偷渡到表象世界来。它们为世界的感觉库又增加了新的内容,它们会重新激活观者麻木的感觉体系。感觉、形象、直觉、知觉,是属于酒神区间的,它的质地更像是松软的泥土,它以湿润的方式影响人,它是一个培养皿,它在这里培育一个人的独立自我感觉,以及进一步的,在这里滋生可能的思想。感觉、知觉的精细以及它的不断发现和扩大就是爱本身。它让普通的细微之物、心灵的、物的、行为的、动作的,放在可供体验、欣赏、重新发现的观测位置。爱就是这种注意力的鲜活、勤奋、自足。

当这样一个有着强烈主体性的,有着真实的细节之爱的人来到你的面前,你会真正的受益,这是一份活的知识,ta的力量会很自然地对你形成感染,ta的真实会通过ta的气场进入你的频率。在一个真的人面前,你会觉得撒谎完全失去了必要,ta会提供出一种放松,在这种放松面前,你只想肆无忌惮的袒露自己,ta激发着你将目光放回自身,激发着你也想真挚地进入这个世界,去活着,去体验,去感受,去发现你身上的天才性。这是一种冒犯,这种冒犯是善的,一种锋利的慈悲。锋利的慈悲给一个人带来解放。当然,一个暂时没有自我感觉冲动的人可能不会马上识别出这种善。不过,有一天,也许ta的冲动会出现,到了那时,ta会再次想到那个曾经携带着真来到ta世界里的人,ta会重新将那个人识别出来,甚至ta会哭泣。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