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写(24/6/22)18min

By Iliad at 2022-06-24 09:30 • 87次点击
Iliad

今天的疼痛感觉够写两千字。在一个早上,从疼痛的蛛网中醒来。肩膀和脑后,白色缠绕。查拉图斯特拉说,精神的忏悔者是丑陋和可笑的。我这肉体的忏悔者,在此得到的回馈是双重的。在日光灯和光滑的工位上,字从手中流出来的速度,远没有进入工作状态那么顺滑。我打开空白文档,戴上耳机放很大的音乐,还是很难隔绝人声。那些噪音像刺。特别是在写的时候,肩后的刺痛源源不断发出可恶的笑声。我如何能够扑灭它。它在我的身体里生长。
两天后的下午,我才能再一次见到我的医生,他会不断地告诉我:这些对你有帮助。至少从可以更安心地坐在办公室看出,我相信了他的话。很多个下班后将晚未晚的片段,我只能躺在床上,等积累了一天的眩晕消退。疼痛?我已经明白,那些白色的蛛网已经成了我身体质感的一部分。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