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写

By huaqiu at 2022-11-14 19:58 • 340次点击
huaqiu

十二点五分,在楼顶平台上,翻看手机里去年今日此地的照片。微软相册有“在相同时期”的自动提醒。去年今日,此地积雪超过两寸,我像照相机一般喜欢着积雪的景象。有一张看得见雪粒的细节照,配过句子,“一刹那一刹那地死去”。而此时,也是照相机喜欢的,艳阳天。木板、藤椅和玫瑰、绣球植株,都显出过度阳光下影子过于清晰的某种寂静。高对比度总让我感觉寂静。这时便突然听到一声枪响。无法证实是否是枪响,可我毫不犹豫,已经说了。枪响。感觉就是枪响,无法将感觉定义为其他。所以感觉一旦确定就无法更改?然后,我想一定要谨慎用词,在午饭时间的北京城里。通常午饭时间,任何城市都有“稍后再说”的安逸。但一个声音像枪响就别有意味了。甚至有惊悚感。巨大响动显然不是仅想惊坠一片玫瑰。那些是玫瑰的,确想去惊动它一下。(去年此时玫瑰早已移入暖房)。十二点过五,或者六分。目测巨响覆盖范围有十万人众。总会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吧。但像我这样的,远离声源,突然听到,仅仅是听到,将不会有事实留在记忆里。无法建立关系,形不成(叙事)。我犹豫着,要不要记下来。(但其实我已经记下了,因为句子已经形成)。“2022年11月14日中午十二点过五分左右,我在将台路某楼四层楼顶平台,听到一声枪响。除了感觉是枪响我无法感觉为其他。“大概是这样句子。2022/11/14


周末的碎片:
#三年了,成都、重庆、武汉、上海、北京等城市民,一夜之间,醒悟居委会并无行政执法的权力。为什么会受苦三年才醒悟?。
#还是学生。先看见他们遛纸狗,再看见他们操场爬行,最后见他们举白纸站在街头。一直学生,天真地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利。天真绝不能被嘲笑,否则世上不再有诚实的人可以希望的事了。
#视频:一家人几个月大有哮喘的孩子得了阳性,父亲背着孩子打算“老老实实”(打个引号,并非老实,只是无原则对权力的顺从,其实是残忍的不配为人父的奇怪东西)随大白去方舱,却被邻居劝住。邻居试图说服他带着孩子在家隔离,因为方舱不具备医疗条件。非常感动这些邻居。1,基于理性不在恐惧新冠;2,基于勇气而蔑视荒谬的“清零政策”;3、互助让崩溃的社会重建了。
#视频:一群上海的少男少女唱着歌走上街头,这是一首诗。生命是基于自由的。

huaqiu at 2022-11-28 20:18
1

@huaqiu #1嗯, 昨天半夜我在备忘录里写下“我永远不会嘲笑天真”。

yapiantongzhi at 2022-11-28 22:08
2

武汉有枪响;天真无辜无罪

Varg at 2022-11-28 23:27
3

一女生举起张A4纸
纸上什么都没写
站在街头(对我而言她是
站在手机里的)
晨光文具发表申明
不再批量销售A4纸
以防出现大规模煽颠
(好像还是A4纸)
不久又辟了谣
说申明不是他们出的
我在微信圈发布了
A4尺寸的白色方块
白色可表达我的一切
一切涌现时便是白

我对飞小飞说眼镜坏了
正迷迷糊糊走出小区
过马路,进另一个小区
今天周二,再过三天我可逛去
槐树街配眼镜,然后对她
说眼镜配好了

但痛苦是显然的
我有白色,有A4纸
只缺站上街头的姿势
总体而言肉体存量低到
不足以赎回记忆
甚至痛苦,当我痛苦
也不见有一张脸

上海的少男少女
唱着歌走上街头时
我两眼含泪
往手机里送入视频
(刚刚从兜里取出手机
重看视频,想再次感动
想再次产生联系)

huaqiu at 2022-11-29 20:18
4

我策划的西南联大通识课丛书上市了,这套书就是为胡适做的。我准备单独作胡适时,销售部说卖不掉。

huaqiu at 2022-11-29 20:27
5

还没下雪
一楼过道有霜
2022年11月29日
记下日期(证明)这时间
我体验过北京
走进院子
发现一株柿子树
上百个红柿子高高地
举进蓝天里
仿佛它已挣脱四季轮回
拍了一张照片
发给飞小飞
她,此世界温柔的部位
或我的温柔
接触在
飞小飞这个名字

如梦如痴的真实:
高举起红柿子
进蓝天里
(我应仰躺、凝视并死去)

外婆之后是梅儿。她们去世后轮到考虑我自己的死亡了。估计还有三十年时间,从此由死亡照耀,和太阳并无不同。

huaqiu at 2022-11-30 12:28
6

痛苦时嚎叫,变成动物。独自跳舞到出大汗,像摇滚。快乐时忍不住分享。比如女性,温柔的,对欢乐无敌意。这样感觉自己是个人了,便写诗。

huaqiu at 2022-11-30 12:58
7

官员、居委会、大白、核酸、药品,随着清零政策取消而瞬间消失殆尽,这是我的幻觉还是一个真正诡异的事实?
一个假设:已经崩溃了。

huaqiu at 2022-12-19 20:28
8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