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3日记

By yapiantongzhi at 2022-06-13 18:21 • 83次点击
yapiantongzhi

“诗是闲散的政治”。把“诗”替换为“写作”亦成立。写作,个体的写作语言,我愿意把它理解为一个存在的空间,实际上,对我来说,它是一种宇宙的虫洞。更多的人把全部的社会属性理解为自己全部的自我实在。写作空间的维,或者说我喜欢的写作的维,是世界性(艺术)的。这并非指的某种地缘的世界性,是心灵的世界性,这个是我理解的想象力。有效的想象力,在于精神世界的想象力,一种心灵存在状态(而非某种肤浅的超现实主义,魔幻现实主义,批判现实主义诸如此类)。当然,因为它的内倾性,隐秘性,注定是“消极” “弱势”的。而正是这种“消极性”导向了它的逃逸。从声音上说,写作在孤寂里,从时空上来说,写作在时空死亡之后。诗更接近当下时空,但依然是贴着“死亡“,它贴近的“死”,是“刚刚死”。但总归是贴在死的隔壁呼吸。写作是自由的精灵,不需要服务于写作之外的任何目的。只有这种自由不作为任何目的的支撑时,这种自由才获得它自身的孤独和完善。在荒凉的存在中,美是唯一值得期待的结晶物。话语,或者说词语走向了它自己的繁衍或抵消。名为“写作”的空间一直有新的激活法,永远绵延。“艺术是生命力的残忍转移。”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