驷年

By Varg at 2022-07-03 11:30 • 167次点击
Varg

很快到了马年
接着还是马年
羊年猴年不见了
连续四个马年
老人说这是驷年
倒退的时间
驷马难追


卡夫卡诞辰

阴天
不想起床
世界没有变好的趋势
城堡随年龄清晰
如今不想抵达
没有审判
没有

Varg at 2022-07-03 11:50
1

积木人生

阴郁的下午
抽出一块积木
远方某些人生轰然倒塌
这是一块作者想销毁的积木
它和生活
只能留下一个
最终留下的
不一定是重要的
积木人说

Varg at 2022-07-03 15:28
2

年轻的父亲

本来打算去看一个展览,但这个阴郁凉爽的星期天,实在太适合睡觉。于是见到了年轻的父亲。这是一个完整的梦,情节并不复杂。我带着现在用的黑色安卓手机,穿越回了童年。我把手机落在了家里,父亲下班了,我要赶在他到家前拿到手机。细碎的镜头,明朗的夏天,郁郁葱葱的树影下看见了父亲年轻的面孔。他那么英俊,但皱着眉头,脸色有些苍白,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他在树影下穿梭,走得很快,也许五分钟就会到家。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我跑回了童年的小木楼二层,背景音乐从悠扬的琴声换成了快节奏的鼓声。面前是家门锁眼的特写,我掏出钥匙,插进锁眼,使劲转动,打不开,门变成了两扇,每扇门上都插着一把黄铜钥匙。鼓声越来越密,彷佛听见了父亲上楼的脚步声。右边的门自动打开了,我冲进家,但家里的布局令我陌生,就一个不大的房间,一张大床,窗户开着,纯白色的窗帘被风吹着,在慢动作飘动。我们家好像从来没用过纯白色的窗帘。我在床上的枕头下找到了手机,抓起它,我就消失了。这时父亲打开家门走了进来。他的脸上有疑惑的表情。梦里只有我和爸爸,没出现妈妈和姐姐。三年没见父母了,父亲节那天通过电话,后来妈妈跟我说,爸爸的抑郁症是治好了,但他现在更固执了。

Varg at 2022-07-03 19:55
3

笑润

那个写汉字最多最快的男人
也走了
他应该是笑着走的
他的传记四个字
哈哈哈哈
在那决定命运的一润之后

Varg at 2022-07-03 23:36
4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