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考斯基:天堂无门可入

By Marvin at 2022-07-02 07:50 • 183次点击
Marvin

天堂无门可入

作者:布考斯基
译者:Marvin
选自《无北之南》

我坐在西方大道的酒吧,时间大约是午夜,如同往常,我陷入一种迷惘的状态。我是说,你懂的,一切都乱套了:女人、工作、没有工作、天气、狗。最终你进入蛋痛期,如同坐在公交车站等死。
我坐在这儿,一个女人走进酒吧,深色长发,身材很好,有一双蓝色伤感的眼睛。我对她没有兴趣,甚至当她无视所有的座椅坐到我旁边,我也没注意她。事实上,酒吧除了酒保就我们两人。她点了杯无糖酒,她问我在喝什么。
“苏格兰威士忌加水。”
“再给他一杯苏格兰威士忌加水。”她对酒保说。
好吧,这倒不寻常。
她打开包,拆开一个小铁丝笼,拿出几个小人放在吧台上。他们大概3寸高,活蹦乱跳,穿戴齐整,统共有四人,两男两女。
“商店开始卖这个了,”她说,“卖得还不便宜,每人花了我2000块,现在要卖2400了。我不了解生产过程,大概是违法的。”
小人在吧台上走着,突然其中一个男的扇了女的一巴掌。
“你个贱货”他说,“我受够你了!”
“不要,乔治,不要走”她哭了,“我爱你!你走了,我就自杀!我离不开你!”
“不关我的事,”小人说,他掏出一根超级小的香烟点上,“我想和谁就和谁过。”
“如果你不要她,”另一个男小人说,“我要,我爱她。”
“但我不要你,马丁,我只爱乔治。”
“他就是个混蛋,安娜,彻头彻尾的混蛋!”
“我知道,但不论怎样我只爱他。”
那个混蛋小人走过去亲另一个女的。
“变成三角恋了,”送我苏格兰威士忌的女人说,“这是马丁、乔治、安娜、露丝。乔治的情况变坏了,变得很坏很坏,马丁现在和他打成平手。”
“看这些小人不难过么?呃,你叫什么名?”
“丹恩(Dawn),破名字,有些当妈的就喜欢这样对待她的小孩。”
“我叫汉克,看他们不难过。。。”
“还好,不难过。在爱情方面我还不如这些小人走运,糟透了。”
“我也是。”
“看得出来。总而言之,我买了这些小人,偷窥他们的生活,我拥有他们却不会拥有他们遇到的麻烦。不过,当他们做爱时,我会特别激动,麻烦就来了。”
“他们性感吗?”
“非常非常性感,天啊,搞的我很兴奋。”
“你为什么不撮合他们干呢?我是说现在,我们一起看。”
“哦,撮合不了,他们不听我的。”
“他们经常干么?”
“嗯,很频繁,一周四五次。”
小人在桌上走来走去。“听着,”马丁对安娜说,“给我一次机会,就一次,安娜。”
“不,”安娜说,“我的心只属于乔治,你和我没门儿。”
乔治吻露丝,贴着她的乳房,露丝兴奋了。
“露丝兴奋了,”我告诉丹恩。
“是,她真的兴奋了。”
我也兴奋了,我搂住丹恩亲她。
“听着,”她说,“我不喜欢小人在公共场合做爱,我要把他们带回去观看。”
“那我就看不到了。”
“行啊,你可以和我一起回去。”
“好,”我说,“我们走吧。”
我干掉酒和她一起走出酒吧,她把小人放回小铁丝笼,我们上她的车子,将他们放在前座,我们俩之间。我看着丹恩,她年轻又漂亮,看起来心地也不错,为什么她找不到男人?唉,太多事儿让人们互相错过了。这四个小人花了她8000。他们让她不用去找男人了,然后又让她想再次找个男人。
她的房子靠近山区,环境很棒。我们下车走到门前,她开门我端着铁丝笼。
“上星期我在Troubador听了兰迪·纽曼,他很棒是不是?”她问。
“是的,他很棒。”
我们进门,丹恩将小人全放在茶几上。她走入厨房,打开冰箱,取出一瓶酒走出,分别倒入两只玻璃杯。
“恕我鲁莽,”她说,“你看起来有点疯狂,你是干什么的?”
“我是个作家。”
“你会写今天的经历么?”
“读者会觉得在胡说八道,不过我还是会写。”
“看,”丹恩说,“乔治把露丝的裤子脱了,他用手抚慰她。要不要加冰?”
“是啊。哦,不要冰,这样就行。”
“我不明白,”丹恩说,“我看见他们做就兴奋,也许因为他们太小了,戳中我的性癖。”
“我明白你的意思。”
“看,乔治在口她。”
“在口,是吗?”
“看!”
“天呐!”
我搂住丹恩,我们坐那儿接吻。这时她的目光从我身上落回小人,然后又回到我。
小马丁和小安娜也看着他们。
“看,”马丁说,“他们在做了,我们也得做,甚至那两个巨人也要做,看!”
“你听到了吗?”我对丹恩说,“小人说我们也要做,真的吗?”
“我希望是真的。”丹恩说。
我将她放倒在沙发,摸着臀部,舌头顺着嘴伸进她的喉咙。“我爱你,”我说。
“你爱我?真的吗?”
“真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够了,”小安娜对小马丁说,“我们也做吧,虽然我不爱你。”
他们俩在茶几中间尴尬极了。我脱掉丹恩的裤子,丹恩呻吟,小露丝呻吟,马丁靠近安娜,到处都在搞。我产生了此时全人类在搞这事的想法,然后我忘了除我们以外的人类。我们不知如何走进了卧室,我进入丹恩开始漫长而缓慢的骑行。。。
她离开卧室时我在看《花花公子》上一篇沉闷至极的故事。
“刚刚感觉真爽,”她说。
“乐于效劳,”我回答。
她回到床上,我放下了杂志。
“我们能一直这样么?”她问。
“什么意思?”
“我是指,我们能不能一直像现在这样好?”
“不知道,顺其自然,开头总是最轻松的阶段。”
客厅传来一声尖叫。“哦-哦,”丹恩说。她跳起冲进房间。我紧随其后,到达时丹恩手中捧着乔治。
“老天!”
“怎么了?”
“安娜做了他!”
“做了什么?”
“她切掉了他的蛋蛋!乔治被阉了!”
“哇哦!”
“给我递张厕纸,快!他要失血至死!”
“婊子养的,”安娜在茶几上说道,“如果我得不到乔治,没人可以!”
“现在你们两个都是我的!”马丁说。
“不,你只能选一个,”安娜说。
“你选哪个?”露丝问。
“你们两个我都爱,”马丁说。
“他不流血了,”丹恩说,“他昏迷了。”她用手纸将乔治包起来放在壁炉上。
“我是说,”丹恩对我说,“如果你不觉得我们能一直走下去,我不想重新进入一段新的感情。”
“我觉得我爱你。”
“看,”她说,“马丁在拥抱露丝!”
“他们能和好么?”
“不知道,他们看来很兴奋。”
丹恩把安娜捡起来放回铁丝笼。
“让我出去!我要把他俩都杀了!让我出去!”
乔治在壁炉上的纸巾中哀嚎。马丁脱掉露丝的裤子。我把丹恩拉近,她漂亮年轻心地又好,我可以重新爱人,可以的。我们接吻,我跌入她的眼眸,我又勃起了,开始前进。我知道我是个什么东西,一只蟑螂和老鹰做爱。班卓琴弹奏着,时间如同无物。我继续前进,她的长发落在我脸上。
“我要杀了所有人,”小安娜大叫。凌晨3点,她在铁丝笼里喋喋不休。


在老布那里天堂和地狱是一回事

Varg at 2022-07-02 14:23
1

@Varg #1 还是不一样的,地狱可以做爱,天堂不行,选哪个一目了然。

Marvin at 2022-07-02 18:02
2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