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壳

By rab at 2022-06-17 14:17 • 110次点击
rab

6/4,写得不好。

小椭圆,围着可爱的图案,温暖的暗空间,不说危险的话。危险的是从外部来打碎内部的话。蛋的两种打开方式,从内打开是生命,从外打开是炒鸡蛋,我没忘记它们的差别。
我们交换壳好吗?如果有一个“交换身份”按钮,我和猫一起按这个按钮,和另一处的一对好朋友互换蛋壳,可以毫不犹豫吗?今天告诉我,我的原罪是记忆、阶级、性别、麦当劳、对空调的需要。
想象一个坚定的眼神,对它一无所知,念广告,包含传销以及对传销的既有观点,“我想去做底层工作然后记录,想做很久但不敢做!”我的轻浮和社会是共犯,了解它再破坏它。生存来包围我,生存来把我拎起来。这是父母的工作。
画抽象的自画像,也为我想象中的敌人画用户画像,其中一项是:“瞧不起我”。不会变质的感情不在网上,网上轻又浮,说起勇气和其他好事情,我需要和你一起在这里。我们瞧不起的B站评论区有一种独特的后调,不是臭,说起别人有点傲慢,你知道,你还是想做个比毕志飞更漂亮的人,我的审美就像豆瓣的评论排序那样符合预设与事实,通过更多的积累来获得更好的味道。在我能在的地方走神,能说的话就是这些,盯着方向时没有扭转的意思,自由,我指的是这里和方向。

(1987)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