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诗剧)

By 猪不弗 at 2022-10-24 20:38 • 307次点击
猪不弗

螺(诗剧)

《》¹
里面有一个螺。搅动。为何搅动
还有一个螺在搅动一个小螺
在搅动里搅着搅动。它涂着蜡

《》²
螺的手机摇到钉
现在和它一起付账
递的那个眼色分不清谁的
收银台坚定

《》³
螺、小螺、钉,有点腻味游戏
它们想多一个帽,正好外面下雨

《》⁴
螺帽进来,还带一个
帽沿拉得低,看不清脸
螺上前接住雨水以及螺栓

《》⁵
螺有了家族似乎过得快
但还是被影子、秩序弄得疲惫
螺开始怀疑体内长了铁丝

《》⁶
它逃。锻造车间
一个强烈阳光的下午
机床卖力,铁疙瘩似僵尸
加炭,送往炉膛。火
螺躺上去,一点儿也不悲伤

《》⁷
甚至浮起一丝诡笑
这时海边有人
在哼小螺号嘀嘀嘀吹
晚霞很美吧

《》⁸
螺现在是海的一部分
不知啥时从空中掉下来
外壳坚硬,肉身自带柔软
从潮汐中开出朵浪

《》⁹
喧嚣退却螺等夜深
审视自己身体,摸上去
弹性仍好,明明是虫
螺有时细辨“螺”字
它抠掉“累”,剩下“虫”旁
真的只是一只虫子么我

《》¹⁰
我也是虫
虫二此刻在烧烤摊边
拿牙签剔着螺丝肉
他怕洗碗,一摞摞垒得很高
屋子里险象环生

《》¹¹
而螺忙着偷听
另一世界(一只酒葫芦)
口言,何在
螺没忍住:无在
掌不悦,叽的一声
捏出血来

《》¹²
螺继续哼
我不过一只虫子
ā á ǎ à
螺呈现了一个白眼

第1节  北纬53º,西伯利亚,2047年
螺,揣一把推胡刀,押着40个整列车皮,穿越西伯利亚去倒卖。女翻译果儿随行。

《》¹³
干一票大的。螺
站在绿皮火车尾列
对着冷星星独白
被大草原错听成这个星球上
男人深夜买醉,扶墙时一声长啸

《》¹⁴
一把推胡刀的凛寒
锰钢焠火,咸鱼的胡须
废柴的护身符。
一把刀怎能迎风站
螺曾用推胡刀 
在新买的荡刀布上荡了又荡
一个下午什么也没蹭出来

《》¹⁵
铁轨上的咣铛,咣铛,喀嚓,喀嚓
骨咚,骨咚,骨咚
终点越近越惶恐。鸣笛

第2节  北纬60º,圣彼得堡
到达拉多加货运火车站。当夜,货物被一场大火烧光。二人滞留圣彼得堡数日。

《》¹⁶
火,圆滑的老东西
抽身而去,事物成灰
距离随之塌陷。
在涅瓦大街的小酒馆
俄式沙拉、黑面包、鱼子酱
一杯格瓦斯。伏特加离手最近,加冰

《》¹⁷
下楼对普希金雕像
躬身,紫得拉咝嘟伊
螺的内部:有卸马蹄铁有唱哀歌
有嚷着别念了别念了,等戈多
“我们将在透明的彼得堡死去
这里你不是主宰,而是普洛塞耳庇娜”

《》¹⁸
正蓝、冷蓝、浅蓝的眼
莫伊卡运河的雾

第3节   北纬69º,摩尔曼斯克
二人生出去北极的念头。途经军港摩尔曼斯克,游洛沃泽罗,看到极光。抱养一只哈士奇狗小白。

《》¹⁹
部落里有四分之一的男人
都叫阿廖沙,我是哪个阿廖沙
螺看着这座背着石枪的雕像
脚下的长明火,和巴伦支海的破冰船

《》²⁰
哈士奇用鼻子
而不是眼睛来思考
一只独自瑟缩在墙角的小家伙
这是拉普兰狗拉雪撬小镇
萨米人托哈罗夫的木屋
玩着多米诺纸牌
女儿在对唱因纽特人的喉歌
一张棕熊皮静趴在餐桌上

《》²¹
полярное сияние
极光来得过早
在头顶
淡绿,不,它微红
浅蓝,洪紫,最后一团火焰
是狐狸之火
螺离开,穿过开阔地
一只驯鹿的跳跃

第4节   北纬78º,朗伊尔
螺和果儿在游轮上重逢了小螺、螺钉、螺帽、螺栓。到达终点——斯瓦尔巴群岛(北极唯一的非军事区)。不几日,首府朗伊尔城突现不明护卫舰,无人机飞临上空,人们躲进防空洞。无趣中,螺游远郊沙岩山下的末日种子库。早雪。

《》²²
朗伊尔鼓励一夜情
却不允许出生、死亡存在
尸首只能抬回奥斯陆
日光从台阶上扫出一些斜影子

《》²³
小白很开心
它从没见过无人机
现在,是一只
一只又一只
一只只的无人机
是让它不停叫唤的玩具
可螺觉得,是秃鹫

《》²⁴
北极无雪
走出洞口时
一片雪花擦过脸颊
螺呆呆立了一会
似有点怅然若失
雪不跟他说话

第5节 北纬31°,某县城,1994年
一条青石板小巷,一排矮屋子,铁锈斑斑的窗格内,六七个少年工人模糊的脸。罗下班时路过这儿。

《》²⁵
水汽是匹野马
雾白中
浮起一条旧巷、一张破木床
一个暗娼发泡的裸体
几个刚抽芽的少年
挤在一旁围观
面无表情
又悬而未决
有着木框油画的成色
一到晚上就掉渣儿

《》²⁶
罗听阿春弹奏斯卡布罗集市
罗翻书
罗翻到一页
我准备离开这个城市,尼克说
好呀,乔治说,这是一桩值得干的好事情

第6节   北纬90º,北极点
螺经巴尼奥探险营抵北极点。与回程的直升机失联,饥寒中,众人默许螺栓,用螺的推胡刀宰杀了小白。

《》²⁷
朝北极点当头一尿
北,不过尿的一个小点儿
没经度,淌向哪都指南
细数分叉的小支流
瞬间有了十个南方

《》²⁸
是这么宰小白的
外套蒙住脑袋
取推胡刀捅胯部
越逃直肠越往外涌
之后,大的冰块掼中它
是按人的手法
杀狗的

《》²⁹
人活着
活死,或者死活
煮同伴的骨头
傍晚,我不该吹散一朵蒲公英

第7节 北纬22°,深圳,1995年
男商人操着湖南口音,这钱你拿着,谁在外还没个难处。罗低着头。

《》³⁰
白色的转动
走了
风车曾用三支叶子
南方、自由、空气
在冬天
寂静,开花

《》³¹
12点我的脑子像钟摆
计算一个人要走了
深圳,深夜
红色的人黑色的影子
行进在12点的指针里
我望他越走越远
离我的脑子越近

第8节 北纬39°,北京,1996年
罗望着车窗外的京郊,不管白色泡沫还是红黄蓝黑的塑料袋,挂在残枝上被风扯着。

《》³²
出得地铁、马路边上
那个时候
没有行李箱
没有我的城市
只有饮料牌子是固定的
时不时打开
喝一口

《》³³
我也是一片垃圾飘动
在风中
学会伪装

第9节 北纬31°,合肥,2018年
地上的角落里有一只抱枕。罗打开台灯,朝楼下的立交桥看了一会。

《》³⁴
一座桥从一辆车下来
一个晚上从一辆车下来
一个月亮不下来

《》³⁵
戈多,为什么
我回得这里
总是在这个地方
等那戈多
一个和抱枕差不多
踢又踢不走的家伙

第10节   北纬78º,朗伊尔
北极发生冰崩,海啸淹没了斯瓦尔巴群岛。螺和果儿困于唯一的掩体——末日种子库,等待奥斯陆救援。

《》³⁶
看不清雾
听见樵夫吱吱呀呀
吱吱呀呀地唱着
那条吱吱呀呀吱吱呀呀的
河,下山,求个签
老头说我就卖个早点
晃我筷子干嘛
梦中继续逃,一支筷子跟上来……

《》³⁷
饿不饿,饿
还留着你抄的字呢
“……彼得堡
还有许多地址,可以找到死者声息”

(2019年原稿,2022年重写)


今年炸了2个公号,又注不了新号,就发这儿吧。

猪不弗 at 2022-10-24 20:39
1

《》¹标题视觉好看

yapiantongzhi at 2022-10-24 21:53
2

@yapiantongzhi #2
嗯,老猪不弗公号每期文章标题都是X加几次方这个模式,沿用一下,也算是怀念吧哈哈

猪不弗 at 2022-10-24 22:11
3

@猪不弗 #1 有价值的公号迟早都得炸,今后更易炸

ape4 at 2022-10-24 23:09
4

写得太好了

00莫诺格 at 2022-10-25 00:02
5

@ape4 #4 人也会炸

猪不弗 at 2022-10-25 08:21
6

@00莫诺格 #5 有的东西还是没写出来

猪不弗 at 2022-10-25 08:22
7

@猪不弗 #3 怀念X,还从老号认识了几个好朋友,感谢~

Varg at 2022-10-25 09:46
8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