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末至今

By 黑梦骑士 at 2022-11-17 01:02 • 80次点击
黑梦骑士

洞穴隐喻

穿过卧室
我的鼻子开始发炎
是因为灰尘吧,我猜
一种疼痛穿过上颚和鼻腔黏膜
像被一根针穿透
我站在卧室的最高处
外面的光流进屋子
我能清楚地看到
灰尘,一群小精灵一般
对我来说它们是邪恶的
当然,它们一直在我不曾认识的存在中
在另外一个不属于我的洞穴
有时,我看不到它们
有时,我只能透过光
看见一点它们的影子

9.19

词语

嘴说出词语
然后停下,选择沉默
仿佛嘴巴只能有说话这一种功能”
—————

外面好多层灰蒙蒙的人群
他们穿透路灯的光环
走进更黑暗的角落
暂时出现在我们面前的
是一个说话的人
他用嘴巴向我们描述
眼前的画面
很多很多的响声
很多很多的人
他们拖着自己的影子往前走
有时,影子和他们分离
趁他们不注意又
回到他们身边
没有一个人注意到
他告诉我们,他们都是词语的动物
我们重复他的话
嘴唇闭合,发出声响
词语的动物
我们无非都是词语的动物

9.21

除非我们进入海底

凌晨三点
自己不属于自己
就像海草在海中飘
去哪里要让海浪决定
大海把你卷到了另一个半球
你睁开眼
发现没什么不同

10.21

事物的状态

凌晨,黑色的眼圈变得更黑
摘掉耳机
耳朵里潮湿,发痒
零下五度
玻璃冻冰
我躺着,胡思乱想
如果明天我一无所有
我又该到哪里去
此刻我只在自己的失眠里
总有一个状态能成为我好转的标志
问题是,这一切值不值得为此而活

10.25

漫长的一生

春天总是漫长
夏天总是漫长
秋天总是漫长
冬天也是漫长

岁月漫长啊
我的朋友

10.22

一个颤抖的声音
宣告春天的结束
你听,飞走的蜜蜂宣告
幽灵的到达
先生,这个春夜已变得模糊
十个少女带着男孩
连夜跨过急湍的河流

10.25

故乡

窗外,一切多么安静
我很久没有见到
这样深蓝色的天空
我联想到打火机上飘动的深蓝色火焰
我以后还能见到吗
也许
但现在不是写诗的时候
应该放下手机
静静凝视面前的夜
唉,这真正的夜
我深吸了一口这夜的空气
这口气太深了
深到不用再写下去了

10.24

清晨

躺在宾馆的床上
清晨也像是黑夜
光被窗帘挡在外面
此刻,我的身体
带着犹豫,疑惑,和一点怀疑
揉揉眼睛,翻转身体
无法继续入睡
在床上,我渴望水,渴望内心安静
我开始乱想
想田野,草原,大海
等一系列巨大之物
我站在上面如此渺小
宛如一粒灰尘
关于这些情绪,有意思的是
相较自然,它们更像干渴
它们让你感到阵痛,颤抖
但有时,它们像一团火
让你感到你就是你
不可能是别的存在

10.24

休息

清晨,一人到公园散步
走累了,便躺在树的旁边
路上行人越来越多
我看到了你,陌生的朋友
你走过,很快消失在公园的尽头
我不知道你的名字
之前我不知道
之后我更不会知道

10.24

那天晚上

当我活在过去
每个夜晚都变得更加漫长
靠近窗边,用手指贴住玻璃
感受冷气从外面进来
坐在床边,看到窗户的对面
是起伏的胸膛
里面持续飘出热烘烘的二氧化碳
当两边碰在一起
它们变成了水滴

躺在床上
眼前是天花板和一盏吊灯
幻想自己躺在房顶
上面是绕行地球的火箭
你知道,它们
像一只只熊
躺在云彩
和月亮的影子上
有时我能看见它们
更多时候,黑夜像是一个漆黑的盒子
我打开,发现里面空无一物

11.14

抢劫犯皮尔

“他把我们塑造成被侮辱的人”
“谁?”
“上帝”
——————记

也许皮尔现在不太记得
童年的卑躬屈漆
妥协,懦弱和所有的不甘
他现在只能记起
乡村朦胧的黎明
清晨浓雾下吃草的牛
这个画面他太熟悉了
他经常背过身,不看
清晨的水珠打湿他的眼睑
那时,他就知道自己在一个透明的膜里
他优柔寡断,时刻提防旁边的人
可他的念头很简单
只希望舌头尝到蜜的甜美,或者乳汁的甘甜
二十年后,他会实现自己的愿望
在海边的别墅,和妻子规划着抢银行的步骤
半夜,婴儿的哭声将吵醒他
而妻子,将用乳房带给他安慰
在这个星夜,未来不可预测
战栗的血细胞在血管里搏动
那时,只有乳汁能让他安静
他和婴儿躺在胸部两侧,如此安宁
完全预料不到
自己的生命将在明日终结

11.14

劳作

突然一下变得很冷,我披上外套出门踏入黑夜。电动车今天的马力比以前要足,足得我有点害怕。街尽头拐弯处,一汽车和我争抢先过街的权利,只有那时我稍微慢了一点。也许这些日子我变得太胆小了,不敢冒险。也许我一直是这样。只是这样让我不太开心。无数气体的原子噗噗地撞到我的脸上,我想我的皮肤细胞应该留下了一些刮痕。疼痛让我感觉到存在,也让我空虚。晚上大街上的猫消失得无影无踪,而我很快也要消失在街上,进入熟悉的暖房。
9.19

清晨,相同的面孔开始新一天的核酸。安静沉默,保持一米的距离。一切那么熟悉:白卫兵,寂静的街道,打架的野猫。三年前,我们亲自给了它们自由。耳边城管呼啸而过,重复昨天一样的话。那是同一个城管么?我好像昨天也见过他。核酸队里,每个人都在低语,念经一般低声细诉。我问一个男人在说什么。他闭嘴,面露惊恐“我什么也没说”。他的反应让我满足,这个表情我也曾有过,也许是昨天,或者前天,在另一个相似的核酸队伍中突进,保持安静沉默,面露惊恐之情。

10.18

昨天做梦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鸡。一个男孩把我买下来,带我走到床边。我跳上床咯咯叫。那个男孩脱掉裤子,对我说,他其实是个阉人。好吧,其实没有阉干净还留着半截。我有点可怜他,就用尖嘴含住了他半截的jj。
等我醒来,我想这个梦应该是因为看了疯蹄儿的《女性瘾者》。夏洛特甘斯布同情那个恋童癖者所以为他口交。说实话,看的时候挺鄙视疯蹄尔的。但从昨天的梦来看,我和他可能是同一类人。

10.26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