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古剃头

By Varg at 2022-08-12 08:48 • 151次点击
Varg

盘古剃次头太费劲
盘古大观也是
得修掉龙头鬓角
两台吊车呆在楼顶
一年多了
数着地面上的车流
无视车中某人
竖起的中指


中元

大门打开
一群鬼
也许是一群人
在恸哭
“你为什么不爱我?”
“像我爱你那样爱我吧!”
哭声中
大门瓦解

Varg at 2022-08-12 13:11
1

泰坦尼克酒吧

外面下着大雨
几条狗路过酒吧
手风琴声传到街上
女歌者低吟浅唱
烈酒让所有膝盖变软
没有人在乎别人的故事
所有人都在讲自己的故事
讲着讲着
整座酒吧开始下沉

Varg at 2022-08-12 16:47
2

鞋里的酒

梦到一只皮鞋
陌生的男款黑色皮鞋
不应该是我的
但梦里似乎认定是我的
鞋里倒了啤酒
漂浮着白色泡沫
和一双眼睛
浑圆的白眼球黑眼珠
眼睛并没有令我恐惧
令我疑惑的是酒
鞋里的酒比鱼中剑可疑
倒掉酒和眼睛
我穿上皮鞋
合脚已经不重要了
酒合上眼睛

Varg at 2022-08-12 19:44
3

看一匹马在海边奔跑

它狂奔的样子
很难不让人想到自由力量与希望
激动了一会儿
我开始感到难过
起身去院子里走走

Varg at 2022-08-12 20:27
4

礼物

生日快到了
她问我想要什么礼物
我说梯子
一把很高很快很稳定的梯子
更想要的
是不需要梯子

Varg at 2022-08-12 20:43
5

拦枝

院子里乱走
被暗中的花枝拦了一下
胳膊一惊还有点疼
是蔷薇
我跟她很熟
白首相知犹按剑
的那种熟

Varg at 2022-08-12 20:50
6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