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之书

By Varg at 2022-06-13 07:52 • 120次点击
Varg

神秘无限的沙之书
如今人手一本
型号不尽相同
都是手机的样子


一生

前面的男人
白T恤上印着
金德管,好管享用一生
他拎着一个大包
里面可能装着
一生的管子
我不知道
是谁的一生

Varg at 2022-06-13 08:16
1

野蛮的

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野蛮的
挨打之后
写雄性的诗是野蛮的
铁链之后
写柔软的诗是野蛮的
广场之后
写逼仄的诗是野蛮的
十年之后
写文化的诗是野蛮的
三年之后
写饕餮的诗是野蛮的
百年之后
写革命的诗是野蛮的
千年之后
写文明的诗是野蛮的
歌德橡树下
读诗的士兵是野蛮的
办公室里
写诗的我也是野蛮的

Varg at 2022-06-13 10:29
2

称体重

他们很开心
体重每天都轻
21克

Varg at 2022-06-13 11:31
3

割喉

平静地
等血流干
自首
割的动作
有多快
就有多重
那一刀的沉重
喉开的口子
血是唯一
唯一干涸后
话语
话题
都沉没
刀还留在
话的中间
言丨舌
像这样

Varg at 2022-06-13 11:42
4

润吧

陈哥也打算润了
他说如果丫还在
就必须润
如果丫不在
就缓几年

Varg at 2022-06-13 11:53
5

我对红色手推车的理解

《The Red Wheelbarrow》

  so much depends
  upon
  a red wheel
  barrow
  glazed with rain
  water
  beside the white
  chickens

红色手推车

太多依赖

一辆红色手推

雨中闪闪发亮

旁边是白色的
鸡肉

Varg at 2022-06-13 12:07
6

消息

柏油路上静静躺着
两道蜿蜒的裂缝
大体相互垂直
像一个闪电的十字架
是今天听到的消息

Varg at 2022-06-13 13:13
7

换脸

现在很方便
穿黑衣服时
我戴上蓝色口罩
穿花衣服时
我戴上白色口罩
穿白衣服时
我也戴白色口罩
不穿衣服时
我戴上黑色口罩

Varg at 2022-06-13 13:18
8

消息

柏油路上静静躺着
两道蜿蜒的裂缝
大体相互垂直
像一个闪电的十字架
是今天听到的消息
听完后两道裂缝
连续划了三次十字

Varg at 2022-06-13 13:28
9

我有一个朋友

视频里
女孩在地铁进站口
空着的桌椅前
坐了一会儿
没穿制服
没有任何暗示动作
所有路过她的人
都自觉出示健康码
她只是想在那
休息一会儿
你会想到规训
我会想到
我的所有朋友

Varg at 2022-06-13 14:52
10
登录 后发表评论