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句群》上海12.7聚会摘录

By 孙智正 at 2022-12-12 10:58 • 98次点击
孙智正

“歇斯底里”
我觉得我一点也不歇斯底里,像亨利·米勒或者凯鲁亚克啦,可能他们是有点像吸毒、嗑了药一样,对……这个能说吗?我说这个不会断播吧?他们是有点歇斯底里,我觉得自己有点像有些人每天会去钓鱼,有些人每天会去散步一样,就变成一种生活习惯了,我每天可能写句群的话,只会写个八分钟十分钟,这本书(《句群》)看上去很厚,但是我写了十六年,慢慢累积起来的,我写的数量是不多的,只不过就是说每天会写一点,感觉好像写了很多。

“毁掉”
文学肯定会毁掉人的一生,但无论什么事情都会毁掉人的一生,就是人生很难不被毁掉,人生不就是毁掉的过程吗,就是你活着就是慢慢走向毁灭的一个过程,你无论做什么事情,我们现在坐在这里聊天,很可怕的一点是:我们正在的这一瞬间就正在毁掉。做事情是在消磨时间或者挥发你的活力吧,不然你很无聊啊,只是坐着。

“金句”
我想尽量避免金句,希望每个句子都是差不多的,看上去是一个平面,一个整体。可能有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要炫耀一下,就是我也是能写金句的。人会受小时候受的影响的影响,就忍不住还是会想表达一个思想、一个想法,有一个观点,然后还会把这个句子写得很好看,但实际上我自己真的想要的东西,是看上去所有的句子都很平淡,每个句子都是一样的,有的像那种马赛克或者散点画,像那个点彩画修拉的那种,你只看这一个点没什么东西的,但是远远看就是一个整体。

“先天”
看到了,对对,夸我的我都能看到。这个我要回答一下,因为我一直有这种观点,有那种感觉:人是非常身不由己的。对,我前两天又在朋友圈发这种感慨吧,就比如说我为什么长这样、我的性格为什么是这样的,尤其是现在我的外貌为什么是这样的,几乎完全是由遗传、生活的地方的风土决定的。虽然现在可以整容,可以化妆,能改变一些,但比如说现在的身高,你就几乎改变不了。所以我会觉得你的精神面貌、精神状态,也是非常受这种先天的或者后天无法说清楚的一些因素的影响,你自己没法决定,只能有一些调整。

“未来感”
科学的词汇或者科普的一些东西,我觉得这个是表象吧,仍旧只是表面,因为像这种写作里面出现很多科学词汇,在美国已经早就在这么干了,黑色幽默那些人五六十年前就在这么干了。我觉得最重要是那种,当然一开始没有这么清晰地认识到,我就慢慢在写的时候感觉到,一个就是说好像因为我年轻的时候看那种大量的期刊小说啊什么的,然后我以为文学就是这样的,然后等我长大之后就有一种失落感,我小的时候喜欢过的那些作家,我就发现实际上不是真正的写作者,或者真正的写作应该不是这样的,他可能是那种比如像一个班级里面可能考七八十分的那种人,但实际上真正写得好的人,可能是考二三十分的或者考九十分一百分的,绝对不是考七八十分;还有一个感觉,就是感觉他们的信息面非常狭窄,他们当然也可能知道其他领域的东西,但是他们的写作带给我的感觉是,这些东西没有进入他们,其他领域的那些东西没有真正进入他们,帮助他们发现自己。你发现自己并表达出来就会有“未来感”,因为你就是人类演化的最新成果。

“天真”1
我一直觉得所有的知识可能不是那么重要的,最重要的知识是你要发现你自身独特的那个东西,我觉得每个人都是非常独特的,这句话听上去可能非常像鸡汤,但实际上就是说,假如你完全接纳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然后完全呈现出来,你自己是怎么看待这个世界的,我觉得这是真正重要的知识。我觉得这个是非常难做到的,你会受习俗的影响或者是主流观点的影响,身边的人对你的看法的影响,政权对你的洗脑教育,等等。所以我觉得要把这些东西都剥开,然后看到那个东西,然后还要想到办法去把它表述出来,这是需要勇气和技术的。我是这么去理解“天真”那个词的。

“空洞”
一直有人说我自律,可能每个人的自我评价跟别人是不太一样的,我从来不觉得我是一个很自律的人,因为比如说我上班就几乎每天都迟到,上学的时候也是这样。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的心里都有,我会感觉到好像我都不会满足,感觉心里怎么说就脑子里好像有个无底洞似的,或者像一个黑洞一样空洞,永远没有满足的时候,你不断地往里面填东西,但无论是什么东西,比如说有很多朋友或者你写很多东西,你会感觉得那个洞还是在的、还是空的,所以我就需要每天去克服这样的虚无感也好,或者是那种不满足感。

“存在感”
对,还有每天都会往里填,当然在写的时候,可能也是会有这种本身在做一个事情的那种快乐,然后做完之后也会有完成一个事情的快乐,这个跟你具体做什么事情是没有关系的,比如让你收拾这个桌子,你收拾完了也会觉得高兴。还有一个就是,我觉得我是非常需要存在感的这么一个人,我可能是在刷存在感,就是我每天去更新一下,可能这就表明了我还活在这个世界上,虽然这个也没多大意义,但是可能我需要这个东西吧。然后,我甚至会觉得,这个跟文学或者跟写作没有多大关系,假如说我因为偶然一个原因去拍电影了,我可能也是属于那种每天都要拍,我甚至希望在脖子上挂一个摄录机,把所有的时刻都记录下来,假如说我去做行为的话,也可能每天都会就是做行为。对,我可能是这样的人吧。

“死亡”
我希望这样,希望有一天让我达到那个平静的,可以安安静静地把时间度过的那种状态。我现在已经不怎么怕死了,我以前也不是怕死,是不想死。

“永生”a
我特别喜欢说永生这个话题,写完《传记I》之后,我就想专门写一个关于永生的东西。我觉得可能这个是人内心深处一个最根本的追求,但是有些人可能不承认或者被遮蔽了。假如从一个人类的发展史来说,原始社会时,那些人可能就只有二三十年的平均寿命,然后当你跟他们去说,以后人类的平均寿命有八十岁九十岁,他觉得你神经病,就像现在有个人说以后的人类的平均寿命是四五百岁。我觉得以后的人寿命四五百岁是必然的,必然会到来。

现在我们做的所有的努力,说到底就是为了填充你最终要死去的那种空虚感,和那种好像一脚踏空的感觉。所有的那种物质上的你活得好、穿得暖,然后医学为什么要发展,根本的目的应该就是要延长着人的寿命。

但是这个长生不老的根本目的,会被很多目的所遮蔽,有人说,活着有什么意思啊,有人说:我还是早死的好。

“时间”
不是说你会死你才会珍惜时间,你不会死的时候会更加珍惜时间,因为你不会死啊,你做所有的事情都是有意义的。比如刚才你说你失去了前女友,但是按照概率上来说,因为时间是无限的,必然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女生,长得一模一样,说话一模一样,就没有丝毫差别的这么一个女生,再次出现在你的面前。你放心吧,你只要无限地等下去就行了,你可能只要活到150岁的时候,那个人就出现了,但也有可能你需要活到一万五千岁,那个人才出现。

“肉体”c
永生可以有很多种方式,你可以选择,比如其中一种方式是肉体置换,现在街上有很多服装店,以后你可以像选择衣服一样选择身体,选择一个帅哥,或者一个很强壮的身体或者是黑人,有各种各样的款式,你都可以选择,假如你选了黑人,你的灵魂就直接把肉体穿起来就行了,然后你就上街了。

“天真”2
我这么说可能不太合适,比如说苹果掉下来打到牛顿,当然这个故事是假的,然后牛顿想到了万有引力,我们假定苹果掉下来这个部分是真的,无数人看到过这个苹果往下掉,为什么都没有人想到过这是万有引力啊。我也会有这种,我不是说我是牛顿,我会有这种反应,以后很有可能会永生,生命延长是一定的,但为什么大家都好像对这个无动于衷,我觉得就是有一点像那种,我忍不住会指着喊:那里是月亮、那个是苹果。当大家都不去接受这个东西的时候,你可能会有一种遗憾吧,你就会反复地在那里说这个东西。

“浪费”d
永生的那个时候,人们的观念是我们现在的人无法想象的,因为我们现在所有的文化、脑子里的观点,都是在人会死的这么一个前提下。你活一百年就死了真的不觉得遗憾吗?那为什么要来走一遍呢?我辛辛苦苦地来活一次,做了点事情,最后你就死掉了,都是一场空。假如说你可以永远活下去的话,你所有的东西都是有意义的。有的时候我看到那些练拳击的这么辛苦,那些健身的把肌肉线条练得这么好看,但是过五年就消失了,然后下一代拳手又要这么练起,真的好浪费。

“比妈妈年轻”e
以后假如真的永生的话,你妈妈有可能比你比你小啊,就是她选择她的身体可能只有十八岁,而你选了二十五岁的,那个时候年龄这个标准应该不存在了,所以那种亲戚关系、社群的架构都是会我们现在无法想象的,我们都只是一些会死的人,不能想象。还有其他方式的永生,假如说你不希望有皮肤,比如说你去元宇宙之后,你的灵魂就进入了某个网络空间,这个网站里面你可以设定只有你可以换皮肤,其他所有人都换不了。

“真实”
我要在写作中发现“我”,这个“我”是要打双引号的,因为人确实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我”,就是你永远是从外界对你的反映,你才知道这个可能是“我”。但我觉得这样,比如说很多人吃东西的时候,他会受那个网红影响,比如那个网红店很火,我必须要吃一下,然后他吃一下会觉得真的很好吃,或者是说他会受那种名头的影响,但是你要把这些东西去除掉,就尽量去相信你的味觉告诉你的那个东西。还有你的味觉可能也是会受你所受的教育、或者是你的饮食习惯的影响,像我们中国人可能更喜欢吃米饭,类似这种。你就要去趋近那个相对真实的“我”。自我是个很虚的东西,我觉得它是一直变动的,我觉得昨天的我跟今天的我应该还是不太一样的。

“样本”
我觉得我把自己当做一个样本在观察。当作一个人类的一个样本,而且我的记录是下意识的,尽量不去修饰它或者美化它,也不去故意搞一些恶趣味的东西去强调它,就这样留下这么一个记录。当然它还是需要有一定的写作上的意义的,然后这样的东西变成一本书或者变成一个影像的记录,让后面的人去看,至于说他们看到是什么样的东西、什么样的我,那个时候我应该已经消失了,所以我实际上是不知道的。

比如我对永生这么感兴趣,我自己是不知道的,我是通过别人的反馈,才知道原来我对永生这么感兴趣,因为对我来说是很正常的一个东西。

“强弱”f
以后人永生了,和现在去保护强者跟弱者之间的那种篱笆是一样的,未来肯定也会有这样的篱笆。就你不是担心那个很厉害的人把你灭了,就像你不会担心乔丹打球会把你灭了,他离开你很远,但他如果一直活着的话该多好啊,他一直可以打很漂亮的球,但是他现在老了,我们就看不到了。

“暂存教”g
第一个问题就是看他是通过什么方式永生的,假如说是通过肉体置换,他肯定要吃饭的,假如说他是通过意识或者是机械体,他可能就只需要充电或者只需要全球不断电。然后那个时候一定会有一个宗教叫暂存教。现在宗教都是告诉你会永生的,你会去天上你会去地狱,但是无论怎么样,你是会永生的,你下地狱就是永远在受苦。以后那个宗教应该是暂存教,就是所有想死的人、不想死的但认为会死是更好的人,然后还有一帮人会非常恋旧,就是说我特别希望始终是自己原生的那个身体,我就不愿意离开我这个身体。可能他们会授权说“我死的时候,你千万不要把我永生”,他可能会写一个遗嘱,你就让我死掉吧,死在我自己的身体里,这些人应该会成立一个暂存教。


真好~ 加入暂存教

Varg at 2022-12-12 11:03
1

写的真好。每段都好。

黑梦骑士 at 2022-12-12 11:54
2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